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盾冬】神探巴恩斯(一发完 萌向日常)

青兔:

【盾冬】神探巴恩斯

前几天又在重看神夏了,于是诞生了一个萌萌的脑洞~~短,一发完~~

 

01

冬兵最近变得有些奇怪。

倒不是他喜欢穿女装了,或者不喝牛奶改喝可乐了的这种奇怪。

 

而是他变得喜欢观察人了。

 

观察人也就算了,他一直有很敏锐的洞察力,无论是二战时期的狙击手还是作为七十年以来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他向来有双如鹰隼般的眼睛。

 

问题是:可不可以不要说出来。

 

 

 

 

02

 

最开始被注意到这种变化的是在一次来自阿斯加德两兄弟的友好外交活动中。托尔挥着锤子单手搂着最近好不容易才哄回家的弟弟,神采飞扬地出现在复仇者大厦里。

 

虽然我们长着两只角的二公举在落地后就傲娇地挣开了兄长的怀抱,不过能看得出他还是有些高兴的。这是正常人都了然于心并且不会点破的事儿,气氛也挺温馨,毕竟这次洛基没拿着他那根权杖大喊着“Kneel” ,然而向来保持缄默的冬兵突然开口了,他说话足以让复仇者们惊讶,然而更加惊恐的是,内容:“从那个绿披风的膝盖程度和他刚刚捂着腰的动作来看,他昨晚应该给那个红披风的擦了地板。”

 

他的语调很慢,声音也极平静。让人觉得他似乎就只是在说“今天早上他只喝了三杯牛奶”这样的鸡毛小事。

 

托尼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毕竟他对擦地板这档子事很了解,他先是好奇地打量一下了冬兵依旧面无表情的脸,接着问托尔:“你们真的有啊?”

 

下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是克林特,然后娜塔莎,猎鹰,班纳博士,最后是当事人中的一位,气氛迅速变得尴尬起来。

 

洛基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这表情很明显地告诉众人冬兵所说的都是事实,他和雷神真的有那啥那啥,难怪,难怪。洛基恶狠狠地瞪着仍然不能理解什么意思的兄长,托尔当然注意到众人诡异的眼神和托尼已经憋不住的大笑,可是他并不懂,不懂就要问:“巴恩斯先生,我弟弟没给我擦地板,我可舍不得让……”

 

“托尔你给我闭嘴。”洛基再次恶狠狠地打断了托尔,耳根后红了一大片。

 

“弟弟你怎么脸红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第一次来……哎,洛基!洛基!对不起,吾友,我们得先走了。”托尔冲着复仇者们一鞠躬,举着锤子追向已经羞愤而逃的弟弟,一道强光闪过,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贾维斯为他们烤制的鸡腿还在烤箱里滋滋地转着。

 

冬兵很坦然地从目瞪口呆的复仇者们面前走过,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牛奶,身影渐渐隐没在走廊里。

 

“shit。”萨姆大声地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03

 

刚刚下飞机的史蒂夫就接到了他战友们的热情招待,或者说投诉?

 

史蒂夫一开始吓了一大跳,因为所有人的表情都似乎在告诉他,他家的小鹿仔出事了,他临走前先是千叮咛万嘱咐了冬兵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喝牛奶不要看托尼给的奇怪的片子,然后又千叮咛万嘱咐了复仇者们要监督冬兵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喝牛奶不要让托尼把奇怪的东西给他看。

 

他一脸焦急地问:“巴奇又出什么事了吗,受伤了吗,还是生病了,现在在哪儿呢?”

 

“不,队长,他很好,你不用担心。”娜塔莎回答。

 

“那太好了,我先去找他了!”

 

众人再次目瞪口呆地看着甚至连制服都没来得及换下的美国队长消失在走廊尽头。

 

“shit。”萨姆再次大声地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04

其实一开始大家发现冬兵喜欢观察推理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特别是他羞走了阿斯加德二公举之后,但是在屡次遭受到巴恩斯中士毫不留情面的伪人身攻击后,大家都有些蠢蠢欲动。

 

“萨姆昨晚给自己来了一炮,并为自己没有找到女朋友耿耿于怀。”

 

“娜塔莎昨晚在房间里练习芭蕾舞,为了能让克林特看到自己翩翩起舞的样子。”

 

“哦,克林特昨晚也给娜塔莎擦了地板。”

 

“托尼很不开心,可能是因为昨晚和早上都没有吃到甜甜圈,更可能是因为他为这事和他的管家吵起来了,单方面吵。”

 

“你们认真的?” 史蒂夫难以置信地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战友们。

 

“难不成我们编出来好让你和你的小男友一起羞辱我们不成?”克林特捂住脸嚎叫。“别再让他说话了,行吗队长?”

