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盾冬][G] Avenger High 番外 17. Camellia

Imbrian:

其實自從Bucky留在他身邊以來,他們時常一起搭擋出任務,同生共死,就和以前一樣。


某次任務千鈞一髮之際,兩個人勉強逃出生天,慢一秒就是生離死別,正當他因為又一次安然無恙想將Bucky抱進懷裡,卻見到對方露出嚴肅的神情,「⋯⋯這不能再發生了。」


「什麼不能再發生?」Steve有些擔心,照理來說他伸出去的手還沒抱住對方,應該不是指他們之間的擁抱不能再發生了吧?但被Bucky拒絕過太多次的Steve,真的很怕聽見Bucky又脫口說出什麼到此為止的那種話,「Bucky?」


「這些事。」比了他們身邊剛爆炸的敵人藏身處,Bucky難得流露出恐懼,這可是泰山崩於前都面不改色的冬兵,「如果我們被炸死了,Joseph就成了孤兒。」


「就算我們都死了,復仇者們也會好好扶養他長大。」低聲安撫的Steve輕道:「難道你不相信Natasha嗎?難道她會讓他孤苦無依?又或者Tony會讓他流落街頭?」


「不可以。」Bucky望進對方溫柔的藍眼睛裡,堅定地開口:「我並不是不信任他們,相反的,我比信任我自己更信任Natasha和Banner,但是⋯⋯」給了Steve從逃出來以後就一直想要的那個吻和擁抱,Bucky靠著對方,汲取著對方身上和他一樣帶點燒焦的氣息,「他是我們的孩子,我們應該要想盡辦法陪伴他長大,這是我們決定留下他以後的承諾⋯⋯是我給你的承諾,是我們對他的承諾。」



於是美國隊長被冬兵說服,以後他們不在同一地點執行任務,一人若是在現場衝鋒陷陣,另一人就要在後方運籌帷幄,避免Joseph在任務中同時失去他在世上僅有的兩個親人。


所以當這場到森林深處的度假村、用臥底身分陪同挪威公主參與邪惡陣營聚會的任務落在Bucky身上時,Steve便不得前往,事實上他根本被總司令送去執行另外一個任務,但Tony也說了,隊長的任務結束以後,復仇者大樓的監控中心隨時歡迎他來旁觀或是主導Bucky的任務。


為了這項臥底行動,動身那天冬兵剪短了髮,前方柔順的瀏海用髮膠固定起來。


Steve事先就知道Bucky要剪髮,但第一時間在大樓裡看到穿著襯衫和黑色長褲的褐髮男人,他還是愣了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距離前次Bucky剪成二戰時期的髮型其實不過幾年,但這就是愛上一個人的感覺:他永遠無法不為Bucky神魂顛倒,無論是Bucky的何種樣貌。


「臥底任務,所以手臂當然要掩飾起來⋯⋯」隨著他走近,就愈能聽見Stark大言不慚地稱許著自己的發明,「來得正好,隊長,你覺得如何?」


他也事先就知道冬兵的手臂將會看來會與血肉之軀無異,只是當Bucky伸出手握住他的瞬間,那溫熱的感覺讓Steve仍舊忍不住睜大眼,「Bucky⋯⋯」


冬兵笑了,但沒說話,只是轉過頭看向得意洋洋的鋼鐵人。


「一點能源的反饋導向就變成人造體溫,這犧牲了皮膚表面的仿真度,在重擊的情況下感應器會失靈變回金屬介面,但如果只是跳跳舞,沒有人會注意到這是隻假手。」


在冬兵鬆開握著他的手時,Steve忍不住伸過去將那手又拉了回來,「有哪裡感覺不舒服嗎?」


「你在懷疑我的發明嗎?」有些不滿地,鋼鐵人低聲抗議,「就和當初我為他安裝上新手臂的時候一樣,沒有任何奇怪的感覺,如你要求,這隻手臂就跟他原本的那隻一樣,甚至更棒!」


眼前的冬兵好像帶著他回到了四〇年代,好與壞的回憶傾盆而下,打得他無處可躲。


有些看傻的鋼鐵人退了一步,「老天,隊長,你要哭了嗎?」


「Steve⋯⋯」笑著伸出手抱住對方的Bucky無奈地開口:「⋯⋯你知道的,任何發生在我身上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錯,你不需要⋯⋯」


