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釜底抽薪

adavet:

开了脑洞突然没灵感了真痛苦

最开始是看到微博上讨论,rumlow 和bucky谁比较有钱,于是想写个papaRumlow甩给销售一打现金的帅气样子。

后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对不起最近手感不好,写了这个热身练手。

看着我的眼睛,相信我,拉灯的那里,是叉冬肉。

。。。。。。。。。。。。。。。。。。。。。。。

最先指出这个问题的,是Tony Stark. 当时他正与两个岁数足以做他父亲,脸上皱纹却比他还少的超级人类坐在东京某地铁站附近的小寿司店里。

“筷子用的不错嘛,Barnes中士。”墨镜遮住了富豪惊讶的眼神。

米饭团在Steve Rogers的筷子下土崩瓦解,而坐在他身边的,他的失散多年的好友,正娴熟的夹起精致的寿司,将整个寿司斜过来,用鲷鱼沾了沾山葵酱,又轻巧的蜻蜓点水般蘸过酱油,之后整团寿司送进嘴里。

“Bucky以前可是布鲁克林王子。”美国队长有些尴尬的用手将洒满磁盘的米粒抓到一堆,塞进嘴里,又带着自豪的说。

“你们二战之前就吃过寿司么?我记得以前的故事都在讲美国队长少年时期如何生活艰苦努力奋斗呢。”Tony用筷子将山葵酱和酱油混在一起,这个动作遭到了Barnes中士一个白眼。“嘿,我不用你教我餐桌礼仪。”他瞪了回去。

“我真记不清了,也许咱们去过中餐馆?毕竟二战时期,日本餐馆挺敏感的。”Steve皱着眉头努力回忆起往事,“不过我应该是最近才学会用筷子的。”

说着他看了看闭着嘴咀嚼的好友,“你是不是以前交过中国女朋友?”

作为对话焦点的前任冬日战士不以为然的耸了下肩膀。

“没准是我家老头儿教你们的。”Tony撇了下嘴,“老家伙都没带我吃过寿司。”

Bucky拿着菜单对寿司师傅示意,要三文鱼。

“他还知道先吃浅色再吃深色鱼。”Tony小声唠叨,“看来二战时候生活也不错。”

“我们当时只有普通士兵口粮!”美国队长立即义正言辞的反对。

“那他是在哪儿学的?不好意思,反正不是和你学的,Steve,他姿势比你优雅多了。”富豪的目光貌似不经意的看着Bucky向服务员点头致意。

“我们Bucky一直都很优雅。”Steve已经放弃用工具,直接伸手拿起寿司。

“嘿,会不会是,Hydra那儿待遇还不错?”Tony开玩笑的话引得美国队长一阵紧张。

“Tony!别提~”

“没事。”Bucky Barnes终于开口了,“没关系的,Steve。”他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谢谢你,Stark,这家店还不错。”

“还不错?这可是东京最棒的寿司店……之一。”Tony说道最后,语气有了一丝松懈,“总之,凭我的名字,不用预约的店,这家是最棒的。”

Bucky点了下头,算是认可,但超级战士目光空虚,没有目的的看着桌上的包釉盘子,满脸都是回忆过往的表情。

“还有谁带你吃过更好的寿司么?”Tony扬起眉毛,作为富豪的不服输的精神暗中涌起。

前任冬日战士愣了一下,将筷子慢慢放在筷托上,嘴角垂下来。

Steve开始冲着Tony打手势,而富豪还在固执的等着结果。

然后棕发的战士又指了指菜单,点了一套“松竹梅”刺身拼盘。

“你觉得他是在Hydra被宠坏了么?”Tony无奈的低声问Steve。

美国队长叹了口气,但也是从那时开始,他才注意到好友身上的点滴不同。

 

“床单不是很舒服。”

一次Steve问Bucky为什么神色疲惫时,他的好友不太在意的说。

Steve去过好友的公寓,整套床品也是他亲自买的,纯棉质地,他自己相当满意。于是他特意拉着Bucky去Stark名下的某个商场,让好友自己挑。

Bucky在商场挨个摸了一遍,然后选了素色的真丝套装。虽然拿着运通黑卡,Steve仍然在结账时吞了下口水。

其实Bucky生活要求十分简单,Steve只是因为好友看着脸色有些不好,才关注到对方的睡眠问题。而为了身体健康,花这点钱也没什么。由此推论可以看出,也许作为武器的Winter Soldier在Hydra期间得到的待遇确实还不错,这也让Steve稍微有一些安心。

