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Hobbit 中土模特公司

众神的晚宴:



Thilbo

一句话简介:这是中土最大模特公司总经理Mr B的一天

 

9 AM

今天早上我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有人坐在椅子上等我了。

 “我要走精。”

莱戈拉斯坐在椅子上,鼻孔里窜出一缕热血。我从桌上抽了张湿巾递给他,“这次又和谁?”

“就那个,阿索格。我不管,你这次绝对得把他开了,我一点儿也不想和他走同一场秀了,他不走我走!”

我叹了口气,“莱戈拉斯,你确定是阿索格?”

“那张丑脸还能是其他兽吗?我就不明白了,就那马车压过似的脸居然能做模特?“

“莱戈拉斯,“我拉开抽屉,抽出两张硬照,”你看看,是这个兽和你在后台打架然后抽了你一鼻子血吗?“

一缕金发挂在精灵王子额角上,他瞄了照片一眼,厌恶地点了点头。

“这两张是不同的半兽人,这个,”我摇了摇左边那张,“是博格,阿索格他儿子,右边这个才是阿索格,然后…”我离开椅子,从矮桌里上堆着的杂志里面翻出一本《嘉人》,“告诉我,莱戈拉斯,这个封面上的是博格还是阿索格?”

这是《嘉人》今年10月封,一个半兽人乘着夜色骑着座狼在原野上凹造型。

“我怎么知道!他们都一样丑!”莱戈拉斯愤怒地大喊,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我放下杂志,双手搭在他肩上。轻轻地说:“亲爱的莱戈拉斯……”

“我不想再和任何一个半兽人共用化妆间了!“

“我下次给你安排私人化妆间,好吗?”

“我也不想和他做同一架飞机!“

“那么我就安排两架飞机,一架专门给精灵,我保证里面干干净净一点半兽人的气味都没有,好吗?“

“那家伙居然在icon榜上排名比我高!!”他抬起头大叫。

“你在钱榜上排名比他高啊,莱戈拉斯。”我拍拍他的肩,“模特界更新换代很快的,特别是半兽人,一不小心就死了残了,没人能像你美那么久。别哭了,啊,我让陶瑞尔给你倒杯酒。”

我隔着玻璃做了个手势,15秒后,红发女精灵端了杯蜜酒进来。看上去仅仅是捧着杯子,王子的心情就好了很多。

“下次再发生这种事,”精灵王子抽噎着说,“我就告诉我爸。”

然后他一饮而尽。

10 AM

“你为什么给我接了个真人秀?还是,“巴德翻了一下合同,”带小孩子体验生活,我的生活还不够体验式吗?“

“巴德,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六啊。”

“可是你看上去已经四十了,巴德,亲爱的巴德。虽然你这几年风头很劲,但这也只是因为某大牌的总设计师喜欢你,你的风格,说实话,并不适合其他品牌。而且,据我所知,那位设计师因为严重的酗酒和其他一些问题,很可能明年就不能再续约了。“

巴德点了点头,表示他在听。

“那么到时候你就只能去转做商业模特,相信我,你不会喜欢的。“

“你是个好人,Mr…..B”,巴德沉默了一会儿,“但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我去上真人秀我平时的工作已经够忙的了,我想多花一些时间和孩子们在一起。”

“真人秀不会耽误你和孩子们的相处,我可以保证,节目播出以后你的出场费至少能翻两倍,而且是你挑工作,不是工作挑你。”他迟疑地看着我,“我知道你对做模特不是很感冒,接了这个节目你可以趁着风头打捞一笔,然后去干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

“是的。”

“好吧,”巴德往椅背上一靠,用右手把头发梳到脑后去,他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马甲线在布料下隐约可现。“只要别占用我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

这表示他同意了。

“你在女性观众中会很受欢迎的,亲爱的。“我说。

 

11 AM

“怎么了,陶瑞尔?“

“MrB,史矛革要见您。“

“告诉他我没时间。“

“我是这么和他说的,然后他烧了两盆绿萝,然后他说您再不见他,他就把您的橡树也烧了。“

“……操,让他进来。”

史矛革摇摇摆摆地走进来,他穿着一件蓝色长款大衣,腰带上缀满了奇形怪状的金饰,这品味简直可怕。他在椅子上坐下来,身子像被阳光晒化的冰激凌摊在办公桌上。

“Hello,Mr B.”

