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LotR][AL]小事而已

凌歌:

※ 送给@杂文堆放处 的礼物

※ 其实就是个吵架,全文矫情风,一发完结

※ OOC是一定有的,含有大量脑补及私设,还有混乱的时间线

※ 这真的是AL,不相信请跟我一起念标题30遍

※ 一个个片段的凑,断层感十分严重,十分严重,十分严重

※ 如果能接受的话,可以往下拉了

 

 





Episode.1

伊锡利恩的精灵们最近都不大能看见他们年轻的领主。从白城来的人类说,这位精灵领主也很久未曾出现在米那斯提力斯了,连同那位矮人朋友也一样。

据刚铎的宰相说,这位精灵领主,似乎与他们的王,吵架了,并且双方都没有认错的趋势。

 

如果你们见到他,请代我们传达来自米那斯提力斯的问候。

白城的朋友如是说。

 

费伦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在离开密林之前,不,现在应该叫绿叶森林了,伟大的精灵王瑟兰迪尔曾叮嘱他,照看好莱戈拉斯。精灵王并不放心他的孩子远行,哪怕他的孩子已经成年,并且得到了普遍的赞誉。然而费伦此刻的心情并不轻松,别提照看好莱戈拉斯了,他现在连莱戈拉斯在哪儿都不知道。

伊露维塔在上,希望瑟兰迪尔不会怪罪于我。

 

瑟兰迪尔当然不会,因为此刻莱戈拉斯正站在绿叶森林的夜色之中。他金色的发丝隐匿在夜色之中,映衬着漆黑夜空中闪耀的群星,像是一顶璀璨的王冠。精灵王能感觉到,他的绿叶并不开心,或者说并不如他设想的那般开心。

 

“你有心事,我的孩子。”精灵王走向他唯一的孩子。

精灵王此刻并没有戴上那顶属于春天的王冠,他金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着。密林的魔影消失后,精灵王也随性了许多。居住在地底宫殿的西尔凡们回到了他们热爱的森林,沐浴着星光,森林各处都飘荡着西尔凡们的歌声。

“Adar,你看,密林的星光和伊锡利恩的星光,是那么的不一样。”莱戈拉斯依旧不太适应密林的新名字,哪怕他们有着相似的名字,“米那斯提力斯的人类曾说,伊锡利恩的星月光辉,比净白塔上看到的更耀眼璀璨。”

“Ion,我的孩子,你并不开心,我觉得我有些后悔同意你带着族人去伊锡利恩居住了。”瑟兰迪尔看了一眼自己如幼树一般挺拔的孩子,说道,“费伦是怎么照顾你的?”

“我总要独立的,adar,您不能总把我当孩子,五军之战时您就是这样。而且,这不关费伦的事儿。”

“那就是阿拉贡的事儿。”

 

 

Episode.2 

莱戈拉斯走最后一次到米那斯提力斯的时候,留下了一顶做工精巧的额饰。之后阿拉贡偶然从伊锡利恩的精灵族总管口中得知,那是莱戈拉斯的母亲为他准备的成年礼。

阿拉贡想过要将这顶额饰还给莱戈拉斯,毕竟这太珍贵。于是这顶额饰在国王的书案上一放就是数月。

莱戈拉斯已经许久不曾来到米那斯提力斯了。

 

刚铎的君王伊力萨王有个广为人知的小习惯,在天气晴朗的夜晚,站在圣泉园眺望伊锡利恩的方向。因为他的精灵并不能总是呆在米那斯提力斯,他们一年里相处的时间甚至有时都没有超过一个月。

愿大河安都因带去我的思念,愿你一切安好,我的莱戈拉斯。

 

精灵的身体素质向来比人类好上许多,至少不会被感冒打倒。自阿拉贡认识莱戈拉斯以来,就鲜少看到见过他生病。只有那一次,在去往米那斯提力斯的黑色大船上。

发现莱戈拉斯有些不对劲的,是林谷的双胞胎。阿拉贡虽然是在精灵的抚养下长大,并且他的养父是一位伟大的医者,但是阿拉贡对精灵的健康问题依然知之甚少※。他们实在是太少生病了。所以,当埃莱丹凑过来说莱戈拉斯有些不对时,阿拉贡错愕了。

“是埃洛赫发现的,虽然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我还是觉得你去看一看比较好。”埃莱丹说着,朝阿拉贡眨了眨眼睛。

 

在阿拉贡看来,莱戈拉斯简直正常极了。他宝石蓝的眼睛盯着前方的水面,水面的星光映到眼里,仿佛那就是一片夜空。

“莱戈拉斯,埃莱丹说……”

