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来自星星的你 续 完

口罩:

我一发完都是不写续集的,然而,这次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求续的,所以……


 恶搞依然




克林特觉得这不算什么,打群架嘛,这不就是他们的职业吗,他擅长这个,他打过怪兽,揍过机器人……


但他真的没做好和一只浣熊互殴的准备啊!!


情况一触即发,复仇者VS银河那什么的。


克林特站在最前面,他怀疑所有人都在用眼光瞄他前面的那只浣熊,毛茸茸的,眼睛又黑又圆,小爪子缩在身体前面,好像还不够可爱似的,抖了抖大大的毛耳朵。


他听到自己底气不足地说,“停下来,小东西,你敢再往前一步—”为了显示自己是认真的,还抬了抬手中的弓箭。


“哦,come on。”对此,小浣熊不耐烦地晃了晃脑袋,抬起火箭炮。


复仇者大厦的休息室彻底报废了。


 


托尼一边召唤战甲,一边气得大叫,“每一次!每一次!”这不能怪他,他刚刚才修好被奥创毁掉的休息室。娜塔莎从他身边跑过,俄罗斯女人还穿着战斗服,此时一脚蹬在前方的茶几上,弓身踹向那个绿色皮肤的女性外星人。


克林特有时候并不懂为什么大家这么热爱打架。


显然幻视也有同样的想法,他谨慎地飞出了狼藉的客厅,无视了被树人缠住的钢铁侠。


克林特觉得事后,托尼大概又会把自己关在实验室几天。


旺达在努力控制烦躁的布鲁斯,这是她的新任务,关住Hulk,虽然在每周的棉花糖与热巧克力交流会上克林特提出过异议,如果团战,我方还得流失一个战力维护后方,那为什么我们还需要这么多人参战呢?


但又不是说有人会听克林特的,呵呵。


山姆和那个筋肉男打成一团,如果要克林特说,山姆应该重新考虑自己的战术定位,当你展开巨大的翅膀在小范围内不停俯冲下殴打某个地面目标物的时候,总会让人联想到YouTube上的澳洲喜鹊攻击行人的视频。


好了,最后让我们把目光转向那对糟糕的始作俑者。客观上,克林特并不确定星爵的战斗力,虽然他的体形看起来有些疏于锻炼,但能在宇宙中生活的家伙绝对不容小觑。但恐怕愤怒值到达顶峰的Cap实在不好惹,感谢冬兵拿走了他的盾牌,不然他可能会用盾牌敲碎星爵的头。


虽然现在也差不多了,看着又一次把星爵揍飞的Cap,克林特再次在内心确定,就算是美国队长也有月亮背面,别惹美利坚,别动冬兵。


说起来,冬兵呢?




克林特扫视全场,很快找到了冬兵,然后他感觉自己又被火箭炮轰了一次,对着脸。


冬兵抱着盾牌站着,低头一瞬不瞬盯着脚边的浣熊,基本上那表情,就像是,就像是……


克林特在记忆中搜索,最终确定他小女儿在网上看猫咪视频也是这个表情,陷入了某种不可言说的神秘的世界。


“嘿,看什么看,蠢货,信不信我把你的屁股给轰下来!”浣熊扬了扬手中的火箭炮,凶狠地对着冬兵呲牙。


冬兵低声说:“而我会把你的尾巴从屁股里塞进去再从嘴巴里扯出来。”


虽然外形相差甚远,但克林特确定他们在爆粗领域是一国的。


浣熊停了下,他的眼珠转了转,瞄上冬兵的胳膊,“假肢?”


“嗯。”


“能不能送我?”


冬兵皱着眉,很认真地想了下,点头,“可以。”


浣熊惊讶地瞪着他,然后开始手舞足蹈地大笑,“嘿,you are awesome,I like you!”


冬兵似乎很用力地想应该作什么反应,浣熊却等不及了,他扔掉火箭炮,顺着冬兵的裤管爬了上来,盘在了冬兵的胳膊上,它伸出小爪子敲了敲那金属胳膊,兴趣盎然地说,“留着吧,我只喜欢抢人家的心爱之物,宝贝。”


冬兵思考了一下,举起手中的盾牌,“我可以拜托史蒂夫,把他的盾牌送给你,他很喜欢他的盾牌,每天都要擦一擦。”


“他会听你的吗?”


冬兵想了想,“有时候。”


“他是你的男朋友吗?”


冬兵又想了想,“不知道。”


“你真好玩。”


“你也是。”


浣熊跳上冬兵的肩膀,一只爪子埋进他的长发里,直起身,指着和托尼纠缠在一起的树人,“那是我的格鲁特。”


“格鲁特!”


树人听到召唤,停了下来,他松开托尼,向他们走来,浣熊激动地说,“格鲁特,这是……你叫什么来着?”