 

“巴奇愿意说话这是件好事情,等我弄明白后会和他说说。”史蒂夫依旧有些云里雾里,但他明显体会到巴奇做的有些过分了。

 

“嘿,托尼,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史蒂夫问那个一直没说话也没抱怨的钢铁侠,这不是他风格。

 

“大概有点吧……我当时看完后也有点魔障,但没像你家鹿仔那样。”托尼有些不好意思地眨了眨他水汪汪的大眼睛,露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对着众人。

 

“你给他看了什么?”复仇者们齐声问道。

 

“很火的!就是更新有点慢,呃……《Sherlock》。”

 

 

05

冬兵刚执行完一个新任务回来,自从他迷上演绎法后觉得完成任务也变得有趣了许多,他一动不动地趴在隐秘的角落里,等着目标来临的同时,眼睛不停扫描着空气里的一切活物,包括人,包括动物,他分析这个人要登上哪一班飞机,也推理那只猫是不是刚刚进过食,他喜欢推理,喜欢《Sherlock》这部片子,也喜欢大侦探和他的医生。就是怕史蒂夫知道会不开心,他临走前说过自己不能乱看托尼给的东西的。

 

他把钥匙钻进门孔里的前一秒还在想要不要告诉史蒂夫自己似乎给战友们造成了一些困扰的事情。

 

他换好拖鞋走进他们布鲁克林的公寓里,DVD机里正播着冬兵熟悉的那段悠扬又绵长的神夏主题曲,他心里一咯噔,看见史蒂夫围着围裙在水池子旁洗鱼和蔬菜。他悄悄走过去,轻得像只贪嘴的猫,却在偷袭之前被有着四倍敏感度的史蒂夫捉住手,带进自己怀里,史蒂夫把手上的水往围裙上蹭了两下,摸了摸冬兵软软的头发。

 

冬兵抬起头来,望向深情凝视着自己的史蒂夫,奇怪道:“从你眼眶的发红程度来看,你刚刚在十分钟前抹掉了最后一滴泪。”

 

冬兵开始推理,说到一半,突然愣住,“你哭了,史蒂夫?”

 

话音未落,冬兵便一把被美国队长抱住,紧紧的,不留一丝缝隙,他感到金发男人温暖的体温和紧实的肌肉,以及空气里散发着那一点点的悲伤味道,冬兵很多时候都不能理解史蒂夫突如其来的悲伤,大概是因为他记得的东西比史蒂夫要少太多。

 

但他不会吝啬他的爱,爱永远不能用多少来衡量。

 

冬兵只微愣了一下,便以同样的力道回抱住史蒂夫,机械臂无意识地在恋人宽厚的背上轻轻拍两下。

 

“你看了《Sherlock》?”冬兵发问。

 

“对,我看到他跳下去那里了,Buck。”史蒂夫显然还沉浸在大侦探跳楼自杀的悲伤里。“我看见华生医生什么都不能做,就看着他坠落,坠落,就像……”

 

“就像当时的我一样。”他哽咽了一下才说出来。

 

“史蒂夫。”冬兵把埋在恋人肩窝的头抬起来,注视着史蒂夫蔚蓝色的眼睛,给他一个安抚性的吻,“夏洛克是为了救华生才坠落的。”

 

 

 

06

 

Tony在听说美国队长也入坑了之后,笑着把《大福尔摩斯》的碟子也送到了布鲁克林的公寓里。

 

当然,冬兵还是没能改掉推理人的习惯。

有句话这样说:“入坑容易出坑难。”

还有句话这样说:“所有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

 

何况已经爱了快一百年的两只老冰棍。

 

 

07

 

一个只适合晒太阳和睡觉的下午,史蒂夫道:

 

“你要是真的这么喜欢,我们下次假期就去英国吧,我们可以去贝克街看看。”

 

“我可以带上作战服吗?”

 

“Buck,这不是任务。”

 

冬兵扁了扁嘴,用他一贯不高兴的语气说:“不,我只是想溜进那个名字和你一样的编剧家里。”

 

Fin.


评论

热度(247)

  1. 一根聰而已青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