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翻译】Wedding Blues (And Reds, and Whites)

Qutie: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48834


Summary:盾冬结婚。


警告:


原文属于一个系列,所以作者有自己的设定,CP基本为盾冬锤基寡鹰铁辣椒,博士和Betty。


除了盾冬都是BG,真是谜一样……(我喜


——————————


    在Steve收到的“欢迎来到21世纪,这些是你错过的好东西(抱歉都是为了我们)”补丁包里,同性可以结婚的消息弄得他心事重重。那天他就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眼泪流过额角,想着他失去的那个人。

    想着他和Bucky本可以彼此袒露心迹,也许那样就……

    也许……

    然而Loki来了,面容憔悴眼神疯狂,想要毁灭他的故乡。美国队长和他战斗,和敌人战斗,再一次开始了战斗。

    人生就这样兜兜转转地过去。他双手握着拳头,呆呆地走进复仇者大厦里他的那套房间,在Loki关切的注视下朝他微一点头,径直走去厨房,走去Bucky喝着咖啡眺望远方的窗边。

    “怎——”Bucky才一开口就被Steve捧住脸粗暴地狂吻。

    Loki挑眉,很识相地溜走了。

    Bucky回应了他的吻,但很快别开脸,双手抓住Steve的。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看着Steve的脸,寻找受伤之类的痕迹,想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我想起来了,”Steve悄声说,将落未落的泪是因为喜悦,“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了?到底是什么,Steve?”Bucky又问,他把Steve的手抓得更紧了点,几乎有点痛了。“是不是……”他吞咽着,再艰难地问:“是HYDRA?他们找到我了?”

    “不!”Steve抽出手,扶着Bucky的肩膀捏了一把,“不,不是那个。是件好事。”

    “好事?”Bucky半信半疑。

    “很棒的事。很神奇。”

    “告诉我。”

    Steve咧开嘴笑了,他把Bucky拖进卧室,拉好窗帘打开床头灯,整个房间光线温柔又缱绻。他让Bucky坐在床上然后自己跪了下来,胳膊按着Bucky的膝盖,随后托着脸,仰头用一往情深的目光注视他。

    “我有点担心你脑袋是不是正常。要知道,和你谈精神方面的话题,最痛苦的人往往是我。”Bucky双臂抱胸,目光下落在Steve身上,有点恼火对方让自己如此担心。

    “我想起了一件事。刚解冻时我就知道的。”Steve的眼神还是温情脉脉又惆怅。

    “快讲。”

    “2011年的婚姻平等法,承认同性和异性的合法婚姻。如果宗教及相关机构或其工作人员以教条为由,拒绝承认该民事协议,或拒绝提供服务,可由法院或政府做出处罚。”Steve引述着维基百科,他的胳膊感觉到Bucky的身体绷紧了,仿佛明白了Steve这番话的意思。

    “Steve……”

    “之前我忘记了。Loki进攻地球,然后又是这样那样的事,让我一时忘记了。但今天我在长跑,路过中央公园,里面正在举办婚礼。那里的人拉我一起参加,我和新人们干杯——他们两个都是男人。两个男人,结婚,没有人嘲笑辱骂,没有人施暴,没有人做出我们以前那条街尽头酒吧里的事……他们很快乐,他们的爱情已经被世人接纳。”

    “我……”

    “我想起过去,我们住的那条街,曾在夜里看见有同性情侣遍体鳞伤、目光恐惧地回来。那个时候我在想,将同性恋看作下贱的纽约,怎么会成为最伟大的城市?我想起Chris和Martin,住在我们隔壁,表面上是‘两个单身汉’,但我们能听见他们亲热的声音。那天Chris回到家,脸色惨白,告诉我Martin从酒吧出来就遭到袭击,送去医院也可能撑不过去。Martin死了,Chris太爱他,无法一个人活下去结果上吊自杀。我又想起我们,我们死去,又复活过来,经历了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终究找到彼此。如今我们可以相爱,可以在大庭广众下手拉手或者接吻,没人再能伤害我们。最后我记起来刚知道那件事时我是怎么想的,现在也还是一样的想法。”

    Bucky没说话。他知道Steve准备说什么。

    也知道自己将会如何回答。

    “那么,”Steve跪好,直起身体,吻过Bucky的两个掌心,满怀爱意地注视着他,“Bucky Barnes,在上帝的祝福之下,你是否愿意和我结婚,成为我合法的丈夫呢?”

    Bucky也滑下来跪在地上,他吻了Steve,嘴唇碰着Steve的嘴唇。“我们说好的,一起到时间尽头。是的,Steve,我愿意。”

——————

    第二天他们向其他人宣布了订婚消息,就连Natasha也喜形于色,因为总算复仇者们能全员到齐参加婚礼了。她和Clint在复仇者联盟建立前就结了婚,而Tony和Pepper的婚礼则非常秘密,只有Rhodey到场成为证婚人(Tony,不管手段多么高超,多么如鱼得水,其实超讨厌媒体的)。

    “我为你们感到非常高兴!”Thor说着走过来分别和Steve以及Bucky握手。Loki躺在沙发上不动,朝两人点点头,又继续画他的画。厨房里的Clint向他们举杯致意,他身上靠着Natasha,将咖啡一饮而尽。Bruce一边看报纸一边微笑。Tony出现在两人身后一人搭上一条胳膊,把Bucky吓了一跳。

    “真是个好消息!”Tony说。Steve越过他头顶和Bucky交换了一个“他就是这样,真受不了”的微笑。Tony走到两人前方,啪地转过身,摩拳擦掌状。“会很有意思的!”

    Steve皱眉。“你知道怎么筹办婚礼?”

