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盾冬][G] Avenger High 番外:20. 【全文完】

Imbrian:

*慶祝一下Your Bucky 把這個坑填平,終於寫完了。

*推薦閱讀順序:13141617181912345678910111215, 本篇。


--

20. Graduation, Congratuation



「什麼叫做你不要念大學?」


被忽然這麼一問的少年看著不應該在這裡出現的英雄總司令,「Steve,你怎麼在這裡?」


「你得叫我爸爸,或者是總司令。」已經跟著他們一起出任務的少年現在也是他底下的一員大將,一手機關槍一手汎合金盾牌,所有人都知道昔日的美國隊長有了一個完全不遜於他的後人。


「你現在很冷靜嗎?如果你正在氣頭上,我暫時不要跟你討論。」少年正色回應,「我已經跟Bucky討論過這件事,我沒有打算改變心意。」


「你還是欠我一個解釋。」英雄總司令無視旁人注目。


「現在?Steve,這是學校,我還有課。」一旁其他學生投來的目光讓他有點不自在。


「你該叫我父親——」



看跟他一樣頑固的男人,少年無奈地開始替自己的選擇辯護,「,我知道你覺得現在世界、或是各個宇宙都很和平,但我認為和平不是必然的,也不是恆久不變的,與其選擇普通安穩的工作,我更希望能夠像Bucky一樣幫助別人。」


「你可以有一技之長,同時保護世界。」Steve面色凝重地回應,「兩者並不違背。」


「如果你是要來改變我的選擇,我們就無法談下去了——」


「我希望你真的想清楚——」


「我根本Bucky已經就此討論過非常多次,你不能因為你缺席就推翻我們之前的決定!」少年從耳根開始發紅,「我很抱歉,但世界在總司令不在的時候也會繼續,不可能大家都等到你有空的時候才決定,我已經決定不念大學,無論你接不接受。」


「你不需要申請名校,一所社區大學也不壞,你一直喜歡攝影——」


「——你沒有在聽我說話,總司令!」Joseph用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語氣開口,「你不可以等到你想起來的時候才為人父。」


「這是因為Bucky的傷對我的不滿嗎?你可以怪我,但是你不該因此決定——」


「——很大一部分原因當然是因為Bucky,倘若你沒有能力保護他,那就讓我保護他!」已經長得和英雄總司令平高的少年雙眉緊蹙,「你一個人在後防,你很安全,百分之百安全,但是Bucky,他在前線涉險,他面對的是最兇神惡煞的惡徒,所以,對,如果你不願意保護他——」


「——我與Bucky有過協議,如果有一個人在作戰,另外一個人必須退守後防,只為了能夠顧全你長大。」比起氣急敗壞的孩子,Steve Rogers已然冷靜下來,「你在這世上什麼事情都可以懷疑,但對Bucky,我宣誓過對他的愛至死不渝,那麼在我死前,我每一刻都想要保護他。」


「但你並沒有做到。」Joseph冷然回應,「身為超級戰士,他至今尚未痊癒。」


其實正因為負傷休養,Bucky才有機會能和Joseph長談關於人生未來,「對方的攻擊是前所未見的,我們還在弄清楚來犯之人背後的勢力。」抬起眼對上那雙現在看來幾乎與他一模一樣的眼睛,「你有告訴過Bucky,你是為了保護他才拒不升學嗎?」


「那只是原因之一。」他當然不會告訴Bucky,不然話還沒說完Bucky就會反對了。

 


Steve反問:「你不覺得他有權利知道全部的原因嗎?」


沉默許久,少年一直沒有回答。


「你真的想過——」


「——那就是全部的原因。」少年打斷了對方,「我想你答應Bucky兩個人當中有一個人必須待在後防這件事時,你肯定也不樂意吧?但你還是答應了?」


Steve看著他的孩子,「是,因為我們有了你,我們有對你的承諾。」


「但我已經長大了。」Joseph抬起頭,視線對上從計程車上下來靠近他們的人影,左袖空蕩蕩的Bucky套著那件深色夾克,面色凝重。這時候才想到要看Steve耳朵的少年嘆了一口長氣,「我的天,你全程都帶著收音器讓Bucky聽嗎?」


Steve Rogers向後看著走近的Bucky,「我說過那都是為了你,他太愛你了。」


「我當然愛他,他是我的父親,就像你是我的父親一樣,我愛你們。」大概十五六歲以後就沒這麼大聲向他們告白過的少年蹙緊眉頭,「現在我已經長大了,我成年了。」在他的雙親臉上來回巡視的少年輕輕搖了搖頭,「如果有個人得在後防,就讓我去前線吧,這是英雄的使命。」


