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这只是一个老来得子的故事

乳摇少女李跃进:

淡定的大王和老来得子的领主

大王全程淡定以及ooc,领主全程暗戳戳以及各种ooc

小叶子还是没解决自己的问题

大王怎么怀孕的我不知道。。叶子爹谁我不知道

楼主想搞笑可是文笔不行这就是个小短文大家将就吧



埃尔隆德本来以为到了自己这种年纪——见过了各种大战,对世事已看得通透——对小精灵就不会有太多想法了,毕竟他已经有了三个孩子,更何况他现在的伴侣也不可能给他带来一个孩子。瑟兰迪尔不像是那种会屈尊带孩子的人,虽然他对莱格拉斯的爱毋庸置疑。更别提他还是个男精灵了。

但是到了埃尔隆德这个年纪,也仍有一些尚未参透的事——凡事总有例外,正如的瑟兰迪尔有了一个谦逊仁慈的绿叶王子,也如埃尔隆德有了一个发如瀑布的暮星公主一样,他还是又有了一个孩子。

那天他刚刚走进瑟兰迪尔的房间——林谷最好的那一间,埃尔隆德本人都难以抗拒那温暖的阳光和迷人的景色——那位精灵就通知他:“我有了一个孩子。”埃尔隆德疑惑地看向窗外,莱格拉斯和双胞胎正在狩猎,远处腾起一片尘土。“我知道你有一个孩子。”他说,莱格拉斯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同样也很敬重埃尔隆德,虽然魔戒之战他去往了伊西立安,但也常常回到幽暗密林陪伴他的父亲——后来改为了瑞文戴尔,因为这里的风景更迷人,气候更适宜,最重要的是在那位夫人的不断催促下这两位别扭的精灵终于住在了一起。最先是偶尔来往,后来便改为经常居住,最终瑟兰迪尔在瑞文戴尔定居,尽管维雅已经失效,瑞文戴尔的环境依然比密林要舒适得多。

“是另一个。”瑟兰迪尔一本正经地说,他甚至没回头看看埃尔隆德脸上的表情,因为此刻瑞文戴尔的领主着实被惊呆了。他一向都知道密林精没什么节操,热情奔放,活泼好动以及充分的行动力。但他同样以为他和瑟兰迪尔之间尚未说出口的誓言已经能起到一些约束作用。

“那么哪位精灵能有幸成为你第二个孩子的母亲呢?”埃尔隆德说,没发现自己怒气冲冲。

“什么母亲?”瑟兰迪尔这才回过头来看着埃尔隆德,发现对方的确被他惹毛了。他笑了,虽然这对抑制埃尔隆德的怒气毫无裨益,埃尔隆德只是更加愤怒,他可有好些年没感受到怒火燃烧了。

“我就是那个母亲,这不仅是我的孩子,也是你的。”瑟兰迪尔走近他,微微低下头看着他,然后瑟兰迪尔就知道埃尔隆德并不相信。他只是把它当成瑟兰迪尔众多恶劣玩笑中的一个——和密林有一只罕见的独角兽一样,事实上正是因为独角兽埃尔隆德才会流连密林许久,并与密林王终成眷属。在瑟兰迪尔来到林谷不久他就告诉埃尔隆德,密林从来没有独角兽这种美丽纯洁的生物。“是吗?”埃尔隆德放下手中的书卷,抬眼看向他的伴侣,“我以为我已经得到一只了。”瑟兰迪尔哈哈大笑,然后把书甩开了,他优雅地坐在埃尔隆德腿上,“你说得很好。”瑟兰迪尔俯身,亲吻他的额头,“所以来看看你会得到什么?”