    Tony不屑地挥手。“不会很难啦。”

    “你们的婚礼是Pepper准备的,你什么都没干。”Bruce拆台道。Tony皱着脸。

    “是啊,但地点是我定的。”

    “Tony,你结婚的那个岛本来就是你的。归根到底你还是什么都没干。”

    众人都笑了,Tony瞪着Bruce。

    “好吧,这次,我要办一场纽约有史以来最辉煌,出色,前无古人的婚礼。”

    Steve和Bucky互相看了眼,有点不放心。

    “呃,Tony……”Steve开口。他伸手想拍对方的肩,但Tony已经走向电梯,嘴里叽里咕噜在说着结婚蛋糕啦,是要办传统的婚礼还是简化宗教色彩啦,之类之类。

    “我觉得这工作交给Tony不是最好。”Natasha说,她走过来搂着Bucky的肩膀,Bucky也点头,提心吊胆的表情。

    “我想我们办个小型婚礼就可以了,不用很夸张。”

    “在Tony手底下别指望这个。”

    “要命,我不想要他那套。”Steve开始抓头发。Thor的手安抚性地搭在他肩上,引他走到沙发前坐在让出位子的Loki身边;Loki把画纸塞进口袋,铅笔夹到耳朵后面。

    “恐怕不管怎样你都要成为焦点人物了。你,美国队长,和一个男人结婚。那可是个大新闻。”Natasha说着将Bucky按在Steve旁边坐下,后者立刻把脸贴在Steve肩上当鸵鸟。

    “我们没觉得这是很了不起的事儿,还想低调结婚呢。”Steve看起来有点焦虑;尽管美国队长一开始是卖国债的,Steve本人却从不擅长作秀。

    “为什么会这么吸引眼球?”Bucky问,他很有些不安。
    
    “全世界都相信你爱的人是Peggy。”Clint用咖啡杯向Steve示意。

    “我爱过,但我也爱着Bucky。错得很厉害吗,爱两个人?”

    Bruce摇头。“更关键的是,你的结婚对象是男人。虽然社会已经发展成这样,男人和男人结婚依然不算小事。尤其你,知名度那么高。不管愿不愿意都等于公开立场。恐怕Clint说得对,结婚消息一旦传出去你就要小心,记者无孔不入,你需要表明态度,而且既不能给复仇者丢人,又要保护Bucky和你们未来的幸福。”

    Natasha笑嘻嘻地双脚搁在Bucky大腿上。“鉴于这样的关注度,你真的想让Tony来策划婚礼吗?想象钢铁侠赞助的婚礼,星条旗主题,再来一只活的白头鹰……”

    Steve和Bucky又惊又怕。“不,……别了。”Bucky说。Loki窃笑。

    “想听听我的建议吗?”Bruce说。

    “请。”Steve做了请的手势。

    “让Pepper安排。她知道该怎么做。”

    Bucky点点头。“好主意。”他站起来匆匆走向电梯,Steve立马紧跟。

    Natasha望着两人的背影,对其他人笑了起来。“会很有趣啊。”

    众人点头赞同。

    
——————

    Steve和Bucky很快地决定他们要穿着军装结婚。不是制服,不是Steve那红白蓝三色,也不是Bucky的一身黑。他们要穿以前的军装。毕竟,不管经历了多少,Steve还是队长,Bucky还是他的中士。所以他们取回了两套旧衣服,为Bucky修改过了尺寸,又参加了一场非常无聊的更换勋章仪式。

    “我知道婚礼前不应该和未婚夫见面。”Bucky懒懒地躺在床上打量Steve,后者正在镜子前试穿,“可你看起来帅极了。”

    Steve面对镜子笑起来。“这衣服还很合身。”

    “噢噢,我发现了,你的屁股仍然很性感。”

    Steve的微笑带上几分色迷迷的感觉。“仍然?”

    Bucky点头,眼睛一瞬不眨地看着Steve线条完美的腰背和臀部。“仍然。尽管当年我没有表示过什么,但其实有注意到你穿着绿色军装的漂亮后背。”

    “现在你可以得到它了。”Steve对着Bucky摇晃了一下,Bucky大笑,从床上跳下来,双手捏住Steve的臀部,嘴巴吻上他的脖子。要不是从门口传来Tony的尖叫,他们准备做的就不只如此了。

    “童年!在我眼前被毁了!”

    Steve和Bucky转身看见Tony靠在门边,一手捂住眼睛。Steve哼了一声。

    “Tony,你要先敲门,就不会受这种刺激了。”

    Bucky在笑,被Tony白了一眼。Steve走进他们的步入式衣帽间开始脱掉军装,换上平常的衣服。

    “有何贵干?”Bucky问,他爬回床上打开了自己的书,刚才看见Steve从衣帽间穿着军装出来时才放下的。

    “来问问你们,结婚典礼最后,是想放飞鸽子还是白头鹰?”

    Bucky和换完衣服出来走到床边的Steve都惊呆了,以匪夷所思的表情看着Tony。

    “我的天,她说对了。”Steve压低声音说。

    “你认真的?”Bucky问。

    Tony点头。“是啊,有必要开玩笑嘛?”

    Steve皱眉,在床边坐下,一副难以置信脸。“Tony,你不觉得有点过火吗?”

    Tony摇头。“没觉得。”

    “Tony,我们打算低调点,避人耳目。”Steve有点焦虑,“再说,我觉得白头鹰是不会听指挥同时起飞的。也不会排队形。”

    “我们可以训练啊!你真的以为你们婚礼能办得不夸张不隆重?”Tony笑了,“你是美国的象征,人形美利坚,你渗透到所有美国人的价值观里,但凡你走过的地方总有人唱起国歌。白头鹰就是你的不二之选。”

    “我更喜欢红色的风筝一起飞。”Steve嘟哝,被Tony无视了。

    “你得给婚礼安个主题,有什么能比自己熟悉的东西更好?”

    “Tony,婚礼是我们俩的,Steve和Bucky,不是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Bucky说,他放下书,伸手搂住越来越焦虑的Steve。

    Tony严肃地看他们一眼,不若平常的戏谑状。“两位,你们得明白,这也不光都是为了你们。”

    Steve和Bucky点头。Tony笑得有些忧郁。“你们的身份使然,结婚就好比两个象征符号的结合。悲哀的是,踏进那个机器的瞬间,Cap,你就不再是名叫Steve Rogers的美国人,而变成了Steve Rogers,美国的化身。你可以让这场婚礼只属于你们两个,绝对可以,但不论你愿不愿意,它都会被赋予政治意义。你能做的至多只有决定婚礼的步骤,并且希望你的人民能够接受。”

    一阵沉默之后,Steve轻声问:“如果他们不接受?”

    Tony露出牙齿。“管他们去死,过你们的日子。”

    Bucky笑出声,按了下Steve的肩膀就下床走出卧室,顺道拍拍Tony,晃进了厨房。Tony向Steve颔首道别,往外面的电梯走去。

    “不要弄白头鹰!”Steve在后头喊,顿了顿,又喊“也别弄鸽子!”

    “你一点幽默感也没有!”Tony喊回去,在Bucky哈哈大笑着打蛋的动静中离开了。

————————

    Bucky走进公用起居室,一看见坐在沙发里快要被花淹没的Loki,就知道今天会很难捱。

    “你有东西要收。”Loki说,把手里的画作又放进口袋;他没有离开沙发,因为生怕踩坏脚边的小雏菊花束。

    “什么鬼……”Bucky嘀咕。

    “我认为这是在向你陈列餐桌装饰品的意思,当然,也可以当作敌人进攻的武器。”

    “嗯?”