「你想要成為英雄嗎?」Bucky苦笑,「Joseph,我們沒有得選擇,命運帶我們至此,但你不一樣。」


「世上還有哪個男孩比我更幸運嗎?」Joseph聳了聳肩,「我的父親是總司令和冬兵、教父是美國隊長,我生來就是以接下盾牌為己任,每個人都這麼期待——」


Bucky不得不打斷他,「——這些期待是不必要的——」


重新搶回發話權的Joseph搖頭,「——不,從我還小就試著去拿起盾牌的那一天起——」望著Steve,Joseph知道他快要說服他們了,「——成為下一任美國隊長,就是我想要的,有一天我的盾牌也會配上星條旗的顏色,我會承接這個使命,那就是我想要的,但我知道這不會是因為我有那股力量,而是因為,我已經向你們證明,我已經成為了那個夠好的人。」


永遠別忘了你是誰,別成為一個完美的士兵,Steve,你只需要當那個夠好的人。


Erskine那雙睿智的眼像是能夠洞悉靈魂,Steve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自己的孩子眼底看到了和Erskine一樣的特質,但他確信他與Bucky在過去十八年裡做得不算差,Joseph一直是個很棒的孩子。


「你一直都是夠好的人,Joseph。」用餘下的那隻手攬過對方的頭,冬兵輕聲回應,「你一直是。」


靠在對方的耳邊,少年忍不住輕問:「比Steve還要好?」


拉開距離,對著少年露出微笑,冬兵回答:「數以萬倍。」


「我還在這裡,Bucky。」總司令嘆了口氣,接著對上了雖然那雙雖然與他生得一樣,卻總帶著Bucky獨有狡黠的藍眼睛,「別高興得太早,小子。」他從另外一側的耳朵取出了另一組監聽器,「方才你那番告白,現任的美國隊長已經當成履歷聽到了。」把相對應收音的那只麥克風和耳機一併交到了Joseph的掌中,「現在,去和你未來的教官報到,我想特訓很快就會開始了。」




***




那天從房間裡出來替自己倒了一杯牛奶的Joseph毫無預警地在關上冰箱門的同時看見冬兵。


那張停在三十中段長相的臉就和Steve一樣這幾年都沒什麼改變,「你很久沒這麼幼稚嚇我了。」


「的確,但我聽說你有祕密。」微笑著的冬兵擠進對方與冰箱之間,為自己拿出了一瓶對方因為未滿二十一歲還不被允許嘗試的啤酒。看著一臉茫然的少年,Bucky忍不住笑出聲,「初體驗如何?」


下一瞬間滿口還沒咽下去的牛奶就嗆得從嘴裡噴了出來,冬兵輕輕側身閃過牛奶,還從一旁滾軸上扯了一張紙巾遞給他,「⋯⋯咳咳⋯⋯咳該死⋯⋯Rose的嘴巴真是有夠大⋯⋯」


「你還挺早開竅的。」輕易用指尖挑開瓶蓋的冬兵笑瞇著眼,「Steve等到了二十七歲解凍以後。」


不大有興趣知道自己父親性經驗的少年皺起眉,「我不確定我想知道⋯⋯」但他話才說完,旋即就抬起視線,看著好整以暇擠兌他的男人,「⋯⋯我收回前言,Bucky你——」


「——十六歲。」Bucky轉過身,舉高了手裡的啤酒向他致意,「關於細節與對象,我很尊重對方,儘管對方應該早已不在人世,但我不會拿出來很任何人分享。」側過頭的褐髮男人揚高唇角,「恭喜你脫離處男行列。」


被留在原地的少年還在思考一九二〇年代十六歲脫離處男到底是算早還是算晚。




***




每個男人都是在有了孩子以後,才跟著孩子長大學會為人父,Bucky並非一開始就覺得自己能夠勝任孩子父親的角色,無論普世間對於父親的期待是什麼,作為冬兵的時候,他都沒有想過,哪怕一天也沒有,他竟會有一個孩子,而且必須無條件的愛他。


但成為父親以後,他發現無條件去愛孩子並不是一件太過困難的事。


當穿著一身正裝出現在他面前的Joseph時,Bucky卻先看見那個穿著吊帶褲和襯衫的小男孩,然後想起他如何看著對方從孩子變成現在的模樣,高大而且英俊。


「你還是沒說,到底誰要跟你去舞會?」Bucky調整對方領結時笑了下,「但答應我你會表現良好。」


十八歲的少年挑了挑眉,下一刻調皮地揚起唇,「定義表現良好?」


「當個紳士,就這麼簡單。」鬆開領結,Bucky看向拿出拍立得從屋裡走出來的Steve,「還是你更情願從Steve那裡聽見什麼事可以做、什麼事不能做?」


自己的名字忽然被拿來這麼一問的Steve皺起眉,「聽Bucky的話,參加舞會,當個紳士。」


「你們在舞會上都怎麼做?」既然他的舞伴還沒來,Joseph決定暫時和他的雙親聊聊。


「我沒參加過什麼舞會。」Steve微微偏首看向身後的Bucky,「後來參加的全部都是任務——但是Bucky參加過非常多大大小小的舞會,甚至宵禁以後被禁辦的舞會他也去過。」


