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精灵宝钻】暴雨将袭(Maedhros/Fingon,完结)

不丼:

题目:暴雨将袭

配对:Maedhros/Fingon

分级:PG

说明:一切都属于托尔金

 

 

他被一阵风声吵醒。树叶的沙沙声,细小的沙石扑在帐篷上的声音,还有忽远忽近的夜枭的啼声。

Maedhros没有立刻睁开眼,他的意识还有一半漂浮在梦里。梦模糊而美好。有遥远的乐曲声,像是一千只管风琴在海岸边齐奏,又像是宴会上银制长笛伴着孩童的歌声。还有金色的光,漾着温暖的琥珀色晕彩,宛如儿时母亲隔着炉火向他展示打磨好的铜镜。

轻微的气息吹拂在他的脸上,仿佛最轻柔的羽毛和最厚重的夕阳。Maedhros伸出手,把一个温热的身体搂到怀里。他闭着眼睛用下巴磨蹭对方的头顶,蓬松柔软的发丝还带着松木的气息。

“你醒来了吗,Maitimo?”那个声音就在他的心口。隔着血肉和肌骨,渗透到了灵魂里。

“没有。”Maedhros说着相反的话。他搂紧了怀里的身体,直到隔着胸膛感受到对方的心跳,才像是安心一般松了口气。

一只干燥的手摸上了他的脸,手指轻轻刷着眼皮。“睁开眼吧,我知道你醒来了。”

“不,我需要一个吻才能叫醒。”他抓着那只手,移到自己的唇上,吻着手心。

那声音低低的笑了,然后温暖湿润的触感落到了额头。

“不是这里。”他的眼睫抖了抖,几乎要让光线流泻进来。

“我贪心的堂兄……”话语最后消融在他们相叠的唇齿间。还萦绕着他的梦境忽然便消散了,金光和乐声都随着这个吻而远去,但他感到了百倍千倍的喜乐。宛如生命和光明就在这个吻里。

他睁开眼,看到一双积蕴着笑意的灰眼睛。

“Findekano……”Maedhros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他舔着对方的下唇,思维像是泡在蜂蜜和云朵里。

“外面起风了,可能很快要下雨。”Fingon在他耳边说着,气流扫过耳朵,一路痒到心底。

“帐篷很结实,”他搂着堂弟动了动,“你什么时候又把衣服穿上了?”

Fingon再一次发出了那种轻松而耐心的笑声,他用鼻子蹭着Maedhros的颈侧:“我听见风声,然后查看了天气,暴雨就要来了。”

放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一阵巨大的呼啸声平地响起,树枝剧烈摇摆撞击,沙石再一次扑打在他们的帐篷上,像是急雨砸落在海面。

Maedhros扫视了一圈,光线昏暗,但是精灵锐利的视线让他能将一切都收于眼底。这是他的帐篷,不,他们的帐篷……红发精灵不愿去纠结这些细枝末节,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他把手探进Fingon的衣服,触及到温热的皮肤的瞬间似乎有一簇火焰在他的指尖燃起。他的身体立刻被唤醒了,从冗长的睡眠之后的倦怠里,从匍匐在他骨头上的疲惫里。他白日都做了些什么,竟然疲劳至此。

Fingon用一个吻让他远离了这些思绪,他轻咬Maedhros的喉结,配合着伸展身体让对方除去衣物。

“我们要快点了,”黑发精灵在他的抚摸下颤抖,“赶在暴风雨之前……”

这话在Maedhros心里敲出微小的水花,他搂住对方翻身,将黑发的精灵压在身下,用更多的亲吻和爱抚让那声音变成了美妙的呻吟。他的鼻尖蹭在对方微湿的胸膛上,像是在冬天擦拭他的剑,剑锋浮着一层水雾,在他的手掌下发出只属于他的嗡鸣声。

但是他们紧贴的肌肤火热,热度随着摩擦从心口烧到每一寸皮肤上,比他们很久之前在工坊熔炉旁的那次还要灼烫。Fingon紧紧攀着他,手指深陷在肌肤里,因为他的动作而颤抖低吟。

Maedhros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紧紧缠着,只有抱紧怀里的人才能抵消那份抓挠不得的隐痛。他极其快乐,他的身体和灵魂都找到了归宿,他的胸膛里充斥着满足和安心,就该是这样,他对自己说,就该如此。

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他的呼吸和心跳,灵魂和肉体,就该像这样融进另外一个埃尔达中。

