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盾冬】 city light 城市之光 番外二

蕉蕉的奇妙冒险:

 最后一个番外了,city light系列就此就跟各位说再见了,再见。关键时刻,还是拉灯好用。


------------------------------------------------------------------

番外二 I L U

※时间线上,这个片段发生在正片主线故事和番外一的后半段之间。

 

Tony Stark平时听不见什么手机震动的,但是今天的时机刚好凑巧,他今天不在他那充满了机械润滑油香味音乐放得震耳欲聋的工作间,而是好好地呆在他那安静宽广视野极佳温度适中的办公室里。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发和胡子在出门之前都精心修剪过,Tony人模人样地坐在办公室里翻阅着杂志,内心绝望而无聊。但他不能逃走,因为这是他和Pepper约好的,每个月必须有三天出现在Stark公司的办公室里,激励他的员工,塑造自己的良好形象。

说实话Tony并不介意自己在员工心目中的形象如何,他也不介意自己三天三夜不吃不睡开发新能源的努力被人误解为三天三夜懒在家里和《体育画报》的封面女郎胡天胡地,平庸的凡人又怎么能理解天才呢,只是因为他答应了Pepper,在多年来他答应了她这么多事却没有做到之后,他希望自己还是能守住这么个力所能及的小小承诺。

Tony一般不会去看有关自己的评论,因为那些评论简直愚蠢无知到了他要笑出来的地步,但是这次的由不得他多看几眼,因为那本杂志用见鬼的图像处理技术把他老爹年轻时候的照片和他的照片放在了一起还用作了封面,Howard Stark年轻时和儿子面容相似,但是他更清瘦些,看上去也更绅士。杂志哗众取宠地印上了粗体的大标题:两位Stark,貌合神离的科技双子。

Tony很确定,就算他老爹是个脾气特别特别好的人,看到这种标题肯定还是会深受冒犯,因为你怎么能在杂志封面上随随便便地把一个人的儿子提一个辈分搞成他的兄弟呢,何况Howard的脾气并不好。Tony心里捉摸着要对这不识相的出版商做点什么的时候,手机震动起来。他放下那本马上要倒霉的杂志慢吞吞地划开屏幕,心想大概是Pepper要安排他去做什么访谈参加什么拍卖之类的,因为一旦他人在公司,她就总是有数不清的事要他做,然而发件人并不是Pepper,当他读完那条短信的时候,反差让他一时之间没能做出反应。

我觉得Bucky大概有点烦我了。

发件人是他那位最近愚蠢地一头栽倒在爱河中的艺术家朋友Steve Rogers,Tony最近没怎么和Steve联系过,尽管如此,对于这突然发来的仿佛寻求心理开导般的短信他还是丝毫没感到惊讶,Tony只是很兴奋。

哦Steve,我亲爱的Steve啊。Tony提点精神从他那舒服的椅子里坐起身来,他兴致勃勃地发了回信:我就知道人人都会嫌弃你,那就赶快洗干净了到我这儿来吧,Stark工业的后门永远对你敞开。

他期待着Steve回一句“Tony我说过了别这样!”之类又严肃又羞涩的责怪,然后他就能顺着杆子一路对Steve嘲讽加嘴炮下去,因此在划开新回信的时候他特别高兴,但是这条新消息是Pepper发来的,私人邮件地址,公事公办口吻。

Tony,注意你的用词,不要骚扰Steve。

Tony把手机啪地拍在桌子上,见鬼,Steve学坏真快,作为一个一直致力于教他学坏的人,成就感和挫败感同时袭上心头:Steve,我很高兴你终于学会耍点阴招了,但是我教你不是为了让你把这些阴招用在我身上。

他重新抬起头来给Steve发信息,在电容触屏的手机上几乎噼噼啪啪地打字打出了声:转发给Pepper,你倒是挺出息?!

