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今天既然是托尔金日就庆祝一下吧。

糖罐子:

ST AU傻白甜!话说……发这种丧病的东西不会被教授打吗……
*
“性爱花粉。”
“是的。”
Fingon掐住了他的眉心,“性爱花粉。”他绝望地重复。
“你知道,重复几遍也不会让这个事实消失的。”Curufin冷静地说道。
他们一同看向舰内通讯屏,医疗室内暂时还是一片平静,强效镇定剂正在发挥作用。但根据Curufin的计算,大约在1.8小时后,它们会失去效力。
“你为什么会这么镇静?”Fingon喃喃地问,“那是你的大哥和你的儿子。”
“他们也是你的船员,所以我打算把惊慌和担忧交给舰长您负责。”Curufin耸了耸肩,“何况,Ereinion正好来访,我得说我从来没有这么高兴看到他的脸——如果我能提个建议的话,舰长,您最好把我的大哥领回去,锁上门,关闭一切对外通信,Aegnor和Elrond可以在24小时内暂代舰长和大副的职责,科学部少一位科学官也不大要紧,24小时后这个危机就会过去了——顺便一提我推荐您自己的房间,因为么,面积大一些毕竟有好处,而且家具也比较多。”
“我们,”Fingon说,“不讨论这个问题。”
Curufin再次耸了耸肩,全息三维分子模型在他面前旋转着,他颇为着迷地凝视着它,时不时若有所思地用手指点点画画,在PADD上写些什么。这位继承了父亲名号的Feanorian发现新事物时和他父亲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一样狂热,一样沉迷,一样弗兰肯斯坦到周围的人不寒而栗。
“你就不能…… 做个解药出来什么的吗?”
“我能,但我不能在1.8个小时里做出来,”Curufin戳了几个键,“哪怕是纯粹作为科学官,我也认为您应该趁早下令了。”
Fingon叹了口气,打开了广播,“根据星际联盟舰队规章136条赋予我的权利,我下令在48小时内解除Idril中尉、Ecthelion上尉以及我本人的全部职责,根据137条的规定移交相应人员,启动应急预案48条c项的规定的,并请求到访的USS-137'林顿'号舰长Gil-Galad Ereinion的协助。”
通讯频道上短暂的沉默了,然后是欢呼,“Get some,长官!”
“闭嘴,Aegnor。”
*
时间退回到5.4小时前。
Fingon和医疗部的Lindir以及科学部的Curufin在传送室里等待地上小队的归来。针对多尔露明星系第十六号行星的探测行动相当顺利,从传回的信息来看,除了1.2倍标准重力和高达83%的湿度,和母星并无太大区别,动植物也符合预测的不具有攻击性。
一阵刺眼的白光后,五人小队出现在他们面前,显然都为舰上的恒温条件大松了一口气,Tuor的眼神都已经是飘忽的了,看起来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Glorfindel甚至发出了一声如释重负的呻吟,“干净的制服——我可以吻你吗,长官?”
“如果你想领教Maedhros和Ecthelion殿下的剑术的话,请自便。”Lindir说,挥舞着三相仪像挥舞着武器,“现在,站稳,让我扫描。”
“在违反上下级亲密关系条例前我建议你先去洗个澡,你们有30分钟。”Fingon笑着说,看着他的船员们毫无羞耻感地把脏兮兮的制服扒下来——除了Celebrimbor,他已经和同为自己长官的父亲开始热烈地讨论旁人听不懂的内容,想来和身边储存器中奇形怪状的植物标本有关。他摇了摇头,向站在一边带着被逗乐了的表情的Maedhros说道,“我想你也愿意先去洗个澡?走吧,你可以在路上给我简报。”
“是的,请。”Maedhros说,他的红铜色长发被汗水打湿了,一缕缕黏在脸上,他颇有尊严的没有当场脱衣,但松开了制服的领口和袖口,露出大片大片紧实的肌肉。他们一同走向通往上层甲板的走廊,Lindir跟在他们身后。
“我得说,偶尔来个不会出岔子的任务也不错,”Maedhros说,“等我们确定好这颗星球没问题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去——最常见的是一种白色发光植物,非常柔软,到了晚上还会有蓝色的类似水母的生物在当中游曳,很美,像是发光的海底。”