「若是我讓你待在倫敦,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他沒哭,就是眼眶紅了,Steve握著Bucky的手依然沒有鬆開,「我應該讓你去倫敦、或待在Howard身邊,你明明掌握了那麼多重要的軍事情報——」但他以為他的好兄弟、好搭擋理所當然應該要在他身邊——因為他們總在彼此身邊。


「現在是要告解嗎?」聽見自己父親名字的Stark挑了挑眉,「Barnes又不是神父。」


「我得快一點,Hill在催了。」輕輕搖晃對方的手,Bucky要他鬆開,「我們回來再談。」


Steve Rogers苦澀地揚起嘴角,放開的前一刻舉起了他們相握的手,飛快地在對方的指關節上落下一吻,「⋯⋯當然,回來再談。」


冬兵拿起一旁衣架上用防塵套包起的燕尾服,走向飛行器停泊口的同時,卻又忍不住回過頭。


這時視線與他交錯的Steve試著想擠出比方燦爛一些的笑意,掙扎著想控制面部肌肉,但冬兵已經一臉不捨地往回走來,在Tony的白眼下,向前捧住他的臉,給了美國隊長所能想像最溫柔的一個吻。


「我愛你,Steve。」Bucky笑瞇了眼,早在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以前,早在他知道這種感覺的當下,他就應該要告訴這個男人,「我愛你。」




***




在Bucky的任務開始前,美國隊長當天下午還有一個小型任務,他要護衛美國總統出席國際賽事,普通賽事用不上美國隊長來護衛總統,一般隨扈就能勝任,但在收到恐怖攻擊預告後,美國政府不能等閒視之,所以他們請來美國隊長換上隨扈的黑西裝支援。


為何為總統維安的工作只算得上是小型任務?原因也很簡單,負責評估的鋼鐵人不認為真有人有能力在他監控的範圍內如預告刺殺美國總統,所以,美國隊長也只是個雙重保險,其實用不上他。


但Bucky的任務不同,Bucky將陪同一位迷人的挪威公主出席舞會。


聽起來是個怡人的任務,但殺雞焉用牛刀?


其實若是進一步探究,便會知道這個舞會是邪惡組織的餘孽所主辦,而美麗的公主因為王室錯誤的投資被迫前往與會,出於保護公主人身安全、顧全王室顏面,以及將地下組織一網打盡的三重考量,沒有人比本身就是個會行走的致命武器的冬兵更能勝任。


於是他成了公主的男伴,臥底身分是歐洲議會的年輕議員、政壇新星,地下組織不知道買不買帳?Steve不大清楚他們怎麼安排讓這一切取信於人,但如果只需要Bucky笑得迷人,那不是難事。


「Bucky進場了。」本是任務優先人選的黑寡婦被以男伴比女性密友更真實的原因打了回票,「四個監控畫面看起來都很好,沒有問題。」


畫面上的公主靠Bucky靠得好近,Steve能從Bucky衣領上的麥克風聽見她的呼吸聲。


「我很害怕⋯⋯Barnes中士。」公主的聲音聽來微微地顫抖,儘管她在畫面上依然笑得大方得體。


下一瞬間畫面上的Bucky的右手就覆蓋上她攀在左手手肘關節處的手掌,「別怕。」Steve 能清楚聽見他低沉的聲音,「我在這裡,沒有人能傷害妳。」


「他一直是個能讓女人靠過來的男人,是吧?」望著自然而然與金髮公主流露出親暱氣氛的冬兵,紅髮女人轉過頭去看著臉色難看的美國隊長,「哇,你該看看自己的臉,Steve。」


他知道自己現在大概是什麼模樣。這是報應,以前Bucky這般好女人緣,全都糟蹋在給他找約會對象上了;現在他就得承受苦果,看著這些忍不住對他示好的女性周旋在他身邊,「⋯⋯有任何進展嗎?鷹眼,見到目標了嗎?」


