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LotR·AL]Not Friendship -37

莫莫见见云片:

第三十六章点我


37 东萝林事变

 

假如从地图上纵观,就会发现绿叶森林东南部有一个显眼凹陷,像被狠狠咬掉一口一样。

这片大空地原本也有茂密的森林覆盖,不乏生长了几百年的参天大树。后来人类在此不断砍伐开荒,终于造出了这个——按照森林西尔凡的说法——“丑陋的豁口”。

魔苟斯在东萝林建立根据地之后,被人类称为“东林弯”的这个地方,就成了一如教信徒最重要的输出地之一;魔苟斯派来的两个“导师”依靠信徒的捐献,在这里建起一个“圣堂”,驻扎下来,成为传播的大本营,信徒心目中的“圣地”。

英博特第一次拜访圣堂之时,虽然行程匆忙而且满心急躁,但也忍不住为这座灰色条石建造的尖顶建筑暗自惊叹了一会儿。圣堂大厅内完全不分层,一抬头就能看到直通云端的高高拱顶,据说这能使天父的声音被引导到凡人的身边。

英博特从没听过天父的声音、也不感兴趣;现在他只想听听所谓“人间代理人”的声音。

“你们俩必须得劝阻他们,”在大厅旁的小隔间里,他满面阴云,声音低沉地警告,“否则这仗没法打了。”

两个导师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出声。

“你们不是那位派来的吗?他能弄出这个‘一如教’,就有办法控制它吧?”

“我们的主人没有别的指示……他让我们全权处理。”他们额头上冒出汗来。

“那就快些处理。”英博特没耐性跟他们继续磨蹭,“你是天父代言人,那些人脑子里的东西都是你们教的,只要你们说,他们就会听从。”

“没那么简单……”

 

片刻难耐的沉默之后,另一个导师忽然说:“时间快到了……我们到窗边去看看吧。英博特先生,也请你一起来。”

英博特云里雾里地走到窗边。他们从窗帘的边缘向外,正好能看到圣堂前的空旷的大广场。昏黄的夕阳之下,磨平的石板拼接成的地面上连半片枯叶也没有,泥土尘埃都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只有余辉的圣洁颜色。

正当英博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耍了的时候,广场对面忽然传来持续的嘈杂。

沸沸扬扬的吵闹越来越近,道路尽头出现了簇拥的人群,正向圣堂方向浩浩荡荡地走过来。

队伍之中最显眼的,是一个高高的十字,被举过头顶,远远都能看到。再近一些,英博特发现简陋的木架上还有一个人——全身光裸,只在腰间围了一块布,两手被钉在木架两端,从手心流出的血液已经在手臂上凝结成黑色。假如阿拉贡在这儿,一定会大感讶异:他被魔苟斯派来绿叶森林时候,这个面无血色的年轻人曾跟他有过愉快的交谈。这是巴里安,那个建议把换皮者圈养起来的“善良”教徒。

人群高喊的话语已经能逐渐能分辨出一些来:异端、邪恶、火刑、正义。

“他已经被这样挂着游行了一天一夜。闻到臭味了吗?无论他怎么哀求,人们都不肯放他下来小便,最后他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尿了出来。人们因此更加愤怒,说他亵渎神圣的审判。”

英博特觉得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游行示众之后烧死,这就是他们集体做的判决。”

柴薪堆很快搭了起来,钉着受刑人的木架则被固定在上方。奄奄一息的年轻人没有一丝反应,或许是没有力气,也或许是为折磨即将结束而释然。

在咒骂声中,火点了起来。浓厚的烟雾包围了年轻的躯体,很快火舌就沿着木架向上爬。在潮水般的口哨声、欢呼声、鼓掌声中,传来仿佛心肺都要被撕裂的异常惨烈地哀叫,但迅速被淹没。忽然“砰”地一声爆响,底部被烧断的木架轰然倒塌。从黑烟之中,一个明黄色的人型火团倒进围在一旁的人群之中,翻滚抽搐。

旁边的人惊慌失措地躲开,冲着地上的火团发出诅咒。

“下地狱吧,恶魔!”

很快,人型火焰不再动弹,安静地燃烧。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只有这团火焰跳动着照亮他们的脸。他们的脸,有的僵硬苍白,有的欢欣愉悦,有的恐惧不忍,有的虔诚坦然。但谁也不敢不开口。他们高声赞颂天父的名字,朝天上虔诚地礼敬,手牵手唱起圣歌。

 

英博特用力吞咽一口,压下喉头的异样:“所以,这个人犯了什么罪?”

