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AL】present

幺正变换_Draconian:

#之前为电杂写的小甜饼
#为了让哈团再领一次便当,所以把掉悬崖移到了肾亏谷…
#马的名字没去考证似乎是错了请不要介意,除此之外bug不断…


“Aragorn!”
Legolas又喊了一声,回应他的依然只有溪水的潺鸣和林中的回声。倒是有一群鸟雀被惊起,从灌木里扑棱扑棱飞上了天。Legolas叹了一口气,松开缰绳,弯下身子,趴在哈苏风背上,放任马向前走。
Aragorn从圣盔谷的桥上跌下来已经过了一天多了。
当时看到Aragorn掉下去的时候Legolas完全慌了神,翻过城墙就要向下跳,却被身边Haldir又拉了回来,硬扯回了弓箭手后方。
“你疯了吗Legolas!”Haldir连敬语都忘了用,“你跳下去除了被半兽人淹没,被河水卷走之外不会有任何结果!等战争结束再去找他!”
“可是…”
“林谷的领主Erlond曾经预言过Aragorn会成为人皇,他还会和一位精灵成婚。他不会死的,放心吧Legolas。”Haldir说完就跳起身,继续回到了战争中,留下Legolas一个人呆坐在原地。
…但是连Haldir自己也没有再回来。


Legolas把脸换了一个方向,继续趴在马背上。他没有更多的心力去思考Haldir,他们已经尽最大的可能妥当安置了他,他肯定也已经前往Mandos转生,去享受那神赐的礼物了。

他唯一可以思考的是Aragorn生死未卜。Legolas心底的声音告诉他Aragorn并没有死,可他不能信任自己。他也知道Erlond有预言,可是连Erlond自己都说过,他的预言不一定会实现。所以在大家清点伤员的时候Legolas就跑了出来,除了Gimli谁都没有看见他。
好吧,就连Gimli都觉得Legolas不应该去。“我明白你在怎么想,精灵小子,我也知道你们的关系!”Gimli粗声粗气地说,“我和你一样重视Aragorn,即使在某些方面比不上你,但是我一定是他第二好的朋友!但是我相信他会回来找我们的,现在这些人一样需要我们!”
“需要你们,Gimli。”Legolas一点也不想承认一个矮人比他更理智,“这里不缺我一个,我会找到他回来的。”他相信矮人看出了他心里没底,但矮人同样也知道他劝不动倔强的精灵,只好把哈苏风牵来给他。“一匹好马可以帮你找到主人。你沿着河边走,他一定是掉到河里顺流而下了。”Gimili说,“如果你这次闯了祸,阿诺德就是我帮你拖住Gandalf的回礼了,精灵小子!”
就像他真的骑得了一样…Legolas想,Gandalf现在一定已经知道自己不见了,又在那里拄着法杖暴跳如雷,不停地絮叨着Legolas和Gimli都是笨蛋——好吧,Gandalf重视Aragorn,但是还没有到为了他搭进去一个精灵王子的地步。Legolas简直能想象他的胡子一抖一抖的样子,如果是平时Legolas一定会觉得很好笑,但是现在他努力让自己弯了一下嘴角,心里却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
或许,好吧或许他们是对的,Gimli,Gandalf还有Haldir,Legolas不应该来找他。或许Aragorn现在已经自己回到了营地,正和大家一起为了Legolas的出走暴跳如雷。也有可能他静静地躺在河边的某处软地上,已经停止了呼吸多时。
那个场景突然在他的眼前放大,Aragorn躺在柔软的湿泥地上,人类的体重压出土地浅浅的印痕,河里的水草纠缠在他的身上,还有在圣盔谷半兽人留下的涸血的伤口。他的脸是青灰色的,头发一缕一缕地粘在脸上。
Legolas猛的坐起身,那景象就像铁爪一样攫住了他的心脏。马儿回头看了他一眼,打了个响鼻,大大的湿润的眼睛里映出精灵的影子。他垂下头,慢慢地抚摸着哈苏风的脖子。“你能帮我找到他吗?”Legolas轻声问,“有什么蒙蔽了我的眼睛,让我看不见他。”
是死亡。
Legolas很少思考死亡这件事。

