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the reason for every good thing(X-men/现代AU/多西皮)

EnC4ever:

①EC/狼队/钢力士x幻影猫


②啥也不想干只是发个糖,傻白甜现代打工AU


③OOC,OOC,OOC  


④你们都不认识我(




  在去上班的第一天,我久违地起了个大早。


 


  两个小时的洗漱打扮过后,穿衣镜里有个一身OL西服,妆容看起来足足有25岁,头发挽得像麦格教授一样的人。


 


  我又花了半个小时把头发扎回马尾,找出羊毛衫和牛仔裤,卸掉Rogue送的口红和眼影。


 


  坐到老爹的破皮卡驾驶座里时,我在后视镜里检查了一下。


 


  除了散发着小黑裙的酸香味以外,一切都挺好。


 


  “记住,永远别试图挑战拿着枪要求你把钱都交出来的人。”老爹站在车窗外面,用严肃的表情说。


 


  “我只是去便利店打工。不是瑞士的地下银行。”我回答,冷静地把车窗摇上去。


 


  “晚上见,Kitty。”


 


  “晚上见,爸爸。”


 


  老爹的身影在后视镜里越来越小。他一直站在那儿,直到我的车拐过街角。


 


  上帝保佑他。好老爹。


 


 


 


 


  在我说明自己的来意之后,正在弯腰扫地的男人起身站直,正式地打量了我一会儿。


 


  他看起来足有将近一米九那么高。围裙下面的肌肉看起来又紧又实。


 


  我觉得他更适合在CK的T台上走秀什么的。一定有很多人愿意掏钱看这个。


 


  “给你钥匙。”他说,“自己去仓库里找围裙。别碰翻任何东西。5分钟内回到这儿来。”


 


  我接过钥匙,在心里默默地把他的脸和斯巴达国王的重合在一起。


 


  仓库里有一大堆围裙。所有围裙的带子都互相缠在一起,不分你我,缠缠绵绵。


 


  我艰难地把其中一件解出来,脱下外套,套在了羊毛衫外面。


 


  绿色的围裙让我觉得自己看起来很像某种两栖纲无尾目动物。


 


  我怀着一种新兵报到的心情回到那个男人面前。


 


  他已经站在收银台后面了,手心里是一大堆的钢镚。


 


  “我换好了。”我说,严肃而紧张。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


 


  “不错。”他点点头。放下那堆钢镚,伸手整理了一下我的围裙,然后用一种相当大的力气摸了摸我的头顶。


 


  “好好干。”他说,微不可见地挑了一下嘴角。


 


  好吧,他也没那么像恶势力头子。


 


 


 


 


  在我开始擦第二排货架时,店门发出了一阵叮叮当当的铃声。


 


  一个穿着风衣戴着墨镜的男人走进来。面容严峻,一表人才。


 


  他走到收银台前,伸手摘掉了墨镜。他有一张看起来像是欧洲人的面孔。


 


  “早上好。”他说。带着点儿德国口音,声调平板,毫不热情。


 


  收银台后面的男人头也不抬地继续数着钢镚。


 


  “早。”他回答,“认识一下新来的。”


 


  我放下抹布,两脚并拢,身体绷直。只差抬手敬军礼。


 


  “你好,先生。”我说,“Kitty Pryde。我是新来的。”


 


  德国口音的男人打量了我一会儿。点点头。


 


  “Erik Lensherr。”他严肃地说。“好好干。”


 


  他从收银台上拿起钥匙,走进仓库。


 


  所以这家便利店的特色是“好好干”和像CK模特一样的男店员吗。


 


  我思考着,用一种供奉神像般的动作把最新一期的VOGUE摆到橱窗里。


 


  回过头时Erik已经从仓库里出来了。


 


  他用一种穿着德国军装的表情穿着那件印着711字样的围裙,脖子处露出一截黑色的高领。他站在熟食架后面,捏着鸡肉串的动作像在指挥柏林爱乐乐团。


 


  我把抹布扔进水桶里,拎着它走到收银台前。


 


