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人类的治疗方式 AL 阿拉贡/莱戈拉斯

普拉姆大王:

继续可单独食用的甜饼系列,如果想看系列的其他故事请搜索标签“精灵的婚约”~



人类的治疗方式



  阿拉贡很少有“后悔”这种情绪,他做出的决定虽说不上全部经过深思熟虑,却也都算是谨慎小心。可他现在真有点后悔几天前冲动之下对莱戈拉斯做出的冒犯行为。

  

  那天“强吻”莱戈拉斯之后——他确实没有经过对方同意——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一直有点莫名地尴尬。尤其在两人独处的时候,阿拉贡说不出具体的,但他能感觉到莱戈拉斯对自己目光的回避。


  在瑞文戴尔长大的阿拉贡熟悉精灵的生活习性,不过跟精灵谈情说爱可是头一次。

  简单来说,他不清楚精灵是怎么与伴侣相处的。只知道他们对待感情非常认真,不会跟伴侣以外的人作出接吻之类的亲密举动,对性行为的态度就更谨慎了。

  阿拉贡突然发觉自己都不知道精灵的同性伴侣间会不会发生性行为。也许精灵的性行为只涉及生育,那同性伴侣间可能真不会干这事儿。


  就在几天前,阿拉贡意识到自己对莱戈拉斯的欲望,所以这成了个严肃的问题。

  最理想的情况当然是莱戈拉斯能慢慢接受人类伴侣的相处习性,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他们已经逗留在这个小镇附近好几天了,并没有发现兽人的踪迹。照莱戈拉斯所说,袭击他的那一伙可能是三年前五军之战的兽人残党。他们会利用镇民制造单独对付莱戈拉斯的局面,想必是知道莱戈拉斯的实力,基本可以判断除了在镇里短暂牵制阿拉贡的两个,围攻莱戈拉斯的已经是他们的主力军。

  而且根据这几天观察,小镇里的青年们开始大量锻造武器与装备,如果他们都愿意拿起刀剑,会是不错的战力。


  “看来暂时不用为这个镇操心了。”阿拉贡看了一眼身边披着斗篷的莱戈拉斯,他们正潜伏在一个能俯视整个镇子的山岩上,“不过当初残留下来的兽人可能分散在各个地方,想复仇的也许不止上次那一拨。”

  莱戈拉斯耸了下肩膀:“没人能拦着他们来送死。”

  阿拉贡笑了,精灵的强大让他们在面对威胁时总是显得游刃有余,这种轻松往往能感染他们的战友。


  “我同意这一点,当然凡事还是小心为上。”阿拉贡拍了一下莱戈拉斯的肩膀站起来,“走吧,夜深了,明天我们起程离开这里。”

  

  然而危险总是在放松警惕时来临。下山的时候两人遭遇了两只食人巨兽。这本不算什么,阿拉贡独自旅行时也对战过食人巨兽,只是月光不够明亮,密布的云雾遮挡了大部分光线,是莱戈拉斯先发现隐藏在石堆中的敌人。

  扑来的巨兽令阿拉贡有些措手不及,但他还是迅速拔剑挡住敌人挥来的拳头。这头巨兽的力量比他预估的更强,巨大的撞击力把阿拉贡冲飞出去,而他正好站在一个高台,这一飞出去他根本不知道会掉在什么地方,失去平衡的瞬间也无法及时调整体势。


  阿拉贡以为这下会摔个结实,刚做好后背要狠狠挨一下的准备,半空中一条胳膊就牢牢揽住了他。毫无疑问,是莱戈拉斯。阿拉贡垫着莱戈拉斯的胳膊与他一起摔在地上,经过刚才的缓冲这一下不是太重,却也不轻,而且阿拉贡清楚地听到他们落地瞬间莱戈拉斯的闷哼。