尽管很小时经历过母亲的去世,但是Legolas对于死亡并没有什么概念。母亲葬礼的场景已经混沌不清,父亲也从来不会纪念她。他只记得当年小小的自己问过父亲死是什么,父亲沉默了很久才说,“死是一件礼物,Legolas,来自神的礼物。”
“那么nana接受这件礼物,为什么要走呢?”
“因为nana已经很累了,接受了这件礼物后,她就能在另外一个地方变得很轻松。Legolas,我们在mandos得到的是释放,离开这里,前往Amen。nana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她自己能得到释放。”
那时的Legolas不清楚解放什么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总之听起来,虽然死亡使得母亲和他们分离,但是对母亲自己来说,并不是一件完全的坏事。所以Legolas对于其他的伙伴的离去,对于其他的死亡,也是这么看——哦,就像Haldir。
但是Aragorn不一样。Legolas开始以为,他会这么担心Aragorn的死亡是因为他不能和他们一样,前往Mandos转生,可是当他刚刚想到那个场景时,Legolas觉得他对于Aragorn死亡的恐惧远大于此。又或者,他不认为Aragorn已死,不是因为他的直觉,只是因为他还不了解死亡这件事。
Legolas不清楚那是什么。他的心里本来像是一片森林随着微风摆动,此刻却像是被飓风席卷过一片狼藉。
他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都压回心底,双腿夹紧哈苏风,马儿收到刺激,向前急走了两步,又恢复了缓慢的步姿。Legolas强迫自己相信那个预言,Erlond的预言,Aragorn不会死,他会成为人皇,他会和一个精灵成婚…
Legolas当然听过这个预言,他也笃信Aragorn会成为人皇,这是他代表族人追随白树之王的原因,也是他们友谊的开端。
不过等等…
他听的版本里怎么没有Aragorn会和一个精灵结婚这件事?!