“有事么?“

“你叫我来的。“

“我和你约的时间在三天前,你是不是又睡过头了?“

“可能吧。“他笑着,下巴在袖子上蹭来蹭去,袖口满满一层用金线绣成的花纹。

“最近练了台步吗?“

“没有。“

“史矛革,我和你说过了,你的外八很严重,和孕妇没两样,不练习台步你就只能做平面模特。“

“我可以去走内衣秀,他们对台步要求不高。“

“不高,但是也没低到那个水准。史矛革,你总是睡过头,台步不行,品味又一塌糊涂,街拍简直可怕,你就没有想过….”

他张嘴咬住了我的左手。

“松口。“

史矛革呜咽几声表示拒绝,我用右手打了个电话给陶瑞尔,她走进来,手里拿着三颗费列罗。

“松口,这些巧克力就是你的。“

史矛革的笑着把我的手吐了出来,吃着巧克力走了。我用湿巾把左手上黏糊糊的口水擦掉。陶瑞尔说:“他笑起来真好看,怪不得ELLE说他是魅惑型男模代表。“

“好看个屁,就那一脸褶子。“尽管时间不长,我的左手皮肤上还是清晰地显露出一圈发白的牙印。陶瑞尔看了我一眼,”他是想吃你的戒指吗,Boss?”

“把我中午的事情全部推掉,我要休息一会儿。“

“甘道夫要见您。”

“什么时候?”

“十二点。”

“让他来吧,打个电话给奇力让他把下半年的模特目录送过来,会议结束后我要看见。”

 

1 PM

 “午安,比尔博。”

“你好,甘道夫。“

“新年快到了,想要礼物吗?“

“如果你能别浪费时间,那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我听说,“甘道夫杵着手杖,压低了声音,”萨鲁曼要为明年的香奈儿开场。“

“甘道夫,至少两个月后各大品牌才会开始甄选模特。”我说。

“但我听说…你知道的,比尔博,埃尔德隆走过古奇的开场,凯兰崔尔爆过六大蓝血,等萨鲁曼为香奈儿开过场后你能想象我们四个在一起打桥牌的时候会有多尴尬吗?.”

“我不知道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个消息,但是….”我摇摇头,“我只负责提供模特,其他的我无能为力。”

     甘道夫叹了口气,“埃尔德隆的欧莱雅代言拿到手了吗?“

“快了。“我回答。

“下雪了,比尔博,“甘道夫撑住额头,”我只是想让自己的晚景别那么凄凉。“

我翻了个白眼,“好吧,甘道夫,你知道年度色彩吗?“

“什么?“

“每年年初都会有年度色彩,今年的色彩是一种近乎深黑的蓝色。各大品牌多多少少都推出了和这个颜色有关的系列,兰巴斯也设计了新包装,半兽人模特也火了一把,只有瑟兰迪尔不肯改,再加上设计太高端时尚导致销量不好,不,别拿你的小本子出来记听听就行了。所以,甘道夫…”

“如果明年的年度色彩,就是一个月之后推出的色彩,你能和它多少扯上点关系的话,”我用手指在桌面上缓缓地画圈,“你们的四人牌局说不定会开心点。”

 

 

“你真是个慷慨的人,比尔博。”甘道夫临走的时候说,“想好了要什么新年礼物吗?”

“不如给我个丈夫吧。”我转转戒指,“我不是今年鳏夫榜第一吗?”

 

 

夏尔的春天很美,能听见鸟儿的叫声,他走进家门。

“这位索林 橡木盾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丈夫.”

 

 

3:30PM

当我从会议室回来的时候,奇力正伏在陶瑞尔桌前说话,她不停地使眼色暗示我已经来了,我重重地在奇力屁股上锤了一下。

“敖!”