  但敌人不会给他检查状况的时间,巨兽从刚才阿拉贡掉下来的高台上纵身跳下,两人立刻往不同方向打了个滚才躲开它。


  阿拉贡站起来时看到莱戈拉斯也同时站起来,他们很快调整了状态,重新投入战斗。有莱戈拉斯配合,对付巨兽比自己一个人时轻松许多,何况巨兽的智力不高,即使是两只,也不懂有效地协同作战,消灭他们花费了一些时间,却没有太费力。

  但阿拉贡注意到整场战斗中,莱戈拉斯都没有使用弓箭,甚至没用双刀,只靠右手的一把短刀战斗。精灵的身手依然敏捷,可这一切都说明他左臂伤得不轻。

  

  确认地上两只巨兽都死透了,阿拉贡转身问:“你的胳膊怎样了?”

  “没事。”莱戈拉斯低低答了一声,转身快步朝下山的方向走。

  

  这反常的态度令阿拉贡愣了一下,但他随即就追过去。

  “我知道你受伤了,让我看看。”

  他按住精灵的肩膀使他停下脚步,莱戈拉斯却有点焦躁地侧身挡住左手:“我没受伤!”

  阿拉贡惊讶地看着他,莱戈拉斯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垂下视线:“一点小伤,很快就会好的。”

  

  稍微观察了莱戈拉斯一会,夜晚阿拉贡看得不那么清楚,但能看出对方一直皱着眉。

  “坐下,莱戈拉斯。”他带着一点命令的语气。

  莱戈拉斯咬了一下嘴唇,终于还是乖乖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了。

  

  阿拉贡在他身边单膝蹲下,轻轻抬起他的左手,解开手腕的软护甲,撩起袖子。一个人类如果长年使用弓箭,手臂会变得粗壮,但莱戈拉斯的胳膊比阿拉贡预想的细得多,单看他的手很难想象隐藏在这具身体中的力量有多强。而莱戈拉斯一向轻盈的战斗姿态让阿拉贡觉得他的体重可能只有自己的一半。

  就是这从战士的角度来说有些纤细的胳膊,在阿拉贡遇到险境时坚定地保护了他。阿拉贡无法想象自己的体重以那种下落速度砸在这条胳膊上时,莱戈拉斯是什么感觉。


  压下心里那种难以形容的苦闷,阿拉贡用手指压着莱戈拉斯的胳膊慢慢移动,寻找伤处。当他的指头按压到一个不正常的硬块时,莱戈拉斯倒吸了一口气。显然是伤及筋骨了。


  “刚才那有块石头。”莱戈拉斯抢在阿拉贡作出反应前说,“否则我不可能这么容易受伤。”

  

  阿拉贡抬起头,云雾不知什么时候谈了许多,月光撒在莱戈拉斯的脸上,让阿拉贡看清了他倔强的表情。

  阿拉贡突然想起这三年间从没见过莱戈拉斯受伤,他的精灵战士身手非凡,避开攻击时的姿势优雅得像一场表演。也正因如此,受伤对他来说可能会是一件耻辱的事,代表着某种失败。

  

  “刚才如果没有你,受伤的就是我了。”阿拉贡尽量温柔地说,并安抚地握了一下莱戈拉斯的手。

  莱戈拉斯的表情稍微柔和了些,却还是满脸不悦:“别管它了,我的恢复速度很快的。”

  “但我能让你恢复得更快。”说着,阿拉贡拔出随身短刀将刀鞘切分成两半,这个长度与硬度正好可以当固定夹板,接着又从披风上撕下一段布条,“我得把错开的骨头重新对齐,别担心,我的手很稳。”

  

