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盾冬】【Baby Blue】Twenty-Two

Tongue-舌叔叔:

传送门: 【1~6】 【7~8】【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Baby Blue

 

The  end

 

TWENTY-TWO

 

   Steve从消毒水的味道里醒来。

    这种略带刺鼻让人喉管发痒的气味即使过了七十年依旧没有变化。

    半个小时前他才被注射了足够的吗啡,身上根本没有痛感,连躺在床上的感觉都轻飘飘的不真实。

    当他还是个小个子的时候医生从不给他用吗啡,他的呼吸道受不了那个,医生们只能给他用杜冷丁,剂量很少,手术的伤口常常发疼,晚上都难以入睡。

    而他现在倒是有点想念那感觉。

    身边没有人,只有仪器跟着心跳报出“滴,滴”的声音。他脸上还带着呼吸管。

     他维持着头微微偏向左侧的姿势,床头柜上的白瓷花瓶里插着格式的花,有半块没吃完的蔬菜饼干和倒扣着的书。那里放了张椅子,椅背上披着件米色大衣——那是他的衣服——而此时没人在那里。

    走廊里没有声音。床头挂着的是他的化名。SHIELD一向做足工作,喜欢美国队长的很多,想要拿他命的也不少。Steve实在很少躺到医院里,这大概是他在二十一世纪受过最大的伤。

    一颗达姆弹在他身体里爆炸开来,他在Bucky面前倒了下去,Clint和Tony差点乱做一团。Thor直接引爆了炸弹炸掉整个工厂,Bucky拖着他乘着炸弹的余威从悬崖上跳了下去,再被Tony险险的接住。整个小岛被炸成碎片。

    有人拉动了门把手,Steve闭上了眼睛。

    那人小心的关上了门,走到床边。悉悉索索衣物摩擦的声音,带着金属臂细微的脉冲声。Tony曾给他展示过,金属臂脉冲的声音可以反映主人此时身体的活跃程度。现在那声音很小,Bucky应该是放松着的。

    书本被拿起来,手指擦在书页上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开来。

   Steve刚才没瞧见书皮,想想Bucky喜欢读什么书,他还真没有头绪。那家伙以前根本不喜欢安静的停下来看书。

    “你打算再盯着那页纸再看十分钟?”

   Steve妥协了睁开眼,吗啡让他口干舌燥,声带像被磨了沙一样发出难听的,类似于影视作品里反派的声音。Bucky的头发长了不少,大部分被扎了起来,剩下一些短的落在鬓角两旁。他嘴角带着些许胜利的微笑,如果Steve再不睁开眼,他就只好主动去揭穿他了。

   Steve以前也玩过这样的把戏,但被识破还是头一次。

    “我想你躺了这么多天,再陪你玩几分钟也没有损失。”他把书合起来,放回柜子上,连书签都没有准备。

   Bucky拿了点水,用棉花给Steve润湿口腔。

    “几天?”

    “四个个星期,又十五小时。Clint说,是新记录。”Bucky把水放了回去,他跟Clint他们轮流来值班,当然大多数时候是他,复仇者们有意的只来待个把小时就离开。

    对于他来说看着Steve躺在床上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当医生推着几乎被染成红色的急救床冲进手术室,地上拉了一场串血珠,谁都不知道美国队长竟然有这么多血可以流。

     腹部几乎是被开了一个洞,百分之八十的脏器受损。Bucky被带去抽血,Natasha和Thor被送去治疗。回来后Sam陪他在手术室外坐了一个晚上,医生换了三次,其中Fury和Coulosn来过一次。

   Bucky想起一九三六年,长时间营养不良,生活作息紊乱,Steve吐血之后昏过去被送到医院,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已经关了两个小时。那是他第一次给他签病危通知,他的手抖个不停,写下去的名字难看极了,刚实习的小护士没见过这副样子,手忙脚乱的安慰他。

     这一次脊柱严重受损。原本预备方案是将他冷冻等待血清修复,但被否决了。

    他们在他身体里搭了支架,用了维生装置。没人能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医生们尽了最大努力。但他恢复得很快,血清的密码在他的细胞里完美的运行,起初的两个星期里切除了百分之二十的胃渐渐长好,肾脏开始自动修复。大大小小的拆除支架重构的手术一共六次。

