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Stucky网游AU】如何唤醒你幸运值负五的失忆发小(终章)

土星环:

*Stucky网游AU,CP盾冬冬盾无差;

本宣走这里,至此全文完。本子中有一个1.1w+的番外,Marvel OL全明星赛的故事。谢谢阅读,谢谢GNS的一路陪伴。


Steve的画展终于来了。

展场选在一家颇有格调的画廊。Peggy的策划非常棒,签到区被布置成一个小型的鸡尾酒会,Steve穿着一身黑色正装,系着蓝灰色领带,脸上挂着从容的微笑,在众多来宾之间走动交谈。

那条领带是Bucky帮他系上的,很衬他的眼睛。

到场的人不少,媒体记者、画家、评论家和各类艺术家,以及很多Steve的朋友。Bucky终于在现实世界中见到了Marvel OL的复仇者们,Natasha、Sam和Tony都到了现场:Sam和游戏里看起来差不多,Natasha则比游戏中更加美艳动人,而Tony——他比游戏里矮了一个头。

Rumlow也受邀来了,与Tony目光交错一打眼的瞬间,两人都发觉对方比在游戏中矮了不少,彼此心照不宣,忍不住倍感亲切。

Bucky还见到了Steve的父母,两位年过半百的老人握着他的手说了半天的话,还约定周末会一起去Bucky家拜访他的妈妈。

还有Peggy,Bucky也见到了这位Steve的好友,一个美丽干练的女人。“终于见到你了,”她说,向Bucky伸出手,“久仰大名,Steve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提起你,他像个复读机一样让我耳朵都起了茧子。”

“很高兴认识你,女士。”Bucky说,忍不住望向了不远处的Steve;后者也正好抬眼看他,两个人轻轻交换了一个微笑。

Peggy挑了挑眉,“我该庆幸你们两个现在能见面,而Steve不会再把他面前的东西画出来发给你看。”

“画出来?我们的队长真是浪漫。”Natasha饶有兴趣地说,加入了交谈。

“你没看到他那种实在让人受不了的笑。”Peggy忍不住就翻了下眼睛。

“庆幸你没有一起来玩游戏吧,他们俩可是有真的能闪瞎人眼睛的合体技。”Natasha接着道。

“WOW,真庆幸我在现实世界。”Peggy的表情如同逃过一劫的幸运。

“那只是致盲效果而已。”Bucky争论。

“‘而已’,现在这个人还在和我们说‘而已’。”Peggy说,耸了耸肩,望向Bucky,“去看画吧——Barnes,今天还有个特别惊喜,希望你喜欢那个。”

 

Steve仍在招待宾客,Rumlow和Tony倒是意外地谈得来,不知跑到一边聊什么去了聊得眉飞色舞。Bucky一个人走了进去,去看Steve的画。

画展一共陈列了46幅Steve的作品,有素描,有油画,有水彩。Bucky一张张看过去,看见布鲁克林熟悉的街景,看见Steve书桌前的那扇窗,看见大海的骇浪中颠簸着就要飞起来的船只,看见让人有着奇异的舒适感的蓝绿色麦田,看见Rogers夫人,看见被枪炮摧毁的断壁残垣,看见马戏团里一只撑着伞骑单车的猴子,看见一辆火车,行驶在万丈冰崖之上。

他一幅一幅看过去,觉得自己好像在看Steve的心。

画展的压轴之作是占据了整面墙的巨幅油画,远处的画面温暖得像阳光与海洋融在一起,Bucky能感受到阳光的味道;近处又那么真实,Bucky一直看着,只觉得意识都要融入其中。旁边有两位专业人士在评论,说这是用写实来表达后现代主义的风格,也可以解读为解构派的印象回归。

听不懂,可是我的男朋友好厉害呀。Bucky想,忍不住就微笑起来。

“唔,这幅画。”Rumlow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后面冒了出来,手撑着下巴装模作样地欣赏着,“近景让人想起文艺复兴时期流行的宗教壁画,写实而传统;远景又融入了印象派的色彩——你小男朋友不赖啊。”