    Loki微笑。“死于花粉过量。”

    “谢天谢地Steve再也不会有花粉热了。”Bucky艰难跋涉走向沙发,坐在Loki旁边;后者哼哼唧唧地仰起脑袋看天花板。

    “你是在担心会不会太过头吗?”过了片刻Loki问道,Bucky还在打量那无数的花。

    “什么太过头?”

    “你们婚礼的排场。”Loki不带感情地看他。Bucky吞咽着。

    “是的,很担心。我有时候觉得这个婚礼的政治意义更大,不仅仅是我和Steve了。”Bucky揉着脸叹气。

    “我希望只有我们几个。”他低声说,“他求婚时我太高兴,可现在,我常常想抓着Steve逃得远远的,去拉斯维加斯结婚,避开所有的记者和政客。”

    Loki歪头。“干嘛不去?”

    Bucky的嘴角微微上扬。“我们欠你们一个正式婚礼。大家都为我们做了那么多,而我们,Steve和我,都有种亏欠感。”

    Loki皱眉。“没什么亏欠的。”

    “我知道,我知道!”Bucky笑着,却没有笑意,“但是每次我走出复仇者大厦,就总觉得自己现在能够回报这个世界要多谢Tony和其他复仇者们的慷慨相助。还有你。我欠你的情最多。”

    Loki了然地点了一下头。“也许吧,但我不觉得自己是你的债主啊。结婚是灵魂的结合。当你和Steve彼此宣誓,就会分到对方灵魂的一小块。”

    Bucky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真的?”

    Loki说:“生灵之间的结合古老而神圣。所以结婚次数越多,和其他人互相起誓越多次,灵魂就会被分割越多块。因此我们阿斯加德非常不赞成离婚。”

    Bucky皱眉看着他。“但是你以前也结过婚。等你要和Thor结婚并给他灵魂的时候会怎么样?”

    Loki笑得有点凄凉。“是的,我以前结过婚,但配偶死去的情况又不一样。Angrboda是在我怀着Hela时死的,我当时就感觉到了,因为我的那片灵魂回到了体内。那一瞬间,我感到非常的孤独,我不再属于某人了,从此变得孑然一身。至于我和Thor的关系,”Loki轻笑着摇头,“不会有什么婚礼。我们已经互相发过誓,在我的心里有他的灵魂,他也拥有我的。”

    Bucky看看Loki又看看其他地方,吞咽着。“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没有灵魂。做过那些事之后已经没有了。”

    Loki用脚踹他的小腿,Bucky回头就看见他酷酷的表情。“你有。我可以从你的眼睛里看到。”

    Bucky迷惑起来。“像汽车的车前灯?”

    Loki大笑。“不,像空气中的尘埃。你的灵魂在你体内,正如尘埃漂浮在空气中。我也看到过其他生物的,还被那种献祭灵魂换取力量的生物控制过。”

    “你怎么能看见灵魂?”

    Loki耸肩。“有法力的就能看见。Thor也能看见。”

    Bucky惊呆了。“Thor没有法力吧!”

    Loki沉吟地舔起嘴唇。“其实他有,但从没学过怎么使用。法术在阿斯加德是女人的玩意儿,Thor才开始学咒语众神之父就停了他的法术课。”

    “你却会使用法力。”Bucky指出。

    Loki承认。“所以我在阿斯加德不受欢迎,主要就是因为我会那个。”

    他们两个又安静地坐了一会儿看着花朵。最终Loki挪到沙发边上站起来。“让这场婚礼只属于你和Steve。别被任何人搅乱了。”

    Bucky点头,又指指那些花。“我要绣球花,红玫瑰和白玫瑰,红色郁金香,”他笑了,“还有勿忘我。”

    Loki说:“你的婚礼你决定。”

    Bucky跟着Loki离开起居室。该回到未婚夫身边去了。


——————————

    当然,并非每个人都认为——美国队长,他们国家的象征,真善美的化身,健康向上的价值观代表人——和一个男人结婚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更别提对象是冬兵,罪行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仍可说是美国的敌人,很是应当遭受谴责。

    所以这天,当Bucky跑步回来(他一个人去跑的,他已经可以独自跑步了),正巧撞见复仇者大厦前的一场骚乱。那儿站着一群人大喊大叫,挥舞标语牌,上书巨大的“神恨基佬”。Bucky放慢脚步。

    “搞什么?”他咕哝。不幸他的金属臂在太阳下反光,一个示威者看见了。

    “你!”她大喊着朝Bucky冲来,把标语牌快拍到他脸上,怒指着他的胸口。“你玷污了神的律令!”

    “啥?”

    “你玷污了神的意志!你会在地狱里被烧死!”

    Bucky沉下脸,冷冷地回答:“我已经去过地狱了。那儿很冷。”

    女人置若罔闻。“和男人结婚是一种罪行,你们违背了神的旨意,毒害我们的下一代!你会被地狱之火烧尽,连灰都不剩!”

    Bucky吞咽着,拳头攥紧了。从小他的妈咪就教育他不能打女人(连HYDRA的女特工也不能打),所以,不管他多想让这碧池住嘴,也只能绕过她回家。可女人抓住他的胳膊拽得他回头,继续用标语牌抽打他。

    “我知道你是哪种人!”她气势汹汹。Bucky喉咙动了动。

    “我是哪种人?”他问。他活动胳膊,金属片弯曲,不小心夹到了女人的肉。女人尖叫着缩回手。

    “你是个杀人犯。”

    Bucky浑身冰冷。他眼前浮现出这样的景象:一个男人哀求他放过自己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他枪杀那个男人,然后是他妻子。

    女人看到他的反应,恶毒地笑了。

    “我看到了法庭公开文件。你会受审判的。”

    Bucky无法动弹了,他的皮肤布满冷汗,心跳也不稳。

    “你毁了美国,我们的美国队长和我们的国家。很快,你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将报应到你身上。”

    Bucky深呼吸,往后退,女人还跟着他。

    “你会被诅咒的,连美国队长都受你连累,他也会受地狱之火,和你一样。”

    “好了,我想你该离开了。”