不过想想也知道那是谁,Arwen,Erlond之女,林谷的公主。他还记得Arwen从瑞文戴尔回来的那天他们一起去看他,即使同为精灵的Legolas也不禁感叹Arwen的美貌,Aragorn更是看呆了。
Legolas又垂下了头趴在马背上,哈苏风回头看了他一眼,甩了甩尾巴。
他不是说Arwen有什么不好,他也不想大部分的人一样,认为Aragorn配不上Arwen。但是自从Arwen回来之后,Aragorn跑去和Erlond长谈了一次,他们的关系就变得疏远了。Aragorn很少在与他一起玩耍,打猎,反而是和Arwen一起交谈读书的时间更多。特别是这次离开林谷之前,他们的关系更是差到了极点。
好吧,Legolas承认他并不应该偷听Aragorn和Arwen的悄悄话,毕竟他也知道应该给自己的好友留点空间,但是他必须要声明,即使凭借Ada的美貌发誓也没关系,他真的不是有意要偷听的,他只是在月下散步的时候偶尔碰见了他们。
Legolas还记得那天的场景。皎洁的月光洒在林谷里,Arwen坐在她的软床上,月光让她柔白的肌肤像月亮一样皎洁,那光芒让Legolas一时都停下了脚步。Aragorn却背对着如同月亮女神一样的她。他听见Arwen说,“Aragorn,你知道我父亲的预言。如果一个精灵把心都托付到了你身上,请你一定不要辜负。”
“即使那样我也不会接纳精灵的爱情,如果我的爱会使我的爱人在我死后陷入黑暗,我情愿现在就远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凡人Aragorn,你惧怕你短暂的寿命会让你的精灵痛苦,可你不明白精灵的死亡并非黑暗而是解脱。”
“但即使如此,痛苦也无法避免。Arwen,我不能看着我的爱人放弃永生,放弃西渡,放弃欢乐与光明陪伴一个凡人终老。这不公平,Arwen,我的爱不能如此自私。”
“因为你不了解,你不了解这些对我们的意义,爱情,Aragorn,是神赐给我们的礼物。Aragorn,你不了解精灵的爱,你也不了解我们的牺牲,你甚至不了解你的爱人是否像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Legolas屏住了呼吸,他知道Arwen和Aragorn相爱,但是他没有想过Arwen会因此放弃永生。他们的爱情比他想象的伟大,Legolas有点鼻塞地想,心里闷闷的。他已经意识到偷听别人的情话是不对的要走了,如果Erlond没有突然出现把他从树后拎到了两位面前他一定也走成了——他一定是太专心听他们说话了才没有听到Erlond的脚步声!
但是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Arwen的脸一瞬间失去了光彩变得惨白,湛蓝的眼睛不安地看向了Aragorn,她一定是Legolas引来了她的父亲。而Aragorn的脸色变得铁青,他甚至连一个让Legolas开口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他就走了。Arwen紧随着他离去,而Erlond只是询问了Legolas都听到了什么就离开了。只留下Legolas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阳台上。
那之后Aragorn也没有给Legolas解释的机会,好吧,他甚至几乎没有跟Legolas说过话,即使Legolas去找他Aragorn也总是躲着。不,这么说也不准确,因为Aragorn还主动来找过Legolas一次。
那是在林谷会议的晚上,Legolas已经在Erlond给他准备的宫殿里睡着了,半夜却听见有人在他的床边走动。Legolas睁开眼,却发现Aragorn站在他床边。Legolas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他以为从那件事之后Aragorn再也不想见到他了,即使白天自己在向大家说了他的身份时他也只是淡淡地让自己坐下。
“我很抱歉Aragorn……”Legolas一开口就被Aragorn打断了。“我希望你不要去。”
“什么?”
“魔戒护卫队。”
Legolas以为自己没睡醒,但是Aragorn跪坐在他床边,认真地看着他,灰眼睛亮晶晶的。
“为什么…”Legolas慢慢地问,迷惑涌上他的心头,“我已经在众人面前说过我会和你们一起去。”
Aragorn站起身,背对着他,“你应该回密林,那里一样危险,你的父亲需要你帮忙。”
Legolas有点清醒了,“不,这不是个好理由,Aragorn,你知道密林和我父亲的战斗力,你也知道比起密林,这里更需要我。再说,是我父亲让我来找你的。”
“那就留在这里,留在林谷,帮助Erlond和Arwen,或者西渡。”Aragorn烦燥地说。
Legolas的火气冲了上来,他从床上站起来,大声问,“林谷难道需要一个外来的精灵保护?伟大的领主难道不能保护自己的女儿?”他跳下床,“而我,作为密林的王子又怎么能在中土燃起战火之前西渡?”
Aragorn还是没有回头看他,Legolas向前走了一步,按耐着心中的火焰,斟酌着说辞,“我知道你担心Arwen,我也很感谢你信任我到希望把她托付给我,但是Aragorn,你有比爱情更重要的责任,我也是…”
Aragorn猛地回过头看着他。他眼里简直像是燃烧着火炬,几乎把Legolas吓坏了——他认识他很久了,但是从来没有一次见过他这样。“我是说,Estel……”
“我知道了,”Aragorn一字一顿地说,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感谢你,Legolas。”他生硬地说,转身离开了宫殿。

Legolas几乎想要哀嚎一声,他在遇到Aragorn之前从没有过那么多种复杂的心情。尽管在一路上他们朝夕共处,但是Aragorn几乎能不和他说话绝对不和他说话。在雪山上他明知道Legolas可以走的很快也要自己走在前面,在森林里他唱歌的时候只有Aragorn一人没有听,在洛汗,就在几天前,大家一起喝酒,而Aragorn都不和Legolas坐在一起。就连Gimli都曾问过Legolas为什么他总是一头热,Legolas只好无言以对。好在Gimli在被Gandalf叫到一边教训了几句之后就再也没问过。
但是现在,Legolas想,即使Aragorn一辈子都不和自己说话了,那么也胜过他死去。但是想想Aragorn之后再也不理自己,Legolas又想不出来他在自己永恒的生命里还能干点什么。
不过如果Aragorn就此死去,那他真的也就是一辈子都不和Legolas说话了。