  “这个要倒到外面吗?”我问。


 


  铁血的收银员抬起头来,胸前别着的名牌反射着光线一闪一闪。


 


  “浇到外面的树坑里。”他回答。


 


  我眨眨眼。


 


  “好的,Logan。”


 


  他顿了顿,用带着点儿意外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然后他点点头,挥了一下手把我赶去浇树坑。


 


 


 


 


  早上八点,一小段营业高峰期。


 


  我不停地从仓库里搬出片装吐司和速食三明治补充到货架上。


 


  Erik戴着薄薄的塑料手套,在他的指挥台上严阵以待。


 


  Logan快速而熟练地扫描那些条形码,收银台前的长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减着。


 


  直到临近九点。店里重新安静下来。


 


  我把最后一盒熊饼干摆到货架缺口上,靠着手推车拍拍手。


 


  Logan用一个非常隐蔽的动作招呼我过去。


 


  “待在这儿,”他说,看起来像在谋划一个诡计,“有好戏看。”


 


  我有点儿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靠在了收银台的另一侧。


 


  九点一刻,店门从外面打开了。


 


  一个小个子的男人出现在门口,相对于外面的温度来说,他穿得显然过于单薄了。


 


  他在手心里呵着气,用一种轻快的动作仔细地关好门。


 


  “真冷啊。”他说,一种愉快的语调,英国口音听起来非常舒服。


 


  Logan抬了抬下巴,和这位显得过于活泼的熟客打了招呼。


 


  英国男人走到冷藏柜前,挑了一份三明治和罐装咖啡,然后走到熟食架前,停了下来。


 


  而Erik——Erik看起来像一个经验为0的驯兽师第一次登台表演,合作的对象是个能把他生吞活剥了的美洲狮。


 


  “两个鸡腿。”英国男人说,听起来带着些笑意,“毛衣很好看,Erik。”


 


  Erik从手边拿起一个纸袋——差点撕烂下面的几个。


 


  “谢谢。”他回答,笑了一下,看起来有点儿像鲨鱼。“你看起来也很好。”


 


  英国男人发出了一阵放松并且快乐的笑声。


 


  “别再给我的自大添砖加瓦了。亲爱的。”他说,“我连猜拳买早餐这事儿都没赢过。”


 


  “但那和你看起来很好不冲突。”Erik说,埋头把鸡腿装进纸袋里,隔着烧烤架递出去。


 


  “好吧。你真是个绝无仅有的大好人。”英国男人说,听起来乐不可支,“不能更爱你了。明天见,Erik。”


 


  Erik点了点头,表情看起来像是智商长出翅膀飞向月球。


 


  “明天见。”他说,“Charles。”


 


  英国男人走过来,把三明治和咖啡递给Logan。


 


  而我站在旁边,发现他有一双我见过最蓝的眼睛。


 


  他注意到了我,眨眨眼睛。漂亮的嘴唇浮现出一个友善的弧度。


 


  “你好。”他说。


 


  ——我完全能理解Erik看着他就会犯傻的原因。


 


  “你好。”我回答,对着他笑了笑,告诉他我的名字。


 


  他也笑起来,我觉得那比我见过的所有笑容都要好看个大概100倍。


 


  “我是Charles,”他说,蓝眼睛闪闪发亮,“明天见。”


 


 


 


 


  Charles离开后,Erik又恢复了指挥家的风范。


 


  Logan整理着收银机里的纸币。我看到他的肩膀在微微颤抖。


 


  Erik向他射过去一记眼刀。


 


  “闭嘴。”德国人说。


 


  Logan停下了闷笑。“你就是很蠢。”


 


  Erik的表情看起来更加凌厉了,如果他有超能力的话,那些钢镚大概已经穿过了Logan的脑袋100遍。


 


  “数你的钢镚去。”他冷酷地说。


 


 


 


 


  下班的时候Logan叫住了我。


 


  “你自己回去吗?”他说。


 


  我点点头。“我开老爹的车来的。”


 


  他思考了一会儿,从收银台上抓起一个便签条,唰唰写了什么,塞进我手里。


 


  “车抛锚了就给我打电话。”他说。拍拍我的胳膊,“走吧。”


 


  他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大家伙。


 


 


 


 


  晚饭的时候老爹用一种严肃的表情看着我。


 


  “有人抢劫了吗?”