「沒有,但我見到公主和未來的駙馬,喔,你們看得到穿燕尾服的冬兵嗎?該死,他真帥。」


「我們看得到,非常清楚。」笑著替隊長回答的黑寡婦看著紳士地邀約公主起舞的Bucky Barnes,「我記得冬兵說他不跳舞。」


「看來公主值得他破戒一次。」鷹眼嘆了口氣,「他在下面跳舞,我就得蹲在這種地方。」


美國隊長冷哼了一聲,低下頭看向其他螢幕,「下次一定換你去跳舞,別擔心。」


我愛你是嗎?想起Bucky依附在他耳邊說的話,Steve本想摘掉耳內的監聽耳機,少聽一點他們溫文有禮但卻笑語不斷的對話內容,但下一刻在舞池裡旋轉的Bucky,耳內耳機反光在鏡頭前亮了一下。


靈機一動的Steve推開了他前頭剛剛關上的通話系統,在公主重新回到Bucky懷抱裡頭的同時,傾身向前靠近桌上的麥克風:「Bucky?早上忘了問你,你願意跟我結婚嗎?」


畫面裡的Bucky忽然鬆掉了公主的手,但下一秒又再將她攬進懷抱。



這下換成畫面這頭的美國隊長滿意地笑了。




***




Bucky功成身退地站在一旁,看著神盾局探員,將邪惡組織的罪犯一個個戴上特製手銬抓起來。


金髮碧眼的公主這時套上了保暖的長外套,來到他的身邊,「所以⋯⋯你答應了嗎?」


「答應什麼?」知道公主所問何事的Bucky笑著反問,身上合身的燕尾服因為作戰的緣故到處有裂痕,看起來有些狼狽;另外左手也因為幾次攻擊失去偽裝功能,金屬表面與銀藍色的光在衣袖的裂痕下隱隱發亮,「Maltida,倒是妳,要答應我好好照顧自己。」


「你還沒說你會不會答應求婚。」也從耳機聽見美國隊長的公主堅持要知道他的回答。


「一個簡單的儀式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思考過後的冬兵斂起微笑,「但是可能的話,我希望還是能夠保持現況,我們彼此很珍惜對方,但在法案通過以後,我不認為若是我們兩人有婚姻關係,對美國隊長而言是一件好事。」


「美國的超級英雄法案是一場笑話,到挪威來,我們保障你們的隱私。」她伸出修長的手臂,緊緊環抱住對方,「你們運用你們的能力保護別人,為什麼還要揭露你們的身分和私生活?」


「我想我們還是可以保密,不過不能否認的是,我們的能力是讓人畏懼的,畢竟我們可以輕易地摧毀普通人,對我們進行更緊密的監控,是一個政府能讓人民心安最好的做法。」鬆開與她的懷抱,身後的直升機螺旋槳帶來的噪音正隨著高度下降,漸漸蓋過他們對話的音量。


登上直升機前,她在他的臉頰上留下一吻,關上的機門映出她在他頰邊留下的唇印。


這時才走過來的鷹眼瞥了一眼那抹粉紅烙印,「你應該不會帶著那個去參加自己的婚禮吧?」


「有婚禮嗎?」Bucky挑眉,「我好像沒有答應求婚。」


「大家都聽見了,別耍賴,難不成你要拒絕?」握著自己的弓,Clint不由得笑了,「你們相愛到幾乎讓人噁心的程度了,我看不出來你有理由要拒絕,嘿,公寓可是在他名字底下。」


「婚禮、儀式、誓言、交換戒指。」隨意地以掌丘抹去頰上的紅唇,冬兵漸漸收回那些屬於Bucky才有的溫柔笑意,「這些可以,但是我不想讓政府記錄我和Steve的關係。」


「什麼意思?」鷹眼向前一步拉住他的手肘,「Barnes?」


「我不想要在法律上和他有關係。」他永遠記得內戰時他是如何努力掩蓋自己的行蹤,因為他無法想像當他被拖到陽光底下,像其他的超級英雄一般接受政府拷問時,一旦揭露了冬兵就是James Barnes,會為他的後人帶來多少無妄之災,「我不想有一天讓美國的人民有機會唾棄他。」