“听起来很不错。”Fingon僵硬地说,转过身伸手抵在Maedhros的胸口,“但你不需要……贴着我说话。”
“什么?哦。”他们现在的位置和Maedhros的身高能让他方便地看见Fingon鸦羽似的黑发里露出的精致的耳朵尖,“总之,这次任务是个成功,Telpe说他找到了某种粮食替代品——他的原文是一大堆昆雅语专有名词所以我没费心记,你应该能在报告——"
“停下,Maitimo。”Maedhros眨了眨眼睛,他的嘴唇已经快贴上Fingon的耳朵了,后者因此有些脸红。他着迷地看着那片微微泛红的皮肤,那颜色看起来……非常可口。
Fingon“砰”的一声把自己的大副兼堂兄钉在走廊墙壁上,但那没能阻止Maedhros埋首在他颈侧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轻吻。Lindir盯着显示器,急促地说,“长官,Maedhros殿下的荷尔蒙读数……很奇怪。”
“是吗。”Fingon干巴巴地说,感到灵巧的手指顺着他的脊柱……哦。他咬下几乎冲口而出的声音。
Lindir还在观察读数,“是的,没有生命危险,但……"
“给他打一针镇静剂,行吗?”Fingon咬着牙说。
“这样好吗?”Lindir抬起头,他的脸色变白了,“没问题,马上。”
在Maedhros失去意识倒在他怀里的同时,Fingon的通讯器几乎是疯狂地响了起来,“这里是Fingon。”他说。
Ecthelion一向冷静的声音听起来也有那么点微妙的咬牙切齿,“报告探测小队成员行为反常,长官。”
“我已经知道了,允许——”背景里传来不可能认错的射击音和重物落地的声音,“……如果是自卫,射晕也行。把他们送去医疗室进一步检查,我会通知科学部协同解决。”
“收到,Glorfindel脖子上可能有淤青,请告知医疗部。Ecthelion结束通话。”
Fingon捂住了脸,这还只是第三个月。
*
Maedhros迷迷糊糊从睡眠中醒来,床铺温暖而舒适,他满足地叹了一口气,搂紧了怀里的人。他的记忆十分模糊,只能记得自己回到舰船,然后……他僵住了。
“电脑,15%光照。”他低声说。
在微弱的灯光下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这张床不是他的,这套床单不是他的,而他怀里的人显然也不能在他的房间里找到。
Fingon把脸埋在他的胸口,睡得很沉,显然是被累得不轻。绸缎似的黑发被扯得乱七八糟,绞在Maedhros的手指间,一截肩膀裸露在被单外,并且从他们紧贴的程度来看(他们的腿也纠缠在一起…梵拉啊),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床单遮盖的部位也没有任何衣物遮盖。如果他还有任何侥幸的话,那么Fingon身上那些显眼的、绝对不会有其他可能的痕迹也足够打消他的疑虑了。
Maedhros非常、非常缓慢地用一只手梳理他的头发。记忆排山倒海地回来了,鲜活和尺度都令人咂舌,他撑起了一点身子向四周看去——是的,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被甩到了地上,床头灯被砸碎了,舰长制服扯掉了大部分纽扣。他微微呻吟了一声,倒回床上去。
“如果你想再来一回的话,至少再等我三个小时。”Fingon闭着眼睛告诉他,然后翻过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电脑,房间锁闭多少小时了?”
“34小时。”
“嗯。比我想象的久。”他转过头看向Maedhros,“你感觉好点了吗?”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Maedhros说,意有所指地抚摸过柔韧的腰肢,“如果我的记忆准确的话……”他做了个手势。