 


  “没有。那家店太小了。”


 


  “我还是觉得你带着我的猎枪去比较好。”


 


  “我们讨论过这个了。爸爸。”


 


  他看起来仍然不太乐意。


 


  我放下叉子,吻了吻他的脸颊。


 


  “我会很好的。”我说。


 


  他看了我一会儿,放缓脸色,点了点头。


 


  我可爱的老爹。


 


 


 


 


  第二天我仍然起得很早。忙碌的生活让睡眠质量异常优秀。


 


  我打开窗户,12月份寒冷的风裹着窗帘糊在我脸上。


 


  我整个人都精神百倍。


 


 


 


 


  我换好围裙走出仓库的时候,店门大敞着,Logan正站在那里抽烟。


 


  店里几乎变成冰窖。


 


  我深吸一口气,大喊了一声。


 


  “冻死了!”


 


  Logan被我吓得一个激灵。


 


  他丢下烟头,关上门走进来。


 


  “喊什么。”他板着脸,“这儿又没有屠宰场和精神病院。”


 


  我眨眨眼,抬头看着他。


 


  他今天穿着黑色的厚夹克,围着一条米色的围巾,看起来毛茸茸的。


 


  “早上好。”我说。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伸手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


 


  “早上好。”他回答。


 


 


 


 


  Logan去仓库换衣服的时间里,店门再一次打开了。


 


  一个像巨人一样的生物抱着一个巨型文件夹挤了进来。


 


  他看到收银台后面的我,明显地愣住了。


 


  而我正捧着一个纸杯,杯子里是冒着白汽的热水。也发愣地看着他。


 


  这画面大概不能再傻了。


 


  “呃,”他说,“Logan在吗?”


 


  我转过头,傻里傻气地喊Logan的名字。


 


  Logan远远地吼“等着!”


 


  我转回去,对他说“你等一会儿”。


 


  他顺从地点了点头。


 


  我有点儿尴尬。




  “我叫Kitty,”我说,“新来的店员。”


 


  他恍然大悟般点点头。“Peter,”他说,“我在隔壁街区的店里。”


 


  我也恍然大悟。


 


  没什么可说的。我们沉默了一会儿。


 


  Logan从仓库里出来。


 


  “干嘛。”他说,“你俩在相亲吗。”


 


  Peter用一种有点儿手忙脚乱的动作把文件夹递过去。他的块头真的很大,那让他看起来有点笨拙。


 


  Logan叼着笔,低头检查那一大叠文件。


 


  Peter靠在收银台前面,散发着阵阵寒气。


 


  我没事可干。盯着天花板。


 


  Peter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他穿得并不多,大概是小跑着过来的,鼻尖通红。


 


  我直觉地把手里的水杯递过去。“给。”


 


  他愣住了,眨眨眼睛。


 


  我开始思考刚刚的那几秒钟里我的脑子是不是烧坏了。


 


  但他最后还是接了过去。“谢谢。”他说,相对于他的身高来说,声音显得非常温和。


 


  我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呃,我去整理一下货架。”


 


  他慌忙让开收银台前的路。我从收银台和他的大块头身材之间挤过去。


 


  直到他接过那个文件夹,推开门离开之前,我都在早就整理好的货架上瞎忙。


 


 


 


 


 


  九点二十,Charles推开店门走进来。


 


  “我要冻死了!”他说,听起来精神百倍。


 


  “上午好。”我说。


 


  他笑得蓝眼睛都眯起来。“上午好。Kitty。”


 


  他哼着一个听起来非常耳熟的调子站在冷藏柜前。一只手拿着芝士火腿三明治,另一只拿着煎蛋鸡排三明治。


 


  “老天,我被难倒了。”他低声说,“Erik,哪一个更好吃?”


