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LOTR】中土百年外交纪事

孢子梨:

CP向:林谷密林组:AL/ET/TA(桃子暮星百合组)/双迪尔

冷↑但是每对儿都是甜饼

五一节快乐!(虽然晚了一天……)

 

 

 

 

“来自刚铎白城远道而来的礼物。”加里安抬手将一份羊皮质地的礼单递上,顺便又帮久坐于王座上倒满了杯中醇酒,葡萄红色泽的美酒衬得水晶高脚杯中光华流转,又被瑟兰迪尔修长的手指松松地托握着,那场景煞是好看。

而密林的精灵王者还在神游天外,接过礼单半响,才略略一扫其上繁密的字迹——宝石、武器和米那斯提力斯的土特产蜜酿番薯干。说句题外话,那东西虽然长相粗陋但味道好得惊人,迅速就赢得了王宫上上下下的一致好评——就像半兽人即使丑还战斗力还可圈可点一个道理。总之,这真是他喜欢的应有尽有。然而眉间蹙起的弧度并未因此而有所消减,反而更深了几分,他以挑剔的目光审视着上面十分潇洒不羁的手写自己,颇为冷淡的语气叹了一句:“他们最近来得太频繁了,这不是什么好迹象。”

“是么?”加里安笑笑,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将单子收回来放进内袋,心里盘算着最近仓库里哪里还能腾出块地方堆放数量膨胀的礼物:“您的忧虑太重了,比如我却认为这是难得的好事,预示着在伊力萨王继位之后人类与精灵的关系能够翻开新的篇章。”

瑟兰迪尔想了想,觉得也对,于是只能把自己最近异常的情绪归结于愈加炎热的天气,他扶着额头又喝了两口酒,道:“但说实话也没什么稀奇的东西,到时候我修书给白城示意一下就好……没什么事了,加里安,让我自己静静吧。”

密林管家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自己的王者,走之前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又笑着从背后摸出了另一个水晶瓶子:“如果刚才那些礼物还不能让您满意,那一定要看看这个,人类使者说他们这一路紧赶慢赶的奔波,就是为了在最好的时间将它送到您的面前——”

盛在精致容器中分明是香醇的酒液,却有着连山涧清泉都无法企及的清澈色泽,透明中除却半缕流转的蜜金外再无分毫,只是轻轻浅浅的水色,其间漂浮着数朵洁白的花朵,柔软而鲜活地舒展着瓣蕊花枝,宛然还是在枝头盛放的姿态——就像是封存在瓶中的月光星辰。瑟兰迪尔在心中轻叹一声,真是美得令人赞叹。

“哦,这真是个……让人无法拒绝的馈赠。”一抹笑意终于浮现在了精灵王的唇边,他接过水晶瓶轻嗅着美酒清冽的香气,垂眸低声对自己的管家道:“看来我得认真地考虑一下给刚铎的回礼了。”

“我再去地下仓库清点一下最近存入的东西,您……慢慢享受南方五月的气息吧。”瑟兰迪尔对笑着离开的管家挥手致意:“辛苦你了,加里安。”

……

“……哦对了陛下,恐怕现下还有一件事要您费心。”加里安本来已经半步踏出了宫殿,只留瑟兰迪尔独自在王座上端详着难得的白城美酒,却又转身折了回来,摁了摁有些酸胀的额头道:“这次来自刚铎的人类使者已经安顿妥当,应我们的邀请他们也许会在密林多停留几日,进行一些必要的交流。”

“这很好,明天上午会面的时候我还想询问些伊力萨王近期的事情。”瑟兰迪尔握着酒瓶,心里一半在思考着是否该用感受甘薯干来配酒,另外一半正在考虑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关于刚铎与密林的政治军事策略……于是又有些神游天外,然而加里安还在继续用平淡无波的语气说着:“恐怕您明天可以直接问他本人了。”

密林好管家顿了顿,肃正了面色对着王者道——用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这也正是我想对您说的事情,我为他准备了最好的客房,可他执意想要住在宫殿西门,您知道的,就是莱戈拉斯王子对面的那一间。”说道这里他停下来踌躇了一下,有些思虑地来回抚摸着自己袖口的织锦暗纹,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看来他们在护戒队时候的感情真的很好啊,也许是想趁晚上叙叙旧吧。”

“你说什么?!阿拉贡那家伙又亲自来密林了?!”