  “我不担心。”莱戈拉斯下意识坐直,挺起胸膛。

  这么好强的样子让阿拉贡情不自禁露出微笑,但眼下他得认真对待他的“伤患”。

  “接骨的时候会很痛,你最好抓住我。”阿拉贡边说边再次托起莱戈拉斯的胳膊。

  “我不怕痛。”莱戈拉斯没照做,而是用右手按住身下的石头,做好了准备。


  他的自尊心比自己想得更强,阿拉贡无奈地苦笑一下。极少受伤的莱戈拉斯也许不习惯忍受伤痛,但阿拉贡尊重他,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压住刚才找到的伤处开始对接。

  就在阿拉贡使力的瞬间,莱戈拉斯的右手狠狠抓住那块石头,眉毛也一下拧在一起。将断开错位的骨头强行按回原位的剧痛可以让一般的人类成年男子哭喊,可莱戈拉斯连声哼哼都没有,只是额头迅速渗出的汗珠暴露了痛苦。


  阿拉贡手上不能有一丝迟疑,否则只会延长莱戈拉斯的痛苦。他下意识闭着气,不去看莱戈拉斯的表情,所幸臂骨的错位不是很严重,他没用太长时间。

  接好骨头后阿拉贡熟练地把两块夹板绑在莱戈拉斯的手臂上,直到把胳膊固定好并用布条吊在莱戈拉斯胸前,两人的视线才再次对上。


  “这样子真是太可笑了。”莱戈拉斯还皱着眉,额前的汗滴也没干,因刚刚忍受过剧痛无法克制地加深了呼吸。

  阿拉贡松了口气,轻轻给莱戈拉斯披上斗篷,裹住他的身体,挡住受伤的手臂:“我给很多战士治疗过,你是最坚强的一个。”

  得到赞扬的莱戈拉斯终于展开眉头,却一时不知要说什么般保持沉默。阿拉贡也没说话,只是用手背一点一点拭去他脸上的汗水。


  放松下来后阿拉贡才留意到夜晚的风有些凉,月光却更加明丽,他甚至能看清一丝散开的金发在莱戈拉斯脸颊边飘动,于是他轻捏住那缕发丝理到精灵的耳后,自然地捧住了莱戈拉斯的脸。

  阿拉贡感到心跳突然加快了,莱戈拉斯的眼睛在清冷的月光下美得不可思议,再不把手收回来自己说不定又要失控了。


  但是莱戈拉斯抬手盖住了阿拉贡的手,他盯着阿拉贡,像是鼓起勇气般低声说:“上次那个吻……你吻我的那次,可以再吻一次吗?”

  

  阿拉贡以为自己真的要失控了,奇怪的是,他没有。这一刻汹涌的情感突然趋于平静,一种无比踏实的平静。他慢慢托着莱戈拉斯的下巴,倾身贴住他的嘴,伸出舌尖顶了顶那对薄薄的唇瓣,莱戈拉斯心领神会地张开嘴让他侵入。阿拉贡没有太着急,而是引导莱戈拉斯柔软的舌头与自己的相互触碰对方。莱戈拉斯试探地抵了抵阿拉贡的舌头,随即与他纠缠在一起。

  如果不是顾及莱戈拉斯受伤的胳膊,阿拉贡会抱紧他,但现在,他只能将手放在莱戈拉斯背上,轻轻把他压向自己。同时,莱戈拉斯的右手攀住阿拉贡的肩膀,尽可能地缩短他们间的距离。

  

  这个吻漫长而缠绵,可结束时阿拉贡觉得它短暂得像转瞬即逝。莱戈拉斯微微低下头,抿了一下嘴唇,抬起视线看着阿拉贡。

  “跟上次不太一样,不过我也喜欢这个。而且我好像不怎么痛了。”


  莱戈拉斯说话时阿拉贡觉得自己忘了怎么呼吸,他盯着那双动人的眼睛:“既然这能止痛,那再来一次?”

  莱戈拉斯似乎有点惊讶,像是要确认是否听错了似地眨了眨眼,然后他笑了,靠过来吻住了阿拉贡。


  阿拉贡第一次如此深刻地体会到,他爱莱戈拉斯。


Fin


评论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