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Reserve(一)

Tinsel:

Chapter.1

  

“You ready?”Erskine博士问面前瘦小的金发姑娘。

“Good.”Stephanie回答道。

她照着博士的要求脱掉军装外套,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汗衫躺上那个台子。Howard在调试机器,Phillips上校在和前来的官员们寒暄,她从护士们手上看到了那些血清,装在试管里的蓝色液体显得神秘。她不安地深吸了几口气,试图找到一个不那么别扭的位置。

“舒服吗?”博士关切地看着她。

“有点大。”她让自己笑了下。

博士说没有给她留着那些酒,不过还有下次;Stark又对她说了些什么,而她没怎么听进去。Peyton站在他们身后一直看着她,博士不得不提醒:“Agent Carter,你呆在控制室里会好些。”

“好的,抱歉。”英俊的英国特工匆忙点头离开。在Stephan注视过去的时候Peyton也刚好回过头,他看了眼她瘦弱的身体,鼓励的神情中流露出一点紧张。

她转回头,听到自己的血液在体廓内四处冲撞,再响起的说话声变得模糊,勉强能听出是博士。也许只是几次深呼吸的时间,就有护士将她的衣领往下拉了拉,把两块冷冰冰的金属板压在她胸口。

血清注射进去的感觉并不好受,一股外来的、不知名的力量在和她的身体搏斗,她用尽全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她整个人被立起,舱门关上,有微弱的光透进来。

 

 

一脚踹倒那个刚被她从水里拎出来、浑身湿透的间谍时,她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堵在胸腔里。她一把拽起那人的衣领,吼出的声音大得自己都有些意外:“你到底是谁!”

“……砍掉一个头,还会长出两个新的……”他吐着嘴里的白沫,用还未来得及被夺走的最后一点生命对着她挑衅,“Hail Hydra.”

Stephan慢慢放开手。凶手的尸体旁是破碎的试管和流了一地的蓝色血清,那个小男孩已经爬上岸,随着更多人向她这边围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用一辆小轿车的速度跑过了半个布鲁克林,潜水艇加厚耐压的玻璃在她拳下脆得像是蛋壳。她低头看着自己半小时前还细得像根木棍的手臂,它们比以前长了一些,在光洁的皮肤和优美的肌肉线条下,跳跃着她向往了许久又倍感陌生的力量。

 

 

那艘潜水艇连Howard也看不出构造,这让大家意识到九头蛇的可怕实力。

Philips下了命令:“收拾行李,Agent Carter,你也是,Stark,我们今晚飞往伦敦。”

“Sir,如果你们要对付Schmidt,我也要去。”Stephan说道。

上校打量着她。实验成功时他也很高兴,那个瘦弱平板的女孩一下拔高了二十公分,变得窈窕而不失健美,那张漂亮脸蛋甚至让他身边的某些军官眼睛发直。可在他开始构想超级军队的规模时,爆炸声和枪响传来,一晃眼,他就只看到Erskine博士的尸体和Stephanie疯了一样追出去的背影。她好歹是没让血清落到九头蛇手上,但没有博士,超级士兵的计划可以说已经搁浅了。

唯一的成果,居然只有眼前的金发姑娘。

“你只是个试验品,你得去Alamogordo。”Phillips顿了顿,不再掩饰眼中失望,冷冰冰地说,“我要一支军队,结果只有你一个人。YOU,girl——You`re not enough.”

他转身离去后另一个人来到Stephan身边,告诉她她成了登在头条的英雄,说还有别的法子可以让她为国家效力。“你可不能让一个偶像藏在实验室里。”这位议员这样说道。

 

 

她没有像其他演出的姑娘们一样化妆,满头金发被特立独行地剪到齐肩,紧身的红蓝白制服勾勒出她诱人的曲线。Stephan站在幕布后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复,外面已经有姑娘往里探望,身后比她矮上半头的小哥将盾牌递给她,安抚道:“没什么的……打打纳粹,推销国债……你可是美国的英雄。”说完后,将她一把推上舞台。

一开始是会紧张,但Stephan学起东西来可是常人的四倍速。她慢慢适应了舞台,磁性的声音鼓舞着人们购买国债、赶赴前线;摆出最完美的笑容和各式各样的人合影;用优雅而潇洒的姿势一次次将“希特勒”打到在地……

她被称为美国队长,有了数不清的仰慕者。孩子们都喜欢这个没有长卷发的漂亮姐姐;她所到之处会有年轻小伙子的欢呼声;很多女人在她的激励下也走进军队,尽管大多数只能当医疗兵或文艺兵;政客们对她也算是满意,毕竟参军和买国债的人数暴增怎么也算不上坏事。

某个她也记不清的活动上,有个男人兴奋地跟她打招呼,她礼貌地报以微笑并在海报上签完名,好久之后才想起这是一次double date后只给她留了一个白眼的Chandler。

这不怪他,没有血清的Stephan面孔苍白,瘦弱多病,固执的性格又实在不讨喜。男孩们喜欢活泼动人的女孩,不是所有人都能像Erskine博士或Peyton那样看到她与众不同的光芒。

 

她唯一的朋友只有Bucky,那个会把棕色长发梳得很漂亮,被布鲁克林一半的男孩当成梦中情人的姑娘。Stephan自己也不知道,Barnes家的大小姐为什么愿意会和她做朋友,又为什么会不厌其烦地为她挺身而出,用好看的长腿把胆敢欺负她的人踹得哀嚎。

Bucky一直是布鲁克林所有孩子里最会讲笑话,弹弓玩得最好,笑容最甜美的那个。她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欢迎,女孩们会迫不及待地把糖果和发卡拿出来和她分享,也总有帅气的男孩揽着她的肩膀亲昵地叫着Jimmy。她有大把时间好好享受他们的殷勤,可她执意要帮Stephan找到一个足够好的男伴。这样的四人约会无一例外是失败的,而回家后Bucky会抱着她的头,气鼓鼓地说让那些混小子去死吧,她的Stephan值得最好的。

她们分别的那天,Bucky穿着崭新的军装,告诉她她去了107步兵团,那是Stephan父亲生前服役的地方。她现在大概已经上了前线,不知道她会不会受伤,又会不会被军队里其他人欺负……这话Bucky听了一定会不屑地说“什么时候轮到你担心我受欺负了,little Stevie?”她想象着Bucky不正经的语气和上挑的嘴角,躺在床上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评论

热度(21)

  1. 黑发猫妖Tinse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