“……所以我才说实在该为人类表示出的诚意而感动。”这一声怒吼的穿透力几乎响彻了旧林路幽暗的小径,加里安有些惊讶地看着一向情绪不显山不露水的精灵王突然拍案而起,难以克制地死死攥紧了花楸木的扶手,像是听到了什么让人怒不可遏的事情,愣了一会儿,才把后半句说了出来:“……是啊,毕竟作为联合王国的国王三天两头往密林跑还是得花上不少心思的。”

他挑了挑眉,看着怅然若失的瑟兰迪尔重新在王座上坐下,一脸阴沉的凝重,完全不明白自己的王者为什么突然就莫名其妙地暴走了。

……这大概都是春天的错。

 

此时正是幽暗森林的前夜,吃过晚宴后徜徉漫步的人们已经回房进入了梦乡,而此时林间漫步的恋人却浓情蜜意正酣,在柔和的光下投下一双缠绵的影子来。月色垂帘,繁复交织的枝叶如同无数编织而成的细密渔网,盛住了倾泻而下的水样夜光,萤火与繁星的光辉与水边漂浮着的奶白雾气交融,万籁无声,一切都美得纯净而安详。

“真没想到你这次能来。”莱戈拉斯跟阿拉贡肩并肩地走在一起,彼此的步子如同现下的气氛般极轻极静,他悄悄地侧头看了一会儿人类带着胡茬的侧脸,才抿着嘴唇微笑了起来,轻声开口:“我本来打算让使者把信捎给你的——你看火漆都封好了。”

阿拉贡同样偏头与精灵对视,对方白皙的肤色在月光中几近透明,蔚蓝的双眸中荡漾着让人沉溺的笑意,半是天真半是深情。他无声地弯了嘴唇,顺着爱人的话语接着问了下去:“现在我来了——信的内容是什么,你可以现在就告诉我。”

今晚的月色太美太好,让人有太多的情不自禁,莱戈拉斯停住了脚步——他们之间的距离那么近,即使是并肩散步彼此的肩膀也在若有若无地相蹭着,他微微踮起了脚尖,手臂便正好搂住了人类的脖子,亲昵得如同一枝柔软攀缘的藤蔓植物。

“信里说——我很想你。”他像是略微有些羞涩的,颊侧都熏染上了极为浅淡的酒红——这实在是这位三千多岁的精灵头一次坠入爱河,对于这样热烈的表白爱意动作仍旧略显生涩,莱戈拉斯贴着人类的耳边轻轻地说着,声音如同一段虔诚的睡前祷告,只不过精灵以天地万物为信仰,而此时面前的爱人便是他眼中全部的神迹:“——阿拉贡,这几天不见,我无时不刻都在想念着你。”

“而十分巧合的——我的心意恰巧与你相同,Leggy.”他们已经相敬如宾地沿着旧林路溜达了很久,太多想说的话都在静谧的气氛中被压抑着,他们这个月见过了几面,对于人皇和精灵王子的身份来说这已经来之不易,可是对一对热恋中的情人来说这浅尝辄止的见面,隔着半廊宴会的对望、握手时隔着保持着礼节的指尖相碰……也只不过是让内心的思念更干柴烈火几分。阿拉贡顺手地抱了一会儿,就想拉着精灵在树下索性坐了下来,靠着满地丝绒般下落的浅金色花朵,语气说得轻松:“要知道令尊不是个热衷于外交的王者,每次为了给拜访想出个合理的理由都让我伤透了脑筋。”

