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盾冬】Ear, Tail,Bucky Barnes - 猫耳梗/甜/上篇

纪翌:

说好的猫耳梗来啦~

两发或者三发完结。

NC-17~

————

“发生什么了?”Steve急匆匆地走进Tony的实验室,“我刚刚接到Bruce的电话……”


Steve焦灼地在实验室中扫视着,然后他的视线凝固在实验室中央的那张治疗椅上,Bucky坐在那里。Bucky很好,他稳定而安全地坐在治疗椅上看着Steve,他仍旧穿着早上出门时的那件方格衬衫和牛仔裤,他的头发仍然整齐而乖巧地别在脑后,除了......除了他棕色的头发中露出两只毛茸茸的黑色耳朵,他坐在那儿,身后一条长长的黑色尾巴百无聊赖地摇来摆去。


“哦......”Steve的后半句话被堵在了嗓子里,他发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感叹,停留在原地。


Bucky看见Steve后脸上的阴郁不定稍稍好了一些,他从治疗椅中坐起身一些,三角形的黑色耳朵立了起来,黑色尾巴欢快地小幅度摆动起来。


“啊……”Steve又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嘶哑的声音,像是终于找回了说话的能力。他快步走到Bucky身边,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盯着那对微微晃动的小耳朵的冲动,看了看站在治疗室中央的Tony、Bruce和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你们有没有人能给我解释解释这个?”


“Steve,你记得Tony养的那只小猫Molly么?”博士首先开了口。


“我并不记得他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Steve快速地瞟过Bucky的耳朵和尾巴,现在他认出来了,这是一对猫耳朵和一条猫尾巴,于是他忍不住在回答中加了一些讽刺的意味。


“好吧,那么,Tony养了一只小猫Molly。我们发现Molly的记忆能力很强,检查了她的大脑构造,我们做了一系列实验,发现这两者之间有很强的基因关系——于是,我们想这种大脑治疗机制也许可以用在Bucky记忆的治疗上。但是显然,在调试参数的时候,出了一些预料之外的小小问题……”博士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这一段解释Bucky显然已经听过一遍了,他开始不耐烦了,Steve能感觉到手掌下的肩部肌肉紧张起来,Bucky的尾巴在附近轻轻地抽打着。


“这种情况要持续多长时间?”Steve问。


“大约一个月,如果我们能够尽快纠正这些错误……我们当然能够尽快纠正这些错误。”博士观察着Steve的反应,艰难地选择着措辞,他用手比划了一下,“不过在此之前,也许你们需要小心一点。冬日战士现在的形象……也许有些过于浪漫后现代主义了……而且他的性情也许会有点小小的改变,只是小小的。”


Bucky现在更烦闷了,他的尾巴扫到了桌子上的某个正在发光并鸣叫的仪器,它掉在地上,碎了,停止了鸣叫。


Tony发出了一声闷哼,像是有人踩在了他的胸口,但他憋了回去,什么也没说。


Steve紧紧地盯着Tony和Bruce,Bucky烦躁不安的尾巴尖蹭到了Steve的手,痒痒的。过了半分钟,Steve深吸了一口气,他叹了口,放松下来,用手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好吧,那么现在告诉我,我应该做点什么。”


“好的。”Bruce回答,“条数可能有点多。Captain,你带本子和笔了么?”


——————


由于Bruce坚持Bucky现在的形象过于浪漫后现代主义,Steve给Bucky套了一件厚厚的连帽衫,帽子把Bucky的耳朵服服帖帖地藏在里面。但是走在Bucky身后时,Steve仍然忍不住盯着他的背部,Bruce帮Bucky把尾巴蜷收在连帽衫中,在那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鼓包。


回到家后,连帽衫被Bucky丢在沙发上,他因摆脱束缚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咕哝声。


Bucky向于是走去,像是准备要去洗澡。然后他路过了镜子,瞥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他本来已经走过了镜子,但是他又站回了镜子前,他有些困惑地盯着自己新长出来的东西,瞳孔像猫咪一样变得透明了起来。Bucky的耳朵小小地抖动了一下,黑色尾巴伸展开来,在屁股后摇来荡去。


“我要一直长着这个么?”Bucky皱着眉头问,他学习着控制自己的尾巴尖,让它竖起来,立在自己的肩头。


“不,只需要一个月。”Steve干巴巴地回答道,他意识到自己一直站在好友的身后,瞪着眼睛地盯着他游来荡去的尾巴尖,他莫名其妙地脸红了。


“好吧,我希望快点儿,我可能会绊倒自己。”Bucky说,然后他走进了浴室。


Steve深深地吐了口气,他尝试着把Bucky从内裤边缘露出来的尾巴从脑海挤出去。他开始背诵Bruce写给他的注意事项清单,他需要买给Bucky的新内裤、猫耳清理液、尾巴沐浴液......