 


  Erik从熟食架后面探出头来。好像他并没有一直躲在那后面注视着Charles一样。


 


  “我会选芝士的。”他说,“但你是英国人,也许你更喜欢煎蛋。”


 


  Charles拿着那两个三明治眨了眨眼睛。


 


  “我是个乐于尝试的英国人。”他说,放下了煎蛋鸡排三明治。


 


  我站在一大堆洗浴海绵后面,冷静地移开目光,不去看Erik脸上完全崩掉的德国战车表情。


 


  Charles拎着两个鸡腿,三明治和布丁走到收银台前。


 


  “圣诞节要到了。”他愉快地说,“你们不打算推出点儿活动吗?我会很乐意参加。”


 


  Logan扫描着条形码,越过他的头顶看向熟食架。


 


  “正在考虑中。”他懒洋洋地回答,“欢迎投稿。”


 


  Charles伸手接过塑料袋,摸着自己的下巴。“我会认真考虑的。有奖励吗?”


 


  Logan依旧是一副不紧不慢的腔调。“跟任意一个店员约会怎么样。”


 


  这听起来像一个随意的玩笑。一点儿也不认真。


 


  Charles也的确笑了起来。


 


  但Erik在几个鸡翅后面瞪着Logan,似乎想用念力把收银机举起来砸到他头上。


 


  上帝保佑陷入爱河的男人。阿门。


 


 


 


 


  中午的营业高峰过后,我推着手推车停在收银台前面。


 


  “为什么他们不能分散一点呢。”我严肃地说,“要么一个人都没有。要么有十万个挤在一起。”


 


  Logan瞥了我一眼。


 


  “为什么你晚上要睡那么长时间呢。”他说,“你应该每个小时睡10分钟。”


 


  我噎住了。


 


  店门把手上的铃铛响了起来。


 


  一个年轻男人走进来,黑色的西装和风衣,脖子上的米色围巾非常眼熟。


 


  他径直走到货架前,挑了热狗和黑咖啡,一股脑塞进Logan手里。


 


  Logan扫描着条形码的时候,年轻男人似乎刚刚注意到我。


 


  他也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颜色偏浅,看起来非常清澈。


 


  “你好?”他说,语调听起来非常友好,“Kitty。”


 


  我有些惊讶。


 


  “你好。”我回答,“我们见过吗?”


 


  他眨了眨那双浅蓝色的眼睛。“不。但他提起过你。”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板着脸把热狗放进微波炉里的Logan。


 


  “赶得上交工吗?”Logan说。


 


  年轻男人伸手按住了自己的眉头。“勉强。我大概会晚点回去。”


 


  “晚上吃什么?”


 


  “我想想。”


 


  “馅饼?”


 


  “苹果馅。”


 


  “带点儿啤酒回来。”


 


  “好。”


 


  拎着塑料袋离开前,他越过收银台,和Logan接了个吻。


 


  我已经不那么惊讶了。


 


  “回见。Jimmy。”


 


  Logan扁了扁嘴角。“回见,Scott。”


 


  我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感到它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Erik在熟食架后面冷哼了一声。


 


  “万年新婚。”他用一种嘲笑的口吻说。


 


  Logan翻了个白眼。


 


  “烤你的鸡翅去。”


 


 


 


 


  晚饭的时候老爹问我店里有没有男店员。


 


  “有。”我说,“两个。”


 


  他皱起了眉头。


 


  “太危险了。”他说,“你不应该去那间店工作。”


 


  我镇定地放下叉子。


 


  “不用担心。他们都是基佬。”


 


 


 


 


  过了几天,Logan在店门口贴了很大的圣诞老人大头像。店里的背景音乐也换成了Jingle Bells。


 


  Peter背来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圣诞树放到店门前。


 


  我站在那棵光秃秃的树面前思索了一会儿。找了个大牌子,用马克笔写上“欢迎自由装饰”挂在了树上。


 


  谁让我们只是个利润微薄的便利店呢。


 


 


 


 