显然对此深表赞同,莱戈拉斯状似忧虑地叹息了一声,忽然有些玩味地问道:“所以这次又是什么理由?甘薯干么……?”他紧贴着阿拉贡坐下,结果刚一靠过去便被人搂着腰拉了过去,人类炽热温热的嘴唇地吻上了脸颊,精灵笑着推了推他两下便也顺从了,舒舒服服地窝在爱人怀里:“大家都爱透了那东西,连Ada都不例外,我觉得他自从有了它之后连喝酒喝得都少了,整天批公文的时候手边都要放着一袋。”

“不止如此。”阿拉贡扬了眉,做出了一个倒酒的姿势,微眯的眼中沉浸了几分未酒的醉意:“我此行为瑟兰迪尔王带来了白树今春第一穗花朵酿成的美酒,希望能为远在北方的王者带来白城暮春迷人的芬芳。”

而莱戈拉斯明显是被这个回答惊讶到了,他瞠目结舌了一会儿,才将睁大的那双漂亮眼睛放回了正常的大小,在那同时又下意识地抱住了人类的胳膊,不安地揪了揪他花纹繁复的袖口:“这……真是太贵重了。”他在伊西里恩住的那段时间当然也听说过这种美酒,荟萃了白树致纯致美的自然气息,再配上清透无暇的甘美佳酿,只摘取顶枝盛放白花,一年一个花期纷繁缤纷中也只能够由人类王者亲手酿造出这样一瓶珍品。

“别忘了我可是要从他身边求娶整个幽暗森林最美丽的宝物啊。”阿拉贡并不介意,微笑着耸了耸肩膀,在漫天纷纷扬扬的落花和无尽流淌的月色中,凝视着身边精灵纯净绝胜天下任何珍宝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与你相比,莱戈拉斯,又有什么东西能算得上珍贵呢?”

“他会答应的。”莱戈拉斯轻声喟叹,为了自己此刻的沉醉,他已经情不自禁地想要在对方鹰灰的眼眸中看见自己的倒影了:“因为我心早已归属于你,埃斯特尔。”

他们之间已经足够亲密,事实上,精灵已经感受过无数个亲吻曾缠绵而虔诚地落在他的额头和脸颊,甚至于是微润的唇角,然而他们却不曾真正地接吻过,离最后一步只差是咫尺之遥。这来源于人皇的执着,他们之间的感情美好得让人愿意用伊兰迪尔的光芒来形容,纯粹得不容分毫亵渎,年轻的人类王者并不愿意在得到莱戈拉斯父亲的允诺之前就取走这位精灵的初吻。

这也是为什么当精灵长久地注视着他,攀着他的肩膀轻而缓慢地拉近彼此的距离之时,阿拉贡下意识地用食指抵住了莱戈拉斯的嘴唇,无声微笑着阻止。而后者偏了头,神情中带了一分孩子气般的天真笑意,只是固执地拉下了爱人的手:“嘘,别说话。”

紧接着精灵王子踮起脚尖,轻轻地在人类的嘴唇上印上了一个柔软的亲吻,浅尝辄止了片刻便分开,伴着穿越密林繁密枝叶间的夜风与亘古明媚的月色,刹那间,抬眼中缠绵的笑意温软如同乍然绽放的白树繁花:“……这是我的回礼。”

阿拉贡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忽然不合时宜地觉得自己刚才就像是吻了一朵正在盛开的花。

深更半夜因为失眠而揣着半袋甘薯干到湖边遛弯的加里安在树后面“哦”了一声,虽然无声,但其中蕴含的情绪实在千折百回缠绵悱恻,他摸着下巴放轻了脚步往屋里走,将夜晚全部的宁静留给这对久别重逢的爱侣

——然后,忽然就觉得自己有点理解精灵王的忧虑了。

都怪今天月色太好,甘薯干的滋味太动人,真是造化弄人。

 

 

-

地图上蓼蓝墨迹蜿蜒勾勒,层层宫门在密林之间禁闭,月色与酒酿的香醇一闪而过,风过无痕,转眼间,又将场景推向了沿袭安都因河,崇山峻岭掩映的精灵自由圣地。

孤山以南,瑞文戴尔春意正浓。

“嗯,哈尔迪尔啊……”埋头进食的金发精灵被叫到了名字,终于勉强放下了面前的番茄沙拉抬起头看向了长桌子对面坐着的黑发领主,埃尔隆德正忧虑地看着他,显得前额宽阔一如灰港漫无边际的海水:“怎么了,埃尔隆德领主?”他偏了偏头,有些疑惑地问:“有什么事情么?”

