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授权翻译】【无差】Shyest 第六子(1)

Joan:

原作者:biblionerd07

原文链接:Shyest

系列链接: Two Supersoldiers and a Toddler Part1

授权:



神盾局发现九头蛇拿了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的DNA样本,想试着造一个完美的超级战士出来。Steve和Bucky突然发现自己是一个不肯开口讲话的三岁男孩的爸爸。



Chapter 1


Steve晨跑回来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叫他和Bucky一起去Fury的办公室(现在在Stark大厦里,这简直让Tony乐个没完)去开一个“非常重要的会”。短信来自Fury本人,不是他的秘书,所以Steve觉得这肯定是什么大事。他觉得有点烦。Bucky还没完全恢复呢,虽然比他六个月前的状态是好了很多。要是Fury想让Bucky加入复仇者怎么办?Steve当然非常乐意Bucky能照看他的后背,但是难道他经历过的战斗还不够多吗?就不能让他休息一下吗?

“我会直接拒绝的,Stevie。”Bucky在他们穿衣服的时候突然冒出这么一句。Steve抬头看向他,有些惊讶,但他只是冲他歪着嘴笑了笑,“我看得出你在烦恼些什么。你担心他会说服我加入你们的小团体。我会拒绝他的。”

“不是说我不希望你加入,”Steve马上向他保证,转身对着衣橱去挑他要穿的衬衫,“我只是想让你享受一下平静的日子,就只是这样。”

Bucky微微笑了一下,走过来圈住了Steve的腰,把脸靠在他的后背上:“不是很确定平静的日子真的是我能自行选择的,伙计。”

Steve叹了一口气,盖住了Bucky的手:“我会让它成为你的选项的。”

Bucky笑了起来:“你不能单单凭你的固执强迫什么,你知道吧。就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固执的小顽固也一样。”

“你是没把自己算进去吗?”Steve对此嗤之以鼻,Bucky伸出舌头舔了一下Steve的脖颈,他惊叫了一声,在Bucky的怀里转过身,额头抵着他的额头。

“我才不固执呢。”Bucky喃喃道,假装对Steve皱起了眉头。他甚至都没办法面无表情地说出这句话。

“把你的裤子纽扣扣起来,混蛋。我们要迟到了。”

“你不想帮我把它们扣起来吗?”Bucky咧开嘴意味深长地冲他笑了笑,Steve不得不退开来。

“别!”他的语气很严肃,“我们得在十分钟之内出发!要迟到了!你裤子敞开着别靠近我,你知道我抗拒不了的!”

他们还是迟到了。

“先生们。”Fury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冲他们两个点了点头。Steve的脸红了,对方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他知道他们俩迟到的原因。但Bucky就只是挑了挑眉毛,谁叫他是Bucky呢?

“我不知道这该从何说起。”Fury叹了口气,Steve僵住了。这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Bucky在他身边也警惕了起来。

“从头说起。”Steve建议道,Bucky讽刺地笑了笑,Steve踢了他一脚。

“好吧,队长,你还记得你曾经贡献过你的DNA样本吗?”Fury开口问他,Steve有些困惑地拧起了眉毛。

“呃......我不知道。这些年我献过很多次血。”

“不是血。你刚醒来的时候,曾经给过神盾局一份口腔取样,”Fury看到Steve耸了耸肩,抿了抿嘴唇,“拥有那份样本的部门看起来是神盾局......被腐蚀的那部分。”

“九头蛇。”Bucky喃喃道,“你大可以说出来,你知道的。我又不会因此发疯。”

Fury瞪了他一眼:“好吧,没错,九头蛇。而且他们决定去用你的DNA做一些测试。”

Bucky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们做了什么?”他问,几乎要进入发疯模式了,尽管他上一秒才说过自己不会发疯。

“他们在做实验,想创造出新的超级战士。”

“就像Zola那样?”Steve的手在扶手上握成了拳头。

“不是。”Fury有些迟疑,“从出生开始。”

整个办公室突然变得十分安静。Bucky咳嗽了一下:“他们,呃,他们用Steve去造......小孩?”

