黑发猫妖

【伪装者】断章2

顾惜夜:

楼诚上线,一章果然写不完T-T

2

明楼跑步回来的时候,阿诚正在厨房准备早餐。

想是他起床不久他也起了,围裙里面是烫得笔挺的白衬衫,没有系领带,脖子上松开了两颗扣子,配上他挺翘的下巴,在晨光中晃花了明楼的眼。

“大哥,怎么了?看傻了?”阿诚看着倚在厨房门上发呆的明楼,还是一副运动的装扮,脸上汗涔涔的。

“也不怕着凉……”他低声嘟囔着,解开围裙,拿起大哥脖子上的毛巾要给他擦擦,却被明楼捉住了手,低头在上面印上了一个吻,继而把他拥进了怀里。

“阿诚,谢谢你。”从一开始相遇,便再不离开。

“那好啊,明院长记得给我涨工资就算谢我了。”想起什么阿诚又把他推开了。“一身的汗,弄得我又要去换衣服了。你也赶紧换换,不是约了那疯子练习吗?早饭都准备好了,你前两天又说头疼,我在熬的粥里加了天麻,记得全都要喝掉。答辩九点开始,我要来不及了……”

看着飞奔进房间换衣服的阿诚,明楼慢悠悠地在餐桌旁坐下准备享受一顿美美的早饭。

可惜没有爱人相陪,顿失了不少滋味。

明楼是A大经济学院的副院长,阿诚是他的院长助理,亦是经院的博士在读生。临近中秋,明院长早早处理完学务杂事,今天又没课,倒是可以无事赋闲在家。可怜了明助理,昨天突然接到国际论文竞赛的答辩通知,本以为今天可以在家好好陪陪家人,没想到却被导师临时召唤而去。

喝着自家爱人亲手熬的药粥,有点苦涩的味道咽下去也变成了甜蜜,明院长望着窗外大好的阳光,连今天要和那个疯子碰面的约定都没那么闹心了。

“你明天上课要用的资料我都整理好了,晚上记得看。”边系着领带,边找公文包的阿诚都不忘嘱咐明楼要注意的事。

“我堂堂经院院长,上个课还是信手拈来的。”明院长悠闲地往吐司上抹果酱,看着眼前人忙碌的走来走去。

“嘁,自以为是。”明助理翻了半个白眼。

“什么?”

“哦,我说那是当然。”

“……”

 

擦净手,招呼那人到身边来,重新帮他系了一遍领带,浅蓝色的,和他红色的那条是同一个款式。

“别紧张,安心地去答辩吧,有明院长给你撑腰呢。”

“谁紧张了……明院长还是管好自己吧。”阿诚和他交换了一个轻柔的吻,起身又去厨房拿出了一个保温桶,“这里面还有些剩下的白粥,我加了些红枣枸杞,养胃的,你一会儿给疯子带过去。小少爷刚回,他们家肯定还没开火。”

“嘿,他王天风怎么也有这待遇?!打赌输了还要给他送吃送喝?要喝让明台给他煮去!”明家大哥表示非常不服气。

阿诚也不理清早就抽风的人,拎起包拿过给自己准备的三明治就要出门,临到门口有回头叮嘱明楼:“记得下午四点去大姐那儿接果果回来。”

想起自家小公主明果,明院长刚刚多云的心又晴朗起来了。

 

提着保温桶刚要按门铃,门从里面开了。

“哎?大哥你怎么来了?”小蝎子神清气爽,生龙活虎地让他进门,全不见在异国奔波两个月的疲惫。明楼看着他的状态也全在自己意料之中,也默默地向此刻估计在床上挣扎的疯子点了根蜡。

“果然阿诚哥对我最好了,刚想着下去买早饭,大哥你就送上门来了。”明台喜滋滋地接过保温桶,“可是老师还在休息,这粥先温着好了。”

“噢?是吗?可是有的人可是答应绝不赖账的。”明楼故意提高了声音,一幅胜利在望的模样。

“谁要赖账?我可不像某些尽耍些阴谋诡计钻空子的人,。”王天风此时竟换好了衣服,带着莫名的气场从卧室出来。只是王老师的脚步不像平时那样健步如飞。”

“老师,你怎么起了?”明台上前要扶,却被嫌弃地扔在一边。

“啧啧,没想到一贯以不讲规则,不听指挥,不计手段的法院王大教授居然讲起规矩来了。”

“明明是你,中途换人破坏竞赛规则。”

“规则也没说不能换啊,王老师,我这可是学您的,即兴发挥,随机应变。”

“胡说八道!”王天风一掌拍在沙发扶手上,“阿诚是你手把手教出来的,和你这条就爱乱咬人的毒蛇有什么区别!”

