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Je te promets(03、好了完结了)

吧唧一声菠萝就掉了:

03

“他们为什么不去结婚。”

托尼实在无法不吐槽,复仇者们决定玩一个游戏。两个人对视三分钟,以此来证明复仇者们感情深厚。

“一分钟了。”布鲁斯看了看表。

美国队长和回归的冬日战士正面对面站着,两个人看着对方的眼睛。

钢铁侠感觉自己应该是想朝他们吐口水。

娜塔莎瞟了他一眼:“和你吗?”

“不,他的甜心可是有四倍的嫉妒力,”托尼不为所动,“我是说队长和冬兵。”

克林特在沙发上换了个更加懒洋洋的姿势,看起来就像平摊的水:“只是游戏而已。”

托尼被他漫不经心激怒了:“那你为什么和博士连三秒都没能支撑?”

克林特思考了三秒:“可能是因为我们不熟。”

“你开玩笑吧,”托尼唾弃他的敷衍,“你看了娜塔莎十秒,她给了你一个过肩摔。”

克林特无言的揉了揉肩膀,娜塔莎在一边冷笑。

“为什么我会觉得这画面非常的无法直视。”布鲁斯冷静的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史蒂夫看着巴基的眼睛,巴基有点想笑,但看到对方认真的眼神后又忍住,他耸了耸肩:“嗨,史蒂夫,只是个游戏,放松一点。”

史蒂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眼神却没有移开一点。

他看到巴基的眼睛里藏着一种疲惫,那是从他恢复记忆以来就没有消失过的眼神,史蒂夫对此毫无办法。

巴基看得出来他的担心,但是他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的把手放在他肩膀上轻轻捏了一下,就像他们曾经会做的那样。

“我没事。”他说。

他不需要史蒂夫的愧疚,对他而言,最坏的已经过去,最好的正在到来。

“三分钟到了。”布鲁斯松了口气,终于不用看这副烧眼睛的画面了。

然而正在对视的两个人并没有理他。

他又重复了一遍:“已经三分钟了,你们赢了。”

还是没有反应。

托尼冷眼看着:“他们当我们不存在对吧?”

布鲁斯收起手表,这位让人尊敬的博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实验室还有事,我先走了。”他实在抵抗不了这里越来越明显的粉红色气场了。

托尼翻了个白眼,潇洒的转身撤了。

娜塔莎因为早就见识过美国队长和他朋友的“深厚友情”,所以算是撑得最久的,但是她也快受不了了!

世界上为什么会存在可以默默对视三分钟的人!

嫌弃交加的黑寡妇带着不明真相的鹰眼也退了,只不过她在撤退之前还帮他们打开了休息室里的音乐播放器。

队长,不用谢!

“…… Je te promets le sel au baiser de ma bouche,Je te promets le miel à ma main qui te touche,Je te promets le ciel au dessus de ta couche,Des fleurs et des dentelles pour que tes nuits soient douces…… ”

温柔的法国男人的声音在他们耳边流淌。

“这是首情歌吧?”巴基挑眉。

“……”史蒂夫什么也没说,如果他能捂住自己几乎要滴血的耳垂就能好了。

巴基看了他一眼,把视线移开了,如果被布鲁斯看到一定会朝他吐口水的:“我想起来一点,我掉下去之前,霍华德说你有事要告诉我。”

“……不记得了,都这么久了。”

“不可能,”巴基笑的胸有成竹,“你连七岁的时候我送你的生日礼物盒子的花纹都记得。”

史蒂夫深吸一口气:“好吧,我想说的话,都在这首歌里面了。实际上,这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一首歌。”

巴基看了他半天,直到史蒂夫心脏都提到喉咙口的时候才“噗嗤”一声笑出来,他看着紧张的几乎要窒息的史蒂夫说:“如果这时候我说我法语的部分还没想起来你会不会揍我?”

史蒂夫无法抑制自己吐槽的心情:“是的,我会,你这混球,逗我很好玩吧?”

“也还好,”巴基憋了三次才把笑容憋回去,“你想不出这么浪漫的方式,告诉我是谁出的主意?”

美国队长三秒不到就把队友卖了:“托尼。”

“你知道这首歌是什么意思吗?”巴基手摸上史蒂夫的脸,笑容暧昧。

相比之下,史蒂夫真的非常尽职的做到了一个表白者应该有的表情,他很严肃的说:“知道……”

巴基提前一步吻上他,一吻完毕,他按着史蒂夫的唇角:“你知道我并不是真的想知道的对吧?”

史蒂夫只剩下点头。

我答应你接吻要雅谑,

我答应你爱抚柔如蜜。

我答应你天穹作被衣,

绣边缀花床夜温香袭。

PS.小彩蛋

躲在后门的全体复仇者们观看全程后,娜塔莎不由得发出感叹:“斯塔克,你们一家真是对美国队长的恋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应该甘拜下风。”

“……”托尼翻了个白眼,算是对她乱七八糟词语的回答。

——END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