Fury再次叹了口气。“不仅仅是Steve,”他低声说,算是承认了,“他们还有一份你的样本,Barnes。”

“一份口腔取样?”其实Steve从Fury脸上的表情就判断出了那并不是一份口腔取样。但他的呼吸开始加速,他必须得说点什么让它缓下来。Fury摇了摇头。Steve开始出声咒骂,他看了眼Bucky。后者在椅子上坐得笔直,直直地看着前方,收紧了下巴。

“他们用你们两个的DNA样本造了一些小孩。”Fury继续道,“我们刚刚发现了实验基地。”

“一些小孩?”Steve虚弱地问,Bucky也在同时含糊不清地嘟囔了出来。

“我们得去——他们不能被留在那里。九头蛇不是小孩子待的地方,我们得......我们必须得去把他们救出来。”

Fury举起一只手。“只有一个孩子。他似乎一直被九头蛇秘密监管着。虽然处在九头蛇的掌控中,但他并没有在实验基地里。他们后来发现他其实并不是什么超级人类,就不知道要怎么处置他了。”

“他?”Steve困难地吞咽了一下,“他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他今年三岁。根据一些文件和我们所掌握的情报,他们管他叫Shyest。”

Bucky的脸一下失去了血色,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那是——”他抿了抿嘴唇,想试着恢复正常。

“什么?这是什么意思?“Steve问他。

“这是俄语里的‘六’。”Bucky咬着牙回答他,“就是说......?”

“其他的实验都失败了。”Fury没什么起伏地说。

“失——这是什么意思?”Steve有些绝望,“他们没有......”他说不下去了。

“就我们所知,只有两次实验最后造出了孩子,另外一个在出生后不久就死了。”他看到了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抬起了一只手,“自然死亡。先天性心脏病。”

Steve红了红脸。“好吧,毫无疑问,他们确实用了我的DNA。”他嘟囔道。

“那个孩子在哪?”Bucky逼问他,“就算他不在九头蛇的实验基地,他还是处在九头蛇的控制中,我们得去把他救出来。”

“我们已经把他救出来了。”Fury给了他们肯定的答案,“实际上,他就在楼下。我们的医生正在给他做检查。”

“他接下去要怎么办?”Steve发问道,Fury挑起了一边眉毛。

“这要取决于你们,”他说,“他是你们两个DNA的结果。你们可以随意利用这个理由。我给你们一点时间来做决定。”

这算不上是什么问题,他们在门还没在Fury身后关上之前就知道了答案。他们不能让一个受过精神创伤的孩子面对大量的未知局面,特别这还是他们的孩子。“

“好吧,”Bucky吐出了一口气,笑了笑,“我曾经一直在想能和你有一个孩子,在战争前。”

“现在不这么想了吗?”Steve低声问他。

“Steve,我自己晚上都没法安睡,”Bucky仰起头盯着天花板,“但是。”

“但是。”Steve表示赞同,伸出手去和他十指相扣。Bucky花了一两分钟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他站了起来,把Steve也拉了起来。

“去见见我们的孩子吧。”

他们一路上一直拉着手,也许他们不应该在公共场合这么做,但是反正大家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虽然他们也从未想对此保密,但公共示爱也不是他们热衷的事。这是过去不得不一直保持小心谨慎留下的副作用。但是这个——好吧,他们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应对这个。他们能做的就是紧密地和彼此依偎在一起。

“医生还没检查完。”一个站在门口的特工告诉他们。Steve什么都听不到了,他甚至屏住了呼吸,他现在可以透过那扇玻璃墙看到那个孩子。那头白金色的头发来自Steve——他妈妈曾经跟他说他的头发在他更小点的时候差不多是透明的——那双蓝眼睛可能来自他们任何一个的基因,而那个颧骨跟Bucky简直一模一样。

“我的上帝啊!”Bucky在他身边喃喃道。

“这真是,呃,”Steve舔了舔嘴唇,“哇哦。”

“孩子父亲的身份毋庸置疑。”Fury在一边表示赞同,“两边都很明显,我猜。”

“就好像有人把我们两个的脸重叠在了一起。”Steve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不,只是我们的DNA,”Bucky轻笑了一下,“我不会叫他Shyest的。这只是个数字。他不是——他是一个人。一个小小人,但还是一个人。他需要一个名字。”

“我知道,Bucky。”Steve温柔地说,“但是你叫他别的什么,他也许并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如果我对九头蛇够了解的话,”Bucky不得不停了一会儿,Steve捏了捏他的手,“他们也许根本就不会用名字叫他。”

那孩子朝这边看了过来,Steve觉得自己的心跳停了下来,那双毫无情绪的蓝色大眼睛。他的下唇有些微微地颤抖,但他的脊背挺得笔直。

“他看起来吓坏了。”Bucky低声说。“喂,“他抬高声音问那个特工,“有谁告诉过他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吗?”

“他才三岁,”那个特工不解地看着他,“他懂什么。”

“去你的。”Bucky冲他呸了一口,在任何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去拦住他之前,就已经怒气冲冲地冲进了房间。Steve不会责怪他——第一,Bucky受够了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受,第二,他自己也愤怒至极。

“你不能进来。”医生继续在写着什么,头也不抬说。

“你不能不把他当人对待。”听到Bucky的质问,那医生停笔抬起了头,当他看到这是Steve和Bucky的时候,不禁瞪大了眼睛。

“呃——”

“鉴于他是我们的孩子,”Steve接过了Bucky的话茬,“你难道不应该跟我们过一遍应有的程序吗?”

