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LotR/AL】咖啡杯

♚Mirkwood:

篇幅:短篇,全一章
分级:PG-13
背景:AU

正文:
一缕阳光洒进了卧室。
阿拉贡在晨光中醒来,为入眼的阳光而挤了挤眼睛——莱戈拉斯总喜欢睡前拉窗帘时留一道缝隙,再把窗户打开,以便一睁眼就能看到森林,呼吸到森林。
阿拉贡下楼洗漱完毕,泡了一壶茶提到楼上,看了看莱戈拉斯又回到了床上,把仍然睡得香甜的爱人搂进怀里,靠在床头继续阅读没看完的书。
落地窗正对着阿拉贡,他甚至不用极目远眺就能看到挪威云杉的鲜绿色的针叶,早春的风送来树木特有的清香。阿拉贡深吸一口气,自然的气息混合着莱戈拉斯的体香,他一直觉得这片森林的味道非常“莱戈拉斯”,因此他也就原谅了偶尔撞进屋来的小动物。

他们的别墅坐落于伊西利恩森林公园旁,很近,也就是几分钟的步行路程,优越的地理位置得益于这片广袤森林的拥有者——阿拉贡自己。
阿拉贡觉得只有两个人的生活没什么不好,甚至是很惬意,加里安经常来送些日常用品,因此他们很少回到快节奏的都市里去,除了偶尔工作需要或是旅行,当然,大部分是后者。
茶香四溢,冒着热气的绿茶被倒进了蓝色的瓷杯,金霹总是笑他拿咖啡杯喝茶的古怪习惯,不过他就是喜欢这个杯子。
阿拉贡想着,低头看看臂弯间的爱人,却发现他正安安静静地看着自己,嘴角挂着微笑,蓝眸满中是刚醒时的朦胧睡意。
那是蒂芙尼蓝,阿拉贡所钟爱的莱戈拉斯眼睛的颜色。自从多年前与莱戈拉斯初见,阿拉贡就爱上了那种澄澈的蓝色,那双总是漾着笑意的蓝眼睛。
蓝眼睛的主人似乎在温暖的被窝和上午茶之间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有点不情愿地下楼洗澡了,阿拉贡看着莱戈拉斯踢踏的背影笑了起来。
起床气,小孩子一样。
趁着莱戈拉斯洗澡,阿拉贡也起身走向厨房——去烤让莱戈拉斯不情不愿却难以抗拒的兰巴斯蛋糕。

“你得把头发擦干,这样很容易生病的。”阿拉贡叹着气,拿起毛巾面对着莱戈拉斯开始擦爱人的金发。莱戈拉斯的头发就像细软的金丝,金霹曾信誓旦旦地表示剪下来卖掉肯定很值钱,然而之后莱戈拉斯见到乌眼青的矮个子朋友后询问事况,金霹却绝口不提。
“阿拉贡,你怎么这么爱皱眉?”莱戈拉斯翻着手机埃拉丹传过来里的照片给阿拉贡看,无一不是一副苦瓜脸。“我哪有?”阿拉贡闻言眉毛立刻拧成一根。
“你看,你明明总皱着眉。”莱戈拉斯伸手要去抚平阿拉贡微皱着的眉心,手腕却被阿拉贡抓住,拉到唇边轻轻噬咬。“很痒啦,快放开我……”莱戈拉斯抽回自己的手,发现阿拉贡因为大笑早已舒展了眉头。
拿起梳子细细梳理莱戈拉斯的头发,半晌阿拉贡才回答:“那大概是因为你总干些让我担心的事。”
“我才没有,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这样。而且就算有,那也不许你皱眉,我不爱看。”莱戈拉斯蜜色的唇覆上阿拉贡不受控制蹙起的眉头。
梳子脱手掉在床上,阿拉贡直起腰对上了莱戈拉斯的嘴唇,双手自然地把爱人禁锢在了怀抱中。“这我可控制不了,我的爱,也许你能想到什么方法来阻止我板着马脸?”阿拉贡的手指擦过莱戈拉斯被吻得红肿的唇瓣,暗示地将爱人推倒在柔软的被单里。
“那就用这个吧。”莱戈拉斯的鼻翼贴上阿拉贡剧烈跳动的脉搏,听话地放松了身体。

其实皱眉只是因为那个能让他舒展眉头的人不在而已。
———End———
Gutter 2015.4.1


作者的话:你们没看错,lo主诈尸了,这篇是送给自己的生贺,生在愚人节我也是微醺,祝大家愚人节快乐以及祝我自己生日快乐。【请告诉我,lo主是不是第一个给自己写生贺的人……】😘😘

评论

热度(58)

  1. 黑发猫妖Gut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