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霍比特人同人 瑟大王/巴德,巴德/瑟大王]CP无差,《我的老爸不对劲》,番外1《莱格拉斯交友记》

Akira:

其实是瞎写的东西,大家请随便看看,吐吐槽也没关系。

这里的时间线有点乱,考虑到《魔戒》的状态,目前的阿拉贡还只是少年的状态,没有大胡子,是很清秀的状态。

其余都是胡乱发挥的。


===================================


 

莱格拉斯朝着北方,健步如飞。

 

他满怀激情和梦想,日行万里,没过几天就来到了人类国度。和精灵的世界不同,这里形形色色的人士出没,复杂而危险,也让他觉得无比有趣。

 

莱格拉斯在这里待上一天,他觉得看到的事物比密林待一年看到得还多。尤其是北方有一群传说中的游侠让他兴趣倍增。在逼迫了住宿旅店的店小二之后,他成功拿到了游侠首领的联系方法,兴冲冲地找了过去。

 

莱格拉斯之所以这么兴奋,其实是想看看人类中那些强大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模样,满身肌肉或者满脸杀气,坐在北方的荒原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然后自己横空出世,飘飘然打倒他们,相比会比砍杀半兽人更让人心情爽快。

 

于是,莱格拉斯在荒野上截到了游侠的首领,那个叫神行客的男人。

 

他原本披着装逼的黑色恶斗篷,一听到莱格拉斯自报家门,突然把脑袋上的兜帽一掀,露出一张尚显稚气的少年脸庞来。

 

“原来你就是密林王子莱格拉斯啊!”

 

说话的声音一点也没有游侠的凶狠和沧桑,全然是少年饱含精力的清澈嗓音。

 

莱格拉斯没想到是这么一张脸,顿时愣住了。而对方居然还是一副“我早就听说过你”的表情,让他更意外。

 

“我在瑞文戴尔长大,”这个少年游侠大大方方地说道,“爱隆领主是我的养父,我是埃西铎的后裔,名字叫埃斯泰尔,很高兴认识你。”

 

说着,他下了马,朝莱格拉斯伸出一只手来。

 

这和莱格莱斯预料得截然不同。这个北方游侠除了身上脏了点,其他方面堪称优秀,富有男子气概的帅气脸庞,彬彬有礼的谈吐,发音标准甚至优美的精灵语。他原以为对方是个脸上满是疤,一身高调肌肉的莽汉,没想到居然又是个富二代!

 

没来由地泄气起来,莱格拉斯顿了顿,乖乖地握住了他的手。

 

“也很高兴认识你。”

 

他的眉头微弱地皱了皱,但最终还是舒展开来。

 

随后,莱格拉斯开始和这位新朋友在广袤的北方开展各种活动,包括打退山贼,追赶强盗,帮忙送货,放羊放牛,给庄稼浇水,看管无人认领的小孩等。

 

“真是学到了不少东西呢。”

 

夕阳西下,莱格拉斯伸了个懒腰,无不感慨地说着。

 

“是啊,爱隆领主也是这样对我说的。他说我迟早要回归人类世界,必须要适应和了解人类。我原以为自己在瑞文戴尔成长,早已和精灵别无二致,不过一旦接触人类,身体里关于人类的那部分就自然地觉醒了。我想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人类的血就已经决定了。”

 

年轻的游侠埃斯泰尔一身脏兮兮,说的话却异常文艺。

 

不过埃斯泰尔的文艺形象并没有保持多久。

 

某日,当他们两人在某个小酒馆歇脚。当时外面下着蒙蒙细雨,屋内桌子上点着蜡烛,光线摇曳,不远处的游吟诗人正唱着一首关于爱情的忧伤曲子。

 

气氛绝佳。

 

莱格拉斯望着昏黄光晕中的埃斯泰尔,正想开口邀请他小酌一杯,然后两人互相吟诗。

 

嘴唇已经半张。

 

——这时,

 

一个战士打扮的彪形大汉旁逸斜出,一只大手搭在埃斯泰尔相比之下单薄的肩膀上。大汉发出饱满高亢的笑声。

 

“终于重新见到你了,我的好朋友阿拉贡!”

 

埃斯泰尔的表情有万分之一秒的僵硬,然后尽量保持优雅的状态笑了笑。

 

但莱格拉斯还是忍不住问道。

 

“阿拉贡?这是什么?代号吗?”

 

如此简单粗暴的三音节,没有转音没有颤音,直白奔放,一个高贵皇族人类的后裔,却顶着一个宛如码头扛包工人的名字。

 

是叫……阿拉贡吗?莱格拉斯觉得仅需要这三个音节,他就可以编排出一首充满节奏的动感歌谣来。

 

“喂,你这家伙,不准再说!”少年阿拉贡凑近他,恶狠狠地警告道,“也不准再笑!”

 

但莱格拉斯还是愉悦地笑出了声。

 

“请忘了阿拉贡。你可以继续叫我埃斯泰尔或者神行客,登纳丹德游侠大人也可以。喂,专心点,你还敢笑?”

