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RALP】24-hour (推特梗)

酒昧:

 @Tepes  我家太太说想看这个梗!那能没有么!撸起袖子就开干啊!(咦?


这是甜的,甜的,甜的,说三遍


因为设定是分手再复合这样


但最后是甜的!




毕竟这是一个二十四小时的爱情故事【严肃脸。




据说佩佩和孔雀是密友?于是我就私心了一下下








AM 7:05


他接到一通电话。


“什么?”李一手举着电话,另一只手把切好的番茄扔进煮沸的橄榄油里,“你说推特?”番茄的汁水和热油相撞,在烧热的锅子里滋滋作响。


“我不知道,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他心不在焉地用锅铲捣烂番茄片,眼神从灶台上的长条窗户向外望去,草坪上的洒水器转着圈儿,在阳光下浇出一小道彩虹。


“再见,有空再联系啦。”李挂掉电话,怔怔地盯着外面泛着光亮的油绿的草坪。理查德转发了为他拉票的推特后又迅速删掉,而作为另一位当事人,他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件事——他不确定他该因此愤怒还是高兴,就像他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来看待他们之间无疾而终的感情。


李叹了口气,伸手去拿另一个锅子里煮好的意面,一个没留神勾掉了锅铲,锅铲浸在热油里的那头被翻起来,带出的油花溅在他的手腕上。


“嘶——”一阵麻木过后是火烧火燎的疼,他下意识地回过头:“理查德,我——”然后他停住。


那截没说完的话尴尬地滞留在半空里,尾音在空荡的屋子中撞了几个来回。


他拧开水龙头把手腕伸到下面,白色的水柱冲刷着泛红的皮肤,激起的水星儿贴在不锈钢水槽上,在阳光的映射下像缤纷的糖屑。


“蠢死了。”


他喃喃。


 


AM 9:30


他的手机贴着桌台震了一下。


“抱歉,如果给你带来了困扰的话。——RA”


李迅速地抿了一下嘴唇。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窝在沙发里的姿势,两只长腿交叠在一起搭在茶几的边沿,笔记本摇摇欲坠地呆在他的膝盖上。


“我很好。事实上我并没有看到那条推特。”


他按了发送,然而在他还没有把手机放回桌子的时候,它又一次地震动了。


“你没看到,但你知道?——RA”


“是的,Matt给我打了电话,他以为”李动了一下,膝盖上的笔记本立刻歪向一边,他急忙伸手捞住笔记本,那条未编辑完成的短信同时被不小心地发了出去。


“他以为?——RA”


短信立刻就回复了过来,李拎着笔记本的一角把它丢在沙发靠垫中,换了个姿势倒在沙发上。他盯着那个闪亮的小屏幕犹豫了一会儿,手指打下字母又删除,最终选择了一个自认为恰当的说法:“他以为,他以为的事情发生了。”发送完毕后他把手机也丢进脚下的靠垫里,和电脑叠在一起。


手机震动了一声,他从沙发缝隙里掏出一本上个月的时尚先生。


手机震动了第二声,他翻过了南非钻石展的介绍页。


手机震动了第三声,他觉得手腕一跳一跳的疼,可能需要点烫伤药。


手机没有再震动,他从沙发上跳起来,把头埋进垫子中找到了手机。


“你是不是不想和我说话?——RA”


“他以为的事情和我想的是同一件么?——RA”


“晚上六点半有时间一起吃个饭?——RA”


“是,不知道,不。”李如此回复道。然后那条信息像是等了很久似的,在他按下发送键的一瞬间就点亮了他的手机屏。


“晚上六点半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他以为的事情和我想的是同一件么?你是不是不想和我说话?——RA”


李对着那几个颠倒了顺序的问题思考了一会儿。


他依旧觉得手腕很疼,他真的需要一点烫伤药。


 


AM 10:47


他的推特收到一条新私信。


“嗨:)我看到了Rich的转发,只想知道你是否还好,也或许是我太大惊小怪了?哈哈。如果你们真的和好了,那可真是太酷了;如果没有,你也是一样的酷。——那么那么那么爱你的Lilly”


李对着屏幕露出一个微笑。


“嗨。我也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但我完全,一点儿,丝毫,也不想去管这件事。说实在的,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可思议。——比你爱我还多那么一点的爱你的Lee”


他接着刷了一会儿网页,看了一个关于一只会说“筷子”的猫的热门视频。


“真的?这我可没想到,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此刻需要我说一些关于Rich的好话么?——最爱你的Lilly,但有需要可以给Rich让位”


“别,那样就太尴尬了。顺带一提,我的手腕受伤了,是热油。——我们真的需要继续这样子署名吗?Lee”