 

而另一次的事件,则让美国队长有些尴尬。

“根本不像你想的那样,老顽固,只是按摩,按摩而已!”穿着大象T恤的Tony Stark连拉带拽将Steve弄进了金碧辉煌如同皇宫的建筑。

安静的跟随在旁边的Barnes中士,目光冷静的扫过雕花的柱子和走廊两旁娇艳欲滴的鲜花。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又毫不浓艳,令人非常舒适。

“泰国的王室都会来这家SPA,绝对是最佳的泰式按摩。”

Steve终于认命的自顾自低着头向前走,Tony开始得意的介绍起来。其实这次任务的地点在柬埔寨,但任务结束后,Stark的飞机自然的“转了个小弯”降落在曼谷。

“你会爱上泰式按摩的,Cap,你那一身肌肉需要好好放松一下,不过你应该多给你的技师加点小费,给你按摩要出两份力气。”Tony冲着头发里插着鸡蛋花的接待姑娘招了招手,穿着泰国传统服饰的姑娘立即微笑着迎上来。

“Tony Stark 先生。”泰国女孩用亚洲特有的硬舌头口音甜蜜的叫出钢铁侠的名字。

美国队长不屑的偏过头,心想不知这个轻浮的有钱人来过多少次。

“记得客户的名字是优质服务的基本,队长。”富豪接过女孩递上来的花草茶,抿了一口。

“啊,你应该是Rogers先生,对吧?”

Steve惊讶的猛的抬起头,他知道自己名声在外,却没想着被远在地球另一侧的SPA会所前台认出来。

而泰国女孩水灵灵的大眼睛,正含着笑对着面无表情的前任冬日战士。

“我记得你,Rogers先生。”女孩妩媚的眨了下眼睛。

棕发的超级战士牵着嘴角露出个笑容,嗯了一声。

“你来过这儿?”

“他来过这儿?”

Steve 和 Tony 一起喊着问出来,一个冲着Bucky,一个冲着泰国女孩。

又一次无意中成为焦点的Bucky Barnes 只得又嗯了一声。

“要长袖的按摩衣服,不要碰左边肩膀和左手,对吧?”女孩像是卖弄自己记忆一样,有点骄傲的问。

“嗯,Rose,”Tony瞥了一眼服务员胸牌才叫出对方名字,“他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的?”

Rose看了看Barnes,而后者似乎没有做出“不要说”的表情,便放心的说道,“三年前吧,和另一位Rogers先生一起来的。”

Tony开始惊异的盯着Steve,美国队长立即拼命的摇头:“不是我!”

“不是这位金发的先生,是另一位黑发的先生,我记得他说他们是兄弟,都姓Rogers。”

“黑发的?”Tony和Steve都皱起眉头,而Bucky脸上稍稍有点发红。

“那位Rogers先生给小费很大方呢!”泰国姑娘又笑了起来。

 

“所以……你和Rumlow一起去这种风月场所,然后他说你们是Rogers兄弟?”

Steve坐在Stark私人飞机里,看着微微撅起嘴的老友,有些无奈的问。

“嘿,老古董,什么风月场所,是正规按摩!”飞机的主人在一边大喊。

“Rumlow也说……是正规按摩。”前任冬日战士坐在角落,像是想要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而且当时他又不知道Rogers是谁。”Tony在旁边帮腔。

Bucky用力点点头。

“呼,好吧。”Steve扭了扭脖子,不想承认刚才的泰式按摩确实让他浑身舒爽,“不过如果我再见到那个混蛋,一定扭断他脖子……竟然带你来这些乱七八糟的地方……”

“嘿!我说了那是泰国皇室专享的SPA,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你这老古董!”Tony愤愤不平的说,而Bucky成功的躲开了两人的注意力,安静的靠着椅子,冲着机窗外面的云朵开始发呆。

 

