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宝钻AU】喷火龙费诺的烦恼

岁月月月子:

九月回归之前的热身文~


1.

也不知道谁规定的,恶龙都有自己的城堡,没事干还会抓个公主回来,并不吃她,而是傻乎乎等着骑士和王子来救人。

费诺忧伤地拨弄着自己的爪子。作为一条龙,要选择的栖息地怎么可能是城堡这种人类居住的地方呢?龙不该抢金子或者亮晶晶的东西吗,非要去抢公主?话说回来,公主和普通人类有什么区别?当摆设能照明?渺小的人类怎么能明白龙族的高贵追求呢。

芬国昐翻了个白眼,回头望着城堡高塔上镶嵌的三颗硕大的自动发光照明用钻石。“都要把城堡变成一个灯塔了,您的追求也真够高贵的。”

费诺一口火喷了过去。


2.

眼前这个人类也是费诺烦恼的来源之一。

也不知道谁规定的,这个世界有强制性的规则,称为世界常理。比如龙必须住城堡,必须抢公主,还必须不能真的杀人。要不是这个规则,某个欠扁的人类早就被红烧一万次了。费诺想想就一脑门子火。

比如眼下,芬国昐一点事都没有,淡定地扬了扬手上的裙子:“您又把公主的裙子烧焦了。这是第几件了?”

费诺哼了一声:“反正你穿上了也不能当一个称职的公主,我烧掉它也没问题。” 

“是是,您说的对。”芬国昐打了个呵欠。

费诺瞪大灰色的眼睛,表示自己的愤怒。“现在都是下午了,你还没喊过人!”

芬国昐哦了一声,转向城墙外空旷的田野:“救命啊,救命。”


3.

费诺愤怒得翅膀都张开了,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泽,像两片巨大的风帆。于是芬国昐习惯性地走神了——虽然已经看了快一个月,但这可真是一条漂亮的黑龙啊。

“狡猾的人类!”费诺咬牙切齿,“自从来到这个城堡,你每天就只会敷衍我。看看别的龙吧——它们可都活得有声有色!”

“是是是,忙着和来救公主的人战斗。”芬国昐耸肩,“碰巧我国家的人没什么干劲——反正我们本来就没有公主嘛。为了表示对您的诚意,我可是特意穿上裙子,让您能完成‘与生俱来的习性’啊。您都不感动吗?我真不幸。”

“我倒觉得我比你更不幸呢。”费诺哼了一声,炽热的鼻息中火苗纷飞。“你弟弟不是继任了国王吗?怎么不组织人手来救你?哈,是不是人类的权术的那一套,他怕救了你之后他就不能继续当国王了?”

当然不,我弟弟可乖了。真相是我不想当这个莫名其妙的国王了,尤其是有头这么漂亮的龙忽然飞过来要人的时候。芬国昐挑了挑眉,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也许吧。”

费诺又嗤笑了一声:“你真没用。”

“是吗?我觉得我还是有点用的。”芬国昐扭头,“救命啊,救命。”


4.

费诺不想承认当初是自己把事情搞砸的。

该死的世界常理让它必须弄个公主回来。它飞到附近的国家,看着人家的宫殿挺精致,就随便烧了两下,于是城堡里出来了一个公主。它又不知道真正的公主应该是什么样的——世界常理也没给它公主图鉴。回到城堡之后它才发现,它劫持的似乎是个男人,而且似乎是国王本人。这可真是个悲剧。

“我可以把你弟弟红烧掉。这样大概就有人来救你了吧?”费诺看了看城堡顶上的三枚大钻石,“无论如何,我的据点是非常好找的。”

芬国昐看着它跃跃欲试的眼神,微微一笑:“不是还有‘世界常理’在吗?”

费诺吐出一个小火球,让它跳跃在金黑色的鳞片上,意味深长地看着被掳来的前国王。“你说,我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呢?要不要成为第一个把公主烧死的特立独行的龙?”

芬国昐想了想。

“您看起来是挺无聊的。”他下了结论,“不过既然您这么特立独行,为什么不能尝试点跳出框架的东西呢……比如研究一下怎么变成人?”


5.

费诺的老爹是唯一可以变成人的龙。似乎是它爱上了掳来的人类公主——另一个版本是人类公主主动送上门来——然后稍微一研究就研究出了变人的方法。

这在龙族中间算是一件趣闻,费诺从小没少被打趣,因此芬国昐提出的时候,它心里咯噔一下。

芬国昐被它盯了半天,不明所以地看着它。

好吧,他大概只是听过这种传说。费诺放下心,冷笑起来。“龙变成人能有什么好处?”

 “证明这世界上没有您做不到的事。”芬国昐眨眨眼睛。

“我已经做到别人——别的龙——都做不到的事了。”费诺用尾巴尖指着城堡顶上的大钻石们,非常自豪地说。

那些大钻石是它奇思妙想,采集了很多宝石,用火焰熔化掉,又弄来各种温度的湖水,加工好几百年才做出来的美妙作品。作为一条龙,这算是罕见的不务正业。费诺的妻子甩给它一个白眼就飞走了,不过费诺并没伤心多久;钻石们发出的光芒足够抚慰它的心灵。

只不过,现在它们的光芒也无法让眼前的这个人类变得更不烦龙一点。

“是啊,您的创意和手艺——如果您有手的话——实在令人赞叹。对了,伟大的您还编辑了一本《通用龙族语》呢。”芬国昐不轻不重地讽刺道,“哦,我忘了,大概就只有我和您看过。”

费诺朝芬国昐喷出一股小火,彻底把那件公主裙装烧掉了。


6.