通常他对这些玩笑无动于衷,仅当作生活的一种调剂,此刻却难以一笑置之。伴侣之间忠诚是最重要的,埃尔隆德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房间,好把可能开始的争吵扼杀在摇篮里。

他之所以这么愤怒又这么隐忍,大部分原因是他敬重瑟兰迪尔,也在心底把他们的关系看得很重。可是再看重的关系也有底线。

瑟兰迪尔看起来把玩笑当真了,晚餐的时候他出人意料地拒绝了酒精,而是选用果汁来代替他,这次连莱格拉斯都看出不对劲了。

真正让战火升级的是晚上他亲吻瑟兰迪尔时后者拒绝了他,瑟兰迪尔小心地推开他,“我们最好...”密林王谨慎地斟酌着用词,不管埃尔隆德如何蓄势待发,坚定地拒绝了他。

“好吧。”说出口时埃尔隆德就有些后悔,可是覆水难收他又正在气头上,于是他抓过外衣,去了书房。当他在长椅上合衣躺下时想念瑟兰迪尔柔软的床,还有密林王柔软的金发。

所幸的是密林王并没有暴跳如雷一走了之,只是嘱咐林迪尔将东西搬到莱格拉斯的房间,小王子一早便已辞行,去往伊西立安。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埃尔隆德狠了狠心没去道歉——玩笑得有个底线,他现在就要定下那条底线。

他再见到瑟兰迪尔是在几个月以后,他沿着小径前往东面的树林,那边种植的兰花想是已经开了——瑟兰迪尔坚持开垦一片土地来种植兰花,他会亲自照料,而埃尔隆德也同意了,“瑞文戴尔还没有人想过种兰花,”他拿着水壶看瑟兰迪尔给兰花剪枝,“它本身就够美了。”瑟兰迪尔从花丛中抬起头看向他,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正因如此,伊姆拉崔四季如春,而幽暗密林并非如此,我们想看什么美景——除了星星以外,我们都得自己来。”过了一会儿,瑟兰迪尔又补充,“看上了什么人也是如此。我们总是自己来。”

埃尔隆德并不怀疑瑟兰迪尔会忘记照顾这片兰花,他只是,嗯,找个借口能碰到瑟兰迪尔罢了。他知道密林王在躲避他,而林谷的每一片土地埃尔隆德都以各种方法探寻过了,然后他才发现密林精灵不仅在看上什么人时行动力超强,当他们讨厌什么人时行动力也超强——他甚至怀疑瑟兰迪尔在瑞文戴尔挖个洞把自己藏起来了。

除了这里,他停了下来,被眼前所见惊呆了——他见过各种花海,却独独无缘于兰花,但这并不是他震惊的原因——真正让他震惊的是瑟兰迪尔站立其间,腹部鼓凸,显然已近足月。

那并不是个玩笑。埃尔隆德处于深深的震惊中,然后瑟兰迪尔转头看见了他,向他走过来。

“我以为你只是长胖了。”他说。

“长胖了可不是这样。”瑟兰迪尔抓住他的手——一如既往地坚定,不可动摇——放在腹部上,埃尔隆德感到手掌下一阵震动,那个已经有了灵魂的小生命踢了他一下。

“你该告诉我,孩子是两个人的事。”他实在有些后悔,他本该陪瑟兰迪尔度过这个艰难的时期,结果他却把时间浪费在和瑟兰迪尔置气上。

“莱格拉斯也是我独自一人诞下的。”瑟兰迪尔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知道这句话会让埃尔隆德更自责内疚——两次,埃尔隆德叹息,人们通常说第二次会更好,显然并非如此。

“我以为你会一走了之。”埃尔隆德声如蚊蚋。

“瑞文戴尔更适合孩子成长。”

“这不像你的性格。”

“你知道的并不全面。”瑟兰迪尔看到了他的囧态,“还有一条就是密林精对爱人无限包容。”他不再站得笔直而是微微地靠在埃尔隆德身上,“扶我回去。”他说,一只手搭在埃尔隆德的肩头,“如果不是因为你今天前往这里我才不会到这里来。”

埃尔隆德诧异地盯着他,“你真以为林迪尔和你在同一战线?”瑟兰迪尔笑了,“那你就太糊涂了。”

最后,当他们快走到莱格拉斯的房间时埃尔隆德询问他,“它是怎么来的?”