“还用你说。”Bucky说,不由自主觉得骄傲,同时他严重怀疑Rumlow要么谷歌了画作评论,要么根本是瞎掰的——完全看不出他还是个画展装逼党啊。

展出中还用了一块复古风格的显示屏,轮播展示Steve的CG作品。有几张Bucky也在他的推特上看过。

那两位刚刚说着什么“解构派印象回归”的专业人士站在CG展示屏前感慨了半天,“现在我们这些画家要么死也不沾电脑的边儿,要么就是喊着‘传统已死’的那套好像离了电脑都不会画画;哪像Rogers这个家伙,居然两边都不撒手。”

“而且居然两边都搞得有模有样。”另一位悻悻地说。

就是两边都不撒手、两边都有模有样,因为我男朋友厉害爆啦!虽然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我男朋友这么厉害!Bucky想着,简直心花怒放,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在脸上表现出来。

“这家伙怎么了?干嘛一脸‘队长带我装逼带我飞’的表情。”Tony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晃了过来,看看Bucky,惊悚地对Rumlow说。

Bucky懒得理他,已经一路走到了展场的最里面,看过了45幅作品,他发现最后那幅画被盖住了,旁边挂了一块写着“稍后公开”的小牌子。

“稍后公开?该不会里面画了张你的大脸吧?”Rumlow咋呼着。

Bucky觉得自己还是很想念Marvel OL的,至少在里面他可以随时灭掉Rumlow,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他瞪了Rumlow一眼,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Rumlow继续他天马行空的脑洞:“或者画了一张你俩的合影?看我干嘛,我相信Rogers绝对做得出这么腻歪的事。”

早就画过了好不好。Bucky心里吐槽但嘴上没接话,看着Tony也晃着步子跟了过来,“稍后公布?”他眨了眨眼,对Bucky满脸惊悚地说,“该不会上面画了张你的大脸吧?”

很好,Bucky现在知道Tony和Rumlow除了身高之外还有哪里聊得来了。

“相信我,队长绝对做得出——不行我要再来杯酒压压惊,脑补到一些不该脑补的东西,简直不会好了。”Tony抱怨道,转身想朝外面的鸡尾酒会走,然而没走出两步,一个柔和的英伦腔响起:“Sir,您已经喝了五杯酒,不建议您再喝第六杯。”声音不高,但是站在Tony旁边的Bucky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声音很熟悉——“Jarvis?”Bucky脱口而出。

“Barnes先生,很高兴见到您。”Jarvis彬彬有礼地说道。

“你把Jarvis带出了游戏——这就是你之前上线时间越来越少的原因!?”Bucky马上发现了哗点。

“怎么样,就是这么屌,怕了吗?”Tony说着,直接就承认了,嚣张地对Bucky扬了扬下巴,然后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就是要再喝一杯。”迈着两条小短腿快步往外走去。

“James,他是不是在跟那个声音谈恋爱啊?”Rumlow悄悄问Bucky,摸着下巴撇了撇嘴,“贵阵营真乱。”他下结论。

才没有。Bucky心想,Steve重回了光明阵营,但Steve一点都不乱。

Steve。

……Steve。他想着这个名字,手插到西裤的口袋里,轻轻用指尖摸着里面那个小盒子的棱角。

 

到了晚上,很多受邀而来的同行或媒体都已经离开,还留下的几乎都是一些相熟的好友。Steve沿着展览的长廊一路走过,和每个人打过招呼,一直走到最后那幅尚未公开的画作前,接过了Peggy递来的话筒。

“大家好。”他说,嘴角绽开一个小小的笑容,“感谢今天来到这里的所有人,你们都是我非常重要的人,在这个对我而言相当重要的日子,谢谢你们在这里。”

他向所有人躬了躬身,而后轻轻舒出一口气,继续道:“我在七岁时画出了第一幅画。我很喜欢画画,我的父亲和母亲也一直支持、鼓励着我,让我勇敢去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他们就在这儿,我如此地爱你们。”他向着他父母所在的方向微笑,这句话让现场响起了一阵掌声。

“我在布鲁克林长大,读书,然后参军。我看过战争,看过死亡,看过这个世界很多不同的样子。现在,我生活在城市里,一座繁华的现代城市,然若我的国家需要我,我愿意马上重回战场。庆幸我们如今处于令人高兴的和平年代,我画画——事实上,我一直在画画,从未间断过。我并非想以此改变什么,那只是画;但如果那让你感受到了什么,我很高兴与你站在一个方向上。”他说得掷地有声,而后又摸了摸鼻子,有些羞涩地笑了笑,“幸亏你们都是了解我的人,也幸亏这不是什么公开的发布会,否则Peggy会因为我说这些而杀了我。”