  那天上午Charles来的时候拿着一大摞明信片兴高采烈地提议了一个圣诞节企划。


 


  Erik看起来恨不得把脚也举起来表示赞成。


 


  我怀疑哪怕Charles提议大家一起穿比基尼庆祝圣诞他也会毫不犹豫地认为那棒透了。


 


  我们每个人写了五张圣诞节卡片,放在收银台上面的小盒子里。


 


  第一个幸运儿是Logan的新婚男友。


 


  他看起来有点儿惊讶和不明所以。但最终听明白了我们想让他做的事。


 


  他拿走了Logan的一张卡片,然后叼着笔盖写了一张新的,放进那个小盒子里。


 


  我去整理货架的功夫,小盒子里Scott的卡片不见了。


 


  Logan的卡片又多了一张。


 


  Erik用一种极其鄙视的眼神看着他。


 


  好像他自己没有拿走Charles的卡片似的。


 


  我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们俩。


 


 


 


 


  下午的时候来了一个金发蓝眼的高个子。健壮的胸肌给我们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拿走了一张我的卡片,然后用一种极其端正的笔迹写下了一张新的。


 


  他走之后我捏着那张卡片看了半晌。感慨万分。


 


  “老天。我希望他早点找到他的童年玩伴。”


 


  Logan嘴角抽动了一下。“你以为是拍电影吗。”


 


  我懒得跟他解释。他是个基佬。一点儿也不浪漫。Scott到底是怎么忍受他的。


 


 


 


 


  第二天上午,一个红发女人经过店门口。然后停在那棵依然光溜溜的圣诞树前,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


 


  10分钟后,她拿着一大堆红色亮片彩带回来了。


 


  我们三个盯着橱窗外像烧着了一样的圣诞树,选择保持沉默。


 


 


 


 


  Charles来买三明治的时候发现他的卡片少了一张,显得非常开心。


 


  Logan和我都不忍心告诉他是谁拿走的。


 


  他拿走了一张Erik的,然后又重新写了一张,放回盒子里。


 


  我默默地想着这样有意思吗。乐趣在哪里。


 


 


 


 


  午饭时间过后,一辆福特眼镜蛇风驰电掣地经过店门口。然后又倒着开了回来。


 


  它再次开走的时候,圣诞树变得金光闪闪,刺瞎人眼。


 


 


 


 


  第二天早上,Peter来送账本时被Logan逼着挑卡片。


 


  他高大的身体靠在收银台前,拿走了一张我的卡片。他看起来有点儿不好意思,写好新的之后像逃一样离开了。


 


  我从货架旁边走过去。严肃地看着Logan。


 


  Logan也严肃地看着我。


 


  Erik严肃地咳嗽了一声。


 


  我伸手拿走了Peter的那张。


 


  我们成了分享一个共同秘密的三只蚂蚱。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Logan说。


 


  我点点头。“的确。不插手不行了。”


 


  Erik没有说话,但他看起来同意我们的意见。


 


  于是我跑到店门口,把那个变得奇形怪状的圣诞树从一大堆金色、红色、绿色的彩带里解放出来。


 


  稍晚的时候,Rogue从大学跑来看我。走之前她在那棵树上系了很多金色的铃铛。一闪一闪,非常可爱。


 


  Logan盯着它看了一会儿。


 


  “为什么你没想到。”他对我说。


 


  我瞪着他。“因为我整天都对着两个基佬。”


 


  Erik用一种他不应该被牵扯在内的眼神看过来。


 


  他的确是无辜的,但我一点儿也不想道歉。


 


 


 


 


  12月23号下午,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气氛非常凝重。


 


  “我该怎么约他出来?”Erik说,神情严肃。


 


  “他把戒指咽下去的话怎么办?”Logan说,皱着眉头。


 


  “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上班?”我说,头也不抬。


 


  我们同时抬起头,各自看向不同的方向。


 


  “你竟然还没约他出去过?”


 


  “你们还没结婚?”


 


  “在便利店上班你还指望提早休假?”