Bucky给了他一个“干得好”的眼神,Steve有些害羞地耸了耸肩。他会用尽他的筹码和手段来确保没有人被如此对待。

“你们又不是他的法定监护人。”那个医生有些迟疑地回道。

“他们现在是了。”Fury从他们身后走了过来,拉风的出场,一如既往。

“你好。”Bucky在桌子前跪坐了下来,他现在可以平视那个小男孩了,“我的名字是Bucky。”

“我是Steve,”Steve也弯下腰来。小男孩的视线在他们两个之间看着,但还是没说话。“他会说话吗?”Steve问那个医生,但后者只是耸了耸肩。

“他还在发育,应该是会说话的,但我们还没有听过他开口讲任何话。”

“你们只用过英语跟他交谈吗?”Bucky显然对医生的智商表示高度怀疑。

“是的,Barnes,”Fury站着在他们身后讽刺地提高了声音,“作为一个高度机密的情报机构,我们只试过用一种语言跟他交谈,还不是他的名字所出之处的那种语言。”

Bucky喃喃了几句情报机构,渗透什么的,然后转而用俄语去跟那孩子说话。小男孩的眼睛微微瞪大了,所以显然他是能听懂他的话的,但他还是没有开口。

“我们能把他先从这个该死的实验室带走吗?”Steve问,他太明白小时候待在医院,鼻间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周围被一堆可怕的仪器包围着的感觉了。

“你们可以带他回家。我们已经加急处理好了必要的文书工作。”Fury说。

“加急处理?”Steve挑起了眉毛。Fury耸了耸肩。

“这个孩子在两天前还不算正式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呢。修改起来没那么难。对一个情报机构来说。”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刻意朝Bucky的方向瞥了一眼。Bucky翻了个白眼,没有上钩。

“你想离开这里吗?”Steve声音尽可能温和地问那个小男孩,孩子的肩膀细微地颤抖了一下,没有说话。Bucky用俄语讲了几句,他的声音带着一种抚慰人心的感觉,那孩子颤抖地吸了一口气。还是不肯说话。Steve站起了身,虽然他是超级战士,他的膝盖还是受不了蹲这么长时间。

“来吧。”他朝Bucky伸出一只手,想拉他起来。“Shyest?”他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小男孩缩了一下,除此之外再无反应,Steve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我们去买点冰激凌怎么样?”Bucky试探道。但那孩子还是表情空白地发着呆。Steve和Bucky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哦,把他抱起来就好了,”那医生烦躁地说,“他那么小肯定打不过你们。”

Bucky没有任何举动,只除了他的双手,握成了拳头:“他是不是害怕就无关紧要了对吧,哈?”

“Buck,”Steve伸出一只手按了按Bucky的肩膀,他松开了拳头。Steve转过身瞪着那个医生:“你算什么医生?你把希波克拉底誓词里的‘首先,不伤害(first do no harm)’置于何处?”

Bucky在小男孩身边的桌子上坐了下来。“嘿,孩子,”他说,“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好吗?我猜你之前的生活并不会让你相信我说的,或者说,你根本理解不了我说的‘不会伤害你’是什么意思。”他的鼻息在说话的时候加重了好几次,他想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我们想带你回家。”

小男孩怀疑地盯着Bucky看了一分钟,又看向Steve,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是的,我也是。”Steve说,“我也保证我们不会伤害你。”小男孩朝一边歪了歪头,Bucky吸了一口气。

“简直就是你的翻版,Stevie,” 他喃喃道,“你以前总喜欢这么歪着脑袋。”最后,小男孩终于有些犹豫地伸出手臂圈住了Bucky的脖子,让他把自己抱了起来。但Bucky才刚站起身,他就扭动着又想让他把自己放下来。然后他自己走到了门口,回过头来看着他俩。

“他想自己走。”Steve耸了耸肩,和Bucky跟在了他后面。小男孩一路沉默地走到了等着他们的车子前,甚至在司机友好地给他糖果的时候看都没看他一眼。他们回到了家,Steve开了门。小男孩走了进去,直直地站在了门里,抬高下巴。他就这么以立正的姿势站着,Steve觉得小腹涌上一阵怒火。一个才三岁的小男孩在立正。他真想去揍点什么东西。

“好吧,”Bucky吐出一口气,“我们现在该死的该怎么做?”


TBC


-----

大长篇(对我来说,好像比我以前翻过的加起来还要长orz),主旨就是怎么带小朋友。

下面这个小朋友是作者用什么软件把Steve和Bucky的照片合成得出来的,但是不能设定具体年龄,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三岁。




评论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