尾巴沐浴液。Steve意识到自己又想起了Bucky长着尾巴的样子。


他在屋里像无头苍蝇一样转了两圈,然后重新穿上衣服,打算去一趟超市。


Steve在超市呆了半个多小时,在宠物用品专区把每一瓶猫耳清理液从货柜上拿起来,仔细地阅读着上面的说明。当他终于挑了满满一小筐时,他忍不住庆幸,Bucky只是长出了耳朵和尾巴,这让他避免了在猫指甲剪、猫砂和猫爬架的区域停留过长时间。


他从没养过猫,但说实在的,这还蛮有趣的。那些长着羽毛的逗猫棒和五颜六色的软皮球。


Steve的视线停留在货架最明显的位置,那里摆着一只电动皮老鼠,戴着一顶可笑的羽毛花环,电动皮老鼠的标签上标着一个惊人的价格。Steve把电动皮老鼠的包装盒拿下来,阅读着上面的说明,那些小小的字表明它靠电池运转,会跑,会叫,是陪伴猫咪的最佳伙伴。


Oh, Come on。Steve把包装盒放了回去,他对自己说,Bucky只是长出了猫耳朵和猫尾巴而已。


——————


Steve回到家的时候,浴室里水流的声音已经停止了,Bucky的影子从浴室的马赛克玻璃上映出来,他大大的身躯舒展着,正在用毛巾擦头发上的水。


Steve慢吞吞地从塑料袋里拿出他买的各种物品,啤酒,意大利面,Bucky爱吃的小零食,电动皮老鼠......Steve犹豫了一下,他拨开电动皮老鼠的开关,皮老鼠吱吱地叫了起来,四条小脚滑稽地拼命滑动着,Steve把电动皮老鼠放在地上,电动皮老鼠一路叫着欢快地向前跑去。


浴室的门开了,Bucky擦着头发上的水,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电动皮老鼠撞在了他的脚上。


“呃……”Steve发出了一个像被掐住脖子的鹅会发出的那种声音,他又惊又恐地盯着Bucky。现在他开始觉得这个主意糟透了。


电动皮老鼠并不会调整方向,Bucky阻挠了它前进的方向,于是它继续欢快地向Bucky的脚上撞去。Bucky惶惑地看了看正在他的脚上吱吱叫着的小玩意儿,他玩味儿地踢了踢它,现在电动皮老鼠改变了方向,它向另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Bucky看上去已经对它失去兴趣了,他既没有像一只猫咪一样追在电动皮老鼠身后,也没有像冬日战士一样捡起电动皮老鼠砸在Steve的脑袋上。


Steve松了口气,他们谁都没有再管他,任凭电动皮老鼠在某个角落里发出几分钟一次的吱吱声。


Bucky仍旧站在原地,他也许忘记了他现在长着一条漂亮的黑色长尾巴。他的尾巴现在湿漉漉的,并没有被擦干,油光发亮的毛发淌着水,汇集在地板上,在地板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滩。Bucky的尾巴不时在水滩里拍打几下,溅起几个小小的水花。


“过来。”Steve拿起身边的大毛巾,对他招招手。


Bucky满不在乎地走到Steve身边坐下,但他仍旧故意跟他隔了一小段距离。Steve假装自己没有意识到Bucky的动作,他把电视打开,把遥控器塞进Bucky的手里,看着他换了几个台。Bucky最后意外地选择了Animal World,最初他只是百无聊聊地看着电视,后来他略微挺直了背,紧紧地盯着那些长着大角的鹿在电视屏幕上跳来跳去。


“如果大腿肌肉这样发力的话,也许会跳的更高。”他若有所思地评论道。


“是的。”Steve迎合道,他拿起大毛巾擦拭着Bucky的脑袋,看着Bucky尖尖的黑色耳朵在白色的大毛巾下若隐若现,恰到好处地使着力按摩着他的头皮。Steve判断着Bucky头发的干湿程度,当他觉得Bucky的头发变得干燥起来时,他用手胡乱地揉着他的头发,让Bucky的头发蓬松起来。