Legolas垂下头,摸摸哈苏风的脖子,马儿却突然嘶鸣一声,猛地加快了脚步。Legolas晃了一下,平衡住身子,“你看到他了?”他问,从马背上一跃而起站直身体,凝神眺望。
——在那!
Legolas感受到喜悦冲刷过他的身体,却瞬间流逝无踪。Aragorn,像他想象的那样躺在河岸边一动不动。Legolas从马上跃下来,大步跑到他身边。
Aragorn躺在那里,身上的甲衣撕裂了,漏出触目惊心的伤口。他的右脸肿胀着,头发粘在脸上,Legolas试探了一下,冰冷。
“不!”Legolas惊叫一声,他相信这辈子他不可能发出更尖锐的声音了。他摇晃着他冰冷的伙伴,但是Aragorn一动不动。如果Arwen在就好了,或者Erlond,他们一定有办法救他,但是Legolas没有他们的能力,他只能徒劳地摇晃着他。
哈苏风走到他身边,打了一个响鼻,低下头,拱着它的主人。Legolas转身抚摸着它,似乎它温热的皮毛能带来一点生气。
他没想到,尽管他想过,Aragorn会死。他不敢再看Aragorn躺在那里的样子了。他最好的伙伴,在没有完成自己的责任,也没有得到自己的爱人的时候就死去了,他甚至还在误解自己对他的感情。
而Legolas也得不到机会辩解了,他不敢想象自己把Aragorn带回洛汗,带回林谷的样子。但是他此刻的痛苦就已经足够,攫住他心脏的铁爪要把他撕裂了。
他想起Ada抱着他讲完Nana死去之后收紧的手臂和低下的头,也想起Tauriel抱着Kili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当时他还不能理解,既然死亡是神的礼物,现在他也不能理解。
但是痛苦是真实的。Legolas抬起手触及Aragorn没有温度的脸颊,一滴水在上面滚落,Legolas楞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掉泪了。他抬起手摸摸自己,才发现自己一脸泪水。
哈苏风走过来,蹭蹭他的脸颊,又低头拱着Aragorn的肚子。
Aragorn突然咳嗽了一声。

