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晚年日常 团聚(上)

冬眠:

主楼诚,带一点台丽.提醒一下,这里明台娶的是曼丽,不是锦云,在意这个的就不用继续看了...
以下,正文


楼诚在巴黎郊外的一个小湖旁置了栋宅子,简简单单的外观,推窗可见稀疏的树影和水天相接的湖光,满月的夜里,整个世界都成半透明的,有着微微摇曳的错觉.
两人来了之后,也不多交际,昔日学校里旧友偶尔来访,一盏热茶,几句漫无目的的聊天,大家也都自在.平时就只楼诚两人对着,过往那些刀光剑影都默契地不谈,只闲扯些昨夜的睡眠,今日的早餐,大哥你最近又臃肿了之类的.明楼兴致来了,还会对着门外那株桂花来上一嗓子,梅龙镇、苏武牧羊都随口拈来,阿诚偶尔搭腔,把手上的京胡拉的卖力.阿诚也又开始练画,每日午后往画架前一站,依稀还是当年军人般的挺拔,明楼闲不住,总要上去挑剔上两句,阿诚也不恼,有时被念烦了,便把画笔往明楼手里一塞,闲闲地往旁边一让,端看他大哥怎么“力挽狂澜”,明楼也真就凑近了细细抹开,那些画,倒多半是两人一起完成的.这天,明楼得意,将两人合作的一幅画寄给了在香港的明台,也权作中秋的礼物.明台倒很快回了信,信里一如既往的不买账,调侃着他大哥二哥的画技,最后几句才闲闲提及中秋要跟曼丽带上小孙子一起来巴黎和楼诚团聚.明楼看到前面还跟阿诚吐槽明台这小子又半瓶水瞎晃荡,不懂装懂,好似他还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看到后面,却是笑了一下,把信递给阿诚,说道:“看来要好好准备准备了.”阿诚也忍不住地笑,在心里想,看样子这日子要闹腾了.
当初明台要娶曼丽,明楼是不同意的,倒不是在意曼丽的过去,只是在意两人的立场,还是阿诚劝他,曼丽是个一心一意为明台的,明台又喜欢,两人这么多年的生死搭档,一起出生入死的默契和信任旁人也不能比,明台和她,再合适不过,缘分在这呢,还在意什么立场,再说立场是可以转变的.明楼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摩挲过阿诚骨节分明的手指,长年拿枪留下的茧子硬硬的硌过,好像能闻到遥远的血腥气,明楼握紧了些.后来,明台和曼丽的婚礼办的盛大,上海滩上一时津津乐道,大姐笑的眼睛都眯了许久.
等待的日子又快又慢,两人都有些焦躁,又有些欢喜。到了这天,阿诚醒的早,外面的天还灰蒙蒙的,水气清晰地浮在呼吸里,有点凉,带着桂花浓郁的味道,枝叶上的露水重重地坠下来,一点窸窣的声响,这清晨就更安静了.他做好了早餐,去叫醒明楼,两人简单的吃了,便赶去机场.还是阿诚开车,明楼坐在副驾上,查看阿诚带的东西,巧克力是用来哄小孙子的,孩子都认生,拿糖果贿赂一下能亲近点,早年算尽人心的明长官在心里碎碎念.
到了机场,雾气已散了,阳光从云层中透出来,丝丝缕缕的金黄,明台的班机还未到,明楼突然有点怅然,阿诚在一旁看着,突然剥了颗巧克力塞进了明长官的嘴里,“有没有心情好点?”阿诚笑问,明楼无奈地看他一眼,把巧克力咽下去,太甜,他其实不喜欢的,却好像真的心定了些.
明台到的时候,两人已等了许久,明台还是长身玉立的,像是个上世纪的老绅士,曼丽已花白的头发烫了精致的卷,上面斜斜地压一顶帽子,暗色的细羽在帽边摇出好看的弧度,笑起来的样子还是有着早年妩媚俏皮的影子,只是更从容了些,小孙子在曼丽手里牵着,小小软软的一只,楼诚两人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明台,呼吸都轻了.“大哥、二哥!”明台声音有些不稳,曼丽也跟着叫了,把小孙子推上来“明思,叫人.”“楼爷爷、诚爷爷好.”还有些奶声奶气的一声,楼诚心都汪出水来,连声的说好,揉了揉明思的头发.“回去吧,房间都准备好了,你们飞了这么久,好好休息一下,小孩子不禁累的.”明诚招呼几人,牵过了明思的另一只手,跟曼丽一起哄着小明思,明台走上前和明楼并着肩往外走,随口说着话.


我要下课了,先写到这,晚上回来写后面的...

评论

热度(37)

  1. 黑发猫妖百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