    有人把手搭在Bucky肩上吓得他跳起来,回头,他看见Sam Wilson不悦地盯着人群。他不自觉地微微朝Sam靠,感觉那只手紧了一紧。

    “你没权力命令我怎么做。”女人反驳道。

    “说得对。”Sam说,他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再收好,笑嘻嘻地。女人有点心神不宁地后退了几步。Bucky回头朝大门走,Sam放开他的肩膀,轻轻拍着他的背。大门开了,Tony出现在里面,一边大声讲着电话。

    “是的,还有限制令。我要你对我家大厦门口所有闹事的人发布限制令。”

    女人脸色慢慢发白。Tony咧开嘴。

    “还有,我要控告一项骚扰。嗯,对,有那么一个人。”他拍了张照,点下发送,“骚扰和人身威胁。”Tony突然皱起眉。“一个人,一群人,无所谓啦。别让我在纽约看见他们了,纽约州都不行。把他们驱逐出去。”Tony放下电话对女人笑得更猖狂,后者用标语牌支撑着。

    “站稳了,女士,你很快就要收到传票了。”

    女人惊叫:“你不能就这么——”

    “女士,我他妈才不在乎。你刚刚对一个复仇者人身威胁,还在我地盘污蔑他和他的未婚夫。现在,我,请,你,滚。”

    Tony搭着Bucky的胳膊带他走进大厦。Sam对女人和其余人群比了个中指,也走掉了。

    乘坐电梯时Bucky很安静,在他的套间楼层停下后,Steve就站在门口。

    “Bucky,”他轻声呼唤着把他抱进怀里。Bucky紧紧贴着他,脸埋在Steve肩头。他听见Steve谢过Tony和Sam,然后把他往沙发抱。他们俩就那样半躺在上面,茫然地看着电视机。

    安静了片刻,Bucky清醒了点,小声说:“我是被诅咒的吗?”

    Steve看着他。“你开什么玩笑?”他问,无比希望Bucky只是在说笑。但Bucky的表情是完全另一回事。Steve温柔地吻他的额头。

    “那个女人说得对。”Bucky喃喃道,“我是个杀人犯。杀了无辜的人。女人,男人,甚至孩子。没出生的孩子。”

    “Bucky,我也杀过人。”

    “那是因为战争!”Bucky慌乱地说着,“那是战争,而我却在和平年代杀人。我杀了很多很多人,从不试图违抗命令。”

    “你无法违抗那样的命令。”Steve说,“你一无所有,失去了一切,像一只幼犬。Bucky,是别人命令你去杀人,是别人决定了受害者的生死。是HYDRA的罪行,不是你的。”

    Bucky不吭声。

    “你想杀了他们吗?”最终Steve问。

    “不想。”Bucky悄声回答。

    “那就对了。你每天都会忏悔,每晚都会祈祷。我听见的。如果真的有上帝存在,我相信他会足够仁慈,会看见你在尽力做一切弥补,会挽救你的灵魂。”

    Bucky让Steve的话语回荡在自己体内。他沉入对方的怀抱中。太阳落下去了,天空变暗了,他们始终那样拥抱着躺在沙发上。

    “你刚才说杀了没出生的孩子,记得吗?”Steve说。Bucky紧张起来,点点头。

    “你没有。”

    “什么?”Bucky问。Steve低头看着他。

    “我读了你的任务文件。唯一一次记载有怀孕女人的,你在任务完成后消失了三天。后援部队赶到时,女人已经被剖开,孩子被带走了。那个女人怀孕八个月半,当他们找到你时,你正坐在孩子外祖母家的后巷,从窗外听他们的声音。”

    Bucky摇头。他想不起来。

    “Bucky,我知道这件事。因为我在那孩子的外祖母还清醒时去问过她,她说你出现在门口,看起来好像行尸走肉,用毛衣包裹着婴儿。她永远为此感谢你,虽然你杀了她的女儿和女婿。”

    Bucky咬着嘴唇,眼泪冒了出来。至少他做过一件好事。哪怕他是冬兵。他仍可被救赎。

    “我必须说,出生过程就很不平常,Sharon长大以后更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另外,Peggy也说要谢谢你。”

 

——

    第二天,纽约居民很高兴地发现,在“复仇者大厦”的标志底下,出现了一排灯,组成“2012年让我们共同支持同性婚姻家庭。恐同者滚粗!”

    (Clint因为加上最后一句话而受到严厉的批评,但Fury和Coulson都没让Tony关掉那组灯,所以就一直挂在上面了。意思不言而喻。)

 
——————
 

    婚期渐近,从品尝结婚蛋糕到挑选桌布,Steve和Bucky越发会在一整天的忙碌后精疲力尽,栽倒在床上。

    “我必须说,再这么折腾下去,我更想私奔了。”品尝着第七块结婚蛋糕,Steve对Bucky耳语。Bucky点点头,趁婚礼策划们没有注意,脑袋乓地磕到桌子上。

    他们让复仇者全体作为伴郎伴娘团,于是,距离结婚还有一个月的时候,Bucky就和Natasha去挑选伴娘礼服,至于Steve就和Bruce,Tony,Clint,Loki以及Sam去买西装了。

    “对不热衷购物的男人来说这简直是受罪啊。”Bucky兜来兜去,看着墙上挂的无数件礼服。Natasha在和店员谈话,后者好像因为可以给复仇者——而且是黑寡妇——选衣服,欣喜若狂快要昏过去了。

    “别抱怨,Steve还得应付Clint和Tony,只有Bruce,Loki和Sam才不会惹麻烦。”Natasha边说边跟着女店员走进试衣间。店员手里已经抱着好几条裙子了。

    “Natalia,我对穿衣打扮一点不在行。”

    “骗子!”她在门后大声说,“我看过你3、40年代的照片,你可会打扮了。”

    “那时很简单,只要穿件干净衬衫,擦亮皮鞋,抹上发蜡就好。现在选择面太广。”Bucky坐到隔间对面,端起店员给他的咖啡。

    “那你就把今天当作一堂流行着装的速成班。不管怎么说,这是在给我买衣服,又不是你自己。”门开了,Natasha走了出来,Bucky的脸立刻扭曲起来。裙子是亮红色的,和Natasha的头发颜色冲突了,款式又很象蓬蓬裙。

    “从你的表情判断,这件不大好。”Natasha走到Bucky旁边的镜子前,端详自己,“我看起来象个消防栓。”

    “Natalia,如果有狗狗溜进婚礼会场,会在你腿边小便诶。”

    Natasha很凶地白了他一眼。“说得好。”推荐这条裙子的店员发现连一个大脑被电过的男人审美都比她正常,正缩在角落泪流满面。

    “我也不喜欢。”Natasha说,走回试衣间甩上门。Bucky托着下巴呆呆地看着门。

    “你们选好曲子了吗?”Natasha问

    “啊?”