Legolas和哈苏风都吓了一跳。哈苏风向后退了一步,低着头迷惑地看着它的主人,Legolas则扑了上去,他看到Aragorn的睫毛煽动了一下,漏出一丝光线,然后又煽动了一下,接着睁开了。
“Legolas……?”Aragorn看着他,似乎很迷惑,他转头看了看哈苏风,又把目光转了回来,抬起一只手拉住了Legolas垂下的头发。悲和喜的巨大交替让精灵的脑子已经停转,Legolas被他的动作迷惑了,他想干什么?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Aragorn就拉着他的头发把他猛地拉向自己,Legolas慌乱中只觉得他撞上了Aragorn身上坚硬的盔甲,然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在他耳朵上,然后是脸颊,然后是嘴唇。他本能的感觉到那冰冷的粗糙的东西抵住他的嘴唇摩擦,那是似乎是Aragorn的嘴唇。 等等嘴唇?
Legolas完全被吓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动作。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柔软但有力的舌头撬开了他的牙齿,在Legolas不知道该咬下去还是任凭这么发展的时候抵住了他的舌尖,诱惑一样的舔舐着他舌头的表面,吮吸着他的口腔。
Legolas的脑子彻底混乱了,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上一秒钟他还觉得Aragorn死了躺在这里,但是下一秒钟Aragorn就快让他憋死了。他借着稀薄的空气努力思考Aragorn到底在干什么,没有,他从来没有见过两个人/精灵/人和精灵/管他什么种族做出过这种动作。
就在Legolas觉得自己已经要前往Mandos的时候Aragorn放开了他,“我果然已经死了…”他听见Aragorn说,“我竟然看到了Legolas。”
Legolas气息不匀地坐起来,揉着嘴巴,“我和哈苏风是来找你的,我们差点以为你死了。”他整理了一下被Aragorn拉过的头发,这件事让他觉得有点愤怒。
Aragorn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哈苏风。哈苏风甩甩尾巴,向前走了一步,甩起蹄子踢在了Aragorn腿上。后者嗷的惨叫了一声,抱着腿在地上打滚,滚着滚着又突然笑了起来。
Legolas已经完全在状态外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还活着了。”Aragorn从地上撑起身子坐起来,哈苏风走到他身边低下头,让Aragorn扶着它站起来,只剩下Legolas一个人还呆呆地坐在地上。Aragorn低下头看着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我…我很抱歉,Legolas,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以为我…”
“什么?”Legolas抬起头问。他看见Aragorn的眼睛里有东西闪了一下。
“忘了这件事吧,对不起Legolas,”Aragorn回过头,心不在焉地抚摸着哈苏风,不再看Legolas“我很感谢你能来找我,但是如果你觉得没有办法和我继续…嗯,继续向前走,那么回到洛汗之后我会请求让他们派人把你送回密林…”
Legolas更听不懂了,“你在说什么啊?”
Aragorn抚摸着哈苏风的手突然停住了,他转过头,一脸呆滞,只有眼睛是亮着的,“那么说你不介意?”
“不介意什么?”
“和我接吻。”
“接吻?”Legolas偏了一下头,迷惑的看着Aragorn。他现在在考虑是不是还是先把Aragorn送回林谷再说,因为看起来他的确跌坏了脑子。这不,Aragorn的表情看起来更加呆滞了。
Aragorn看着Legolas,Legolas也看着他。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然后突然又展开了,头却低了下去,眼睛里的光也暗淡了。“对不起,我是说,Legolas,就当这一切没有发生过好吗?”
“到底是什么啊Aragorn,如果你是我认识的那个Aragorn的话,是什么让你变的这样吞吞吐吐?”Legolas有点火大了。
“我就知道不应该让你也来护戒队…”
这句话彻底勾起了Legolas的怒火,难道他跑来找他担惊受怕就是为了继续这个话题?“这和护戒队又有什么关系?!因为我没有听你的留在林谷保护Arwen所以你耿耿于怀到现在?”
“这和Arwen又有什么关系?”
“难道你不是因为喜欢她所以让我留在林谷……”
“我为什么要喜欢Arwen?”
“因为那个预言,Aragorn,你要娶一个精灵,Haldir已经告诉我了,虽然你们从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起过那预言还有这一半但是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可是我要娶的人是你不是Arwen啊!”

即使Aragorn再冲上来拉他的头发他也不会比现在更诧异了。
Aragorn看起来也是一副惊呆了的样子,如果不是哈苏风打了个响鼻的话他们就要永远沉默下去了。Aragorn转身抚摸着哈苏风,如果Legolas像平时一样敏锐的话他会发现Aragorn的手抖的快要把哈苏风的眼睛戳瞎了。
“我,我就说,我不能跟你在一起…”Aragorn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林谷领主的预言是错的,Arwen也是错的。我已经很努力在忍耐了,我…对不起,Legolas。”
Legolas开始消化Aragorn说的话,他过于震惊了可并不是笨蛋。Arwen回到了林谷之前他们的关系都很好,不,之后也很好,改变他们的是Aragorn 和Erlond的交谈,在交谈中肯定是Erlond告诉了Aragorn全部的预言,所以Aragorn在疏远自己。Arwen对Aragorn说的不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而是他和Aragorn,所以他们发现自己偷听之后才会那么惊慌。Gandalf一定也知道,而且他告诉了Gimli,不然凭借矮人的性格他怎么会再也没问过?Haldir也知道,而且他看到Aragorn掉下去的时候怎么会那么快地拉住Legolas?他平时可比自己迟钝的多!
等等,那么,难道除了那几个霍比特人和他自己就没人不知道这件事了?!
Legolas简直想把自己的头发拔下来。