“最后,”他清了清喉咙,“是的,最后,这幅画,我想献给一个人;是他让我成为今天的Steve Rogers,他让我成为了如今的这个我自己。”

他看着Bucky,Bucky看着他。他们在画廊奶白色的灯下四目相对,望着彼此。周围如此安静,让Bucky觉得Steve的声音和自己的心跳是世界上仅剩的声音;而Steve,是世界上仅剩的那个人。

Steve揭开了盖在那幅画上的布幔。

画中是一个首饰盒,简简单单没有任何装饰的首饰盒,里面摆放着一个素环婚戒。

“这是我想问的——”Steve说,他有些紧张,甚至声音都不自觉地有点颤抖。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他将手伸向画纸上的戒指,画中戒指就真的出现在他的手上;墙上的画里,只剩一个空着的首饰盒。

他拿着婚戒走向Bucky:“James Buchanan Barnes,Bucky,你愿意和我结婚吗?”他说。

时间走了一秒,一分钟,或者很久,Bucky不知道;他的手还在他的口袋里,那里装着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两个同样不带什么花哨的素环。

他的戒指白买了,可他此刻如此幸福。

“你多余问这个。”他说,声音有点沙哑,他想如果这一刻他不小心哭出来他会想杀了自己。他把Steve拉近,等不及想亲吻他的未婚夫。

 

订婚之夜跑去渣游戏是什么鬼,但Bucky才不管。在目光总会无意识地绕在无名指上那个镌刻着“Till The End OF The Line”的小指环后,他终于果断地推着Steve一起进了游戏仓。

“我想去刷个副本。”他说。

“城里有间小酒馆,小酒馆

我的挚爱坐在那儿,坐在那儿

边喝酒边笑……”

仍然是这首歌,安静地飘在小酒馆里。Steve进来时Bucky已经到了,手里拿着一杯酒坐在吧台边,侧过脸冲Steve笑了笑。

他穿着那套军装,20级时,Bucky曾穿过的那套军装。

七年的时光,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一切都象是昨日重现。

Steve站在原地,觉得眼角有点酸涩,连喉咙也涨痛起来。

“我在仓库里看见这套20级的装备。”Bucky说,“我想你喜欢这个。”

Steve走上前去:“Natasha帮我刷到了最后一枚戒指。”

“什么?满大人的那个?”Bucky有点奇怪,他没想到Steve说起这个。

“是的,我现在终于攒够十个了。”Steve说,十枚带着不同光晕色泽的戒指一起出现在他的掌心;他启动了什么,只见十道光芒飞起,在空中缠绕融合,原本的戒指消失了,Steve的掌心只剩下了两枚普普通通的素环。

而Bucky和所有的在线玩家一起,收到了一条系统公告:

【系统】婚姻系统现对所有玩家开启。

“傻瓜。”Steve说,摘下Bucky有些歪斜地扣在头上的军帽,他的手划过Bucky的头发,摸过军装领口,肩章,直滑到腰带;另一只手搂住Bucky的脖子,深深地吻住了他。

音乐还在响着,后面唱了些什么,他们已经没有在听了。

“城里有间小酒馆,小酒馆

我的挚爱坐在那儿,坐在那儿

边喝酒边笑……”


【the end】

坦白说之前写完时没觉得,但是刚刚打下“the end”两个单词时感到有些百感交集。这篇文章最早开始写的时候是新年,我当时辞掉了工作在家休息,每天吃吃喝喝码码字,非常惬意;五月时打算出本,但是同时开始了新工作,很忙、压力很大,同时私人方面也是各种杂乱,这篇文章也就一直差着一个结尾,等到了七月时才写完。

现在觉得能真心喜欢一个东西的感觉,比如Stucky,真的可以某种程度上左右我的心情,一篇好文、一篇好图能让我开心蛮久,“未来之战”里刷齐了Bucky的碎片终于能和队长并肩作战也让我高兴了好久。昨天重新回头读了网游文的前面的部分,几个月过去了,有种不是我自己的文的感觉,好像在读别人的文章,我一边看一边笑。

谢谢一直看这篇文、看到最后的姑娘们,谢谢每一个热度、每一个评论,谢谢买下本子的大家,番外会待本子完售后放出,那么,下个故事见:)

评论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