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密林过去时 番外

月无衣:

AL发糖啦~说一说情话秀一秀恩爱(好甜蜜呀好腻歪

之前说过的人皇生病梗

瞪着霍3里大王兵临城下那一段看了半天,终于确认密林的旗帜是深一点的绿色,于是就默认伊希利安是深绿旗帜~

 

晴空之下,刚铎王都米纳斯提利斯矗立在暗蓝色的山峰之侧,白色的坚固城墙次第增高,威严而肃穆,如同亘古不变的山峦。即便在没有战事的日子里,王者之都也依旧守卫森严,身披白树标记盔甲的士兵如同雕塑一般,尽职尽责地守卫着每一处要塞。

此时,远处的旷野上隐约出现了一队轻骑,他们速度极快,刚开始还是一队几乎看不清的小黑点,不过片刻已经接近了守城卫士的视线范围,已经可以看到他们衣甲鲜明,一色的披风猎猎飞扬。

队伍继续接近,哨塔上的士兵已经辨认出了深绿色的旗帜。“是伊希利安的盟友!”他向着城下吼道。

与此同时,精灵悠长空灵的号角已经响了起来。

“开城门——!”

沉重的城门缓缓打开,那一队轻骑如风一般掠入城中,他们沿着城中白色的道路一直向上,到达最高的宫门前时,一众骑士们不约而同地勒马停住,只留为首的一名精灵驰入宫城。

那名精灵一直骑到殿前的广场上,方才翻身下马。他抬手掀起兜帽,露出了丝绸一般的淡金色长发。

“莱戈拉斯陛下。”守在圣白树前的守卫们弯腰,向那名精灵施了一礼。随即有士兵前来接过了他的马缰,将那匹白马牵走安顿。与此同时,宫城的管家已经匆忙步下大殿迎接而来。

“他在哪里?”莱戈拉斯似乎有些急切,不等管家走到近前,他已经开口问道。

管家作了个请的手势,“陛下请随我来。”

 

莱戈拉斯找到阿拉贡的时候,阿拉贡刚刚喝下了第一口药。他将药碗递给端药的侍女,侍女识趣地将药放在桌上,收起托盘退了下去。

“病的很重?”莱戈拉斯看到阿拉贡坐在床上,下半身盖着厚厚的被子,不禁眉头一皱。在他的印象里,阿拉贡还从来没有这么郑重地对待疾病过。

“不重,但他们都很紧张。”阿拉贡摊了摊手,显然也有些无奈。

莱戈拉斯微微一笑。

从上一次阿拉贡生病到现在,大概有几十年了。那个时候他们还在一望无际的荒野上,夜晚的狂风中夹杂着野兽的嘶吼,为避免招来半兽人,他们连篝火都没有生,身边能够给予温暖的唯有彼此。而现在,他们在恢弘典雅的宫室之中,室内被炉火烘烤得温暖如春,刚刚进来的莱戈拉斯甚至感到了一点闷热,他解去长袍,将它搭在一旁。

当他回过头时,就见阿拉贡对他伸出了双臂:“来。”

“这样还冷?”莱戈拉斯揶揄地说,他感觉此时的人皇就像一个要求抱抱的孩子。不过他还是顺从地走过去,躺进爱人的怀抱里。

“只有你能温暖我,你知道的。”阿拉贡吻了吻他的嘴唇。

“你真的不是故意装病,好骗我回来?”莱戈拉斯笑问。

他们完婚之后,并没有真的像寻常夫妇一般朝夕相处、耳鬓厮磨,相反,作为刚铎人皇和伊希利安领主,他们不可能一直待在对方的身边,而将自己的领土子民全然交给大臣官员们管理。而且,刚铎和伊希利安虽然挨得近,但由于两地人民的种族不同,传统习惯、社会观念也有很大差别,终究不能合为一处来治理。作为合格的君王,他们必须对自己的子民有着充足的了解并与他们保持亲近,因此,阿拉贡与莱戈拉斯总是在相聚一段时间后各自分开,一年中大概有接近一半的时间不在对方身边,这段时间里他们也只能以书信互诉衷肠。