埃尔隆德摸了摸自己的发迹线,又看向了被对方吃了半桌子的佳肴冷餐,思考了一会儿,这位中土的智者选择了一个避重就轻的问题:“啊……其实也没什么,瑞文戴尔的饭菜还合你的胃口吗?”

他们在一个美好的上午沐浴着阳光与清风,于半敞的露台上吃着早茶,天气和远望的暮春风景都美到让人沉醉。哈尔迪尔又拿起一片面包就着新鲜的肝脏果酱咬了一口,慢条斯理的享受表情已然说明了一切,领主了解地点了点头,喝了口茶,紧接着又点了点头,于是换了个说法:“——喜欢就好,据我所知从罗斯洛立安到这里也有几日的骑程,希望这几次频繁的来回奔波没有让你感到过于疲倦。”

“我么?”哈尔迪尔抬头扬了扬唇角,露出了一个使者应有的礼节笑容:“当然不会,事实上我反而是很期待每次到瑞文戴尔的来访,为这里带来来自凯勒鹏领主和凯兰崔尔女王的美好祝福——并得到您亲自的接待,我很荣幸……要知道以往都是林迪尔先与我见面的,然而这几次我带信拜访您的领地都没有见到他。”

回想了一下来自自己前任丈母娘寄来的信件,其间诸如哈尔迪尔很喜欢到瑞文戴尔去,好像也很喜欢你的秘书,我总得找个合理的理由放他过去啊所以你就配合一下接受我和凯勒鹏频繁的萝林春天的祝福啊云云……他觉得头更疼了。

“呃,事实也许并不尽然……”埃尔隆德于是更加担忧地看了看萝林使者吃得满足的样子,越过他的肩膀看向了他们餐桌后面镌刻浮雕的立柱——棕黑长发中分的林迪尔穿着他最喜欢的那身藏蓝色银滚边儿长袍,只露出半个脑袋来,还在努力地跟自己无声地比口型,精灵的视力不错,他勉勉强强能够看出自己的秘书说的是“别让他吃太多”,口型让智慧的领主也无从判断这句话的结尾到底是个什么符号——也许是一串感叹号,这从一向有些面瘫的林迪尔激动得颇为扭曲的表情上可以得知。

对上了对面精灵思索的目光,一向机智的领主也有些拙计如何回答,他把白瓷茶杯上的彩釉花样描了一圈,才慢慢地说:“林迪尔没能来见你是有原因的——他生了病,一种很严重的病症,导致最近接待来访者的工作都不得不由我代劳一部分了。”

“病症?”不出所料,哈尔迪尔的眉蹙了起来,得到埃尔隆德的点头承认后又深了一分,他低声自语着,又吃下了剩下的半片面包配上浓汤:“梵拉啊,我都不曾知晓——究竟是什么病症连您的迈雅医术都无法治愈……我,我想我得去看看这位朋友——”

说道最后领主已经从这位精灵的脸上察觉到些许战时的警觉和深切的忧虑,印象中这位寻林官总是与两位兄长并肩一同守卫着萝林,脸上的神情也总是近于傲慢的,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的细腻担忧——埃尔隆德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望了一眼林迪尔一溜烟儿跑走的方向,抬手制止了哈尔迪尔的焦灼:“这倒也没有多严重,只是这种病他自己……不愿意这病好起来罢了。”

“——相思病啊。”

 

 

-

阿尔温在卧室深夜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披着轻薄的白绢外套起身开门,有走廊中昏黄的烛火泄到鞋边,而外面正是自己一脸担忧的洛蒂斯。年轻的精灵一脸忧心忡忡,看到公主殿下还完完整整地出现在门口才放下心里,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阿尔温这才注意到她手中还握了一把随时携带的精巧匕首。