「所以你要給他一個扮家家酒的婚禮?」難以置信的男人加重了手下握著對方的力道,「這不是婚禮的意義,如果你只是要敷衍隊長——」


「——我沒有,也永遠不會敷衍他。」手上的Starkphone閃了一下,浮現來自Sam的訊息,是關於他如何去博物館弄來Sarah和Joseph的婚戒,那兩只戒指甚至不是金的,記得應該是黃銅材質?冬兵偏首,忍住不時仍會隨記憶襲來的疼痛,「我愛他,也看重婚姻的神聖,但我不希望他會因此在法律上和我相連,除了他的愛,我對他別無所求。」


「因為冬兵的過去嗎?」鷹眼手裡的Starkphone也亮了,是Natasha通知他婚禮舉行的地點,印第安納州一處偏僻的小教堂,這地點看得他眉頭都皺成了一團,「等等,為什麼要跑到這麼遠的地方結婚?」


看了一眼那個地點,冬兵無奈地笑了,「⋯⋯因為那是我父母結婚的地方。」





相較Joseph的受洗儀式,美國隊長與冬兵結婚的過程簡直隨便極了,Falcon弄來了古董戒指、抱來了他們的孩子做花童,億萬富翁借了跑車給他們,後車廂尾端掛上寫著新婚快樂的鐵鋁罐串,整場婚禮看起來就像是二十歲衝動的年輕人在拉斯維加斯一夜狂歡弄出來的結果。


婚禮過程也雞飛狗跳。無論原先屬於Steve父親或母親的戒指,尺寸都與冬兵作為武器的左手不符,最後串進他掛狗牌的項鍊上;孩子在婚禮進行到一半就嚎啕大哭了起來,弄得他們兩人輪流在神父和上帝面前哄起小孩,光是一段誓言Steve就重複說了三遍。


他們採用最傳統的婚誓,至死不渝,因為那與他們的承諾不謀而合,直到最後。


唯一給足面子的是Tony的瑪莎拉蒂跑車順利地載著他們倆揚長而去,可惜他們的蜜月就在下一個鎮前的汽車旅館,執行完任務千里迢迢跨過大西洋回家結婚,Bucky沒力氣再和Steve到更遠的觀光景點。


進到房間他把Steve按倒在床上,下一刻就棲進Steve的懷抱之中,在對方的頸窩埋首安睡。


「這是我們的新婚之夜,Bucky⋯⋯」低聲嘆氣的男人吻了吻他的耳殼上緣。


「我們不是處男,這也不是我們的第一次,所以省省吧。」拒絕對方毫不留情面的冬兵抬起眼,望進還穿著一身圓領衫與牛仔褲的美國隊長,「⋯⋯不過我想脫掉牛仔褲的話,比較適合睡覺⋯⋯」


「⋯⋯我也很想脫掉你身上的燕尾服,Bucky,它已經破爛不堪了。」


至於幫忙對方脫掉衣服、擦槍走火,對新婚伴侶來說,也不是什麼特別之事。




***




「Tony,誰是我的媽咪?」


來了,這個價值百萬的問題!


掀起面罩的鋼鐵人停下所有手邊的工作,盯著在拆解玩具槍的小男孩,一般這個年齡的小孩不是應該拿著玩具槍,而非拆開它嗎?Tony回憶起同年時的自己,也常是看著豪宅的雕花電梯研究原理,讓佣人們對他讚不絕口,嗯,誰叫他從小就是天才,「這個問題你沒打算問問你老爸嗎?我是指比較麻煩的那個?」


小孩歪著頭看向他,「你不可以說屁股洞*。」


「你知道那是人體的一個部位吧?」翻了翻白眼,Tony戴回焊接用的面罩,「就是叫你不要說屁股洞的那個爸爸,去問他,他會告訴你你的媽咪是誰。」


「你不知道。」金髮男孩失望地放下手裡的工具,「今天是什麼都知道的JARVIS嗎?我想問他。」


JARVIS之所以什麼都知道是因為設計JARVIS的人是他好嗎?「嘿,我不是不知道,是我不應該告訴你,這是很重要的事,你爸爸們會在一個他們覺得合適的場合告訴你好嗎?」停下焊槍,Tony嘆了口氣再掀起面罩「你有在聽嗎?Joseph?」


「你不叫我Joseph。」小男孩訝異地看向他,「你都叫我Joe。」


「因為我需要你認真聽我說話,Joseph。」覺得自己不應該在這件事上開玩笑,Tony試著讓自己嚴肅起來,這不容易,因為他本來應該是那個幽默風趣的叔叔,而不是說大道理的那個叔叔,那是Banner的角色,他怎麼能夠搶走說教的工作?要是Banner決定要為此變成Hulk懲罰他怎麼辦?