“我不会,嗯,我不会要求你做什么。”Aragorn不安地看着Legolas的脸色,“我对Arwen说过,我想你听见了,那对你来说不公平。即使你想我也不能允许,Legolas,何况你并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爱上他?Legolas出神地看着Aragorn转来转去,他从没有见过他这么不知所措的样子——好吧,Legolas已经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样子让自己没有见过了。但是他还记得自己的感觉,他在遇到Aragorn之前从没有过那么多感觉:当他觉得Aragorn疏远了他时的感觉,当他看见Aragorn和Arwen在说话时的感觉,当Aragorn让自己留下保护Arwen时的感觉,当他觉得Aragorn不理睬自己时的感觉,当他看到Aragorn跌下桥,以为Aragorn死了时候的感觉,很多感觉他都没有体会过,而且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那些并不好,并不让他开心,甚至让他难过和恐惧,但是他还是想要继续下去,他已经选择了继续下去。他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为了Aragorn放弃永生,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爱他,他甚至不知道这份感情给他带来的就像今天的,胜过今天的痛苦他还能不能承担,但是他已经尝过了它的滋味,就没法再若无其事地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自己。
所以…
“你可以再试一次。”
“什么?”
“我说接吻。”Legolas轻轻巧巧地笑了下,看着Aragorn动了动喉结,似乎是把拒绝吞了下去。“我不能,我是说,不…”Aragorn一边说着,一边走到Legolas身边跪下,粗糙的手掌捧起了他的脸颊。
这次Legolas可以好好感受一下接吻的感觉,他的确没有见过,作为一个单亲父亲养大的孩子,被过度保护的童年里他也没有其他同龄的朋友作为参照,他短暂的喜欢过Tauril,但是那感情太短了,随着Kili的死和他的离去就宣布了终结——即使看到Kili和Tauril在一起也未曾让他有那么多感觉。尽管一般的精灵在五十岁左右就结婚了,可是作为王族的他年龄也大大延后……他的确不了解接吻,但是他可以学习,就像他也还来得及学习死亡的意义,和爱的意义。
感觉到Aragorn的胡渣刺过他的脸颊,对于精灵的敏感有点痛,但是他并不厌恶,一点也不。他感觉到Aragorn干燥的嘴唇,他试图把它们濡湿,但是没有来得及。下次吧,他想。他感觉到Aragorn的气息扑在他的脸上,那是一种独特的味道,混杂着血液,汗水和河水,还有许多Legolas从没了解过的味道,并不难闻,他想。他舔过Legolas的嘴唇,逗留在内外交接的地方,柔软与更柔软的分界线,又转向精灵敏感的牙齿,他的温度比Legolas要高,有点灼人,但是胜过他躺在那里的冰冷。舌尖,他撤回了自己的舌尖转而吮吸着Legolas的,他的吮吸让他的嘴唇发麻,Legolas想,似乎他把他的嘴唇当作一朵流蜜的花,或者一枚熟透的多汁的果实。
Aragorn猛然撤回了身子。“你不该这么做,Legolas。”他喃喃地说,Legolas看到他的灰眼睛里映着自己,他眼里的自己有淡淡的一层光。 “你不了解精灵,Estel。”Legolas笑了,Aragorn眼睛里的倒影也笑了。“Arwen说的一点都没错。如果你爱我,你要给我一个选择的机会。即使你爱我,你也不能替我做决定。”
“我只是怕你还不了解你做的决定。”
“怎么可能。”Legolas歪歪头,“我希望和你缔结婚约,或者现在结婚也可以。”Aragorn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吓住了,“或者你认为…”Legolas因为他的表情有点受伤,尽管他也知道他并不是这个意思。
“我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这么快。”Aragorn说,他伸过手抚摸Legolas的头发,那触感让Legolas忍不住颤栗,“我担心你只是一时冲动,你受到了此刻的影响,你只是…你还不知道爱是什么。”他把手放在Legolas膝盖上,拉起他的手,“这对你来说是个重大的决定,而且是个不能后悔的决定。我想等你想好…”
“我的确不知道,特别是你拉了我的头发之后,我要多考虑一段时间,”Legolas眨眨眼,看着Aragorn抱歉的表情,“但是我知道,我有勇气去接受神的礼物。我也喜欢神的礼物。”他向前探过身子,主动吻上Aragorn。

无论那是死亡,还是爱。

评论

热度(79)

  1. In Full Bloom幺正变换_Draconia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lmost Lover
    幺正变换_Draconian:
  2. 黑发猫妖幺正变换_Draconi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