“如果你下次不再耽误我的助理工作我会很开心的。“
     “这不公平,舅妈。“他跟着我走进办公室,把模特目录放在桌子上。”你每天都可以看到她,我只能等你打电话叫我来的时候才有机会和她说说话。“

“你这不是自找的吗,“我翻开目录,”人家都和你回了孤山准备见家长了,结果才发现你当年几乎给所有身边的女孩子…”

“…..送了石头,“奇力舔舔嘴唇,”我已经道过谦了,舅妈,但是我送给她的是最漂亮的一个啊,而且她是我见过最美的女精灵,我发誓。“
”得了吧,你根本分不清男女精灵,和莱戈拉斯一样对某种物种都有难以克服的认知障碍。欧莱雅那边怎么说?“

“嗯…..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

“他们认为埃尔德隆是一位很好的代言人,作为瑞文戴尔领主可以吸引大批精灵客户,可是…嗯…”奇力用食指在鼻子下面擦来擦去,似乎在努力回想什么,“他们认为他的额头有点儿太宽了…”

“额头太宽?“

“就是,意思就是,”奇力两手空空,努力在空气中描摹出一个球状物,“他的发际线和眼睛之间的面积…有点儿…..还有就是有时候他,皱眉的时候…..你知道吧舅妈,就像海浪拍打在岩石上….”

“他们是嫌埃尔德隆秃!?“

“啊,舅妈你真聪明!我知道你就能猜到的。”

我叹了口气,“你完全可以直说的,奇力,何必拐弯抹角?”

”这太尴尬了,舅妈,Lord埃尔德隆曾经帮助过我,我不忍心在他背后说他是秃子。“

“别再提他在情感节目上帮你和陶瑞尔调节关系的事情了,简直是家族耻辱….”我摸了摸额头,“你要是再不给我省点心,没几年海浪也要拍打在我的岩石上了。欧莱雅那边……我会打电话给瑞文戴尔,要他们送一沓Lord埃尔德隆近几年的照片来,你把它们带给欧莱雅,证明领主青年时期发际线就那样了,事关遗传和不恰当佩戴头冠的方式,而且这么多年了他发量也没少过…..精灵们,多多少少都会有点秃的,他们更关心的是头发的长度。

奇力站起来,走向门口又折回来,“舅妈,他们为什么不找密林国王做代言呢?“

“他,哈哈,“我说,”他能清醒个半小时就算不错了。“

 

6PM

“你说我坏话。“

“嗯。“

“我知道你说了。“

“嗯。“

“你绝对想不到是谁告诉我的。“

“陶瑞尔告诉你的,我知道,我故意说大声点儿的。。“

“你说我喝多了。其实没有,”瑟兰迪尔两条大长腿架在我的办公桌上,酒红色的袍子铺满了整个地毯,他晃晃手中的矿泉水瓶子,“我现在喝水了,向埃尔德隆学的。“

我伸出手,他迟疑了一会儿,把瓶子递给我。我打开瓶盖闻了闻,“里面装的是白兰地。”

我看着他。

他看着我。

我看着他。

他看着我。

我看着他。

他的眼睛里一点愧疚都没有。

“你的心里建设真棒,瑟兰迪尔。“

“谢谢夸奖,比尔博。“

“如果你要谈迪奥不再打算和你续约的事情,我无能为力。“我说,”我只是模特公司,在品牌面前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我的设计,“瑟兰迪尔闭了闭眼,”没有问题。“

“你的设计很漂亮,瑟兰迪尔,很美,就像星光,“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很适合红毯,日常生活呢,就不一定了。大量的拖摆和刺绣,没有人会穿着它们去市场买菜。”

“买什么菜,直接叫人送过来不就好了?”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是个国王,陛下。普通人还是要劳动的。”

“所以就是没得商量了吗?”他问。

“如果你还不愿意放弃,好吧,”我说,“迪奥下一集要签凯勒鹏做总设计师。”

