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伪装者现代设定·天台】我好像都不记得 (01)

感慨无用:

没人料到明台那门课会挂。一门三个学分的经济法,王天风给了他五十八分,这个耀武扬威的分数让明台和港大的保研名额失之交臂,也让在院办公室值班的曼丽打了个哆嗦。

 

乖乖,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为什么经院和法院要共用一个办公楼,早上烧开水的时候她听说,勤工俭学处的学长从明楼副院长的办公桌下面扫出了整整一簸箕玻璃杯渣滓。

 

真是邪魔当道,她也是好死不死站错了队,要在王教授和明教授中间夹缝求生存。

 

好在她和明台关系铁,那是她的救命稻草,即便现在这颗稻草怂得连家都不敢回借住在她的小屋子里。

 

 

 

曼丽带着两盆食堂打好的饭菜回去的时候房间里还有股没有散去的新鲜泡面味,明台蹲在地上摆弄着那个比饭缸稍大比火锅稍小的违章电器,叹气叹得比李商隐还像那么回事。

 

 

 

“你怎么个情况?经济法还挂了?”曼丽放下饭菜,明知故问了一把。

 

 

 

“四个字,始料未及。”明台摇了摇头,他其实有个更时髦的形容,万万没想到,但现在即便是他明台也没了开玩笑的心情——外推港大泡了汤,大姐大概不会放过他,但更让他恐惧的是他大哥明楼。自打他大哥从巴黎毕业归国高就在这个经济学院,明台就被他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坐牢一样读了四年的书,人格理性毁灭殆尽才换来的漂亮分数,一朝就毁在一门经济法课上,他不是怕明楼举着扫帚真打断他腿,他是怕明楼去找王教授拼命。

 

 

 

曼丽默默地把饭缸斜了过来,给他倒了一大半的鱼香肉丝出来,安慰他说“多想也没用,毕设总还是要做的吧”

 

 

 

明台看了她一眼,感激地对她笑了笑。他和曼丽是认识了多年的朋友,同系同班还是同一个课题小组,他们之间,有时候是无声胜有声,但这次明台不觉得曼丽会懂,因为恐怕就是曼丽也没有想到,这次挂科,有一半的责任其实在他自己的身上。

 

 

 

沉默地咽下了第三口饭菜以后,明台的手机响了。他看也不看就接起来,他大哥压着火气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滚到我办公室来”

 

言简意赅。明台撇撇嘴,心想还好,这应该还没有真的去找王教授打架,要是打了,背景起码得有保安吹哨子的声音吧。

 

去经院副院长办公室的一路上明台都在想他的大哥。明楼是个看上去好沟通,但实际上谁也琢磨不透的人,何况他一去留学那么多年,他们曾经那么久没见。他当真不知道大哥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正因为如此,他更加没有胆子对他说实话。

 

明台挂掉那门经济法绝对不是因为他偷懒不学无术,他心知肚明,那就是百分之百的人为原因。

 

 

 

“你给我坐下”他一进门,明楼就发了话。

 

“阿诚哥今天不在?”明台挪了挪身子。

 

“坐下!”

 

然后明台的屁股就服服帖帖地黏在了沙发座位上,大气也不敢喘。

 

明楼就是这么样一个人。他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气得发抖,一句话把自己的弟弟吼蔫了,却又站起来,嘴里说的全是安慰人的话。

 

比如“你不要委屈,我不会让你白受这个气”。

 

又比如“他王天风算个什么东西,他以为我不知道给这个分数什么意思,拉屎拉到我明家人头上了”

 

再比如“我和大姐说过了,港大我们不去了,不去也罢!不就挂了一门课吗,我们内推读本校的研究生,你就在我院里读经济,我给你找最好的导师最好的项目,亲自带你——”

 

 

 

明楼的话还没说完,明台只觉得自己两眼一黑,眼前就是一副但丁的《神曲》,好不容易把地狱篇翻过去了,开了新章发现还是地狱篇,差点没他刚吃进去的方便面给逼吐了。

 

 

 

他想起了王天风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人不在沉默中死去,就会在沉默中爆发。”

 

这个说法当然有问题:这句话原本是鲁迅说的。但明台觉得,从王教授嘴巴里说出来的和教科书上看来的感觉绝对不一样。而王天风的本事,就是能把一件听上去恐怖的事情,形容得比它实际上还恐怖一万分——比如,在明楼的手下继续研修经济学。

 

 

 

“大哥”在明楼慷慨激昂地为他描绘未来的研究生生活图景中间,明台打断了他。他把自己夹在那把单人沙发椅的扶手中间,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拿了一只橘子,

 

“你……不会是想去找王教授查分数吧?”

 

 

 

明楼叹了一口气。他误解了明台的意思,他这时候都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听大姐和阿诚的劝消停一会儿再来找明台谈话。他以为明台还怀抱着希望,认为这个无中生有的分数是可以被纠正过来的。他甚至都不敢让明台知道,他不仅不能去教务处行政那边举报王天风,查他的打分系统,还得想个法子让明台的补考绕过法学院的系统,防着那个神经病再给他使什么绊子。

 

但这些都不是难事。对他明楼来说,为了明台的未来,就没什么是他不会想办法去办的。

 

“你安心地准备接下来的毕设吧”明楼最后对他的弟弟说,“至于你这个分数那边,这是我们大人操心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言下的意思,怎么整王天风是我明楼的事情。

 

 

 

“那什么……”明台手心里的橘子都快被他揉化揉烂了,这个时候要再不说,就真的没机会说了。这简直太疯狂了,他又对自己说。

 

“其实……我的毕业设计导师,选的是王教授”

 

 

 

他还是说了。感觉他大哥周身的空气仿佛能在下一个瞬间变成一个实体的巴掌,一把就糊到自己的脸上来,他甚至都眯了眯眼睛。但是明楼和他隔着一张宽大的红木办公桌,他没有伸手打他,就是愣得仿佛忘记了自己的性别;又或者是突然忘了明字怎么写。

 

明台觉得他完了蛋。彻彻底底地完了蛋。

 

 

 

—TBC—

 


 

伪装者我还没有看完,但是作为一个站天台CP的人,看到天台即将上天台我.......我觉得有点不太好。没看完电视剧就不能写原著向,写个现代设定治愈一下我自己,很短不长。补完了电视剧我再写原著向,到时候是刀子就吞刀子,自己站的CP,跳天台也要萌完。

评论

热度(146)

  1. 风居住的街道感慨无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appygem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