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我不曾(一)

Rhaw Shooter:

上部《八个月之后》:(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番外

     为了庆祝Shaw的安全回归和The Machine的重新上线,以及终于可以换一个条件更好的行动基地,即将告别地铁小分队这一清苦代号的众人决定举办一个小小的庆功宴。当然考虑到多数人身上带着不轻的伤势并且极度疲倦,庆功宴的地点仍然被限制在地铁站内。
         
     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全知全能的邪恶上帝Samaritan,因为试图弄明白第二轴人格障碍患者Sameen Shaw的感情问题,最终走上了穷途末路。这个事实因其极大的逻辑反差带来的趣味性,成为庆功宴上所有人最为津津乐道的谈资。
     
     而自己因为感情这一陌生事物成为众人话题的中心,这一完全不符合人物设定的事实令Shaw感到极端的不适,狠狠瞪了一眼无疑比她更擅长应对眼前局面的Root。
     
     Root清晰地接收到了Shaw的求救信号,却只是带着调皮的笑意向她挑了挑眉,做出口型:“对不起亲爱的,我不能抢你风头。”
     
     鉴于Root本人并不是大家打趣的直接对象,而她此刻的心情好到可以不计较一切,更不用提这个话题老实说她很爱听, Root愉快地决定保持沉默,眼睁睁看着Shaw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
     
     他们在这张方桌前落座时,男人们原本都有意无意地避开Shaw身边的位置,可最后Root却坐到了Fusco身旁,然后就一直保持着现在这样懒洋洋托着腮的姿势,带着奇怪的笑容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Shaw在对面的一举一动。
     
     只限于自己和Bear之间,Shaw相信第一个“奇怪”的意思是满足,第二个“奇怪”的意思是宠溺。而Root坐到对面的原因是还没有看够自己。
     
     这太惊悚了。Shaw为自己竟会在第一时间做出这样的解读而感到心烦意乱,而唯一比这更能扰乱她的事情,就是她知道自己的解读是正确的。    

    “你们就没有什么其他话题可以谈吗?”Shaw抗议道,“除了我之外的任何话题?”
     
     “嘿,你知道吗?你是对的Shaw,我们的确需要换个话题。我们来说说我吧。”Fusco捏着手中的啤酒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想下次有人问我感情有什么伟大意义的话,我终于有一个完美的答案了。”
     
     “而我更愿意说说我的收获。”Reese似笑非笑地跟他碰了碰手中的啤酒,接道,“今天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感情除了可以在情人节那天卖卖花,还可以用来摧毁个人工智能上帝什么的。”
     
     “我倾向于讨论专业领域的问题。”Finch轻轻晃着手中的红酒,努力保持严肃的神态,“你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John。因为从技术上讲,Samaritan是自己摧毁了自己,当然源自Ms. Shaw的某些神经元信息无疑是使其陷入自我混乱的最重要导火线。”
     
     Shaw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低头用力搂了搂自从她回归地铁站后就一直在她脚下打转的Bear,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八个月里我最想念的是你,Bear。那些家伙完全无法理喻!”
     
     “收敛一点,孩子们。”Root终于在这个时候开口干涉,甜美的微笑里带着一丝威胁的气息,“你们都知道我能干出些什么,所以试着记住别把她吓跑好吗?”
     
     话音落定后,室内片刻的寂静让Root意识到自己刚刚开了个失败的玩笑。显然,要么所有人都对她之前的疯狂程度心有余悸,要么她刚刚并没能完全掩饰好自己对再次失去Shaw的恐惧,又或者兼而有之。

    “我得先走了。”Fusco不太自在地站起身,“Lee还在家等我陪他过周末。”

    “你提醒了我,”Finch 过分明显地恍然大悟,“Mr. Reese,有兴趣陪我去为新的图书馆选址吗?”

      Reese近乎感激地站起身来:“乐意之至。”他说着走到Shaw的面前去牵Bear,“我想Bear也会非常感兴趣的。”

    原本热闹的地铁站很快变得冷清下来,只留下Shaw 和Root两个人对坐而视。 


上部《八个月之后》:(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番外

评论

热度(286)

  1. 阿壳壳壳儿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Rhaw Shoo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