「所以我已經說了,你就表現得像個紳士該有的樣子。」Bucky忍不住又伸出手去調整那個他怎麼看都不順眼的領結,「稱讚她的服裝、對女士要有禮、主動領舞、不問失禮的問題、主動替她拿飲料,如果她累了,不強迫她跳舞,準時——至少在她的門禁前把她送回家。」


低下頭笑了下的少年,瞥了一眼身後的大門,「如果沒有門禁呢?」


「我們也沒有,而且你已經這麼大了。」Bucky兩肩一聳,「我想你不會失禮的。」


「Bucky,我不是處男,你不用太擔心。」知道對方意指為何的少年看向一進到這個話題就顯得比較緊張的Steve,「嘿,給我一點信心好嗎?」


「酒精和熱舞過後上升的激情搞在一起,對Steve而言就像萬惡的淵藪。」Bucky笑著攬過金髮男人的肩膀,「他見識過,對吧?」


「我沒見識過。」不記得有這種事的Steve轉過頭看向對方,「等等⋯⋯你不是說我的事。」


「我不是。」Bucky眨了眨眼,「但事發那兩位主角,你跟我一起目睹了,你記得嗎?」


「是誰?什麼?」第一次發現他的雙親還有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少年有些訝異,「為什麼——」


但門鈴沒給他更進一步詢問的機會,門外想必是約好要跟他從布魯克林出發的舞伴,先前Bucky要他開車去接對方,但Joseph說對方也會開車,而且想當開車的那個人,他尊重對方的決定。


聽見如此強勢的作風,Bucky一直在猜Joseph的舞伴大概是Rose吧,那女孩比黑寡婦還酷。


前去應門的Steve臉上掛著友好的微笑,試著想出一句不會令對方在看見英雄總司令時尷尬的台詞,「嗨——」但是打開門的瞬間,所有Steve想好的台詞全都消失了,當然不是因為不好的原因,事實上以舞伴來看,Joseph的舞伴就和他一樣無懈可擊,同等完美,金髮梳得整齊好看,正裝也一樣閃閃動人,「——Franklin?」


「晚安,總司令。」青年與他母親相似的唇形正勾起一抹完美的微笑,「我答應跟Joseph去舞會。」


讓出走廊的Steve側過身,「當然,呃,Bucky,Franklin來了。」


在屋裡但也沒錯過對方聲音Bucky低下頭似有若無地笑了,他還真是徹底被Joseph給擺了一道,「我知道。」當Franklin Richards走向他們時,Bucky才抬起頭,如常微笑,「親愛的,你看起來真完美。」


「謝了,Barnes中士。」走近Joseph的青年露出有些無奈的神情,遞出了依約準備的金盞花胸針,「我希望今天的穿著打扮可以讓你滿意。」


「你穿什麼都好看。」傾身吻了下對方的臉頰,Joseph轉過頭,雙眼帶笑望著他們,「看來你們都沒有什麼太過劇烈的反應,不得不承認這還挺無趣的。」


「你希望我們如何?追問這一切何時開始的?」Bucky雙手抱胸,嘆了口氣,「我對你的要求還是一樣⋯⋯當個紳士好嗎?」


「我保證。」笑瞇了眼的少年牽起站在一旁有些疑惑的年輕學者,「走吧?」


「等等。」喊住他們的總司令舉起了手上的拍立得,揚高嘴角,「拍一張照吧?」




***




他終於看出為什麼他的現在毫無變化,望著未來的美國隊長在舞會當中親吻著這時候的自己,Franklin Richards這時才想起了那個除了他以外無人能夠證實的時間理論,祖父悖論。


當一個人回去殺死了他的祖父,沒有了他的祖父,他的父親就不會出生,所以他也不會存在,因此也就不存在這麼一個人能夠將他的祖父殺死了。


當人去改變過去時,那個世界就已經變成了另一個宇宙。


也即是無論他如何想要改變被他摧毀的現在,現在都已經無藥可救了,他做的任何事都徒勞無功。


望著擁吻的那對戀人,Franklin忽然笑了。


這才是對他的力量最大的嘲諷,他摧毀了世界,卻還想要世界能夠恢復,癡人說夢。


「也許我唯一做對的事情,是讓你拯救了這個世界吧?」


他虛無的形體穿過舞會中的眾人,在即將靠近擁吻的二人前一刻,旋即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如他的到來,這個宇宙從來沒有任何他存在過的記錄,他的離開亦然。



你會拯救這個世界吧,未來的美國隊長?



--

今天只想安靜地被糖淹死。

真的不會再有後續啦~~Avenger High已經夠肥了~~


评论

热度(134)

  1. 水知寒Imbrian 转载了此文字
  2. 黑发猫妖Imbri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