 


 


 


 


  对于Erik的问题,Logan表示直接对Charles说“嗨圣诞节有约了吗不如我们一起去喝酒”会是最有用的。


 


  我表示“假装无意地提起自己圣诞节仍然没有安排来试探一下”会是一个有效方案。


 


 


 


 


  对于Logan的问题,Erik表示“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戒指放进馅饼里你以为你在拍圣诞节爱情电影吗,还不如试试在自己手背上安几个钢刺,然后把戒指穿在上面放到他面前”。


 


  我表示“不要瞎搞有的没的,吃完晚饭直接把戒指交给他他一定会答应”。


 


 


 


 


  没人对我的问题有任何表示。


 


  看在他们都面临一生中重要时刻的份儿上,没有就没有吧。


 


 


 


 


  第二天,Erik站在熟食架后面,死死盯着店门口。


 


  他穿着那件黑色的高领毛衣,看起来几乎要透不过气了。


 


  我拿着一本花花公子,展开内页在他面前晃了一会儿,他没有任何反应。


 


  上帝保佑他。


 


 


 


 


  九点十分,Charles带着一贯的笑容走进店里。


 


  我退到货架中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Logan掏出手机,煞有介事地按着虚拟键盘。


 


  Charles很快挑好了三明治和咖啡,走向熟食架。


 


  看着Erik,我觉得自己都要紧张得窒息了。


 


  Charles惯例要了两个鸡腿。Erik用夹子把它们放进纸袋里,动作比平时足足慢了一半。


 


  “其实。”


 


  他们同时说。


 


  然后他们又同时停了下来。Erik看起来非常尴尬。


 


  “你先。”他抢先说。


 


  从我的角度看不清Charles的表情,但他似乎是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其实,”他带着些笑意说,听起来有点无奈,“我妹妹去男朋友家里过圣诞了。”


 


  Erik微微睁大眼睛。


 


  “我得一个人待在家里看圣诞专题节目。”Charles说,“我知道像你这样的人一定有整个城市一半的人向你提出邀约。不过——呃,也许你恰好还没选定去赴哪个约?”


 


  我不知道有没有整个城市一半的人约了Erik。但我知道即使整个城市一半的人都约了他,他也不会赴其中任何一个约。


 


  Erik眨了眨灰绿色的眼睛。


 


  ——除非那些人里恰好有Charles Xavier。


 


  “是的。”他说,“事实上,那正是我想向你说的话。”


 


  Charles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以清晰可闻的声音笑了起来。


 


 


 


 


  另一方面,相对于Erik,Logan看起来要冷静得多了。


 


  他像个铁血总督一样站在收银台后面,动作利落地扫描,装袋,收钱。


 


  然后找错了大概一半客人的零钱。


 


  “我不懂你在紧张什么。”我说,“难道你觉得他会拒绝你吗。”


 


  Logan用严峻的表情看着我。


 


  “你也这么觉得?”他说。


 


  我镇定地看着他。从收银台上拿起一片湿巾,撕开包装拍到他脸上。


 


  “醒了没。”我问。


 


  Logan用湿巾抹了一把脸,看起来非常决然地点了点头。


 


  中午的营业高峰过后,Scott围着那个同款围巾走进店门。


 


  他把肉松面包和咖啡塞进Logan怀里。在收银台前面微微抬头注视着Logan。嘴角习惯性地翘着。


 


  我站在熟食架旁边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看不出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男友的人有任何拒绝对方求婚的理由。


 


  “我们晚上出去吃吗?”Scott说,“我们很久没出去吃了。”


 


  Logan的动作很明显地顿了一下。


 


  “不。”他说,“在家里吃。”


 


  Scott眨了一下浅蓝色的眼睛。“可以。但是——Ororo说那家中餐真的很棒。”


 


  Logan放下塑料袋。板着脸。


 


  “不行。”他说,“晚上我要求婚。”


 


  我手一抖,手指饼干的包装袋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而Scott看起来也完全愣住了。


 


  “嗯——?婚——?”