“你简直就像个嫁女儿的老爹。”Tony Stark翻着白眼冲Steve说。后者在一遍一遍的检查Bucky身上的装备,还不停的喋喋不休,

“通讯器就在手表里,西服内衬是防弹的,千万别脱下来,目标就在……”

“够了Cap,就是一个监视任务,又不是要让他杀了整个派对的人。”Tony忍不住呛道。

“Tony,这是Bucky第一次一个人……”

“我没事,Steve。”

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Bucky Barnes 安慰似的对好友说。这是他加入复仇者之后的第一个单人任务,只不过是去监护一个参加学术派对的科学家,但足以让Steve紧张个半死。

“如果有任何异常,随时联系后备支援,我们五分钟以内一定赶到。”Steve用力拍了拍老友的肩膀。

Tony Stark的白眼快要翻上天了。

 

Bucky 端着酒杯,面带硬装出的微笑靠着墙,目光扫过酒会里的每个人,而他要监护的科学家却一直没有出现。

这身衣服让他不太舒服,无论是看上去,还是感觉上。他在经过镜子的时候,装作无意打量着自己,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丝毫的区别,却让全身都觉得怪异。

手表震动了两下,他装作整理头发,将手腕凑到耳边。

“Banres特工,有消息称酒会被Hydra渗透了,出于安全考虑,目标今晚不会出席。任务取消了。”

“收到。”Bucky嘴唇都没动的轻声说,接着将目光投向端着托盘的侍者。

复仇者的任务取消了,这非常好,他可以专心进行他自己的任务。

如他所料,那个身材过于健壮,几乎撑破侍应生制服的家伙,也侧头把耳朵凑到领子旁边,然后小声骂了句什么。

看来对方的任务也提前结束了。衣着笔挺,面色冷峻的Bucky Barnes 稳步走到那个侍者身边,而侍应生也面带愠色的上下打量着他。

Barnes顺手关上了手表的通讯功能,左手飞快的划过侍者的衣领,看上去像是好心帮对方弹掉灰尘,实则捏碎了藏在领口的通讯器。

“跟我过来。”他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左手放在侍者腰后,弯曲的手指戳了下的脊椎提醒对方不要忘记这个致命武器的威力。

酒会气氛一片歌舞升平,没人注意到两个散发出寒气的男人悄悄离开。

为了准备任务,Bucky在酒店楼上,目标的房间隔壁开了个房间。在走去房间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就如酝酿着暴雨的乌云,巨大的能量就要喷薄而出。

终于忍到了关上房门,Bucky转过身怒视着眼前的男人,“你……”

“这他妈是谁给你挑的领带!”

还没等他开口,黑发的男人就一把抓住他的领带把他推到墙上,声音因愤怒而嘶哑,

“宽领带,还带着条纹……!还有这个领带结!这个领带结!你以为是带了一条围巾么,这他妈是什么中世纪海盗的打结方式!”

“Rum……”前任超级武器挣扎了一下,竟然没能挣开黑发男人的手,倒是让对方直接撤掉了领带。

侍者打扮的男人瞥了一眼领带背面的商标,发出一声冷笑,随手把领带扔到地上,又用力抓住Bucky的衬衫领子,

“插片呢,领口的插片呢!怪不得领子软榻榻的一点精神都没有。这破衣服是什么材料的?”他自问自答的用扯开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捏了捏领口,“操,免熨牛津布,免熨衬衫,竟然穿免熨衬衫,都是东南亚的童工流水线上做出来的。而且你不觉得衬衫紧的要命么?他们难道不知道你的衬衫要大半号,装你那条铁胳膊么?”

说着男人将手伸进Bucky的衬衫下面,丈量起衣服的尺寸。

“Rumlow!”Bucky实在忍不下去,大吼一声,左手一把推开在自己身上随意上下其手的男人。

与此同时,衬衣发出刺耳又清脆的“滋啦”声,左肩撕开了个大口子,露出下面的机械手臂。

Rumlow后退一步站稳身体,手掌向上耸了下肩,一副“我就告诉过你”的样子,“看见了吧,一抬胳膊肯定会撕开。”

Bucky皱起眉头看着衬衫上的口子,对面的男人趁机又凑过来翻弄起他的西服。

“里面果然有防弹内衬,怪不得一点也不贴身,弄得你像个水桶一样……我不是和你说过西服最下面的扣子不要扣上么!”Rumlow边说边解开Bucky西服扣子,紧接着倒吸了一口冷气,上下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这他妈是谁给你买的皮带!着他妈是什么!超市牌子么,在Walmart买的么!连真皮的都不是!”