“他劝说大家不要攻击同盟的精灵,据说还曾对攻击换皮者的事发过牢骚。所以他们说他是恶魔的潜伏者。”

导师面色发青;一个死死盯着广场上的这一幕,仿佛要把警惕烙到心中;另一个则不自在地转开视线。

“后来他改了口,说自己先前被迷惑了心志,如今已经幡然悔悟,求大家宽恕。他趴伏在所有人的脚下,恐惧地颤抖,痛哭流涕,动摇了许多人。趁着这个时候,我们立刻替他说话。然而数个导师站出来,大声宣布这是恶魔伪装自己、继续潜伏的伎俩。他的追随者立刻赞同,指责所有同情者都是异端,甚至我们都不例外。于是,再也没有人敢出声求情。”

只靠魔苟斯的两个爪牙远远赶不上发展的需要,从两个导师人类中提拔了好几位新导师。理论上他们级更低,但跟信徒的接触更频繁,拥有更多信徒的支持——自然而然,羽翼丰满的他们,开始有了自己的私心——他们会很乐意将这两位高级导师也打成异端,爬上更高的位置,获得更大的权威。

“那几个人类导师是故意的,他们想把棋将死!一旦死刑执行,所有参与审判的人就没有回头路了;因为假如承认错误,就意味着必须同时承认自己将一个无辜的人置于死地……谁有勇气背负起这么大的罪孽?”

“你都看到了。我们的话已经不管用了。他们为了心安理得,会把任何反对者钉上十字架。有了第一个牺牲者,他们绝不会再对第二个犹豫。现在或许只有教宗大人亲临才有可能阻止他们——但我不抱信心。”

英博特的喉咙好像被一颗石头堵住,沉默了半晌。他比这两个家伙清楚中土的局势;那位“教宗”现在根本没办法顾及这边。

自参与这场战争以来,他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他们输定了。

 

林谷被林地精灵打下来的时候,他虽然在观望,但并不认为东萝林军必输。

那时他还在思考如何利益最大化。

对他来说,最好的局面是双方势均力敌,他可以随意加入开价高的一方;次好的局面是其中有一方稍落下风——但必须是只要他的雇佣兵加入就能扭转局势的下风,如此他可以在假装权衡之后,加入稍弱的一方——为了扭转局面,这方一定会出大价钱。再差的局面当然是有一方占绝对优势,如此雇佣兵的地位就会变得无足轻重,不过只要加入胜利一方,至少能保证利益不受损。

在刚加入黑暗阵营时,他以为这次遇到的是最差的局面;但林谷一战后,他开始觉得可能会变成次好、甚至最好的局面。

万万没想到,才过了不到十天,他的判断又再次改变:这是最差的局面,而且他恰恰站到了弱势一方。

隐患是在攻击换皮者时埋下的。英博特虽然极力反对,但顶不住激进人类的要求。他毕竟是雇佣来的,没有牢固的统率力,如果还想继续打仗,就必须得照顾士兵的情绪。

最初接触一如教时,他还觉得这玩意儿非常好用:普普通通的农夫,一皈依一如教,就变成了敢打敢拼的狂热战士,完全不需要他做额外工作来提高他们的士气。能想出这个主意的那位老大,真是个人才——他没想到这玩意儿也会失控。

偷袭取得巨大成功,换皮者战败遭受重创,人类必胜的信心高涨;他们每天在营地聚会,整齐地高喊“一如护佑我们”,好像天父真的会保护他们刀枪不入、百战百胜一样。英博特也不得不参与其中,做出虔诚的样子,心中却越发冷静;不详的影子落在他每个梦里,但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换皮者四处开始的报复活动就转移了他的视线。


他从没想到,这些信徒会忽然包围他的营地,要求发动事变。

而这次的攻击对象,不是北方林地里的那些精灵,是与他们共同作战的“友军”——人类眼中的精灵,精灵称为污血者。

“我们对北方精灵的战斗之所以迟迟得不到胜利,一定是因为这些南部精灵偷偷向他们通风报信!否则怎么解释北方佬能这么神出鬼没?”

“谁知道打赢之后这些精灵是不是真的会按照天父的指引西渡,把中土让给人类?把它们全部杀掉才保险!”

“他们连自己的同类都能下得去手,哪一天对付起我们一定更心狠手辣!我们得先下手!我们只是在保护自己,这是正义的!”

“而且他们从不做礼拜,也从不祈祷,对天父没有一点敬畏,是不折不扣的异教徒!”

战事还没结束,竟然就先搞起内讧?英博特目瞪口呆,回过神来之后连忙劝解:“这些精灵是挺可恨的,不过现在还不到打他们的时候。万一我们两边内斗,北方的敌人忽然打过来呢?”

“这话说得不对!内部隐患不消除,怎么全力对外?再说,有天父的护佑,我们还需要担心敌人的攻击?”

