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精灵宝钻】费家温馨系列·约会

岁月月月子:

费诺X诺婶,清纯BG向,傻白甜。

感谢大家觉得没有OOC,不过还是请调整自己的状态到CP花痴粉再进行阅读,慎入!_(:з」∠)_


***************************************

1.

  他在雨后的旷野上望见了她,褐色的发间点缀着绒球花。明黄色的衬衫、皮裤和腰间的工具包勾勒出她美好的身形,带铁扣的长靴上隐隐有苔藓的绿色。她大而深邃的眼睛闪亮着,红润的脸庞泛着活泼的笑意,目光集中在手中的绿色碧玺上,仿佛那是一块小小的宇宙,而她能从中诞生出几颗星子。

  他看见了春天。


2.  

  “我恋爱了。”他淡定地拿起真知晶球,对提里安城中的父亲说。

  正在举行晚宴的芬威愣了好半天。“啊?”


3.

  等芬威回过神来,费诺已经切断了联系。他端着酒杯犹自恍惚,英格威走了过来。“怎么?”

  芬威伤心地喃喃道:“孩子大了,不要爹了……”

  英格威飞快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茵迪丝,低声道:“天要下雨,爹要再娶。他会明白的。”

  芬威噎住,翻了个白眼。“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还能是什么?”

  芬威吸了吸鼻子,“那小子看上了个姑娘!”

  这回轮到英格威惊讶了。“哎哟你家那小子还知道用眼睛看人呢?我以为他都用下巴看呢!”

  “我家宝贝儿当然是用眼睛看人的!”芬威不干了。

  两个老精斗了会儿嘴皮子,英格威在他旁边坐下来。“Curufinwe长得本来就快,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芬威垂着头,不搭理他。

  “哪家的姑娘?”

  “不知道,他没说。”

  “刚刚认识的?在野外?就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我想想……”芬威皱眉苦思,半晌,摇了摇头。“我没看出来啊。他还这么年轻,我也没想着给他介绍对象。”

  是啊,你忙着给自己找对象呢。英格威默默腹诽。“不论如何,那姑娘肯定不差。你要相信Curufinwe。”

  正巧这时真知晶球又闪了闪,芬威连忙跑过去捧起来。

  费诺的脸出现了。

  “父亲,”他笑着说,“我要和诺丹妮尔结伴北上一阵子,五天后的狩猎不用等我了。”

  芬威和英格威目瞪口呆地看着晶球暗下去。

  

4.

  收到诺丹妮尔的飞鸽传书的玛哈坦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他得好好压榨压榨这个优秀的学生。家里还缺什么来着?一架大风琴,两个衣柜,屋后搭个小冷萃室,正厅的穹顶也该弄盏吊灯了……玛哈坦摸着红色的胡子,笑得眯起眼睛。

  

5.

  “不,你不明白,Feanaro,约会是必要的。”芬威喝了口水,“而且地点要选在城里。这样,美丽的原野才不会让你们产生爱情的错觉。”

  费诺睁大眼睛。“您觉得这一切是错觉?”

  “不不不,爱情的确来得很突然。”芬威以退为进,“但结婚是一辈子的事,不可更改……”他有点心虚地咳嗽了一声,“总之,我认为你们还是约会几次再订婚吧。”

  费诺挑眉,不过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

  “我要选择哪里当约会地点呢?”他有点苦恼,“我们都生活在提里安,再漂亮的地方也没有新意。”

  “这就是我让你们在城里约会的意义。你看,你们结婚后,新意也会渐渐消失的。”

  父子俩陷入了沉思。

  “城中心的喷泉怎么样?或者白曜石图书馆?雅凡娜的园艺展览?”茵迪丝好心地提出建议。

  费诺神色复杂地抬起头。“……谢谢您的好意,我再想想吧。”

  

6.

  “想想吧!你明天要和Curufinwe殿下约会!Curufinwe殿下!约会!”黑发的女伴尖叫一声,夸张地捂着心口向后仰倒,“啊,你是维林诺最幸福的精灵!”

  诺丹妮尔有些羞涩地笑。“可是我还不知道地点,要怎么配衣服呢?”

  另一名女伴拿起一个金色小叶玫瑰编织的花环,放在她的红褐色长发上。“照我看,你可以穿白色的裙子,上面点缀一些珍珠。提里安城闪烁着珠光,你也应该不逊于它。”

  “好主意,”一名来自泰勒瑞的女伴叫道,“我家里有一些孔雀绿和绛紫色的珍珠,我现在就去拿!”