“蛤?“

“他擅长极简风格,给自己老婆做了多年的衣服,很有经验。“

瑟兰迪尔沉默了,我知道他是在思考和埃尔德隆开战的可能性。最终,他放弃了。

“那好吧,我富有得可以买下整个牌子,管他谁当设计师呢。我来其实是为了另一件事。“他没有起身,一伸手就从矮桌上抽了本杂志,“这个。”

这是Vogue9月封,每年的九月刊对Vogue来说都是头等大事。更多页数,更多内容,封面也是。今年的九月刊足足有400页,封面是埃尔德隆,他穿着一身金色盔甲,手持长剑站在废墟之中,背景是近乎深黑的蓝。

“这件衣服,“瑟兰迪尔指了指,”我做的。”
     “我知道。“

“我也要上封面。“

“可,这不可能,“我说,”Vogue一向只让模特上封面,演员都很少。瑟兰迪尔,你是设计师啊。“

“我要上封面,不然我就打到罗斯洛立安去。“

“你开玩笑呢。“

“我说真的呢。“他打开瓶子喝了口酒,”你知道的。“

“好吧,好吧,“我点点头,”但是只能做双人封,带上莱戈拉斯。“

“没问题。“他回答。

好一会儿没有人说话,瑟兰迪尔没有动,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怎么了?“我问。

“其实,比尔博,你是一个很慷慨的人。“

“这是鳏夫间的特有安慰方式吗?“

“你会有回报的,相信我。“瑟兰迪尔说,”某些人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份很独特的新年礼物呢。“

 

8 PM夏尔 袋底洞

到家门口的时候,我才记起来我还没吃晚饭。

甘道夫说的没错,开始下雪了,寒冷让我回忆起孤山的日子。

白雪覆盖了一切,铺满了我的长椅,让它从某种角度上看上去像一只白猫。无数黄色的灯光在蓝墨色的天空下点亮,我突然有点不想进门。于是我开始回想今天见过的人。

莱戈拉斯肯定在和他爸说自己打架的事,巴德在和小女儿解释上节目的事,史矛革在睡觉,甘道夫和埃尔德隆他们的四人牌局照例开始,陶瑞尔和奇力在吃晚餐,气氛要么很好要么很糟。

我呢,孤身一人。

我开始回想孤山的日子,这件事我做过很多回了,无数个孤独的时刻,无数个我觉得难熬的日子,我都会想一想在孤山的日子。我试着控制自己不去想,但那太痛苦了,我做不到。

“鹰来了,索林。”

泪水溢出我的眼眶。

然后门打开了,一个脑袋探出来,望着天。

“有吗?”索林看着我,“我没看见啊,媳妇儿。”

 

“你真是个慷慨的人,比尔博。”甘道夫临走的时候说,“想好了要什么新年礼物吗?”

 

“你会有回报的,相信我。“瑟兰迪尔说,”某些人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份很独特的新年礼物呢。“

 

     “你别哭啊,媳妇儿,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啊,是有鹰。”索林抱着我,他太高了,我整个人陷在他的肩膀里,“你看那个,不是鹰吗?”

     “那是弗罗多养的猪。“

      “啊,那就是那个了。“

      “那是弗罗多养的另一只猪。”

      “弗罗多怎么这么喜欢养猪,跟我表哥一样。别哭了,媳妇儿啊…”我看着他,在长久的时光之后,在长久的告别之后。

我看着他,像在宫殿里他向我求婚的时候,像我第一次在家门口见到他的时候。

像所有的藤蔓涌成一束,所有的翅膀飞跃过山岭,所有的钟摆倒走,所有的时光回到从前。

我靠在他的肩膀上回想一切。

“你怎么长这么高了?“

“我不知道啊,一觉醒来就这样了。我很想吻你,比尔博,”他说,声音有点儿发抖,“但是我们能不能先进门,外面好冷。“

 

Fin

 

第二年的流行色是星光般的银白,萨鲁曼大火,甘道夫气疯了,干脆去升了个级。

 

 

   

 

 

 

 

 

 

 

 

 

 


评论

热度(64)

  1. 夜半私语众神的晚宴 转载了此文字
    看的又哭又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