“我感觉到了悲伤,阿拉贡。”莱戈拉斯说,“你知道,精灵总能察觉到其他生物的一些感情。我感觉到了悲伤,这些悲伤来自土地,树木,马匹。奔流的安都因河将他们的悲伤散播在了整个中洲大地。而我,也为他们的悲伤而悲伤。”

“我们已经走到了黑暗的尽头,希望就在前方,莱戈拉斯,你的眼睛明亮,一定能看见希望之光。”

“我不必眺望远方,阿拉贡。”

 

“希望就在我旁边,不是吗?Estel。”

 

 

 

Episode.3 

莱戈拉斯从绿叶森林归来时,已经是深秋。这片曾经被Orcs摧残的森林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恢复了原有的美貌。而在他离开的这几个月,似乎一切都有序的前进着,并没有因为领主的离开而停滞不前。很明显,这多亏了伊锡利恩这位能干的总管大人。

 

“费伦,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我似乎在Adar那儿停留太久了。”

“My lord,您不需要感谢我,要知道我可没尽到King Thranduil交付于我的责任。”费伦说着,环顾四周,“唔,不过看起来我似乎还是比加里安那个老家伙靠谱一点儿。对了,莱戈拉斯大人,从艾明亚南来的使者希望在离开前见您一面,他们似乎有来自白树之城的口信。”

 

莱戈拉斯原以为来担当使者大任的,是法拉米尔和伊欧玟的孩子。这孩子一直喜欢同莱戈拉斯相处,甚至学会了精灵语。但是坐在会客厅里的,明显不是一个孩童。

那是刚铎的宰相大人。

法拉米尔说,“我现在开始讨厌精灵的永生了,你看起来跟帕兰诺平原之战那会儿完全没有变化。跟你比起来,我简直像是个老人家。”

“对于精灵来说,我还是个年轻人呢。法拉米尔。”莱戈拉斯调笑着,脸上的笑容像是伊锡利恩夜晚的星辉一般灿烂,“再说你可不老,甘道夫那样才算是老人呢。”

 

法拉米尔并没有停留太久,刚铎的宰相大人身负重担,米那斯提力斯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第二日,法拉米尔骑上骏马,对送行的莱戈拉斯说道:

“我会将你的近况告诉米那斯提力斯的那一位,当然,我也希望你能再到米那斯提力斯看看。虽然登丹人的生命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是那样长寿,但是在精灵的永生面前,一两百年不过一瞬。”

 

“我的好友,你不该因为一点小小的矛盾,而浪费你们之间珍贵的一百多年。”

 

 

Episode.4

伊锡利恩的树叶转眼又冒出了绿芽,米那斯提力斯里精灵的身影依旧少有。而让阿拉贡懊恼的是,这几个月来,莱戈拉斯并非从未踏足过米那斯提力斯。就在上个月,金雳从圣盔谷来米那斯提力斯探望老友,莱戈拉斯甚至与他一起在这里呆了三天。

 

“这不是我的错,那尖耳朵小子不让我告诉你他的来访。”金雳说,“如果不是他曾经望着白塔发呆,我会以为你们吵架到老死不相往来了。”

“我想他大概是真的不愿再见到我了。”阿拉贡说着,眼神看向书案上的银色额饰。还好他不曾把这个要回去,他想。

“可是你愿意见到他不是吗?”皮聘说,他和梅里前两年从夏尔搬到刚铎定居了。

“明明是很希望很想!”梅里反驳。

“或许你该去认个错,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儿。我记得上次你们争吵,可是精灵小子先向你认错的。嗯,在他没做错什么的前提下。”金雳说。

 

送走友人时,又是星夜将至。阿拉贡站在窗前遥望帕兰诺平原的景象。第三纪元那场战争的阴影已经远离了这片草原。安都因河的河水奔流而过,带走了弥漫于平原之上的悲伤与哀愁。

尽管早已过去多年,阿拉贡发现自己仍能轻而易举的回想起,那个有着淡金色长发的精灵,在这片草原上奔跑跳跃的身影。

 

“阿拉贡,我将带领部分族人到伊锡利恩居住,那儿距离米那斯提力斯真是太近了,这样我们就能时常见面了。白树之城的君王,你是否同我一样为此感到欢欣呢!”

“那你可得跟法拉米尔一起分治这片土地了呢,艾明亚南和奥斯吉力亚斯也在这儿。”

“那真是太好了!或许我还能再教他与伊欧玟的孩子一些精灵的语言和箭术呢!在白城的那点时间可不够他学习深奥的精灵学问。”

 

“我当然感到欢欣,但是,你是否已经不再为此而快乐得歌唱?”