  “等等,等等,”诺丹妮尔拦住了她,“你们真的觉得我应该穿裙子吗?裤子要方便得多。”

  “得啦,未来的王妃殿下,”女伴们笑起来,“您宝贵的第一次正式约会,还想爬树不成?——就算是爬树,Curufinwe殿下也能把穿着裙子的您抱到树上去。”

  诺丹妮尔笑着摇了摇头。

  一个女伴,同时也是玛哈坦的学徒,拿出一个首饰盒。“里头都是我新做的珠宝,本来想送你当受诞日礼物的。你看着自己配吧。”

  “哎哟,我可要挑花眼了。”诺丹妮尔看着五彩斑斓晶莹剔透的首饰们,有些手足无措。“我对首饰没什么研究。”

  “耳环,项链——或者胸针——要不要手链?”女伴们替她挑着,“我们今晚要给你加急护理一下双手,你的皮肤有些粗糙了,王妃应该有细腻的手。”

  诺丹妮尔一愣。

  “你老是在工坊里烟熏火燎的,出野外也是风吹日晒,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吗?”女伴们叹气,又都笑起来。“这下好啦!你结婚之后就可以安顿下来了。看看书,养养花,偶然做一些小雕塑,画点不那么重油彩的画。多好啊!多好啊!”

  少女坐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听着朋友们欣慰的声音,拉开桌子抽屉,取出了一个小盒子。盒子里静静躺着一个中等大小的项链坠子——漂亮的红铜,用黄铜和白银镶边,用黑色皮绳穿起来,透出健康而古朴的颜色。她又看了一眼旁边一盒晶莹剔透的钻石、水晶和玉石珠子,轻轻将它们推开。

  女伴们停止了说笑,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我得说,我不愿意改变。”诺丹妮尔微微一笑。“我也喜欢看书,养花,也会承担家务,但我不会放弃我婚前的爱好。工坊,画室,山水之间,我在这些地方花费的时间,应该和我之前花费的一样多。”

  “夫妻间最重要的是陪伴。”一个女伴提醒道,“你把时间都花在工坊,有什么时间陪他呢?”

  “——哦,这不要紧;Feanaro是会在工坊、画室、山水间陪伴我的人。”

  “固执的姑娘!”女伴们笑叹道,“他现在是这么说啦。谁不更喜欢温柔安静的梵雅姑娘呢?我们都看见了,爱情在你的心中牢牢扎根了;你最终还是会妥协的。”

  “哦,你们以为我在工坊和画室里都只是玩玩的,去野外也只是郊游?”诺丹妮尔托着红铜坠子。“这也是爱情。这是我第一次跟随父亲下矿时,亲手敲下的一块纪念品。我很爱它,我也很爱我的画和雕塑,绝对不是抱着随便的心意去做的。我对创造和自然的爱不会弱于我对一个精灵的爱,而且有些时候,我比你们想的要固执得多。”

  “我爱他,就得对他诚实。”她垂眸微笑。“他可不是会因为喜欢一个人而说谎的家伙。非常幸运,我也不是。”

  

7.

  芬威皱着眉头:“是我就不会选这种地方。”

  费诺毫不犹豫:“我意已决。而且我喜欢的姑娘,一定会喜欢这种安排的。”

  “维拉啊!”芬威喜忧参半地叹气,“我看你是一辈子别想结婚了。”

  费诺哭笑不得,“您这是咒我呢?”

  “不,我当然希望你子孙满堂啦。”芬威又叹了口气,“可是哪个姑娘会喜欢第一次约会整天在材料市场、工匠间、还有你的小工坊度过?吟诵诗歌呢?在白钻石街道上的行走呢?一起看双圣树光芒交映呢?一起到溪流边看萤火虫呢?——那些才是少女喜欢的。”

  ——他爹真应该出本浪漫约会指南。还可以签售,广告就写“八荒六合唯我二婚魅力无穷芬威大王亲身经历改编”好了。

  费诺咳嗽几声,把这种大逆不道的吐槽从脑子里赶走。“那些我都想过,不过我更喜欢坦率点。等关系都确定下来了,这些事慢慢做就行。”

  “好吧,好吧,婚后浪漫。”芬威认输地点点头,“可是你得确定能走到结婚这一步啊!”