「Billy說,小孩都是媽咪生的,就像Wanda阿姨生下他和Tommy。」試著把自己的論點表達得更清楚,Joseph Rogers比劃一下自己的肚子,「而且我知道你和爸爸說過,我出生的時候你也在現場,你剛剛又說了,你知道我媽咪是誰。」


「Billy和Tommy有跟你說過他們爸爸的事嗎?」看不慣那兩個小毛孩看準眼前的小子有Steve Rogers的死心眼,搞得現在跑來打破砂鍋問到底,「下次換你問問看他們兩個的爸爸去哪了。」


「Bucky說不可以問。」把他剛剛拆開的玩具槍輕輕推到一邊,「他說Billy和Tommy的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男孩有些沮喪地抬起頭,「所以如果我問的話,他們會難過,他們如果去問Wanda阿姨,她也會傷心,Bucky說不可以讓Wanda阿姨太傷心,世界會毀滅,大家會死掉。」


「的確也是,但那並不是他們爸爸的錯,他們的爸爸是去⋯⋯呃,探索宇宙的奧妙。」兩個孩子其實並不和猩紅女巫一起住,她纖細敏感的情緒並沒有隨著快銀的陪伴好轉,忍不住對這小孩的善良稍有微詞,「你不問他們,但他們還不是追問你的媽咪去哪了?這一點也不體貼。」


「每個人都有媽咪嗎?」金髮男孩注意到Tony皺起眉,奇怪的是平常對方很喜歡他問問題,「你不高興嗎?Tony?」


「不,其實我的心情還蠻不錯的。」關於母親的話題的確是有點讓他疲於應付,「Joseph,那你覺得所謂的媽咪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他自己也不擅長處理父母議題,父親啊,Howard就是那樣,不特別的親切,他想這小子的兩個爸爸應該好得多;至於母親,Maria一直是他與Howard之間溝通的橋樑,倘若沒有她,也許他會更早離開家,「其實母親不只是把你生下來而已,Steve或是Bucky都可以是你的母親,那比懷胎十個月生下你還要辛苦,他們做得也比懷胎十月更多。」


點了點頭,男孩伸手從工作台上把自己剛才推開的玩具槍零件又撈回面前。


「退一萬步講,我覺得Bucky可以給你的比任何母親都還要多,無條件的愛是很偉大的。」在孩子將玩具槍重新組裝起的同時從旁協助,看著看著,Tony不由得玩興大起,找來其他的零件開始跟著孩子一塊改裝起小水槍。



不過就在夜色升起後,鋼鐵人發覺事態有異:JARVIS一直沒和他回報任務狀況,雖說有Ross將軍在監控現場,如果需要支援他一定會即刻被通知,「JARVIS,一切都還好嗎?」


人工智慧並未向平時即刻反應,反倒是一陣突兀的沉默從人工智慧的廣播系統傳來。


「JARVIS?」鋼鐵人動手在螢幕上準備輸入強制回應的代碼,自從JARVIS從幻視那裡更新升級後,他的人工智慧常常給他一種翅膀硬了的感覺,「你有打算要回答我嗎?」


「⋯⋯Sir,我們收到Ross將軍代號為WS的MIA回報,我現在還在處理,我已經告知代號CA的特工,他正前往支援,目前依照CA指示對代號為CAJ的對象保密,第一時間沒有告知。」


WS是冬兵,CA是隊長,CAJ是他跟前這個金髮小男孩,「CA進行救援任務多久了?」


「超過兩個小時。」人工智慧聽來也有些許的緊張,「並且沒有其他回報,Sir,大樓現在被——」



「——被入侵。」Tony Stark看著生化手臂幾乎被卸掉的冬兵,帶著一身雖不致死但也夠怵目驚心的傷口走進他的實驗室,「我總有一天會弄懂你怎麼進來的,Barnes。」