Steve的回复短信很快送达,还是那一句:我觉得Bucky大概有点烦我了。

你这是鬼打墙啊,Tony心想,反反复复跟我说这个有啥用,我又不熟悉你家那位。

你确定要问我吗?要知道除了你那些描述,我几乎不认识真正的Bucky。

Tony按下了发送键之后等了好久才等到Steve的回复,他猜想Steve大概是要礼貌而虚伪地说一些Tony的优点,但是Steve的回信短得像一截小尾巴:没别人了。

Tony想把手机摔墙上去。其实他是想把Steve摔墙上去,但是他没那个力气,也懒得弄个新手机,因此最后Tony还是稳稳地端着他的手机憋着笑回短信。

.

- 没别人了?Natasha呐?

- 她去巴西出差了。

- 实习生现在都能随便跑巴西去啦?

- Bucky说他觉得她跑那一趟没必要,他早就确认过她要见的那人和Facebook已经撇清关系了,可是Natasha似乎很坚持那儿有突破口,对方好像也只肯和她交涉,她就去了。

- 说这么清楚,你这是给我泄露Barnes公司的商业机密啊。

- Tony,别岔开话题。

- 你还真想跟我聊情感话题?你到底怎么他了,是不是天天脱光了他的衣服要给他画像,是不是。

- 他从来不跟我说“我爱你”。

Tony这次是真忍不住把手机扔到地上去了,还好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所以那个无辜的小机器没有摔坏,它只是发出沉闷的一响然后微微弹起。Tony冷静下来以后把手机重新捡了起来,心里捉摸着该怎么对付Steve这样的家伙。Steve总是让他失望,当他觉得自己能追到Steve的时候他无比羞涩但是又义正言辞地把他拒了,当他以为Steve会无比羞涩地遮遮掩掩支吾其词的时候,Steve直接把一般人说不出口的破事告诉了他,一般正常人能这么平静而迅速地把“我男朋友不说‘我爱你’”这种事告诉别人吗,尤其是告诉Tony,这是引火烧身,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就为这?我还以为你是失望他没背着你飞快地上树然后迎着太阳脱衣服浑身像钻石一样闪光呢。

- 我男朋友不是吸血鬼。

- ?!?!?!?!你看过啊?!

- 我不想和你说了,再见Tony。

- 别啊Steve,我教你,特别简单有效。

- 你亲测有效吗?Potts小姐说你跟她求婚的时候炸了一艘游轮,她其实一点都不高兴。

- 放屁,她可高兴了,而且你又没有游轮。

- 我也不会炸别的东西的,我是守法公民。

- 啧啧啧,有没有必要说得这么义正言辞,说得好像我不是一样。这样嘛,他不说,你就把他按到床单里去收拾一顿,狠狠地,直到他服帖了为止,让他哭着抱着你的大腿说他爱你。哦对了Steve你是上面的那个吧?是吧?不是我可太没面子了我跟Happy打过赌的,他赌你是下面那个,你可以去揍他,我授权的。为了照顾你的感情我说得比较委婉但是你明白的?不准转发给Pepper。

他发完这条短信之后想象了很多Steve的反应,他会不会把手机像扔一个脱了栓的手榴弹一样扔到地上去,如果他在公共场所会不会砰地一下脸红再把手机藏进兜里,他会不会骂Tony一顿,或者揭穿这方法根本就不是亲测有效。总之Steve可能的反应太多啦,Tony享受着那些无限的可能性,期待着他给自己回短信。

但是Steve总是让他失望,这次也不例外,他很快回信了,就仨字:

- 知道了。

.

Steve把手机扔回枕头上,心里有点后悔他向Tony咨询这事儿,双人床上只有他一个人,Bucky在他睡觉的时候就去公司了,Steve身边只剩下一个浅浅的凹坑。

最近Barnes公司正忙着和那个著名的社交网络公司交涉,Steve不知道具体进展如何,只知道Bucky和他父亲都被对方公司的CEO搞得非常火大。Bucky最近都是晚上九点多才回家,昨天他回来以后再次反反复复地表示,今天真是费了好大劲才忍住了没有揍那个犹太佬一顿。

