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爸爸说不干》的尾声吧……

無想:

算是扔个索博的彩蛋。

但其实也不是那么CP,就复写一下剧本,这样通篇看起来也许会比较完整……

LFT上字数放不下了,前文SY上有→http://www.movietvslash.com/thread-155533-1-1.html

++++

尾声1

雨声盖过了一切,滚雷在远处的云层间乍隐乍现。

都灵家主放空思绪,站得笔挺,像一支教堂大蜡烛似的。他几乎停止思考,只是木讷地看着:

奇利趴在玻璃罩边哭爹喊娘,女顾问在给他处理伤口——力道大得快拗断他的腿。接着莱格拉斯出现在高台,和警察一起把菲利拉了上来。

两个人都松了口气瘫坐在地上。莱格拉斯低着头看自己的手掌,仿佛还没有恢复实感。警察便捧住他的脸,按进自己颈窝里,几秒后他们便分开,警察解下自己的领带——菲利的伤势比较严重,得好好止血。他做了个手势——

索林看到阿蒙兰斯朝自己的方向皱鼻子。

内疚、懊悔和挫败从胸腔里涌了出来……他忽然如释重负,雨水淋遍了全身,视野随即天旋地转。

警察喊他名字。

他平躺在地上,刀伤不是要害,血流得不少,痛楚占据了几乎所有意识。他知道来到跟前的是阿蒙兰斯,“都灵,你感觉怎样?”

他凝思一会儿,“你们要的东西……在我左边外侧口袋里。”

“我不掏将死之人的口袋。”

索林自然地笑,雨水流进眼睛里,他想说句感激的话,出口的却是,“你比瑟兰迪尔还嘴毒。”

“哦,谢了。”莱格拉斯不再搭理他。

然后他闭上眼睛,脚步声由远及近,他失去了时间的概念——腹部伤口的位置被按住了,用一条干净整洁的口袋巾。

“你感觉怎样?”

不同于莱格拉斯的冷淡,这个声音和善、轻柔,充满暖意——他确信自己有好多年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他震颤着,费劲扭动脖子,想睁开眼睛看一看,对方却用手掌捂住他的额头,

“索林,好了,都结束了……”

“比尔博。”他梗着喉咙,在朦胧中寻找对方的豆蔻绿色的眼睛,“我很高兴你在这儿。“

“是的,是我。晚上好,”对方回答,笑了一下,“我们该从天气聊起吗?”

“不,已经够糟了……”他不由自主地顺着他说。

随着比尔博上楼来的法拉米尔手里拿着长柄伞,想给两位老先生挡一挡雨,阿拉贡看着他摇了摇头,示意别过去。

索林收回视线,喃喃地指出,“好警察……要是早生十年,伊鲁博没准就不一样了……”

“我知道,我知道……”比尔博拍着他的肩膀,“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匿名信投到他邮箱里。”

索林发笑,笑声低哑,有一种精疲力竭的温柔,“我……做了一件愚蠢透顶的事情,你尽管嘲笑吧……”

“老实说,一开始的确,”巴金斯垂着眼睛点头,“我承认在背地里对你的指摘,但是看到你的两个外甥时,我不那么想了……我们都是傻冒,把本应该由自己承担的风险硬塞给了晚辈们。”

 “那么我也收回二十年前对你的辱骂。”伊鲁博家主的声音渐轻,记忆仿若抽离,回到了那个一无所有的年代,“你只是做了你应该做的事……”

巴金斯郝然一笑,“我还挺喜欢「夏尔小老鼠」的。”

索林跟着他微笑,有些透不过气,忽而,他用同样平缓的口吻问,“你可以把遗嘱的后半段告诉我了吗?”

意料之中的沉默。

巴金斯勉强微笑,“我会解释的。我用「山下」注册了一个公司,也许时机不太对,但我认为到时候能汇拢资金的……”

“行吧……很周全。”索林颤抖着抬起手按到那只帮他止血的手背上,“就给你保管了……你都替我保管那么多年了,没有出什么问题,显然放在你手里才是最妥当的……到时候请允许我登门拜访,就像上次那样……”

他说着闭起眼睛,显得疲累又安详。巴金斯不禁急切地回答,“是的,当然!你当然可以来,地址还是袋底街3号。”他不停说话,想帮助他分散注意力,这样会好受一点儿,“街口有一家最好吃的可丽饼店,你要买两个做礼物,我答应弗罗多买回去的……”

然而索林已经迷糊了,“哦,弗罗多……已经长大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

“那孩子踢了索伦屁股。”

“是呀,我听新闻了……”

沉默尴尬而绝望。

这个时候,一束强光蓦地从头顶上落下,索林好像说了什么,句尾淹没在直升机引擎的轰鸣声里。

“看,海岸警备队。”巴金斯拍着他的肩膀,让他清醒,自上空刮来一阵旋转的强风,让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正是时候?”甘道夫笑眯眯地居高临下,头发胡子在风雨里凌乱,“看起来你们很需要担架。”

 

……


我终于把Hobbit线的Case写完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