 

少年阿拉贡——文艺的埃斯泰尔咬着牙,愤愤地解释道。

 

“不许笑!”

 

“不,怎么会,我觉得你的本名挺好的,真的,阿拉贡。”

 

“你不必感觉任何不自在,阿拉贡。”

 

“我一点也不觉得很好笑,阿拉贡。”

 

“你的本名非常具有人类特有的浪漫主义和诗情画意,阿拉贡。”

 

“我们两个喝点酒如何,阿拉贡?”

 

“为什么你不说话呢,阿拉贡?”

 

 “为什么要掐我,阿拉贡?”

 

“你要冷静点,阿拉贡!”

 

“你去哪里,阿拉贡?”

 

 

 

 

 

 

 

 

 

于是,两个年轻人的友谊走到了尽头。

 

“我要和你一决高下!”

 

少年阿拉贡——文艺的埃斯泰尔拔出剑对着莱格拉斯说道。

 

“如果我赢了,我就终生剥夺你称呼我为阿拉贡的权利。”

 

“好啊。”

 

莱格拉斯笑了出来。

 

“相对的,如果我赢了的话,你在我面前终生失去再使用埃斯泰尔这个名字的权利。”

 

“一言为定。”

 

话音落下,两人就在北方的荒原上“叮叮当当”地比试了起来。

 

第一场比试剑法,惯于使剑的荒野神行客占了上风。

 

第二场比试箭术,莱格拉斯理所当然赢了。

 

第三场,谁都没有想出该拿什么比试,于是两人暂时平局。

 

“在我们比出胜负之前,我依旧拥有我自由行使冠名权的权利,阿拉贡。”莱格拉斯朝他挤挤眼睛,愉悦地笑起来。

 

阿拉贡——似乎已经失去了对埃斯泰尔的冠名权,有些沮丧地跟在他身后。

 

“至少我的剑法胜过你了。”

 

似乎是为了安慰自己,少年阿拉贡自言自语地说着。

 

“切,虽然你的剑法比我好那么一点点,但和我的老爸,密林之王瑟兰迪尔陛下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

 

提到老爸,莱格拉斯的脸上不自觉地绽放出自豪的光彩。

 

“还有,你的箭术已经输给我了,阿拉贡。”

 

“可恶!”

 

少年阿拉贡在后面握着拳忿忿说道。似乎想到了什么,语气重新变得轻快起来。

 

“算了,至少在人类里,我的箭术算得上第一了。”

 

前方的莱格拉斯轻轻叹了口气,侧过脸,用幽幽的声音补充道:“真是遗憾。我见过一个人类,他的箭术比你精通百倍。”

 

阿拉贡刚刚轻快起来的脸顿时又沮丧了起来。

 

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人类,一种复杂的心情忽然从莱格拉斯心底涌现。

 

自己不辞而别地离家这么久,密林到底会怎么样?而老爸现在又怎么样?

 

当晚,向往自由的莱格拉斯在北方第一次失眠了。

 

 

 

 

 

 

 

 

“我想回去看看。”

 

“回密林?”

 

少年阿拉贡皱着眉挠了挠头。

 

“是的,我想回去看看家里有没有事。

 

莱格拉斯整理着行李,抬头看了看一边的阿拉贡。只见这个平日里潇洒的少年突然也露出一丝不舍的情绪,尤其是那双混合了大地颜色的眼睛,当他的眉头微微蹙紧的时候,莱格拉斯总能感觉到人类短暂生命中难能可贵的情感起伏。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老爸来。当老爸被那个表情阴郁忧伤的人类男人无声凝视着的时候心里究竟会想些什么?疑惑?好奇?还是难过?

 

莱格拉斯的话,他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朝阿拉贡说道:“如果你在这里没有特别的事,也可以跟着我一起去密林。”

 

“真的?”方才还沮丧的阿拉贡顿时眼睛发亮了。“我能见到剑法一流的密林之王瑟兰迪尔?可是我的养父说他是个……”

 

马上识趣地住嘴,他偷看了莱格拉斯一眼,还好对方似乎没有发现。

 

“对了,”精灵忽然抬头对他说,“那个箭术比你出色的人类也在那里。”

 

“太好了!”

 

莱格拉斯觉得阿拉贡的眼睛简直能在黑夜里射出光来。

 

 

 

 

 

两人的旅途进展得很顺利,大半个月之后,他们就循着树叶的清新味道踏入了广袤的密林。

 

阿拉贡是第一次拜访密林,沿途一直在欣赏大密林的风景,尤其是当他看到一棵棵挺拔高大的千年老树时,仰起的脖子几乎要抽筋。

 

“好厉害!”他喃喃称赞。“瑞文戴尔虽然景色也很秀丽,但这样的壮观却只有密林才能亲眼领略!”

 

莱格拉斯在心中暗自摇头叹息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人类。

 

瑞文戴尔的建筑确实精巧别致,但大密林的奇险瑰丽哪里是那个小山谷能比拟的?

 

“那是当然,我大密林不知拥有多少珍宝,说出来吓死你,拿出来压死你!”