Steve指出这种发言虽然针对个人但听上去有些种族歧视的意味,Bucky没理他,他饿着肚子,在冰箱前面悉悉索索地挖东西吃,Steve也就不再说这些,他让Bucky先去洗澡,他会帮他搞一顿比冷牛奶更像样点的晚饭。

Bucky洗澡的时候Steve拉开冰箱和碗柜接着开始做三明治,他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给西红柿和白煮蛋切片上,但是他心里忍不住心想他和Bucky在一起的过程实在不能说是很顺利。一个多月以前他终于把Bucky重新塞进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他终于告诉了他这些年来自己已经爱上了他,他终于吻到了他,他原本有一肚子话想告诉他,结果当天深夜一通电话就把他叫去了佛罗里达;现在他终于搬进了Bucky的房子,他搬进来的当晚和Bucky几乎把床板都弄塌了,但是第二天,Bucky就开始了高强度且看上去简直永无休止的加班。

Steve煎了两片培根,然后用刀面把切成薄片的蔬菜和肉类送进面包之间又夹进两片芝士,对于晚上九点的食谱来说可能热量有点高,但是缺乏锻炼和高负荷加班让Bucky最近掉了不少体重,他需要摄取点热量。

Bucky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没穿上衣,他直奔厨房,拉过一把椅子开始在Steve的注视下狼吞虎咽地塞三明治并很快把Steve制作的爱心夜宵吃光了,吃完之后才有空管一管他那往下滴着水的头发,Steve把毛巾温柔地按在他头上,Bucky接过毛巾问道:没啦?

Steve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是在说吃的。你要还想要我可以再给你做,他起身走向料理台,但是Bucky也站了起来,说着不用了走过来,从后面掰过Steve的脸颊给了他一个煎培根味儿的吻,然后就冲进书房打开了电脑,继续处理他那些密密麻麻的数据和文件。

Steve忧愁地坐在客厅里在素描本上胡乱涂抹着,他的工作和Bucky的完全不同,闲起来可以很闲很闲什么都不干,他现在就处在这个很闲很闲的阶段,而对于Bucky的工作,他除了做个三明治之外什么忙都帮不上。

时间很快蹿过了午夜,而Bucky终于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他的黑眼圈越加明显了,裸着的上半身看上去也有点太瘦。Bucky对Steve这么晚还不睡觉表示了小小的惊讶和不赞同,然后他就拖着步子走进卫生间刷了牙,接着拖着步子走进了卧室,在床上自己的那边慢慢地侧躺下来并蜷起了身子。Steve紧跟着他洗漱完毕然后也跳上了床,Bucky面对着他,Steve伸手把他捞到怀里来,帮他按摩僵硬的肩膀和背脊,Bucky没啥表示,只是舒展开了眉头。

累坏了?Steve问道。

嗯。Bucky回一个短短的鼻音,他在Steve怀里动了动试图找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并在找到之后就又缩着不动了。

睡吧,我爱你。

Steve没有得到回应,Bucky没有出声,他的呼吸均匀绵密,他已经睡着了。

.

Bucky好像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

这是Steve在做了一晚上奇怪的梦之后醒来时的第一个念头,他下意识地向床的另一边望去,然而Bucky已经不在了,Steve看了看钟,七点半不到。

于是他失落地躺回自己原来的位置,开始细细回忆Bucky在他们重逢的最近一个月里Bucky说过的话,最后得出了结论,他真的没对自己说过这句话,Bucky给他拥抱,给他吻,给他其他更多更好的东西,但是他没有对自己说过那句话。

Steve的心有点沉甸甸的,他回想自己搬到这里来以后的Bucky,神龙见首不见尾,每天晚上都累得阖上眼半分钟就睡着了,一脸憔悴彷徨,Bucky没再主动给过他什么亲密互动。

他是不是有点烦我了啊?

Steve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到,自己搬进来的一个星期每天几乎就是无所事事地瞎晃,白天Bucky不在的时候就溜溜弯看看书画画画,晚上也是看看书画画画还有帮他做东西吃,这在一个成天加班到九点的上班族眼里应该不是什么值得喜爱的形象,也难怪Bucky最近表现得烦躁疲倦又冷淡。

他大概是有点烦我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这个Steve在床上独处的清晨缠绕着Steve本来就不是很明晰的思绪,直到他起床,吃完早饭,出去跑完步之后回到家里依旧没有离开,最后促使Steve把手伸向手机给Tony发了那封愚蠢的短信。

.