打扮成侍应生的男人单手解开粗糙的皮带扣,稍一用力就将整条皮带从Bucky裤子上抽下来,又狠狠扔到墙上,金属釦在墙纸上砸出一个白印。

“这他妈的破玩意儿,他们竟然给你穿这种破玩意儿,虐待,简直是虐待。”说着他眼圈竟然红了,“我什么时候让你受过这种委屈?我还以为放你去复仇者是为了你好,结果他们就这么欺负你!”

“嘿,Rum……”

“运动内裤!西服里面配运动内裤!”没了腰带的裤子稍微下滑了一点,露出来内裤的上沿,Rumlow顿时又心痛的喊出来,“怪不得臀线变成了那个样子,到底是哪个混蛋给你买的衣服,我去宰了他!”

“你到底有完没完!”Bucky一把抓住侍应生的领结将男人提了起来,他往前走了一步想将手里抓着的人按在墙上,但滑落到大腿的裤子正好绊住了他。

又是“滋啦”一声,紧跟着是两人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纵然宾馆地面上是又厚又软的地毯,地毯下的楼板仍然发出沉闷的响声,整层楼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金属手臂的战士直接压在了Rumlow身上,额头正好撞在对方眉骨上,将皮肤撞破一个小裂口。

他沮丧的翻过身,开始撕扯由裆部裂开的裤子,而破开的裤子比完整时更顽固的缠在他腿上。

侍应生打扮的男人甩了甩脑袋才从重创中清醒过来,他捂着额头坐起来,开始帮乱作一团的超级战士脱裤子,嘴里还喋喋不休,“你看这双……”

金属手臂卡在男人脖子上,“Rumlow,你要再说这双鞋子一个字,我保证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Rumlow不服气的哼了一声,用目光狠狠剜了一眼那双不算锃亮的鞋。

两人像与章鱼搏斗一样,将那条可怜的裤子撕成条,终于让Bucky的双腿摆脱束缚重获自由。

离开酒会现场不到十分钟,扮演成功商业人士的Bucky Barnes特工就变成这副样子,西服散乱的披在身上,里面衬衫撕了个大口子,领带和腰带分别位于房间两个角落,下身只穿了紧身的运动内裤,光腿坐在宾馆地毯上。

“这种鞋……”

“闭嘴!”

“会磨脚。”

Rumlow用手指扒开卡在脖子上的铁钳,强撑着说。

Bucky愣了一下,他穿惯了宽大的战斗靴,这种皮鞋确实让他的脚趾又酸又痛。

“脱了歇一会儿吧。”Rumlow伸手帮他脱下一侧的鞋子,Bucky自然而然的将另一只脚递过去,可到了一半,又突然停下来。

“我自己来。”他低头蜷起腿,自顾自脱掉另一只鞋,随意扔了出去,受了一天拘束的脚有种如沐春风的舒爽。

“对,复仇者让我自己脱鞋,自己买衣服。因为他们把我当作人看。”前任武器一边脱袜子一边说。

Rumlow挑了下眉毛,盯着Bucky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捏了捏微微鼓起的脸,“他们给你喂的还不错。”

超级战士立即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手臂扭到背后,脸朝下压在了地毯上,“该说你了,为什么还在给Hydra干活儿!”

“唔……这是我的正式工作。”

“操你的正式工作!”

“嗨~Hydra从不拖欠工资,还现金结账,不用交税,我去哪儿找这么好的工作?”

Rumlow扭过头看着气得咬牙切齿的前任武器,裂开嘴笑着说。

“混蛋,你为什么不选神盾这边!”金属胳膊加大了力量,让被按在地上的人发出一身呻吟。

“Hydra工资高!”Rumlow理直气壮的吼。

“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Bucky将身体压在Rumlow背上,大声逼问。

“养你啊!”