 

他冲着这个表情天真的人类说道。

 

“这也未必,据我所知,瑞文戴尔的藏书室里所积累的知识早已超越了中土的年龄,那里可以了解过去,预知未来。”

 

阿拉贡理所当然地摇了摇头,这让敏锐的莱格拉斯皱起了眉头。

 

“其实我们大密林军备强大,加上我老爸武功盖世,分分钟团灭瑞文戴尔。”

 

“你知道吗?我的养父爱隆领主不仅知识渊博,剑术也很厉害,当年和我的祖先一起参加过对抗索伦的战役,我的剑术就是他教的。”

 

“哦,怪不得你的剑术比不上我老爸,箭法比不过我。顺带一提,你知道为什么爱隆领主的发际线这么后退吗?想当年我老爸无意中一挥剑,剑气惊人,不小心扫到了领主的前额发……”

 

两人在进行中百无聊赖地对话,忽地火药味浓郁了起来。

 

“瑞文戴尔其实最厉害的不是我的养父爱隆领主,而是他的女儿亚纹。她简直是世间最美丽的珍宝,让我永远无法忘怀。”

 

阿拉贡每次提到瑞文戴尔,眼睛都是忽闪忽闪的。

 

“这有什么了不起!”莱格拉斯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大密林有绝代无双智慧美貌兼具的绿叶王子坐镇!”

 

“智慧美貌兼具的绿叶王子?你还有个兄弟?”

 

阿拉贡甩了甩汗湿粘腻的头发,用天真无邪的眼神望着莱格拉斯。

 

莱格拉斯猛地感觉到强烈的烦躁。他快步往前蹿,又回头看了看仍旧停留在原地的人类,粗声大气地喊了起来:“动作快点啊,你这个阿拉贡!”

 

 

 

 

 

 

 

密林的宫殿一如既往的气派,隐藏在虬劲的树林间,与自然和谐地相得益彰。莱格拉斯熟悉通往密林宫殿的每一条路。离家越是近,心中的激动就越盛。其实扳着指头算一算,他离开密林其实也只不过几个月罢了,但看着沿途的景物居然有种久违的感慨。

 

“我回来了!”

 

还没进门,莱格拉斯就摆出王子架势,“哇啦哇啦”喊了起来。

 

门应声开了,出门迎接的却不是自己最期望见到的老爸。

 

这个习惯在午后慢腾腾骑着大角鹿的精灵此时居然不见踪影,只有塔瑞尔表情复杂地杵在那里。

 

“老爸人呢?”

 

莱格拉斯风一样地蹿了进来。

 

阿拉贡一直乖巧地站在门口等待邀请才进门,这点礼仪他在瑞文戴尔还是学得极到位的。密林的风景很好,他饶有兴趣地欣赏着,也不觉得枯燥。

 

过了没多久,他的精灵朋友莱格拉斯一阵风一样从里面蹿了出来。

 

“走!我们快走!”

 

不由分说地,莱格拉斯拉起阿拉贡的手就往外走。

 

“怎么了?”阿拉贡眨了眨眼,疑惑地问道,“这么快就走了?”

 

“嗯,就是这么快!”

 

“你老爸呢?”

 

“你管他?!”

 

“不留我们吃个便饭?”

 

“不吃!”

 

“上个厕所也不行吗?”

 

精灵猛地回过头,锐利的眼睛几乎刺穿这个懵懂的人类。

 

“不准上!”

 

“动作快点啊,你这个阿拉贡!”

 

不明白回家之后的精灵为何会性情大变,阿拉贡识趣地跟在莱格拉斯身后,觉得这条路似乎不是来时的路,走着走着,前方居然看到了人类居住的城镇。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回家见你老爸的吗?”

 

阿拉贡眨了眨眼,一脸懵懂地问道。

 

“嘘,闭嘴!”

 

莱格拉斯朝他露出恶狠狠的表情。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突然这么不开心?”

 

阿拉贡在被“嘘”了之后,只是压低了声音,用八卦而神秘兮兮的表情凑近了过来。

 

“闭嘴啦!”

 

莱格拉斯看着这个人类一脸无畏地凑近自己,莫名的火大起来。他想起了那个长湖镇的人类,也总是在老爸面前露出一副委屈茫然又天真懵懂的表情,明明都是几个孩子的父亲了!还有,他撒娇的对象也是一个父亲!

 

“莱格拉斯,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现在要趴在屋顶上?你究竟在偷窥什么啊?”

 

“你们人类真是讨厌!”

 

莱格拉斯火大死了。

 

“为什么要讨厌我?还有,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要扒在屋顶上。”

 

“闭嘴啦,你这个阿拉贡!”

 

在精灵的训斥下,人类总算乖乖地闭上了嘴。

 

“我……我想上厕所……”

 

人类用委屈的语调幽幽说道。

 

人类,真是麻烦又讨厌!

 

莱格拉斯循着记忆,扒在巴德家的屋顶上,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END


=================================

评论

热度(64)

  1. 黑发猫妖Aki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