“它就这么来了。”瑟兰迪尔回答他,“不过我肯定她是因爱而生的。”

埃尔隆德依然盯着他。

“好吧。”瑟兰迪尔走进房间,把自己埋到黑暗里去,好掩饰他脸上的红晕,“我有一天看到你在逗一个小精灵,我觉得那很美好…”

这下埃尔隆德确信它是因爱而生的了。

……【正剧的分割线】……

然后呢?莱格拉斯会把这个故事说完的——当绿叶得知消息,快马加鞭地赶到瑞文戴尔时他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如玫瑰般娇艳的小精灵——他的妹妹,就在埃尔隆德的怀里。

“这么大年纪当了哥哥有什么感想?”双子偷偷问他,“我们可以交流下,毕竟你是第一次当哥哥,不懂的我们可以交流。”几千年前就有了妹妹的双子经验丰富。

莱格拉斯反问,“爱隆大人这么大年纪当了父亲又作何感想。”埃拉丹和埃洛赫对视了一眼,摇摇头,“我想他乐疯了。”

当晚莱格拉斯与瑟兰迪尔同住,他们父子今夜有很多话题可聊,“我们可以聊到深夜。”瑟兰迪尔说,坐在莱格拉斯身边,“对吧?”埃尔隆德则带着女儿到另一个房间睡。

“她叫什么?”莱格拉斯替瑟兰迪尔梳理金发,询问他ada——今天之前他以为是ada,也许今天之后他nana的谜团就可以解开了。

“珍珠。”

“珍珠?”莱格拉斯想了会儿,“我还以为她也是颗小星星呢,毕竟他们都是以星星命名的。”

“你知道虽然埃尔隆德是她父亲,我还是享有命名权的。”瑟兰迪尔说,显然对莱格拉斯的诧异十分不满,“叫珍珠符合我对珠宝的热爱。”

然后他站起来,让莱格拉斯坐下,同样替他梳理金发,“感觉怎么样?”瑟兰迪尔问,“终于金发的在数量上快与他们势均力敌了。”

莱格拉斯却心不在焉,他在思考更严肃的问题——如果他ada不再是他ada,而是他nana,那谁又是他ada呢?

“莱格拉斯,什么事在困扰着你?”瑟兰迪尔的手指停留在莱格拉斯的耳侧,莱格拉斯从镜中看到维雅在他手上闪耀。

“他把风之戒给你了?”莱格拉斯惊讶地问。瑟兰迪尔看了看那枚戒指,“这没什么用了,魔戒被毁,精灵三戒也不再拥有力量,瑞文戴尔也要开始靠他们自己建设,林迪尔上个月还询问我如何植树种花...”

“但这对他很重要,他给了你。”莱格拉斯叹息了一声,“他真的很在乎你...”

“大概我们都对这段感情比我们想得认真一点吧。”

“你有过不认真的感情吗,ada?”莱格拉斯问,“我是你不认真感情的产物吗?”

“埃拉丹,埃洛赫和亚雯是埃尔隆德不认真感情的产物吗?”瑟兰迪尔反问他,莱格拉斯无言以对。“每个小精灵都来自于爱,至少那一刻他们是相爱的。”

“他是谁?我父亲...”莱格拉斯说,不敢看瑟兰迪尔,“你想他吗?”

“说实话,莱格拉斯,我都不太记得他了。”瑟兰迪尔叹息,岁月总是带走一些东西。

“那你后悔过吗?”

“我从未后悔过,从你被抱到我怀里那一刻起我就从未后悔过,莱格拉斯,你是我的儿子。”瑟兰迪尔的手掌搭在他肩头,莱格拉斯能从镜子里看到他的脸,瑟兰迪尔并未欺骗他,他真的以莱格拉斯为荣。

莱格拉斯依旧眉头紧锁,瑟兰迪尔鼓励他,“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这是一个改进父子关系的好时机。
“那...”莱格拉斯踌躇着,冒着被痛骂的风险问瑟兰迪尔,“你给孩子哺乳吗?”

瑟兰迪尔觉得自己果然不该期待一个亲情夜晚的。

“我们还是睡吧,莱格拉斯。床已经铺好了。”

“但是ada你说...”
“睡吧,绿叶。”
END
所以最后叶子的问题还是没解决,,,主要楼主懒不想写了。。。

评论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