    “你们第一支舞的曲子,很重要。”

    Bucky不解地歪着头。“我们还没谈到这个呢。”事实上Steve和Bucky经常跳舞,那是他们完成任务后,久别的两人想要以此拉近彼此的方式。Bucky以前教过Steve跳舞,很多年前了,虽然现在Steve个子变得很大,还是喜欢低头紧挨着Bucky,和他在缓慢的舞步中走入旖旎的夜。

    “你们得好好决定。这将是媒体等待已久的拍照良机,另一个时间点则是你们宣誓结婚后初吻的时候。”

    听到媒体,Bucky哆嗦了起来。“我们的结婚日为什么要让那么多别的人来打扰?”

    Natasha抓住门框顶部,身体探出来,同情地看着Bucky。“我想Tony已经告诉过你们原因了,但是,要听真话吗?这个世界现在一团乱,需要有件好事来提醒人们生活还是美好的。我的意思是,你们俩经历了种种艰难和折磨,到最后依然结合在一起不离不弃。大家需要这么温暖人心的故事。”

    “你真是个老派的浪漫主义者。”Bucky面无表情地说。Natasha笑了笑,打开门。她换了条肉色的紧身长裙,下摆向外荡开。

    “这是美人鱼风格。”店员说着走过来。Natasha来到镜子跟前。

    “动起来有点不灵活,”她说,“还会露出我大腿上的枪。”

    Bucky哼哼着。“说得好像Natalia参加婚礼时不带武器似的。”他对惊呆的店员说。Natasha摇摇头又回到试衣间。

    “你刚刚说到头发。”她说,Bucky立即打起精神。

    “我不剪头发。”他明白无误地表示。Natasha大笑。

    “我想提议的是,”她说,从门框上把裙子丢出来结果罩在外面店员的身上,“修剪出层次,看上去更棒。”

    Bucky皱眉。“我不是女孩,不要搞那套。”

    “尽管如此,这将是你一生唯一的一场婚礼。你不希望结婚照上的自己看起来很帅气吗?”她问。Bucky想了想Loki之前说的婚姻和灵魂之类,勉为其难地同意了Natasha的话。

    接下来的一段午后时光很是风平浪静,Natasha试了一条又一条裙子,逼着Bucky表示看法。等到傍晚将近六点Natasha才提着一个袋子和Bucky出来。选中的裙子是浅绿色的,简单的款式,高腰长裙。Bucky觉得她穿着很美。

    他们手挽手走在回复仇者大厦的路上,享受晚风。

    “你能想象吗,许多年以前,我们还在Red Room的时候,能想到我们竟然会有这样的一天吗?”Natasha低声问。

    Bucky惬意地叹着气。“不能。”

    Natasha看着他,笑了。“我们很幸运不是吗?”

    Bucky也回以微笑,突然抱起她转了一圈,Natasha吃惊地尖声笑了起来。“是的,我们实在是非常,非常地幸运。”

    回去之后Natasha吻过Bucky的脸就去找Clint了。Bucky回到他的套间,看见Steve坐在厨房柜台上,捧着一杯咖啡眺望窗外。Bucky从背后环抱住Steve的胸,感觉Steve也靠在他身上。

    “今天过得不错?”Steve问。Bucky下巴抵着Steve的头发点点头。

    “你呢?”他问,放开Steve给自己倒了杯咖啡。

    “很有意思的一天。Clint和Loki还是不讲话,我们只能给他们做传声筒。裁缝改尺寸时一直不小心把针扎在Bruce身上,差点又是一场浩克危机。”

    Bucky做了个鬼脸。“听起来就很累。”

    “是啊。”Steve长叹,“不过我们都搞定了。现在只剩下挑选婚戒和请牧师了。”

    “那也不简单。”Bucky说。Steve也有同感。

    “今天Natasha跟我说到第一支舞。”Steve闻言大笑,跟着Bucky走进起居室,一道坐在沙发上。“我们用哪首曲子?”

    “我觉得答案显而易见。”Steve说。

    Bucky歪过头,嘴角翘翘地。

    “我也是。”




——————

    其实戒指并不是他们需要担心的问题,因为Loki已经为他们的婚戒计划了好几个月。

    “我知道你们肯定会结婚。你们的羁绊太过强大牢固,不可能不想将它变成正式的婚姻关系,所以我想把这个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你们。”Loki对他们说。Steve和Bucky跑去他和Thor的房间逃避婚礼策划师,因为别人还对Loki抱着戒心,总是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到他这儿来。

    “很感谢你,Loki,但我们不用你送礼物。”Steve惊讶地说。他坐在沙发上,Loki坐在一张懒人躺椅里。

    “给新人礼物是阿斯加德的传统,我以为这里也一样。”Loki迷茫地拧着眉毛,手掌托起装咖啡的杯子,一簇小火苗从他掌心冒出来在杯子开始加热。

    “没错,这里也一样。但我们只需要买一对戒指就好,你不必特地给我们去定制。”Bucky坐在地上,脑袋靠着Steve的腿。

    “Bucky,你的左手无名指是金属做的。”Loki好脾气地指出,“不施加固定咒语的戒指戴上去也会滑下来。”

    Bucky扁着嘴不说话,只是左手握起拳头。Steve抚摸他新修剪过的头发,Bucky像只猫似的依偎过去,让Steve给他抓挠头皮。Loki微笑地看着他们。他从裤子后面口袋掏出完成的画作递给Steve,Steve相对Bucky是比较有艺术细胞的那个,更能提出实用性的建议。

    “哇,Loki。”Steve轻叹着。Bucky起身坐到沙发上看Loki的画。

    那并不是两个简单的指环,而是多种珍稀金属连接而成,有金和银,还有一种地球不存在的微微泛出绿光的金属(后来Bucky才知道那种物质来自太阳之心,能够吸引星球绕它转动,支持生命的延续)。戒指里面刻着一行如尼文,Loki解释说是祝福两人的婚姻能天长地久幸福美满。虽然各个材料直接拼接在一起,内圈却很光滑,既不会刮到Bucky的金属手指,也不会划破Steve的皮肤。Loki说戒指上附着咒文,免受损伤,永不滑脱。

    “Loki,这真是太棒了。”Bucky说。

    “非常感谢。”Steve的视线图案上移开,问:“你已经开始做了?”

    Loki点头。“我借Stark的工作室在用。”

    Steve有点不放心。“Tony知道你分享了他的工作室吗?”