Steve的手指不小心蹭到了Bucky的猫耳朵。那对猫耳朵很柔软,很薄,藏在Bucky蓬松的头发中。起初Steve只是不小心刮到了它,那对猫耳朵便配合地竖立起来,露出粉红色的皮肤。Steve犹豫了一下,然后他用手指轻轻地捏着它,粗糙的指肚按摩着薄薄的耳廓。


Bucky挪动了一下,脑袋向Steve的方向侧了侧,他眯起眼睛,没有发出声音,但Steve觉得自己几乎要听见Bucky从腹腔中发出猫咪一样呼噜呼噜的声音。


然后Bucky不自觉地把尾巴伸到了Steve盘起的膝盖上,湿漉漉的尾巴在Steve的手上抽打了两下。Steve猜测Bucky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他的尾巴柔软地在他的膝盖上扫来扫去。


“唔。”Bucky发出了一个声音,懒洋洋的,但也许没有什么意义。


Steve笑了,他起身啪嗒啪嗒地走到柜子旁拿出吹风机,然后重新坐回沙发上,吹风机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Steve小心地用吹风机吹干Bucky尾巴上的水滴,黑色的毛向着吹风的方向向一边倒去,一旦吹风机挪开便又倒了回来。柔顺光滑的毛从Steve的手指间流过去,蓬蓬松松地在尾巴上抖动着。Steve用手在Bucky的尾巴上捋了一遍,Bucky眯起了眼睛,Steve又捋了一遍。


Bucky闭上了眼睛,看上去快睡着了,尾巴在Steve的手心里轻轻地打了两下。


噼啪——噼啪——


=。=——@@——


Bucky的尾巴被Steve捋地起了静电,噼噼啪啪地响了起来。


Bucky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尾巴骄傲地竖在半空中,走开了。


——————


Bruce给Fury打了电话,宣告了这场意外的发生。尽管Fury一再宣传神盾局在超级英雄身上支付了巨额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考虑到冬日战士总不能顶着该死的猫耳朵和猫尾巴在公众面前走来走去,Fury还是忍痛给Steve和Bucky放了一个月的长假。(哦,那些该死的媒体,Fury想象着明天《纽约时报》的标题,《第二个九头蛇?神盾局正在对冬日战士做基因改造!》)


Steve和Bucky渐渐都接受了猫耳和尾巴的存在。


Steve在Bucky的好几条内裤和睡裤上都剪了洞,刚好剪在尾骨的位置,Bucky便能够把自己的尾巴从裤子中舒服地伸出来。Bucky没有任何意义,他穿着白色的跨栏背心,背心下露出结实的肌肉,他的睡裤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的胯上,他打着呵欠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大多数时候,Bucky的尾巴高高地耸立着,小幅度地弯曲着。


Bucky的尾巴从Steve的额头前擦过,Steve从写满Bruce的建议的本子中抬起头来。


竖起的尾巴代表着友善和愉快。Steve从本子中读到。


但是Bucky自己常常忘记了自己还长着一条尾巴。


几天后的晚上三点,Bucky应该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几个小时了,Steve坐在客厅里,放下《美国近代史》,起身去冰箱里拿咖啡。他有些困了,他听到一些细小的声音,但是没有放在心上。


Steve关上冰箱门时,注意到那条毛茸茸的黑色尾巴从冰箱上方溜了下来,尾巴尖夹在了冰箱门中间。冰箱门已经即将被合上了,Steve来不及停止这个动作,尾巴尖被刚刚好地夹在了冰箱门和冰箱中间。


一声隐忍的呻吟声从冰箱上方的脚手架传来,被夹在冰箱门外的尾巴炸起毛来,尾巴上的黑色毛发支愣着竖了起来,向着四周迅速地放射出去,比平时大了好几圈,尾巴用克制的动作。努力地把自己向外拽去。Steve把冰箱门再度打开,尾巴刺溜一声迅速伸了上去。


“下来,Bucky。”Steve说,用手指掐着自己的眉头。


Bucky从脚手架上跳下来,他撇了撇嘴,尾巴依旧炸着毛。


“Bucky,我们说好的。”Steve严肃地说。


Bucky哼了一声,他没有看Steve,刻意躲避着Steve的视线,怒气冲冲地隔着Steve的肩膀看向其他地方。他下巴的线条紧紧地绷着,耳朵也低了下来,贴在头皮上,显示出他极度的不约。但现在他的尾巴落了下来,紧紧地贴在他的大腿一侧。