“James。”


“这是James,这是格鲁特。”


“格鲁特。”冬兵点点头。


格鲁特靠近冬兵,缓缓弯下腰,礼貌地说,“格鲁特。”


克林特开始认真怀疑冬兵有外星人血统。


托尼从地上爬起来,他不可思议地盯着这边的跨物种社交,“所以,还打不打了!”


“格鲁特。”


棒极了呢,克林特挠了挠鼻子。


 


最终他们像两排白痴一样站在一块儿,每个人都狼狈不堪。托尼抱胸把自己抻得直直的,好像这样就能更高一点,“ok,事情很明显了,如果你们再留在这里,可能会发生情杀,我真不敢相信我在说什么,我们居然像青少年一样为了这种破事打架,天啊,今天这里的人谁都不许说出去,不然你们再也见不到我了。”


“我不认为这是小事,大部分雄性动物在求偶期间都会发生惨烈的厮杀,人类社会涉及到爱情有更复杂的因素,但竞争仍然是占有配偶的必要一步。”幻视认真地指出。


克林特同情地看着托尼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的样子,他会不会把自己锁在实验室再也不出来呢,克林特思考着。


彼得翻了个白眼,他摊手,“你们为什么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复杂,这一切只关乎James,不要再为他做决定了,他明白他想要什么,对吗,James。”他伸出手,专注地盯着他在这个星球美丽的邂逅,“你值得整个宇宙。”


克林特才没有偷偷用余光瞄Cap。


冬兵看着他,他的目光似乎透过彼得看到了100亿光年,小小的闪耀燃烧成巨大的星球,群星之间是无限的可能,黑暗的无垠比海更深层,包容抚平所有的创伤,那里是没有边际的温柔。


然而最终星球沉没了,那些璀璨一点点熄灭,冬兵垂下了眼脸,长长的睫毛像合上的幕布,终归落幕于现实。冬兵摇摇头,他低声说,“史蒂夫。”


克林特不忍心去看Cap了。


彼得叹气,他没有收回手,反而握住了冬兵的左手,俯下身,在那冰冷的金属上印上一个吻。


“farewell,my sunshine。”


克林特同情Cap。




显然上帝也是,远方忽然亮起闪电,幻视飞了出去,这时沉闷的轰鸣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就像急不可耐来参加派对的客人叩响了大门。


克林特希望最好不是他想的那样。


“吾友们,真高兴你们竟都在此!”索尔和他的弟弟穿着阿斯加德的戎装一起走了进来。


幻视兴致勃勃地环绕在他身边。


克林特现在不忍心看托尼了。


就在这时彼得忽然开心地招呼新进来的邪神,“蜜糖,真没想到—”


在收到邪神的眼刀后,彼得识趣地闭上了嘴,但已经来不及了,肌肉德雷克斯可能一辈子没这么反应敏捷过,“哦!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长角的妞吗,技术特别好的那个—”


宇宙洪荒般的寂静,克林特捂住脸,他真的真的讨厌打架。


 


彩蛋1


冬兵紧跟着美国队长,史蒂夫的背脊跟石头浇筑了一样硬,把冬兵阻挡在外。


“停下。”他命令道。


命令无效。


冬兵仍然跟着他,史蒂夫忍无可忍转过身,他一把把冬兵推在最近的墙上,“我说停下,别再跟着我。”


“不。”


“为什么?为什么要跟着我,巴奇,你明白吗,你什么都不明白。”史蒂夫沉声说,巴奇盯着他凹陷进去的一边腮帮,觉得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史蒂夫不开心。”巴奇说出他看到的。


史蒂夫嗤笑,他疲惫地摇头,他按住巴奇,凑近他,目光流连在对方的嘴唇上,“我很生气,巴奇,我非常非常生气,所以别再跟着我,不然我会伤害你。”


 


彩蛋2


“史蒂夫,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此刻非常满足的史蒂夫温柔地梳理着巴奇凌乱的长发,“当然,巴奇。”


“你可以为我做一件事吗。”


“任何事,巴奇,只要你希望的。”和所有男人一样,史蒂夫也会在某些尤其放松而愉悦的时刻犯错。


“我想把你的盾牌送给我的朋友火箭浣熊。”


“……”


 


彩蛋3


目送飞船消失的史蒂夫,走回室内,巴奇在床上睡着了,他看着他陷入被子和枕头搭建的安全的小窝中,感到内心的满足和平静。


没有人,没有人再可以从他身边夺走巴奇,他拥有他,到世界末日,到宇宙尽头,不惜代价。


 


他不知道曾经也有一个人在冰天雪地中,拂去冬兵发间的雪花,想着同样的事情,握紧了手中的枪。


而那个人总有一天会回来,夺回他失去的一切。




end


依然隐藏cp,颗颗



评论

热度(370)

  1. 噼里啪啦呛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
  2. Sober_x口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