    Loki笑得很狡猾。“Stark晚上工作白天睡觉,我就趁他不在时过去。”Bucky直笑。

    Steve把图纸还给Loki。“我很乐意将它们用作我们的婚戒。太美了,能拥有它们是Bucky和我的荣幸。”

    Thor抱着一碗新出炉的奶油爆米花从厨房出来,顺手揉乱Loki的头发,让后者扭头朝他身上打。他心情很愉快地坐到地板上,爆米花放上茶几,靠在Loki坐的椅子前。Loki双腿搁在Thor的肩头摇荡着。

    他们坐在一块看电影,这时电梯开了,Bruce走进房间。Loki立刻全身绷紧站起来绕到椅子后面。

    “Steve,Bucky,找到你们真是太好了。我想问问你们开胃菜的事。烤鸡,还是换成虾球?”Steve转身看向Bruce,而Bucky则注意着慢慢缩进厨房的Loki。

    “还是烤鸡好了。”Steve说。他走到Bruce身边翻看婚礼企划,Thor则干脆坐到Loki原来那把椅子里和Bucky继续看电影。Loki已经溜进厨房做出一副泡茶的样子了。

    Bruce和Steve坐在一块儿讨论婚礼宴席,几个礼拜前Bucky就被问起过,但他当时胡乱应付了过去。好半天,Loki终于从厨房出来,坐到原本Thor休息的地板上。他一边吃爆米花一边看电影,一边眼角余光瞟着Bruce。

    电影继续播放着。Steve最后成功将Bucky也拉进谈话里,毕竟到时候还是他吃得比较多。当年的Bucky其实很爱吃,要不是生活在大萧条时期,还和一个更需要补充营养的家伙在一起,搞不好他会把自己吃成一个球也不一定。那时他把好吃的都留给Steve了。而现在,再度学会品尝美食之后,Bucky把吃当成了享受。有着超级士兵的代谢率他怎么吃都不胖,可以不必承受后果地尽情狼吞虎咽。

    Loki还是很紧张,但有爱人和朋友在,他就可以忍受和Bruce共处一室。Bucky也一样不断在看Loki,确保他不会被Bruce的什么举动吓得逃走,或者说个什么话引得浩克出现。

    下午就这么过去了,他们一起去公共区域吃晚饭。Steve和Bucky下楼时手拉手,默默消化着还有三周他们就要结婚这件从未想象过的事。

    他们很快乐。他们既幸运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

    还有一周。只要别再给他看任何企划书,Steve已经愿意付出任何代价。Bucky早就躲进卧室里,差点想把Tony请来折磨他们数月的婚庆策划打得穿墙而出。Steve从头到尾都在为Bucky和那群恼人的笨蛋之间沟通调停,当他意识到Bucky的表情越来越僵硬,就客客气气地把策划们都带进了厨房。

    Steve很胸闷,因为那些人说得越多,他就觉得婚礼越不属于他们自己。他甚至不管临近入冬天气越来越冷而跑到屋顶上画画散心。

    一天夜里,Clint走进他们房间,看见Bucky脑袋垂得低低的,Steve站在床边望着远方的城市。

    “好啦,时间到!”他喉咙很大声地盖过策划师们,不顾反对招呼他们走人。大力甩上门之后他又进去客厅,Bucky已经敷了一个冰袋倒在沙发上了,Steve还站在原地不动。

    “这简直滑稽可笑。已经不是婚礼了,就是一次该死的媒体庆典碰巧塞了场婚礼进去。”Steve说,他总算走过来坐在Bucky旁边,Bucky的头靠着Steve的肩膀,还贴着冰袋。

    “有天我听见你和Bruce说来着。政府真的让你们穿战斗服结婚?”Clint问,笑嘻嘻地看着Steve整个脸都皱了起来。

    “对,幸好我们早早阻止了。我们穿军装。”

    “而且,”Bucky咕哝着,“我才不要穿皮衣和防弹背心结婚。”

    “穿那个就不是结婚是劫婚了。”

    Bucky摘下冰袋白了Clint一眼,后者表现得毫无悔意。

    他们安静地坐了一会儿,Steve和Bucky慢慢吁出今天郁结的一口气。

    第二天两人醒来发现毯子盖过了头顶。Bucky挣扎着伸出手抓起床头柜上的一张字条:

    “伙计们。

    接下来四天都没有婚庆策划师啦。

    这是你们俩的婚礼,高兴点,整个纽约在等着呢。出去走走,去科尼岛,好好玩一场。

    Clint。”

    Bucky露出睡意未消的笑容,Steve看向窗外,太阳正耀眼,窗边结了霜,今天一定是个晴朗温暖的好天气。

    “旋风飞车还在吗?”Bucky坐起来伸着懒腰。Steve拨弄他那头睡得四面八方各种乱翘的头发,然后下床。

    “还在。”他回答。他伸出一只手,让Bucky顺势靠过去双手搂住他的腰,然后半扶半抱地一起去了浴室。绒毯还挂在他的肩上。

    “来吧,Bucky。”Steve低头望着嘴角上扬的Bucky笑道。

    “我们一起去迷路吧。”


——————

    在“像我家这么文明的公司从来不会直呼其名”的某个夜晚(没错,Tony,包括你去的每一个派对和拍卖狂欢夜),又名曰,Steve和Bucky的告别单身派对。

    ——Steve沿着大厦所在的马路狂奔,速度太快了路上行人什么都没看清楚。

    ——Thor想法子带来了阿斯加德的酒,终于将Steve,Bucky,Loki灌醉。身为唯一一个能够在这些家伙发酒疯时安全制服他们的人,Thor也是唯一一个滴酒未沾的。

    ——喝醉的Bucky十分友善,一整晚他都趴在沙发上向每个愿意倾听的人讲述他有多爱Steve。Steve则乐于接受最离谱的大冒险,完全想不到要拒绝。还有Loki,他看了很久很久的天花板,问他在看什么,他就转过脑袋,用红色的双眼凝视着你,回答说在看空气中的魔法。没人敢多加置喙。

    ——Tony和Clint一早醒过来时都穿着Natasha的丁字裤。Natasha坐在他们俩睡觉的床头,用手机拍下照片,死活不肯讲昨晚发生了什么。

    ——Bruce,Sam,Thor把公用活动室的椅子全部搬到屋顶。退伍士兵之家的屋顶。纽约皇后区。

    ——Natasha和Pepper可能接吻,也可能没有。没人知道。(除了Thor,他谁也不告诉,是的,连你也不行,Loki。)