「這是商業機密,Stark,倘若讓你弄懂了,我就該退休了。」走進來的褐髮男人雖然語氣輕快地在回覆未著盔甲的鋼鐵人,眼神卻是緊緊鎖著在一旁淚眼汪汪一臉擔心害怕的小男孩,「дорогая,過來我這裡,我很抱歉我來遲了。」


金髮男孩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冬兵的頸項,而蹲下身的冬兵也用右手將他抱進懷中輕聲安撫。


「是,我受傷了⋯⋯但那些都是小傷,看到你傷口就一點也不痛了⋯⋯」男孩該是低聲在問他的父親傷勢的情況,鋼鐵人聽不清楚,但能從冬兵的回答聽出端倪,「因為Joseph,дорогая,你是我的天使。」吻了小男孩掌心的同時,冬兵露出非常溫柔的笑意,那抹笑——Tony很確定——單是那抹笑就足以扳彎美國隊長,那是Bucky Barnes全副精神注意都給了眼前之人的笑容。


彷彿眼前之人是他的光、他的信仰。


「Barnes,你現在可是MIA,別忘了和隊長聯繫。」想到該讓其他在外苦尋冬兵的人,包括美國隊長,知道冬兵其實人好好的,「不然等下抱著你哭的金髮男孩就會變成兩個了。」


Tony的俏皮話才說完沒多久,就看見執著盾牌一樣一身狼狽的美國隊長從實驗室外頭走來。



在看見冬兵背影的第一時間,美國隊長便壓住頭罩側邊的通訊器開口:「我找到冬兵了,沒有大礙。」本來預測美國隊長會對他的親密愛人有一頓說教的Tony,正想離開屋內避免尷尬局面,但下一刻走過來的美國隊長只是蹲下身吻了吻冬兵的側臉,「你的通訊器都碎了,我以為——」


「那東西太吵了。」冬兵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很多人尖叫⋯⋯我沒辦法⋯⋯」


很快頷首表示理解的美國隊長站起身,終於注意到鋼鐵人也在場的他急忙道:「謝了,Tony。」


「下次想點別的溝通代碼吧。」鋼鐵人指著冬兵懷裡的美國隊長二世,「那小子第一時間差不多就猜出WS、CA的意思了,孩子本來最大的難題只是想知道他媽是誰,現在你們這樣一搞都嚇壞了。」


「媽媽?」完全沒想到孩子疑問來得這麼早的美國隊長晾高了眉。


「何不告訴他是Bucky懷胎十月生的?肯定不會有人會懷疑。」Tony望著還在安撫小男孩的冬兵,因為就連親生母親,也未必能做到比冬兵更愛自己的孩子。


為此,Tony Stark忽然抬起頭,看向一旁凝視著冬兵與金髮男孩的美國隊長。


「我認得你那副表情,Tony,別打歪主意。」



「若是這件事成了,你感激我都來不及!」他正在回想Stark工業聘用過最好的律師叫什麼名字。



--

沒有陰謀的一章,Tony想到辦法替隊長騙婚,但這段就不會寫了,Bucky自己已經說過大致上發生的事,下一章是一些與Rose有關的故事,會有黑寡婦與半自創角色的一點愛情故事。

番外篇名都是花~都是花~

目前寫稿的情況來看,會把Avenger High與Blue Jacket要補齊的章節寫完,所以順序應該就是Avenger High 18, 19, 20,然後Blue Jacket的三個番外(倫敦、阿爾卑斯山、咆哮突擊隊),後面第三篇會比較長一點。

接下來的順序可能會把Code 19的番外寫完,然後開始載HPAU吧,間歇性厭倦寫HPAU的時候再回來寫其他Bittersweet系列的AU文。

許願池點文系列會不定時出現在更新中~會先從1987粉小夥伴的鬼故事開始、1987年生小夥伴的甜文,最後在綜合各家的梗寫文,師生戀呀、拉郎Steve/Sebby的、老蚌生珠(?)之類的XDD

歡歡喜喜等彩蛋~歡歡喜喜等隊三~寫一堆文排遣等待的時光~~~

盾冬大法好~

评论

热度(94)

  1. 黑发猫妖Imbri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