而这一次,是在听到阿拉贡身体有恙的消息之后,莱戈拉斯才改变计划提前回来的。

听到他这么问,阿拉贡挑起了眉毛,眼神微微有些不自然。当然,刚铎的人皇是不会无聊到装病的……只不过在他眼里这种小病确实不算什么,当伊希利安驻刚铎的外交官员表示要把他得病的消息传到莱戈拉斯那里的时候,他一开始其实觉得没必要……但不知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现在想起来还有些脸红。

莱戈拉斯看到他表情微微一动,就明白这个男人是难得地尴尬了。其实阿拉贡是不是真得病他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只是他们都不把这样的病当回事,所以也就把这当做调剂心情的小插曲,逗逗自己的爱人。

 

灵敏的感觉让他在这些年中对阿拉贡的身体状况几乎了如指掌,当然也许这样的感觉早已不止于精灵的天性,还有多年以来形成的绝对信任与默契。但是这也让他感觉到了阿拉贡状态的下降。

阿拉贡在统治刚铎的这些年中并没有放弃对体魄的锤炼,事实上,刚铎人皇是个极其亲民的君主,他会在士兵操练时与他们共甘共苦,即便他贵为国王。也正是因此,阿拉贡依然保持着年轻时的体魄和力量。然而莱戈拉斯仍然能够感受到他精力的衰退,这次轻易地生病,如果往深处想,其实也是一种衰老的征兆。

莱戈拉斯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不过这种事情其实他们都早已考虑到、早有准备,因此惆怅的心情也只是一闪而过。

但是阿拉贡还是注意到了。他又把他搂紧了一点,然后贴着莱戈拉斯的耳边说:“亲爱的,告诉你一个秘密……”

“说吧。”莱戈拉斯垂下眼睑,笑了一下。

“你真的很美……”

莱戈拉斯一愣,他还以为他要说什么了不得的话。他抬起脸来看着阿拉贡,认真地对他说:“不是我在自夸,阿拉贡,这好像确实不是什么秘密。”

绿叶王子从小到大,已经不知多少人或精这样赞美过他。

阿拉贡终于露出了笑容,他轻声说道:“我所见过的,比他们见到的更美……就算他们见到的那部分美丽,也是属于我的。”

莱戈拉斯也终于被说得有些脸红,他把脸转向一边,然后……果然有一吻落在了脸颊上。

他的眼神游移了一会,还是抬起手拍了拍阿拉贡:“先把药喝完。”

他撑起身,将桌上的药碗端到阿拉贡面前,就见阿拉贡皱了皱眉,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然后一双眼睛越过药汤上蒸出的腾腾白气,定定的凝视着他。

“你是孩子吗?”莱戈拉斯有些无奈。

他与那双灰色的眼眸对视了一会,终于还是败下阵来。他低头喝了一口药,然后放稳药碗,俯身印上爱人的唇。

阿拉贡抚摸着精灵的金发,一双深邃的眼睛弯了弯,露出浅浅的笑纹来。

 

一百多年以前。

队伍停歇在一棵茂密的大树下,与他们同行的其他同伴们都已经睡着。

金发的精灵慢慢地靠近独自靠坐在树干一侧的年轻游侠,在他身边悄无声息地坐下,轻轻碰了碰他:“喂,你没事吧?”

游侠似乎才注意到他一般猛地转过了头,看清是他之后才露出一个若无其事的表情:“没有,我很好。怎么了?”

精灵皱起了眉:“你不要骗我,我可以感觉到你身体不舒服,不要强撑了,我替你守夜。”

年轻的游侠微微一笑:“没关系,这点病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你回去睡就好。”

精灵注视了他一会,终于还是默默起身离开。

游侠出了一口气,摇摇头清醒过来,重新把目光投向重重暗夜。

然而他很快又听到了轻盈的脚步声,刚刚离去的精灵又转了回来,他在他身旁坐下:“不行,如果你坚持要守夜,我和你一起守。你如果不想他们知道你生病了,我会帮你隐瞒的。”

游侠看到精灵眼里的坚决,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也许他不知道,从那一刻开始,他在他的眼里,已经有了不同。

 

 

(end)

评论

热度(69)

  1. 黑发猫妖月无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