    ——Loki,Bucky,Steve,Bucky和Tony玩脱衣扑克。游戏结尾时,唯一穿着内裤的就是Bruce了,其原因归根结底是大家都不想知道Hulk脱掉内裤的样子。Loki把腿并得死紧,不给任何人看他的双性器官,搞到最后Thor把裤子脱给他穿,身上只剩毛衣和平角裤了。

    ——派对结束Bucky艰难地回去自己房间,因为他和Steve在婚礼前不能再见面。

    ——Steve在Tony的床上昏睡过去,旁边有霜巨人形态,搞不好婚礼这天也变不回来的Loki。他跟Loki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很含糊的“Lokiiiiiii,别让我睡过头……”


——————

    因此,理所当然地,在纽约要举行有史以来最为重大的婚礼当天,Steve醒于闹钟的尖啸。他胡乱挥着胳膊抓到闹钟,放在醉意朦胧的眼前一看。

    下午一点。

    “啊我操。”Steve咒骂着试图站起来,但胃开始痛到不行,让他脱力地摔回床铺里。Loki呻吟着,冰冷的手脚伸过来推Steve的小腿。Steve倚着枕头,拉起Loki的手放在额头上。

    “Loki,下午一点了。”他咕哝。

    “那又怎么样?”Loki的回答很模糊,因为他把整个脸埋在棉被里避开日光。

    “两点钟我要结婚的。”Steve慢慢坐起来。这一次Loki也跟着坐起来,揉着眼睛清醒了一下,把手放到自己额头。他的指尖发出绿光,宿醉的后遗症先是变本加厉了一瞬,随后又消弭无踪。他给Steve用了同样的法术,很快Steve就赶回自己的房间,军装还在他的床上呢。按照事先安排Bucky应该已经和Natasha,Bruce,Tony以及Thor先行一步,这里只有Steve和Loki,Sam,Clint。

    Steve飞快穿好衣服,打量镜子里的自己。他最后一次穿上这套军装时,Bucky刚掉下火车,而他还在和一位比他更早发现他有多爱Bucky的女士喝酒,试图喝到酩酊大醉。

    现在的他看起来……卸下了重担。该是让这套衣服有一份美好回忆的时候了。

    Loki进门,微笑地看着他。他穿着最正式的阿斯加德礼服,包括那件皮质的长大衣,裤子,黑色过膝靴,皮带上缀满珍贵的宝石。他没披斗篷,没带头盔,霜巨人的尖角高高地弯在头顶。

    “你看起来很快乐。”他说。Steve看向他。

    “很有趣,你知道吗?”Steve说,抚平衣服的前襟,“上次我穿着这个时,心里想的是Bucky已经死了。而现在我却要和他结婚。人生真是周而复始,沧海桑田。”

    “说得对。”Loki同意道。他上前拉直Steve的衣领。“人生正是那样才精彩。”

    “你很幸运,我也是,有幸今天站在这里。”

    Loki咧嘴笑了,露出尖尖的牙齿。“你拥有这样的毅力和持之以恒,我想不该用幸运来概括。人类真是一种很坚韧的生物。至于我,靠的可是头脑。”

    “你总是喜欢和人唱反调。”

    Loki挑眉。“当然啦。我是Loki啊。”

    Steve拍拍他的肩膀。“好吧,随便你说什么,我只想谢谢你。没有你,现在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Loki若无其事地挥手。“我心领了,你不必太放在心上。快走,Rogers,我们带你去你丈夫身边。”

    Steve走到厨房,Clint和Sam都穿着伴郎礼服坐在里面瞪着麦片粥。Loki没有治愈他们的宿醉,但经过两人身边时他抬手在他们头顶上挥了挥,让他们哀叫着松了口气,眼前东西终于不是重影,变得清晰起来了。

    “谢了。”Sam说着举起勺子。Clint还是一句话也不跟Loki讲(他还打算坚持多几个月),只朝后者的方向点了下头。

    “我们得出发了,还有二十分钟婚礼就要举行。”Steve提醒他们,接住Sam丢过来的能量棒两三口吃下去,揉起包装纸朝垃圾桶一丢。他拍拍手走向大门,听见其他人也推开碗跟上了他。

    所以当他们为了躲避记者而准备的秘密出口时,并没有车辆在等他们。他们站在那儿傻了眼。

    “谁来纠正我一下,”Loki一字一字说,“我记得Stark说过会让车子等着的。”

    Sam点头。“没错,你没记错。”

    “他们在哪儿?”Clint总算憋出一句话。Sam掏出手机开始拨打,其他人都大眼瞪小眼。等到一个电话讲完,Sam已经暴跳如雷。

    “那个混球因为我们迟到就先走人了,自作主张认定队长是不打算参加——他自个儿的——婚礼。他可以再回程接我们,不过鉴于交通情况可能会花上一个小时。”

    Steve哀叹一声,抓着头发。“我再过十五分钟就要结婚了!无法到场还怎么结婚啊。”

    “我可以把大家传送过去。”Loki表示。Clint立刻后退一步死盯着他,Loki当作不知道。

    “你可以传送多少人?”Sam问。Loki表情变得有点遗憾。

    “一次一个。”

    “为什么?干嘛不多带几个?”Steve着急地问。Loki耸肩。

    “我等于要在宇宙空间维度里打开一条通道。法力只够我再带上一个人通过,同时还必须复原两边出入口以保证不造成任何有害的后果。这活儿很累人的。”

    Steve咬着嘴唇,深呼吸,一手拍上Loki的肩膀。

    “带Sam和Clint去。我骑我的摩托车。”

    “你很可能会迟到!”Sam更加着急了。

    “或者我会干点违章的事儿,但美国队长在他的婚礼当天违反两三条交规,相信人们会原谅的。”Steve对他们笑道,跑向心爱的摩托车一脚跨上去,发动引擎。

    “另外,”引擎声里他说着,旁边Loki已经拉着Sam的胳膊准备传送了,“我这样骑着摩托过去还很符合形象不是吗!”Sam笑了起来,Clint则对他竖起大拇指,目送他风驰电掣地穿梭在车流中,赶往他和Bucky挑选的小教堂。

    Steve骑得很快,深秋的冷风吹起他的头发,在他脸颊边呼啸而过。纽约的气息和风景使他心里盈满了喜悦,让他感到这座城市,他的家乡,正在庆贺他即将到来的婚礼。曾经,他在战斗的时候,不管是二战期间还是后来的无数场战斗,他虽然像是国家的化身,却并不仅仅只是为了美国而战。他更是为了布鲁克林的那间小公寓,他和他认识的那个最勇敢的人共同的所在。

    那个人,经过地狱般的折磨,又重获新生;他遍体鳞伤了,支离破碎了,Steve也一样。

    他就要和这个人结婚。和Bucky结婚。

    没有什么能再分开他们。

    Steve忍不住大声欢呼,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

    他开到教堂后门时看见有记者已经在抢拍他下车的照片。他一律无视,匆匆一笑之后跑进门,想着赶紧开始婚礼仪式。大门将一堆吵杂的问题都全部关在外面,他终于松了口气。

    但一看见站在走廊里的Bruce,对方脸上的表情就让他的呼吸又顿了顿。

    “出什么事了?”Steve走过去问。Bruce看起来有点无助。

    “牧师不见了。”

    Steve呆愣地问:“什么?”