“抱歉打扰您今晚的安眠,但是……方才埃尔隆德先生很担心您的安全。”精灵侍女微微提起裙摆行了个礼,收起了防身的武器,阿尔温嗯了一声:“这没什么,我能否询问一下这里出了什么事情?洛蒂斯,你看起来很担心——甚至还配了把匕首。”瑞文戴尔的治安一向让人放心,这实在太反常了。

洛蒂斯短暂地犹豫了一会儿,才低声说:“刚才侍卫在附近发现了疑似是刺客的行踪,那人像是很熟悉这里的环境似的,身手敏捷得与精灵不相上下——我们没能捉到他,也许是藏在这里的某一处……更奇怪的是,那人身上又似乎又有来自幽暗森林的西尔凡精灵标志。”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触及到了什么敏感话题,小姑娘连忙噤了声,最后换上了一句关切的敬语:“——刺客现在可能就在我们身边,所以请您务必小心。”

这位美丽的公主很可能在她出生就已经是优秀的战士了,阿尔温温柔地笑了笑,轻轻拍了拍侍女的肩膀让她无需过分担心,关门时还和声道了句晚安,平静的声音毫无异常。直到听见脚步声渐渐走远,走廊中终于回归了深夜应有的静寂,她才忽然松了口气,回身拉开了繁重的织锦窗帘,对着窗外的人轻声打趣道:“密林的刺客,请进吧。”

来自西尔凡的女战士此时轻衣简装站在窗外,一头红棕长发束了发辫简简单单地披在身后,深色的骑装上倒映了此刻瑞文戴尔明媚如水的月光,眉眼英朗,淡红的唇角含着一抹弯月般的弧度,俊朗和绝美平分秋色——而此刻深夜她踏月而来,指尖执着一朵未开的洁白百合,眼底心间尽是澄澈,这一笑,便是笑进了暮星公主的心间。

“只身一人便敢往这里闯,你倒是不害怕。”她嘴唇微弯成矜持的弧度,似乎在打量着对方背上携带的长弓,话是这样说着,眼底的笑意却掩藏不住:“不怕引起林谷和密林之间的战争么?”

“人类的戏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么?”陶瑞尔低声感叹,温柔地注视着在月下一袭黑发白裙,美得与天地月色浑然交融的精灵女子,她显然一路风雨兼程而来,一身都是风尘不经意留下的痕迹,然而这些都不重要。她抬手将采撷的花朵佩在公主的鬓边,感受着那绸缎般的黑发抚过指尖的触感:“倾慕并不是开战的理由,我希望这只是一场情人之间秘密的月下相会——只可惜我不是个骑士。”

就像是感应到了两个对视中缠绵的情谊,如同魔法一般,那朵百合在触到阿尔温长发的瞬间展开了纯白的花瓣,幽幽地吐露出一段清香。陶瑞尔凝视着月下的,诺多和西尔凡精灵有些截然不同的气质,然而这一刻,她们面对而立的身影在星辰光辉的沐浴下却显出了同样与日月共辉的美丽。

“——我用了一个月时间等待它的花期,只为能够见得一面它在你发间开放的美丽。”这是陶瑞尔现在能想到最好的一句表白。

“我多希望它能常开不败。”阿尔温低低地叹了一声,给了久别重逢的精灵一个轻柔的拥抱:“连同你一起,能够在我身边。”

 

 

-

“我觉得刚铎、萝林、瑞文戴尔和密林之间快要开战了。”

在加里安往瑟兰迪尔书房给一位精灵王和另外一个瑞文戴尔的领主送酒的时候,推门进去,正巧听见了埃尔隆德来了这么一句。这让他手里的甘薯干一抖,差点掉下去,身手敏捷的管家快速地将它捞起来,便又见密林的王者慢条斯理地晃了晃酒杯,以平淡的语气说:“哦——为什么是战争,而不是联姻呢?”

这次加里安的甘薯干就真的掉地上了。

 

                                                                              【END】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