“哦上帝,你需要去医院吗?以及给Rich一个机会,你不知道你们是多么的般配,而且相信我,他还爱你。——我想还是不要继续了,这确实有点儿蠢。Lilly”


“不用,我敷了药。他只不过转发了一条推特,这并不代表什么。”


“这代表了一切,babe,他只不过是没有署名‘如此如此……如此如此如此爱你的Richard’,要理解推特的字数限制。”


 


PM 3:00


他的家里多了一位访客。


严格来讲,是他的门前。


李歪着头笑了笑,身体挡住大门,他努力不让自己的眼神在理查德的脸上乱飘,但显然收效甚微,“嗨。”他有那么多话哽在喉咙里,最终却只能从唇边滑出这一个音节。


“不请我进去?”


“家里有些乱。”


“我知道。”对方轻描淡写地回答着,“你的手怎么了?”


“做早餐的时候烫到了。”理查德试图伸手去握那只缠了绷带的手,但是被不着痕迹地躲开,“进来吧。”


理查德路过厨房,歪在水槽里的锅子上黏着糊掉的番茄碎块。


“你从不吃番茄,你讨厌番茄酱。”理查德说,李倒咖啡的动作顿了一下,他转过身来看着理查德,脸上的表情带着那么点儿惊讶和窘迫的混合。


“你忘记了。”理查德叹了一口气,他自然地挽起衬衫袖口走过去,拧开水龙头开始刷洗锅子和碗盘。“我才是会吃番茄的那一个。”


李站在那儿没有讲话。


“手还疼么?”理查德又问。


“疼。”李回答。


“我看看。”


理查德擦了擦手走过去,他捞起那只胳膊,这回没有被躲开。


 


PM 7:23


他的眼睛盯着电视屏幕。


“没有人会告白五十次*。”李拄着脸颊说道,“现实世界从不如此。”理查德坐在长沙发的另一端,手里拿着一罐凉啤酒。


“我赞同。”


“推特是怎么回事?”李的眼神依旧没有偏离屏幕一分一毫,那只受伤的手腕不那么疼了,理查德替他新缠了纱布,末尾打好的结干净整洁。


“想替你拉票,又怕你看到不开心。”


“谎言。”


“我承认,那只是一个来找你的借口。”


李从沙发靠背上拉下来一条羊绒毯子盖在身上。


“没人会告白五十次,但我想还是会有人告白两次的。”理查德说,他仰头喝了一口啤酒,抓起毯子的一角搭在自己的膝盖上。


他们之间离得有些远,毯子从李的肩膀滑落到腰上,他看了一眼理查德,又再次把目光移回到电视机。


 


PM 10:31


他的电脑被丢在地上。


理查德把他压在沙发里,他们的唇相贴着摩挲,低声的喘息交织在一起。李用手背挡住眼睛,理查德伸手去拉,发现他的眼眶红得不像话。


“我们已经结束了,所以这算什么?你转了一条推特,然后一切就可以重新开始了么?”他的声音听起来带着那么点儿委屈,理查德更加用力地搂住他的腰。


“那只是建立友谊的第一步,所有朋友都互转推特。”


“所以我们是朋友?”


理查德把吻落在他眉心,然后是鼻尖,最后来到唇角。


“这是打破友谊的第一步,朋友间从不接吻。”


“那下一步是什么?”


“不能说。”


理查德把手指插进李的头发里,而李把头埋在他的颈侧,笑声带出的温热吐息扫过他的耳垂。


天呐,理查德想,他想念这个。


他再也不要失去这些了。


 


AM 7:05 +1


他拨出一通电话。


“早上好,Matt。”李一手举着电话,一手拿锅铲拨弄着番茄酱汁。“Richard?嗯,是的他在这儿——不不不,饶了我!别发推特!”他发出一阵笑声,理查德从身后抱上他的腰,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


“也祝你有美好的一天。”李微笑着挂断电话,理查德把厨房的窗帘拉开,洒水器尽职地工作着,小彩虹挂在青草的上方。


“我不要再炒番茄酱了,我讨厌这个味道,而且我的手腕还在疼。”李说道,理查德拍了拍李的后腰示意他退开,伸手要从他手中接过锅铲,但那个不听话的锅铲在两个人的手里打了个转,没有被任何人接到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蠢死了。”他喃喃,然后笑了起来。


 


 


====【24-hour·完】====








*他们看的电影是《初恋五十次》,是我为数不多超爱的爱情片,很感人,是一部看完绝对会让你相信爱情的好电影。




*没错我就是那个锅铲。

评论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