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随手写点对凯勒布理鹏的脑补

小郁闷:

副标题其实是“一个摊牌迷妹的自我修养”。欢迎有不同意见的小伙伴交流,评论写不下的话,另开一篇然后@我也是没问题的。


凯勒布理鹏在原作里戏份不多,但托老通过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一个完整的人物框架。天鹅港杀亲,第一纪在纳国斯隆德与芬罗德、盖拉德丽尔夫妇交好;因为芬罗德之死和父亲决裂。第二纪试图重现维林诺荣耀,挑战费诺成就,却不幸被安纳塔(索伦)蛊惑,颠覆盖奶对伊瑞詹的统治,排挤银树。后来避开安纳塔铸造精灵三戒。索伦身份暴露之后,把三戒托付给吉尔-加拉德和盖拉德丽尔,回到伊瑞詹和索伦作战,受尽折磨死去,造物被掠夺,尸体成为战旗。


要分析凯勒布理鹏的特质,首先要说他强大的个人魅力和温和的个性。凯勒布理鹏出生在双树纪,很可能跟着费诺参加过天鹅港杀亲。帖勒瑞是三芬家孩子的母族,盖拉德丽尔在天鹅港为此和费诺里安兵刃相向,甚至一路追寻到中洲要和他谈人生。但是,当凯勒布理鹏跟着父亲在纳国斯隆德客居的时候,芬罗德、盖拉德丽尔甚至辛达王族凯勒鹏都和他成为挚友。这事儿跟他的技术没关系,他们仨不是索伦,也不是矮人,凯勒布理鹏打铁打得再好都没用。


其次是正直善良的品德。他可以在父亲离开的时候保持沉默,但是他选择表达他的唾弃。索伦采用成美好的形态,几百年里“used all his arts upon Celebrimbor”,希望得到他所领导的精灵的力量,却不能以黑暗侵蚀他的灵魂。索伦戴上戒指的时候,凯勒布理鹏还是有能力立刻摘下精灵三戒,而且在索伦战争威胁下仍然坚持送走戒指,和索伦开战,即使他见证过第一纪诸神的战争,知道他在黑暗面前必然死亡。


第三是杰出的政治手腕。盖拉德丽尔是除了费诺之外,最伟大的诺多精灵。但是凯勒布理鹏能从她手里夺走伊瑞詹的统治权,成为伊瑞詹领主。这其中当然有索伦的蛊惑推波助澜,但是伊瑞詹的精灵终究选择了被褫夺一族的后裔凯勒布理鹏,而不是领导建立伊瑞詹的盖拉德丽尔夫妇。都灵之门是摩瑞亚的大门,重要性不言而喻。矮人放心把自己的国门交到凯勒布理鹏手里,不可能只因为“他是个好人”和“他的手艺很厉害”。至于凯勒布理鹏为什么要和矮人交好,我略微脑补了一下:摩瑞亚有中土最重要的战略物资之一,秘银。它打造出的盔甲刀枪不入。


第四是卓越的技艺。这点完全不用我苏,托老自己设定过了:“在伊瑞詹,‘珠宝冶金匠行会’Gwaith-i-Mirdain的匠人,技艺之精湛超过了有史以来除了费诺本人以外的所有工匠。而他们当中公认本领最高的,是库茹芬之子凯勒布理鹏。”


第五,骄傲的性格。不回维林诺请求诸神原谅,试图让族人享受如维林诺一般的福乐,努力超越费诺的成就。凯勒布理鹏或许温和得足以和菲纳芬诸子交好,但他是库路芬之子,费诺之孙。他和他的每一位血亲一样,骄傲而固执。也正是他的骄傲,让他无视了至高王的劝诫,无视了盖拉德丽尔的智慧。


但是凯勒布理鹏性格成因的核心仍然是对创造的欲望。因为要创造,所以交好矮人,接纳安纳塔。因为不借助安纳塔就无法创造,所以无视吉尔-加拉德和盖拉德丽尔的劝诫。因为安纳塔给他的创造提供足够支持,所以可以为他和盖拉德丽尔反目。因为安纳塔显出索伦的真面目,要夺取、玷污他的造物,所以毅然开战,所以宁死不屈服。如果没有创造的欲望,他恐怕终其一生都是一个正直善良温和的普通诺多王子。而索伦正是利用了他的欲望,引诱他走向覆灭。


凯勒布理鹏经历了父祖由于珍爱造物,在誓言驱使下的疯狂和覆灭。他了解自己选择所导致的必然结局,但仍然重蹈了他们的命运。费诺铸造精灵宝钻,凯勒布理鹏铸造诸戒。费诺叛出维林诺,凯勒布理鹏毫不理会维拉的召唤。费诺因米尔寇的谎言和芬国昐不合,凯勒布理鹏在索伦的蛊惑下推翻盖拉德丽尔的统治。费诺死于与魔苟斯的战争,凯勒布理鹏被索伦俘虏后受尽折磨死去。


最后一个费诺里安的灵魂之火,于第二纪的1697年在黑暗中熄灭。他通向毁灭的路上,没有誓言,没有诅咒,只有对创造美好的无尽渴望。


从前有一个人,他见证了费诺里安的全部厄运,然后决然将其重演。

评论

热度(239)

  1. 路边跑来了一只猫小郁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