Steve向Bucky的嘴唇伸了手过来,Bucky打了Steve的手一下,但Steve很坚持。


Steve没打算哄他。


Bucky正在适应新的生活,Steve知道这很艰难,他经历过这一切,即使现在,他自己也不是做的很好,他明白对于Bucky来说这或许更难。但他不打算让步。他不打算哄他,至少在这个问题上,他必须让他明白,有些事情是不能让步的,比如不能在Tony帮他的胳膊上润滑油的时候打他,比如不能在Natasha从Steve的碗里随手叉走一块肉时瞪她,还有,比如不能在晚上刷牙后吃芥末饼干——


Steve用指尖从Bucky的嘴角蹭掉一块绿色的芥末碎屑,发出了一个不满意的声音,“啧。”


他们僵持着,尾巴仍然蜷曲着,贴在Bucky的大腿上。


大约两分钟后,Bucky的耳朵松弛下来,微微竖立起来,尾巴不再僵持不懂,烦躁不安地身后摆了摆,尾巴尖磨蹭着地面,蹭过地毯上松软的驼毛,发出沙沙的声音。Bucky用很小的声音低低地说,“我不喜欢这个”,他皱着眉头试图解释道,“我睡不着,我能听见外面的声音,还有光。”


哦,天呢。Steve想,他怎么会忽略了这个,Bucky本来就是个军人,而Bruce告诉过他,现在,Bucky的视力和听力都会变得像猫儿一样敏锐。


Steve放松了下来,他犹豫了一下,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倒了一点在杯子里,递给Bucky。


Bucky疑惑地盯着他,但仍然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嘴唇上方留下了一层白色的奶渍。Bucky伸出舌头,把那些白色的奶渍舔掉,粉红色的舌尖迅速出现在Steve的视野中又消失。


Steve伸手去摸Bucky的脑袋,他能感觉到Bucky的肌肉紧绷了起来,他想山躲开,但他信任Steve,于是他强迫自己留在原地。Steve用手指寻找到Bucky的猫耳和他原本的皮肤相接的地方,按摩着那里。Bucky渐渐放松下来,他的肌肉放松下来,尾巴也愉悦地摆动起来。


“我就在这儿。如果这些声音和光有问题,我会知道。”Steve轻柔地说,“如果你睡不着,过来喝杯牛奶,不要吃芥末饼干,那对伤口愈合不好。”


Bucky没有回答他。


不过Steve决定Bucky回答了,因为他看见Bucky的尾巴又柔软地竖立起来,在空中画了一个小小的圈。


——————


Steve现在更容易猜测到Bucky的心情了,即使Bucky的脸上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寡然无味,但是现在,Steve知道竖起的尾巴代表着愉悦,低垂在两腿间的尾巴代表着害怕,斜着支在空中的尾巴代表着犹豫,温柔地在地上扫来扫去的尾巴代表着Bucky产生了兴趣。


Bruce的小本子解释了大部分问题,但偶尔Steve还是会遇见一些本子没有注明的问题。


Bucky看上去很不舒服,他的体温升高,耳朵垂头丧气地耷拉着,尾巴翘起来贴在背上。他用被子把自己包起来,不肯躺在床上,他躺在地板上,接触着冰凉的地板瓷砖,仿佛这样能让他好受一些。Bucky一向不习惯用声音表达自己的情绪,所以他只是安静地躺在那儿,出了汗,沾的头发湿漉漉的。


Steve走过去帮他拨拨汗湿的头发,他用额头碰碰Steve的手心,然后又挪开,不发出一点声音。


Steve担心起来,给Bruce打了电话。


Bruce在听完Steve描述了一番Bucky的症状后,犹疑了一会儿,他说你等一下。Steve听见Bruce离开了,他在翻什么资料,发出了纸张哗啦哗啦的翻页的声音,然后他又回来了,Bruce说,“Steve,我们本来以为这件事不会这么巧发生在Bucky被感染期间,所以就没有提前告知你。”


Steve沉默不语。


Bruce清了清嗓子,沉痛地说,“在我们将Molly的细胞提取物注射进Bucky体内时,Molly还没有结扎。”


他们一起尴尬地沉默了两分钟,然后Steve说,“所以我们能怎么做?”


“呃……他得忍着,把这段时间忍过去”,博士说,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或者你可以带Bucky去结扎。”


Steve把电话挂了。


Bruce对着电话喂了两声,直到听到了电话那端传来的忙音声。他犹犹豫豫磨磨唧唧地把电话放回原处,转过身问正拿着焊枪的Tony,“他不会真的带Bucky去结扎了吧?”


Tony摘下护目镜,耸了耸肩。

评论

热度(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