一个导师大声斥责他不分主次、懦弱胆怯,立刻得到热烈响应。

面对营帐外那些举着火把、狂热地高呼、目光像是喝醉一样的狂信徒,英博特深深觉得,这道理没法讲清楚了。

他当场拍板同意“领导”他们去袭击南部精灵的营地,约定好时间、提出一个大体作战方案。这当然是为了拖延时间;他在方案里留了几个难题,说暂时解决不了,请大家一起想办法,一等解决就马上行动。

打着给魔苟斯——信徒们称之为教宗——执行一个特别任务的理由,他快马加鞭地赶到东林弯,让圣堂里的导师想想办法,结果是——领教了今生难忘的一幕。

等再次返回营地,他脑子里只剩一个念头:趁着还能全身而退,赶紧逃跑。


如果独自离开,或者只带几个心腹,安全逃脱的难度不大。但作为佣兵团首领,要是在这种时候抛弃下属,以后就别想再建立任何威信了。

他们仔仔细细地制定了脱离方案,但人数太多,想不闹出动静根本做不到。信徒们发现佣兵团集体脱离,很快就追杀出来;他的佣兵团则按照事先的约定,向不同方向逃散。

英博特带着几个部下朝西突围,笔直来到林谷;他一开始就打算好趁林谷精灵还不清楚东萝林的变故,先到这里敲一笔。

照原样进谷当然不行,追杀搞得他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如果被对方看到了,就什么都泄露了。于是,整饬一番后,他昂着头走进了瑞文戴尔。

 

“我明白了,”英博特拍着大腿,一声哀嚎,“您根本还不知道东萝林的事,只是猜中了我的处境。而我被您这么一唬,就什么都倒出来了。”

爱隆的眼神相当和善:“你没猜错。我非常感谢你带来的消息。”

这坦诚的态度差点让人类憋出一口血来。

“好了,现在可以讲讲你所谓的情报了。”

英博特犹豫着,是直接说出来,还是等对方掏了钱袋子再说。现在他已经摸不透这个精灵的底了;万一自己推三阻四,对方干脆不听了怎么办?

爱隆抬头看了看窗外直直落下的阳光,“或者先吃午餐?”

英博特彻底没了脾气:“早说完早了事,我不讨价还价。一直听说精灵是最公正最善良的生物,相信你们不会给自己的名声抹黑,一定给个厚道的价,对吧?”

“精灵不会玷污自己的品格,但也要看你的情报值不值得。”

只有林谷之主自己知道,他是如何压抑心中焦急的火焰。

埃斯泰尔和莱戈拉斯前往魔多,本该是秘密行动,现在却让英博特知道了。他到底了解多少?他有没有告诉魔苟斯,或者是魔苟斯告诉他的?两个持戒者是否还安全?

“我敢肯定对您有价值,”英博特拍拍胸脯,“我的雇主特意把这当做秘密任务来办,就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

这么说是魔苟斯先发现了他们的意图;不大张旗鼓地追杀护戒队,恐怕另有图谋。爱隆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等着下文。

 

在离开东林弯的一如教圣堂之后,英博特继续南下,穿越绿叶森林南端,到达刚铎。魔苟斯交待的秘密任务确有其事,否则他也不能在信徒们的包围中轻易离开。

他的使命是寻找一人一精灵;这不是难事:首先那个人类他认识,其次现在在人类的地界内敢于不结队出行的精灵寥寥无几。

在艾明莫尔附近的一个小镇子,他和他的心腹听说了精灵的踪迹,很快从一群刚被救出来的难民口中证实了消息。一个小男孩引起了他的注意——这孩子被那两位救下来之后,曾试图跟随他们。

这正符合魔苟斯的需要——它让他找到一个可以一直跟着他们的人选。一个被救过的小男孩不容易引起怀疑。

“告诉我,为什么你想跟着他们?”

“为了报仇。”

那孩子坚定地回答。

英博特很满意,将魔苟斯交代的一块水晶石交到他手里,而后给这孩子弄了一艘小船,鼓励他追上去。

“有没有成功我不知道,反正已经完成了任务。”英博特对爱隆摊摊手,“那时候我只想着赶紧回到营地,准备逃跑的事。”

“那孩子要报什么仇?”

“我忘了说吗?”英博特故作惊讶,“他全家都被精灵杀啦。”


----TBC----

就暂时更新到这里啦。剩下五六章结局,容我等到本子完售之后再发,见谅见谅> < (如果不能完售,等到足够时间也会发上来的)

另外本子里还会放两三篇番外作为特典,敬请期待!

另外,预告1:印量调查不日就会做,个人本、第一次、作者又不是什么大手,所以打算调查结果是多少就会印多少,也不会妄想开二刷,只能寄希望于结果尽量准确> < 因此请有购买意愿的姑娘尽量留爪哦;万一的万一,出现本数不够的情况,肯定是有留爪的姑娘优先哒。

预告2 : 是的,会开一个新坑,AL。这次结构不会那么复杂,涉及的人物地区也不会那么广了,走轻快路线,预计中篇这样,欢迎大家继续关注> <

评论

热度(98)

  1. 黑发猫妖莫莫见见云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