Fingon把脸埋回堂兄的胸膛上,但发红的耳尖暴露出了舰长的脸色,“你糟糕透顶。”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们永远、永远不要再说起这个。”Fingon警告他,接着皱起了鼻子,“我得去洗澡,然后睡一觉……只是睡觉,一个人。我建议你也这么做,下一轮轮班会在14小时以后开始。”
“你确定不用多休息一会儿吗?”
“确定。”Fingon说,掀开被子准备下床,但是一旦站直他的脸色就变了,倒在适时等候在那里的Maedhros的手中。
“我可以抱你去的。”Maedhros取笑他,收到了包含谴责的瞪视,但那效果很快被一个带着水汽的哈欠打破了。
Fingon毫不客气地拿他的手臂当枕头,瞪着天花板,自暴自弃地说道,“这可能会是个好主意。”
Maedhros梳理他的头发,轻咬脖颈和肩膀的交接处,然后用唇舌抚慰咬出来的印记,“嗯哼。”
Fingon吸进一口颤抖的气,“我只是想洗澡。”
“我不会做任何事。”Maedhros向他保证,舔了舔他的耳垂。
Fingon转身把Maedhros摔回床单上——动作对于一个无法用腰发力的人而言过于灵活——跨坐在他的腰上俯下身赌气一般彻底地吻他。Maedhros半真半假地反抗了几下就顺应了,将手插进黑发里,搂着Fingon的脖子,将亲吻变得温柔而绵长。
“多歇一天。”Maedhros抵着他的嘴唇说,“也让Idril他们歇一天,别担心,船不会出事的。”
“……只能如此。”
“从好的一面看,按照自然法,我们已经结婚了。我会负责照顾孩子的,亲爱的。”
Maedhros一直笑到Fingon把枕头摔到他脸上为止。
*
“……十六号行星上的植物在授粉期会释放对于精灵和人类生理构造有催情作用的花粉,可以通过暴露的皮肤吸收,人类受到的影响相较之下会小一些,但基本都可以在24小时和……某些活动后排出体外。除了暂时性荷尔蒙紊乱外,对身体没有任何伤害,建议用于医疗和娱乐研究。”
Fingon坚定地凝视通讯屏,星际联盟舰队委员会的委员们也凝视回来,屏幕两侧都是静默。
打破沉默的是Fingolfin,“你是说……性爱花粉?”他痛苦地说,当然也有可能是被Feanor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所致。
“是的。”
“而这个数据是从……应急预案48条的相关规定中得来的?"
“是的。”
长长的沉默,Feanor的脸色十分不好,而Fingolfin在长子的注目下极其理智地将脸埋进了掌心里,Finwe陛下看起来也十分扭曲。梵雅族的Ingwe陛下忍了忍,终于还是大笑了出来,豪迈地拍着好友的肩说道,“都说儿子肖父,你家的两个孩子还真是和他们的父亲们一模一样——包括这报告时如丧考妣的脸色!”
Fingon被呛到了,“您是指……?”他迟疑地问道,惊恐地屏住了呼吸。
“你以为48条c项是怎么来的?”
“够了!”Feanor愤怒地拍了桌子,“我要退出联盟,撤走我们家族的所有资源——"
“冷静,兄长——"
“别叫我兄长,半种!”
在一片兵荒马乱里Finarfin的占据了屏幕,金发的俊美长者温和地微笑着,“委员会暂时不会来打扰你们了,侄子,等兄长们冷静下来后,他们会乐意提供,啊,需要的承认和祝福的。替我向Maedhros道声恭喜,好吗?”
“我……好的,可以,随便。Fingon结束通话。”
Fingon用手捂住了眼睛,倒在坐在镜头外、正在阅读PADD的Maedhros的身上,“有时候我真希望我不是诺多王室成员。”
“啊,可是想想我们的王室婚礼,皇家珠宝,还有母亲的婚纱。”
“我不会和你结婚的,Maitimo。”
“随你怎么说吧,Findo。”
*
小星星是养子设定,爹亲辈的BG不拆,他们那次是环境所迫fuck or die【正色。
三芬:明明吃亏的是兄长为何长兄那么暴躁……
费【恼羞成怒】:住嘴!
芬熊【微笑】:长兄意外羞涩呢。
大梅熬到小熊成年以后就一直在大力直球中,但小熊一直全盘接受不与回应,导致除了大梅所有人都以为他追到手了。
大梅:万万没想到追了这么久居然还是要靠外力做催化剂。

评论

热度(35)

  1. 黑发猫妖糖罐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