“Maitimo……”Fingon带着喘息唤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伴着狂风和雷电。

帐篷在风中嘭嘭作响,雷暴似乎就在他们身旁炸开,除了汗水和铁锈的味道,还有大地被闪电劈击的焦苦。

但是他们充耳不闻,Maedhros把Fingon搂在胸前,埋进对方的发间。那是青草,松果,阳光和羽箭的味道。

一道雷电劈过,缠在发辫里的金丝晃出耀眼的光,Maedhros的心跟着狠狠颤抖。他的目光无法从那忽隐忽现的金色上移开,但欲望奔涌到了极限,眼前被一片白光笼罩。

Fingon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这在极度的欢愉里也变成了快乐。

欲望消退,他依旧不愿放开对方。

“就这样睡吧……”Maedhros凑在他的耳边。

“不行。”Fingon像是叹了一口气,又像是在轻笑,他微微挣动了一下就被Maedhros紧紧抱住。

“别动,你想去哪?”Maedhros睁开了眼睛,紧盯着对方。

“哪也不去,我会一直陪着你,”黑发精灵缓缓抚摸着他的脸,声音在雷暴里变得模糊,“但是先别睡,Maitimo。陪我出去一下好吗。”

然后他起来,十分轻松就挣脱了Maedhros的怀抱。这让红发精灵变得焦虑不安,他飞快地套上了衣服,紧紧握住对方的手。

Fingon和他十指紧扣,力度几乎让俩人的手骨发疼。他们出了帐篷,狂风席卷,飞沙走石打在他们身上,轰然炸起的雷声震得耳根发麻。

Fingon拉着他,在几乎不能视物的沙石和浓稠的黑夜里稳步向一个方向走着。

Maedhros却感觉安心又平静,他的思绪再次回到了那片柔软的云朵上。他不需开口去询问对方,他知道现在并肩与他走着的精灵是Fingon,他的Findekano,这便足够。

在密不透风的沙尘里,在撕开天幕的雷电下,他们并肩。

“我会一直陪着你。”

“我知道。”



——————————————



Maedhros在一声闷雷里醒来,他首先感到的是坚硬。后背和脖子上硌着的坚硬。粗粝的岩石,还散发着潮湿的味道。他睁开眼,看到的也是岩石。他在一处洞穴里。

昏暗,潮湿,散发着植物腐败的气味。Maedhros有一瞬间不知道究竟为何在此,他用手撑着头,忽然整个人凝固得比岩石更僵硬。

他的手腕上系着一根金色的丝线,在晦暗的光线里明明灭灭。

一道闪电轰然劈下,Maedhros像是被暴雷击中一般浑身战栗着,他扯开自己的衣服,肩头留着一个尚未褪去的牙印。深色的痕迹嵌在肌肤里,像是雪地上的血迹。

洞穴外出来仓促的脚步声,然后是人声。

但是Maedhros依旧保持着半坐的姿势,像是被凝固在了时间里。

“你没事!”这是Curufin的声音。

“我们发现你的帐篷被雷电击中,全烧成了灰!”这是Celegorm。

然而他们的大哥依旧坐着,盯着手腕上的金丝。

Curufin和Celegorm对视了一下,一阵奇异与古怪掠过他们。

Maedhros在那片被骨血浸透的土地上挖寻了很久,带回了一小段被泥土和血肉浸染成暗红色的金丝。一直缠在他的左手食指上。

但是现在缠在他们大哥手腕上的金丝光亮如新。

他们把目光移向左手,那里依旧缠着一段透着血色的丝线。



“我会一直陪着你。”



这是太阳纪第一纪的472年,泪雨之战后的那一年。



————————————



Maedhros站在火山口,熊熊的烈焰在他脚下翻涌,掀起的热浪吹动他破损的披风。

红发精灵的左手淌着血,甚至还有皮肉烧灼的滋滋声,但是他只是固执地看着某处,眼神迸发着灼烈的光彩。脚下一颗石头被踢动,滚了几圈,跌进了沸腾的熔岩里。

忽然他颤了一下,一个笑容缓缓出现在那带着血痕和灰尘的脸上,他的眼光开始变得柔和,像是在云朵里,像是在蜂蜜里。

“你来了。”他对一个逐渐在他面前显现的身影说。

我从未离开。我一直陪着你。”

*END*

评论

热度(58)

  1. 水知寒不丼 转载了此文字
  2. 黑发猫妖不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