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一个彩蛋

OUKO:

       大家给美国队长邮寄来各式各样的东西。多数是过去年代的老东西,与他本人有关,比如一本他以为再也找不回来的素描薄。其他是一些二战相关物品,纪念品等等。另外还有一些不知道寄件人在想些什么的,比如一把酒店电子钥匙——好吧,这个还是很容易猜到的。Steve默默的把钥匙放到一旁。


       又拆开一个纸盒,里面放了一个俄罗斯彩蛋。蓝色珐琅的蛋壳,用白色的玻璃和另外的红色珐琅镶嵌,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国国旗。但在Steve的记忆中,沙皇时期那些著名的工艺彩蛋里并没有这个。


      1931年,有人把那些彩蛋摆放在纽约的百货商场里销售,他和Bucky跟着去看热闹,回来后又去图书馆借阅书籍查了不少资料。Bucky喜欢那些珠宝,他喜欢漂亮的色彩和细致的手工。但是他们都买不起。


      再往后,他不记得他所处的战线跟苏联人有什么关系。


      而这个彩蛋似乎设置了特殊的机簧,又或者它本来就打不开,Steve拿在手中把玩了半天,搞不明白,便随手放进了储物箱里,然后就忘了。


      直到几年后,他打算搬去布鲁克林那边新买的房子,动手把这个老住处收拾了一遍,才再次发现那枚彩蛋。他把它摆放在了新家的电视柜子上面。


     “ Яйца Фаберже(法贝热彩蛋)?”Bucky用俄语问。


     “你记得这个?”Steve有些期待的反问。


     “我曾经在其中一个蛋面安装了一枚定时炸弹。”


     “……”


       那是90年代的事,时代的进步让暗杀越来越困难,九头蛇决定绑架俄罗斯一名年老的彩蛋工匠,用他的儿女子孙的生命威胁他,让他替九头蛇办事,“修理”一枚彩蛋,然后把它送回那个俄罗斯高官手中。


       冬兵监视了整个工作。


       但Bucky想不起来具体的,只隐约记得,似乎那个彩蛋正是蓝色的。这让Bucky很担心,也许Steve手上的彩蛋也是九头蛇送过来的,里面也装了个定时炸弹。


       Steve觉得应该不会,哪有定时了好几年还没爆炸,但是被Bucky的担忧情绪感染,保险期间,还是送去了Jarvis那里给做了个全蛋扫描。扫描结果是——什么?里面竟然没有一条龙?!——这当然是Jarvis那个一贯不着调的主人说的。


        实际结果是,彩蛋里面有一些古旧的机械构造,但不是炸弹。


      “里面有一些纸状物体,但如果强行打开,恐怕会毁坏这个彩蛋和那些纸状物,我正在查询其他法贝热彩蛋的机簧资料。”


       “谢谢你,Jarvis.”Steve说。


         然后他去联系了Coulson,当年他负责接收和排查寄给美国队长的东西。他在电话那边想了好一会儿,说道:“你说那个蓝色的俄罗斯彩蛋?放着那个东西的盒子……是在90年代邮寄到你的老家,对,你在布鲁克林的老屋。那个地址上的建筑早已经翻修,于是公寓管理员把盒子交给了史密森尼学会,后来你收到的,应该是由史密森尼学会寄出。”


        于是他又去联系史密森尼学会,那边查了许久,告诉美国队长,当年的邮单已经找不到,但根据几个当事人回忆,确实是从俄罗斯寄过来的。


      “所以这确实是九头蛇寄给你的。”Bucky不带语气的说,也不知道是肯定句还是疑问句。


      “那时候我还在冰下,九头蛇不知道我还活着。”


       “我记得这个……”Bucky说,“我有看到报纸,然后我去找过你。”他转过头,看着Steve蓝如大海的眼睛,继续说,“我记得风雪很大,冰面裂成一块一块,露出下面汹涌的波涛,还有沉船……但我找不到那架飞机,找不到你。”


       “现在你找到了,Bucky,你找到我了!”他伸手揽过Bucky,他把自己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也直视着他的绿色眼睛,一往情深的直视着,“我也找到了你。”




        然而彩蛋的事仍然没有解决,最后他们决定……不管它。它依然摆放在布鲁克林新家的电视柜子上,Bucky试图回忆起什么时,才会去看它一眼,其他时候它都只是一个安静的俄罗斯风情装饰,默默见证着屋子里两个主人的喜怒哀乐,以及往下继续的生活。


        后来两只穿着制服的小熊摆在了它旁边。


        后来一张结婚照片摆在了它旁边。


        再后来,一本彩蛋设计稿以及信件寄到了美国队长手中。寄件人来自俄罗斯,他在信里写道,十分感谢美国队长的朋友帮助了他的父亲。当年他父亲落在了九头蛇手上,帮九头蛇做完某件事后,本来应该被杀人灭口,但是有人放走了他。


      “他让父亲帮他制作一枚彩蛋,不求多么昂贵,只求可以保守住一些秘密。但是他后来没有取走这枚彩蛋。父亲逃出九头蛇后,发现了彩蛋里的东西与你有关,便做主把东西寄去了美国。”


     “我想起来了!”Bucky说,眼睛闪闪发亮,“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而Steve已经按照设计图上的提示,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枚结构复杂的彩蛋。彩蛋里藏着数张泛黄的剪报——关于美国队长的一些报道。他坠入冰海的报道,他的舞台剧剧照,咆哮突击队在前线接受采访的照片,他还是豆芽时候的照片。


     “我怕我会再次忘掉你,所以偷偷藏起了这些。”Bucky耸了耸肩,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但我连这枚彩蛋也一起忘掉了。”


         Steve眨了眨眼,好不容易才把眼眶里涌起的湿意按捺下去,也语气轻松的说:“现在才发现这个秘密也挺好?就当做命运为我们安排了一个结婚7周年的彩蛋,提醒我们不要出现7年之痒。”


         Bucky摇了摇头,说道:“14岁那年,我倒是差点想跟你绝交来着。”


       


         —FIN—


     

评论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