 


  “嗯。所以你早点回家。”


 


  Scott看起来有那么几秒钟像被雷劈了。但很快,他回过神,笑出声来。


 


  “好。”他说,一种非常温柔的语调,“你买香槟了吗?”


 


  “忘了。”


 


  “那我带几瓶回去。”


 


  “嗯。”


 


  “我不太记得家里还有没有蜡烛了…你会需要吗?”


 


  “并不。我需要你带着自己的左手。”


 


  “好吧,你知道它总是和我形影不离。”


 


  我没再继续听下去,翻着白眼离开熟食架,把手指饼干放放好。


 


  懒得理这些基佬。


 


 


 


 


  离下班还有5分钟的时候,我靠在收银台上,阅读那些已经轮换过几百回的圣诞节卡片。


 


  有一些署名了,大多都仅仅是几句简单的祝福。


 


  那个金发男人的卡片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谁取走了它。我有些希望那是他在卡片里提到的童年玩伴。


 


  虽然这概率小得像圣诞节档期的烂俗温馨电影。


 


  但这是平安夜。平安夜总是个神奇的日子。


 


  橱窗外面是大片模糊的霓虹灯,合着Jingle bells的曲调,一种异常温暖的感觉。


 


  Erik趴在熟食架后面,哒哒地敲着手机,我想赌50美元他在给Charles发短信。


 


  ——虽然看起来并没有第二个人想参与这个赌局。


 


  Logan正清点着收银机里的纸币,看来完全没发觉自己正露出一个非常傻乎乎的表情。


 


  下班倒计时1分钟的时候,店门开了。


 


  Peter带着一身寒气挤进来,额头磕在门框上。发出一个很大的响声。


 


  “圣诞节前的账本。”他倒吸着凉气说,把文件夹递给Logan。


 


  我抱着那一堆圣诞节卡片,他捂着额头。我们对视了一会儿。


 


  好吧,确实有比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更傻的画面。


 


  他看起来有点手足无措。我也是。


 


  “圣诞快乐。”我说。


 


  “圣诞快乐。”他回答。然后想了想,“今天好像还是平安夜。”


 


  我严肃地点了点头。“是啊。”


 


  他搓着手,鼻子和脸颊都冻得通红。外套上散落着一些细小的雪纹。


 


  我有点儿惊讶。


 


  “外面下雪了吗?”


 


  “嗯。”他回答,咧开嘴笑起来,“下得不是很大。但是明早大概会有积雪。”


 


  我有点儿开心。


 


  平安夜下雪了,这是个值得开心的事。


 


  Peter捏了一会儿自己的手掌。


 


  “其实。”片刻后他开口,“虽然有点儿太迟了——”


 


  他看起来紧张得要命,跟他的大块头一点也不符合。“你大概已经有约了。”他说,“但是,也许还——呃,我想说的是——嗯——”


 


  他看起来快要咬到自己的舌头了。


 


  “——我想说——你明天有时间吗?”最后他说道。


 


  我愣了一下。


 


  他站在我对面,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后面的什么东西。


 


  我觉得有点儿想笑。


 


  “我没有约。”我听见自己说,“你想去哪儿?”


 


  他迟疑了一下,像是一个可见并且缓慢的大脑消化信息的过程。


 


  值得庆幸的是他最终还是顺利解读了每个单词,露出一个现在看来已经有点熟悉的笑容。


 


  “我知道一家很棒的中餐,在那之前也许还能看个电影。”他说,“有一部新上映的影片,讲变种人的故事,你有兴趣吗?”


  


 




                                                                                                         fin.








这其实是我去年12月写的圣诞节贺文,本来想修改一下再发的结果当时太忙就忘记了orz


今天整理电脑偶然发现这篇竟然还没发…临时修了一下发出来了。


不能再当圣诞节贺文就当暑假贺文吧_(:з」∠)_大夏天的看看下雪不是也挺好的吗


然而这并不代表我会填以前的坑(((


所以其实你什么都没看见,嗯。

评论

热度(81)

  1. 春虫虫窝ashley 转载了此文字
    甜掉牙!!
  2. 春虫虫窝ashle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