芬国昐正想提出抗议,城堡里的镜子忽然发光了——也不知道是谁规定的,每个城堡里都有一面魔镜。不过费诺做了一点改造,魔镜变成了通讯器。

镜子里出现了一头非常漂亮的红色巨龙。芬国昐觉得它长得似乎挺像费诺的,只是年轻一些,看上去比较和善——别问他怎么看出来的。

红龙很有礼貌地对芬国昐点了点头。“您好,人类先生。我是费诺的儿子梅斯罗斯。”

“您好,梅斯罗斯先生,我是东边不远处一个小国的前国王芬国昐。”

红龙有点吃惊。“怎么?我爸爸没有劫持公主而是劫持了国王吗?世界常理没问题?”

“请不要担心,因为我的女儿早就自己成立了国家,所以我们并没有公主。”芬国昐安抚道。

红龙明显松了口气。真是个懂礼貌又为别人着想的好孩子呢,芬国昐如此评价。

费诺被晾在一边显然有点生气了。“Maitimo,你跟人类说话的时候怎么能用人类名字呢?我们龙族是有自己语言的!”

哦,这件事又被提上日程了。芬国昐和红龙都露出了微妙的头疼表情。

“好吧,爸爸,向您道歉。不过我猜这位芬国昐先生已经知道您的龙族名字了?”

“能认识Curufinwe先生,不胜荣幸。”芬国昐说,“顺便一提,我也给自己起了个龙族名字,以后您也可以叫我Nolofinwe.”

费诺发出了响亮的冷笑声。“区区一个人类,也敢自称明智。”


7.

红龙露出了稍微惊讶的表情。“向您致意,先生。能遇到对龙族语言感兴趣的人类真好呢。爸爸一定也很开心。”

芬国昐笑了笑:“是啊,我看他挺开心的。”

“所以?”费诺皱眉打断了儿子和人类前国王的对话,“你有什么事?”

“爸爸,”红龙犹豫了一下说,“您知道怎么变成人吗?”

费诺瞪圆了眼睛。“什么意思?”

“那个,爸爸,”红龙咳嗽了一声——喷出的火焰让镜子上瞬间蒙了一层雾,然后又迅速干净下去,“我恋爱了。”

“……这和你想变成人有什么关系?”

“因为对方是个人类嘛。”红龙显然有点害羞。


8.

作为一条觉得自己生来高贵的龙,费诺从没想过,大儿子的恋爱问题也能成为自己的烦恼。

事实上它已经不止是烦恼了,而是愤怒。想想不止是老爹,连儿子要和人类一起生活,自己就觉得天都要塌了——感谢该死的世界常理,那个吸引儿子的人类,它还没法一把火烧死他。

咦,等等,为什么是“他”?

费诺稍微冷静了一点,回想自己的印象从何而来。

“……是来救公主的临国的王子。”红龙有点腼腆又有点兴奋地说,“他的剑法很厉害,歌声也很动听。”

“看来是个吟游诗人。”芬国昐点点头,“我也很喜欢这个职业。”

“您既然以Nolofinwe为名,想必智慧很高?是圣骑士吗?”

“不,我是德鲁伊。”

“哇!可以变成熊吗!”

“呵呵,是啊,我天生喜欢动物,最近的偏好是龙。”

正在回忆的费诺,理智的弦又崩断了。啊,这就是一开始它为什么会暴走的原因。

传说中的大魔王,世界常理订下的龙族,竟然被一个人类当成了宠物一般的存在!

“……简直荒谬!!!!”费诺再次咆哮起来,仰天喷火。


9.

芬国昐看准时机躲在了镜子后面,成功避难。城堡的天花板本来就已经焦黄,现在又蒙上了一层黑色。相信城堡的上空都要被黑龙的怒火染红了。

“趁着你爸暴走的时候,介意跟我聊聊吗?”他扶着镜子,“你和那个王子进展得顺利吗?”

红龙瞥了一眼正在四处喷火的黑龙,迟疑片刻,摇头道:“本来我觉得还挺有自信的……不过最近聊天的时候,他说他父亲被龙杀掉了,我想可能我们要在普通的友谊线上维持很久。”

芬国昐隔着镜子拍拍它的鼻子,“不要担心。龙是不能真正杀人的,他父亲一定还活着。”

“我也这么劝他,但他说他父亲已经失踪一个月了……”

红龙忽然一愣,和芬国昐面面相觑。

“……岳父大人?”

“你叫他什么!!!”远处的费诺一口烈焰猛烈地喷了过来。


10.

镜子被熔化掉了;芬国昐在世界常理的保护下丝毫无损。

“真可惜,”他惋惜地摊手,“我很喜欢这镜子啊,您做得很精美。”

费诺刚要组织语言回敬,另一面镜子闪了起来。——它的城堡里有十多面这样的镜子呢。

“爸爸,”一条稍微小一点,但和费诺长得极其相似的黑龙在镜子那端说,“有个坏消息和一个更坏的消息,您先听哪个?”

“……坏消息。”

“三哥去抢人类的公主,结果被对方打晕拖走了。”

“什么?!”费诺瞪圆眼睛,深吸一口气,“那更坏的消息呢?”

“……爸爸您要有心理准备——三哥爱上那个人类的公主了。”

芬国昐敏捷地朝旁边挪动了一步。哦,被龙之焰烤热的墙壁,靠上去暖烘烘的真舒服啊。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