“这么多年你撒起泼来,果然还是跟个女人一样。”

“你也差不多,脑子吃进肚子里了,胖成个球,亏得阿诚不嫌弃你。”

“你个疯子……”

“你这条毒蟒!”

 

“够了!”不明原因的小少爷觉得再不阻止一下,这两人又要打起来了。

“你们两个人加起来五岁吗?”

“你说什么?”吵得正凶两人一致把枪口对准了明台。

“我是说,嘿嘿,你们俩要不要歇歇继续?嘿嘿……”明小少爷战场上再强大,这会也狗腿了。

“哼。”王天风端起学生倒出的热粥,慢慢喝起来。明楼也捧着一杯小弟端上的热咖啡坐在一旁。

可怜的小蝎子才从俩人的只言片语中大概了解到事件的原委。

A大前不久举办了一场全校性的学术竞赛,各院分别出题,却要全校评比,不同院系统一竞争。各院教授各举荐一组参赛学生,全程禁止指导。

经院的副院长明楼和法院的教授王天风积怨已久。两人本科都在A大,不同学院却意外分到一个宿舍,可这脾气却怎么也不对盘。于是从校学生会,到全校竞赛,两人常常争得面红耳赤,你死我活。本科之后,明楼赴法国继续深造。王天风则在A大留了下来,读博后在上海法政界打拼了几年,混了个在业界著名的“王疯子”的称号。年岁大了,心思逐渐安定下来后,也没了在法庭上翻云覆雨的念头,便回母校教书。王不见王,他回校不到两年,明楼就回国了,应老校长之约,出任经济学院副院长。本就不想被明氏企业大摊子给锁住的明大少自然乐得当个教书匠。没想到从同学变成同事,两人依然互不相让。尤其是在王教授拐走他家小弟,赫然占据明家食物链顶端之后,明大少更觉得咽不下这口气。A大校长到现在都时常和学生在课堂上抱怨,有了这两位真不知A大之幸还是不幸。

这次比赛王天风算是派上了自己最得意的两个孩子组队参赛,郭骑云稳重,于曼丽活跃,从本科到读博一直跟着他。除了当年的明台,他们两个各方面素质在A大的学生中都是顶尖的。明楼一直给本科生上课,带得学生也少,手下一个朱徽茵,一个程锦云。比起他的两个爱徒还是稍弱一些。没想到临到答辩那天,王老师才发现上台的竟然是明城和朱徽茵。明楼托词另一个女生生疾病,只能由明诚顶上。在法国读研时,一直是他带着阿诚,也算他半个老师。

这厢王教授早就气炸了,他俩之前还打赌来着,谁输谁答应另一个人的要求。没想到明楼半路换人。阿诚是明楼助理,小朱是他的助教,两人合作多年,自然非常默契。阿诚现任博导是A大,乃至全国都德高望重的经济学家崔老先生,其风度和想法自然不凡。最终明楼的小组赢得校专家小组的青睐,夺得头筹。

王老师刚安慰完自家两个孩子,便要去理论。双毒两人争论了半个小时无果。老校长知他们打赌的惯例,便说:明楼也算胜之不武,要不这回你们两个都算输。要求嘛,我来提如何?

二人虽然都是不服输的主,老校长面前还是乖乖听话。老校长便说,中秋将至,当年校园文艺表演上,听过你二人唱戏,这回在中秋汇演上就再来一段。艺术学院的苏老师新写了一个《劝学》的本子,正好给你们试试!

从A大出去的两人,老校长都知根知底,两人自然不敢不答应。只是新谱子总需要对一对,昨天拿到的时候,明院长想着小弟一回家,疯子肯定是不能出门了,便约好来他家练习。

“所以……本子呢?”小少爷表示我很好奇,然后被大哥扔过来的东西砸到脸。

“《劝学》……李生,夫,小生;倩娘,妻,青衣……就两个人物……啊?!你们两个要演夫妻?!!”明家小弟猛得站起来。

“那谁是生谁是旦?”小蝎子心酸地盯着他家老师,后者默默地撇过头,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光滑的人中。

“你说呢?”明大少笑容满面,今天的天气真的不错。

 

 


评论

热度(51)

  1. 黑发猫妖顾惜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