 

 

 

Episode.5 

莱戈拉斯最近时常回忆起那段时光。他们九名伙伴从瑞文戴尔出发,经历重重苦难与悲伤之后将至尊魔戒损毁的时光。哪怕时间已经过去许多年,莱戈拉斯发现自己依旧能轻而易举的回忆起那几个月里的任何一个小细节。

 

当然还有数月前那一次争吵。

 

争吵的起因说起来似乎很简单。莱戈拉斯在成为伊锡利恩的精灵领主之后,便总是能听到海鸥的高鸣,那是来自大海的召唤。

“或许是维林诺的大人们得知我们已经完成任务,在召唤我们回家。”莱戈拉斯说。那时他正与阿拉贡一起站在圣泉园里沐浴星光。

“要知道你可是拯救了整个中洲,维林诺的大人们必将赞扬你的功绩,莱戈拉斯。”阿拉贡说着,“或许你真应该考虑跟山姆一起离开中洲,阿门洲的维林诺,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所以你在赶我走吗,阿拉贡?”莱戈拉斯问道。

 

之后,谈话便不了了之。法拉米尔得知刚铎伟大的国王陛下与那位温和善良的精灵,因为这样一点小事而争吵时,甚至嘲笑过这个活了五百多年的小精灵。

 

“你们应该好好谈一谈,这并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我的孩子。”瑟兰迪尔说。他在春天花开之前就来到了伊锡利恩。绿叶森林里的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不再需要他时时刻刻都呆在那里,他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他的孩子,顺便替他解决一些感情上的小问题。

“你有精灵的永生,我不希望你带着遗憾度过这漫长的岁月。”他接着说,“你是绿叶森林的子民,你该是欢乐自由的,不该被这些小问题绊住你奔跑的步伐。”

莱戈拉斯伏在父亲的膝头,有些出神。自他成年后,就极少与父亲如此亲近了,在那段黑暗的岁月里,他的父亲总是忙于与黑暗对抗,竭尽全力保护着林地王国里的每一个鲜活的生命。而如今黑暗早已远去,他的父亲却要为孩子是否幸福感到忧心。

看起来我连瑞文戴尔的双胞胎都比不上呢。莱戈拉斯心想。

 

“我的孩子,我已准备离开中洲,绿叶森林不再被魔影笼罩,我也可以放心的离去。但是,至少在我离开之前,莱戈拉斯,我希望曾经密林最灿烂的阳光能重新回到你的脸上。”

 

 

 

Episode.6

阿拉贡骑马冲出城的时候天刚刚擦亮。帕兰诺平原还在沉睡,偶尔有几只野兔出现,也是一闪而过。疾驰的骏马打破了黎明前的宁静。因为骑马的人听到了一个消息,如果不尽快赶过去,恐怕他要后悔一辈子。

“听说明天莱戈拉斯要去绿林,跟他父亲一起去灰港。”金雳说,“罗瑞安的哈尔迪尔告诉我的。”

 

伊锡利恩的动物们从来不怕阿拉贡,夜莺们甚至敢于站在阿拉贡的肩头,唱着歌颂森林的歌谣。而今天显然不是这种情况。森林里一片寂静,只有奔驰的马蹄声。

或许他已经走了,阿拉贡想。可是马匹的步伐没有停下,精灵居住的殿堂就在前面,或许还能再快一点,直到一只利箭精准的落在马蹄前方。

 

“人类,精灵小道上禁止骑马飞驰。”

“我来寻找伊锡利恩的精灵领主。”

“他早已听从白树君王的请求,去往西方。你在这儿可找不到他。”

“那么现在站在树梢与我对话的是谁呢?金发的小精灵。”

 

 

Episode.题外篇——金牡蛎的功与名,刚铎的百姓今天也很八卦喔

旅店向来是爱说短道长、嚼舌根的大小居民们最佳的聚会场所,米那斯提力斯的旅店也不例外。

 

“我听人说,我们的王,昨天大清早就骑着马出去了,还没带侍卫,一直到刚刚才回来,宰相大人都发火了。”

“我也听说了,我的兄弟就在城门上当值,他亲眼看见我们的王骑马出城了。”

“我可还听说,他今天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诶诶诶我跟你们说,国王陛下回来的时候我正巧看见,他那匹黑色的骏马可驮着两个人呢。那人带着兜帽,我也只大概看到了她是金发的!”

“她?”

“是的,一定是我们未来的王后!陛下的骏马可还没有驮过其他人呢!”

 

“哈哈哈哈哈,两天,小霍比特人,你们输了,我赢了!记得你们欠我两桶麦芽酒,和两桶长底烟叶,哈哈哈哈哈。”

“该死的矮人,你作弊!你肯定跟他告密了!你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这可是个秘密,小霍比特人。”

“快说啊!”

“这个秘密就是……不告诉你们!”


  -END-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