  “为了结婚而结婚不就成了骗婚?”费诺轻嗤,“谁给您了什么影响,让您英明的双眼蒙上了迷雾,我可不愿去想。”

  儿子不听劝又叛逆,但是始终是心头肉,所以芬威只是端肃了面容。“不许胡说。”

  费诺表示顺从,收回前言,然后站了起来。

  “就算结婚,我的时间也不会全放在小家庭里。”费诺望着窗外的天空,“我的心告诉我,有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完成。”

  这个说法芬威倒是完全相信。他也认为儿子肯定会有一番成就,而那将是伟大到他无法预测的。

  “她会明白的,”费诺说,“如果她不能接受——哦,当然是绝对不可能的——那我们也不用再浪费彼此的时间和感情了。”

  

8.

  天色刚亮,黑发的诺多王子就已经来到了玛哈坦家的门口。门口有些大树,树叶上堆积的露水落在他发间,一闪一闪。他的白绸衣服上绣着双圣树的金色枝桠,披风是华丽的深枣红色,黑色靴子上绣着五彩的藤蔓和叶子。他的五官有着清晰深刻的轮廓,眼神锐利而明亮;他的嘴角有清晰刚毅的线条,此刻微微上扬着。任何人远远望去,都会立刻知道他就是至高王唯一的儿子——目前为止——提里安城的一位主人。

  诺丹妮尔推门而出,关上门,回过身。她穿着裁剪漂亮的白色衬衣,胸前襟上压着同样白色的刺绣,下身是黑色的长裤和马靴。红褐色的头发梳起马尾,和垂到胸口的铜色坠子都一晃一晃。

  费诺向她行礼。“早安!您起得真早。”

  “早安!您也来得很早。”少女深吸一口气,“在启程之前我有话要跟您说。我婚后也会是这个样子,敲敲打打,时常往外跑,手也不够光滑,因为它需要常常握着凿子。您不需要为我妥协,我愿意接受您的一切;但同时,我也不会放弃我所热爱的。”

  她看着骤然睁大眼睛的黑发精灵。“这样,您还会喜欢我吗?”

  王子殿下沉默了一会儿,直到红褐色头发的少女忐忑起来。

  “不,”他终于忍不住笑道,“我会爱您。”

  

9.

  听说小情侣迅速地解决了婚后种种问题,芬威很难说是欣慰还是失落。

  “他们志同道合,这真是罕见,”他对第二任妻子说道,“我本来还打算当他们有恋爱烦恼的时候出来出谋划策呢。——爸爸不就是这种情况出场的吗?”

  茵迪丝放下正在整理的花瓣,笑道:“知道你是爱情专家了,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坐在同一桌的玛哈坦表示同意。啊,费诺给他房梁上放的金属装饰纹漂亮而饱满,里面还有夜光珍珠粉,真是太棒了。在工艺创作这方面,自己的女儿堪称娶了个女婿回来。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舒心的事呢。

  

10.

  “所以他带你参观了他的小工坊,然后你们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打磨蓝金沙石,又花了一晚上把它成功镶嵌在你的曼威胸像上?”女伴们咋舌,然后又欢笑起来。“一如在上,你们不结婚真是没道理了!”

  诺丹妮尔也很开心。“这样如果算约会的话,婚后我们可能要常常约会了。”

  “就没有点别的?比如星空下的漫步,一起采摘常青树的树叶,互相赠送花环?”一个女伴调侃道,“那可都是我打算在找到另一半之后做的。”

  “听上去棒极了,”诺丹妮尔诚心诚意地说,“我会写在我们的婚后待办清单上的——Feanaro那边已经有五十多条了,不如你们努力一下,凑够一百条?”

  她的女伴们纷纷赞同,兴高采烈地开始交流想法。诺丹妮尔的眼睛落在剩下一点的蓝金沙石上,思绪渐渐飘远。

  他们当然可以在清澈的溪水中踱步,在花海中歌唱,用笔蘸着蜂蜜在花瓣上写下诗句,然后将它们制成香甜的点心。然而她忘不了在工坊时,面对通红的炉膛、明明暗暗的矿石和萃取液,一点点白色的火星在费诺眼前炸开的样子。他的眼睛漆黑深邃如同初始的夜空,那些火星明亮如瓦尔妲的星辰,似乎世界的秘密正蕴藏其中,光华灿烂,深沉浓烈。而那个人,是她未来的丈夫。

  再没有什么事能比这更浪漫了。

  




*****************************

微妙地吐槽了芬威。

玛哈坦全程计划通。

蓝金沙石非常漂亮。

评论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