    感谢上帝,在此期间Steve一次都没有醒来,没有知觉的度过了最难熬的时期。

    “医生差点要给你截肢。半截美国队长。”Bucky叹了口气,索性把头埋在Steve枕头里。Steve微微侧头,能闻到他头发上家里洗发乳的味道。任务第二天Clint和Sam就加入清扫小组,Bruce忙着清点HYDRA的科技,Tony开始应付大大小小的新闻发布会,带着墨镜重新挂上玩世不恭的笑容对付记者。Coulson开始跟他最讨厌的政客斡旋。

     没人问Steve的情况。但每天下午这些每天奔忙的人都会轮流准时出现。

   SHIELD停止了两人的活动,一开始他只被允许站在无菌病房外看着,等到情况稳定下来,他才能坐到病房里面。Steve的脸色一直很苍白。

 

    “抱歉。”Steve转过头吻他的发顶。他这句话说过无数次,为自己惹来的麻烦,Bucky暴跳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当然有权生气。

   Steve的左手插着针头,Bucky想握他的手,不行。受伤这事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唯一有区分的不过是程度大小。他们把命挂在告示牌,把血肉涂在枪弹上。

   Natasha断了根肋骨,正在好好养伤。Thor就躺在隔壁,获得了随时点餐的特权。

    以前想着怎么结束战争,现在想着怎样完美的完成每一次任务。

   Tony和Fury正在对HYDRA穷追猛打,他们一连掀翻了三个海上化工厂,让HYDRA的头领们都慌了手脚。

    有什么比一只暴跳的章鱼更有趣?Tony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在把新型无人机的图纸发给Coulson。

    Bucky小心吻了Steve的唇,那口腔里没味道。所有的能量供给都来自挂在铁架上的葡萄糖水,和蛋白质稀释溶液。

     一个星期后Steve完成了最后一次拆除手术,并被允许挪上轮椅。

 

    Bucky推着轮椅,医院的走廊上只有几个护士来回穿行,轮椅在大理石面地板上滑行,发出疏疏的声音。

    医院后面连着公园,他们从后门出去,穿过一道长长的树廊,洋槐垂着白色的花穗。蝉鸣一浪盖过一浪。

     输液罐的导管撞着轻易架台。树廊地面是凹凸不平的碎石板,石缝高低的错开来,里面钻出青苔了绿草。Bucky推得很慢,早晨的阳光挤过叶片洒在Steve的发顶。他坐着,美国队长有些憋屈的坐在轮椅上。

     这让Bucky只能看到Steve的发顶,让他想起布鲁克林的时候。

   Bucky停了下来,Steve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从后面走开,走近一棵洋槐。他弹跳力惊人,双腿一屈一伸,脊背绷直右手上伸,薄衬衫勾勒出整个优美运动的体态。

    Bucky摘下一串花,不由分说的戴在Steve耳边。Steve也没法躲,脸色微妙的任那一串花斜斜的挂在视线里,随着轮椅的振动一下一下轻晃。

     “Stephanie。”Bucky突然说。

    Steve插着枕头的那只手手指弹动了一下,说:“闭嘴。”

    Bucky憋着笑带他穿过了树廊。

     早晨公园里有不少晨跑的人,Bucky顺着鹅卵石路绕了一个大弯,把轮椅停在了湖边。然后走到旁边蹲下来。

    Bucky半蹲着,扭过身体吻了Steve搭在扶手上的手指。他吻得仔细而虔诚,阖着眼,鼻尖蹭过Steve凸出的指骨,用嘴唇擦过Steve的指甲。

    像是在完成一个仪式,Steve静静的看着他宣誓效忠。在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了,而Bucky从来都不厌其烦的这么做。无论是在少年的时候还是到了青年,他永远善于做Steve的守护者。

   Steve的手指动了动,蹭过Bucky的颧骨,食指和中指夹住一缕棕褐色的头发然后滑下来。

     他没办法阻止Steve做这些,成为美国队长,替人民挨枪子。或许他以前可以,使点坏让他错过征兵选拔。

     “Cap……”Bucky喃喃道,Steve用手指碰了碰他的下巴,Bucky直起身,不用扣住Steve的脑袋,轻轻吻上去。

    他决定待在他身边,这没有选择,有Captain America,就必有Winter Soldier。一个拿着盾牌,一个提着狙击枪。他要看着他。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Bucky说。

    “With you.”Steve轻笑。

 

=============END===============

 

【大概有番外?】

评论

热度(76)

  1. 黑发猫妖鲈鱼丸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