    Bruce无奈地耸肩。“牧师脚底抹油走人了。他一直不出现所以Tony去了他家,发现房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连家具都运走了。”

    Steve的胃往下沉,感觉怪异,仿佛这是来自另一个次元的消息似的。“Bucky知道了吗?”他问。

    Bruce点头,转身走向更衣室。

    Bucky正坐在桌前双手抱着头。其他人分散在各处,表情既愤怒又担忧。Natasha来回走动着用俄语问候牧师的祖宗十八代。Steve径直去Bucky身边,捧着他的脸半跪下来,迎上他红肿的眼睛。

    “天啊,Bucky。”Steve抽了口气,温柔地吻了他,Bucky的嘴唇带着泪水的咸涩。连Tony都说不出适时的俏皮话了,室内积压着沉重的失落感。

    这场婚礼的参与者不单单是Bucky和Steve,还有他们所有人的份。

    他们沉默地或站或坐,听见教堂里的来宾越来越多越来越吵。Steve坐在Bucky旁边的椅子里,让他靠在自己胸前。

    “知道为什么那个牧师要溜走?”好半天,他问道。Tony摊手。

    “可能他被某个极其抵触这场婚礼的组织付钱买通了。”

    Steve点点头,吻着Bucky的头发。

    “最糟糕的是,”Tony继续说,“来不及叫一个身份合适的人来主持。”

    不经意地,Steve眼角扫见原本靠着墙的Thor突然站直身体,扭头看向Loki,披风微微地晃动;Loki也仿佛醍醐灌顶般瞪大眼睛。他们像无声地交谈了一番,随后,Thor试探性地踏出一步。

    “吾友,我相信这里还有一个人能为你们举行结婚仪式。”他说。Steve困惑地朝他看去。

    “谁?”Sam问。

    Thor吞咽着,挺直了背。“我。”

    室内又是一片寂静,人人都看着Thor。好久,Clint清了清嗓子,问:“真假?你在阿斯加德不但是王子,还兼职牧师?”

    Thor摇头。“不。但我过去曾主持过战场婚礼,有些士兵即将要上战场,他们的另一半不愿意再等待。”

    “而且他是繁殖之神。”Loki插嘴,他站到哥哥旁边,蓝色的手搭在Thor肩膀上。“我们的母亲则是婚姻之神,Thor也继承了她的血脉。过去由Thor主持见证的婚礼都延续至今,双方的结合比大多数人还要牢固得多。”

    Bucky猛地抬头,充满希望地看着Thor。“你真的可以?”他问。Thor点点头。

    “我可以做主持,让你们结婚。”

    “谢谢。”Steve如释重负地仰起头,捂住自己的眼睛,露出大大的笑容。“谢谢你。”

    “好了,”Natasha突然开始发号施令(Pepper在外面应付宾客),“Tony,我们需要你出去解释情况。”

    “为什么是Tony?”Clint问。

    “他最擅长将错就错地自圆其说。”

    Tony点头,离开房间。Clint和Sam跟上去负责补充细节以及阻止Tony祸从口出得罪什么人。Natasha走到Bucky身边扶他站起来,重新打理他的头发,Loki则为Steve整装。Bucky把Thor拉到角落快速教授了一番中庭人的结婚步骤。

    Steve看着Bucky,Bucky也看着Steve。他们笑了。

    Thor和其他人也先后离开,很快,更衣室只剩下Steve和Bucky。

    “我请Loki在戒指上刻了点别的。”Bucky突然说,他勾着Steve的胳膊从大门走出去,走向过道。原本一切顺利的话是Bucky站在外面,Steve和Natasha走过去,但Steve觉得这样才更理所当然。

    “是什么?”Steve问,一边把Bucky的头发拨到耳后。

    “直到时间尽头。”

    Steve停下脚步捧住Bucky的脸。他亲吻了他,满怀爱意。

    “走吧,我的丈夫。”他说,再度让Bucky挽住他的手臂,一同来到礼堂的入口。

    “我们结婚吧。”

 
——————

    到了最后Steve只能记得婚礼的一些零碎片段了,虽然Maria把整场都拍摄下来,还给了他一份拷贝。

    ——Thor,笑得非常热情,将他们的手握在一起,套在手指上的婚戒闪着柔和的光芒。

    ——走进礼堂时很后排有个独眼带墨镜的男人向他们点头致意。Steve很高兴Fury愿意到场祝贺他们,尽管他或许有点不甘不愿。

    ——上台致辞,随后发现自己除了“谢谢大家”以外什么都不会说。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让他知道已经无需多言。

    ——总算和Peggy跳了舞,她是坐在轮椅上的。Bucky和Sharon在场上跳得兴致勃勃,很高兴能有个技术同样高超的舞伴。

    ——跟Bucky一起悄悄溜出门,在没人的地方尽情地拥抱他,却被天花板上的Clint吓了一跳。被拍下的那张照片贴在公用冰箱上很久很久。

    ——Loki和Thor挨在一起看着其他人,他们一直在小声说话,问他们在聊什么,Loki就摇摇头,对Steve和Bucky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Tony带头跳起康加舞,Sam跟在他后面,队伍最末尾则是Natasha,裙子都卷到膝盖上了,头发也乱得可以。

    ——Bruce很吃惊地看见Tony请来的Betty Ross。他们很慢地跳着舞,紧紧拥抱着,不断地彼此亲吻。

    ——Bucky,他永远的Bucky。那明亮快乐的眼睛,那十指纤长的手。他唯一的Bucky。自始至终。

——————

    他们不肯告诉任何人去哪里度蜜月。两周后,他们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回来了,依旧难舍难分。


    而现在,终于,他们获得了真正的幸福。






END

评论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