Rumlow用胸腔里最后一丝空气说。

超级战士犹豫了一下,起身放开了Rumlow。

黑发的男人狠狠吸了几口气,才翻身爬起来,“呼,给你花钱特别爽,让我充满了赚钱的动力。”

“别用我作借口,我根本就花不了多少钱。”Bucky沮丧的脱下沉重的防弹西装外衣,靠着床腿坐在地毯上。

“谁说的,”Rumlow凑上来,替他脱下肩膀上撕开大口的衬衫,“你第一次冲我笑,是因为我让你咬了一口我买的麦当劳甜筒。”

Bucky皱起眉头。

“估计你不记得了。后来我喂你快餐冰激凌你就不笑了,我只好买Barskin Robins的,再后来只有意大利店里的新鲜冰激凌才能让你笑。”

“那是因为Hydra只给我吃半流食营养餐。”前任战士回忆起那种咖啡色的胶冻,一阵反胃。

“而且你身材那么好,一般的衣服根本就配不上你。只有意大利和法国的牌子还凑合,而且最好要订做。”Rumlow开始按摩超级战士宽厚的肩膀和大臂紧实的肌肉,让对方舒服的仰起头。

“我想想……所以洞察行动之后查封你的账户,里面只有一百美元,其实你都花掉了?”

前冬日战士眯起眼睛享受对方的按摩,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快。

Hydra的佣兵笑了一声,“账户?你不记得了么,我们坏人都是用现金的。”

Bucky回忆起Rumlow从钱包里点现金的样子,嘟囔了一句,“土豪。”

“都是谁教你的这些词!Stark那小子才是土豪,看他给你买的这些衣服领带鞋……”

“我说了,我自己买的。”Bucky瞥了对方一眼。

“呼,”Rumlow叹了口气,“但是他没阻止你,是他的错。复仇者那边待遇怎么样?”

“如果工资高,你会过来么?”前任武器闪着水盈盈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前任管理员。

“……”Rumlow眨了眨眼睛,突然站起来,“附近的商场还没关门,我去给你买几件衣服。”

“回来!”金属手抓住了男人的脚腕,“我裤子都脱了,你还想走?”

 

“Bucky一晚上都没联系,会不会出什么事儿了,我应该过去看看。”

“任务都取消了,他自己关了通讯器,Hydra也一点动静都没有,有什么好担心的。”

钢铁侠伸开胳膊坐在沙发上,美国队长焦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此时,他们讨论的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Bucky!你终于回来了,你去哪儿了!”Steve冲上去将好友搂紧怀里。

“等等,他走的时候穿的不是这身衣服。”Tony眼尖的指出问题。

“我去逛了逛商场。”Bucky坦然的说,解下脖子上的羊绒围巾,随手搭在椅子靠背上。

“我说……现在可不是打折季。”钢铁侠从沙发上起身,走过来瞟了一眼围巾上的刺绣,又随手摸了下棕发男人身上的大衣。

“没关系。”Bucky伸展了一下胳膊,右手腕的手表闪了一下。

“哇噢~士兵,你这么买下去,连我都会破产的。”Tony开玩笑般的说,也许也不是完全开玩笑。

“放心。”前任兵器嘴角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破产的不是你。”

 

三个月后,Tony Stark收到一封求职信。

“录取保镖这种事,你自己搞定就行了。”他对Jarvis说,无视了那封信。

“Sir,这个人比较特殊,估计你也认识他。”

“恩?是谁?”Tony稍微来了一点兴趣,抬头看着屏幕。

“Sir,他要求预支一个月的工资,还要现金结账。”

Tony Stark看着屏幕上出现的黑发男人照片,这时他才隐约将这个人和Bucky Barnes突然爆满的衣橱联系了起来。

 

小番外——Stark 血汗工厂

 

“嘿,老板,我的工资呢!”

“早就给你结过了。”

“你胡说什么!我好几天没见过那些死总统头像了!”

“哦,和你签合同时候你没看么,合同第250条,你的工资全部发到James Barnes账户上。”

“什么!混蛋!我要辞职!”

“辞职需要交五百万美元的违约金,请见合同334条。”


END

对,就是Bucky通过花光Rumlow钱的方法把他争取到复仇者这边的励志故事。 

 


评论

热度(161)

  1. xsphinx漫长时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