这天晚上Bucky回来得比前一晚稍微早些,但是天色还是全黑了。他塞进了昨天1.5倍量的食物之后就快速完成洗漱跳上了床,Steve看着他拉上了窗帘又看了看表,九点。

我得睡觉,Steve,再不睡觉我会站着站着就晕过去了。

Bucky边说边钻进了薄被,Steve站在卧室门口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要我陪你一起睡吗?

现在?Bucky的声音闷在被子里问道,有点早吧?

Steve没理他,他也跟着风卷残云地把自己洗刷干净了钻进被窝从后面抱住了Bucky,就算加班加到生物钟都有点紊乱了这人还是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身上那股木质香味也并没有随着冲澡而消失,Steve用鼻尖从后面蹭着Bucky的颈窝,他想起来Tony早上发了的短信,他忍不住想起来啊,随着想到那茬,他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跳变得有点快。

Tony表达得比较粗俗(尽管他自己管那个叫委婉,可Steve的世界观并不将那种表述称之为委婉,谢谢),但不得不承认,Steve心里是想过这个的,他在和Bucky住在一起没多久,而除了第一晚之外他每天就是抱着睡熟了的Bucky躺着,除了单纯的躺着之外什么都不干,就算对洁身自好的Steve Rogers来说这也有点难忍。

每天几乎总有那么几个时候,他早上醒了之后起床之前躺在床上迷糊的时候,他一个人边吃着午饭边发呆的时候,他坐在客厅里在素描本上随手瞎抹的时候,他躺在床上抱着Bucky又还没睡着的时候,Steve都会想起这事儿。他想起自己还没有搬过来之前作为客人到这房子里来的那几次,还有Bucky到他的公寓里帮忙理东西的那几次,无论是Bucky宽大平整硬度适中的大床还是他那软绵绵的脆弱老床垫上都留下了不少回忆。Steve觉得自己有点憋屈,就好像那种对着图片上的大鱼大肉下饭的穷人一样憋屈。

他当然想要Bucky,就像他已经要过的那样,他想把他猛然按进床垫,想看他那老是不剪的棕黑色头发铺散在枕头上,有几绺因为汗水而贴在脸上,他想要看他那对水红色的嘴唇因为情欲和摩擦而变得更加鲜艳,他想要感受Bucky的大腿紧紧地贴在他的腰际不受控制地颤抖,他想要听他用支离破碎的嗓音断断续续地叫他的名字或是词不达意地求他满足他,还有那永远不知餍足地包裹着他的灼热和紧致,Steve一天要想这些东西想好几次,想得口干舌燥下身半硬起来,然后猛然被拉回现实世界,发现自己孤独地一个人呆着,甚至更糟糕的,他那触手可及的男朋友缩在他怀里,幻想中所渴求的头发嘴唇大腿一切全都就在手边,可是Bucky已经累得睡着了。

Steve不愿意这时候把他从梦中弄醒然后单方面地索取一通,因此这种时候他宁愿悄悄地把手从Bucky身下抽出来自己去厕所解决,或者索性不惊动他,躺在原地强迫自己睡着。

这可真是憋屈,憋屈极了。

Steve在脑内模糊地描摹着那个Bucky,那个被他弄得哆哆嗦嗦语不成声黏在他身上的Bucky,而且由于时间推移,那个Bucky的样子正在变得越来越模糊,Steve心想该不会下半辈子都得靠这个越来越模糊的脑内Bucky来满足自己吧,真正的Bucky躺在他胳膊之间说话了:你能让我难得睡个安稳觉吗。

换在平时Steve大概会尴尬地往后挪一挪或者索性下床,至少别让某些部分继续顶着Bucky影响他休息,但是Tony的短信闯进了他的脑子,Tony以前教他的所有坏玩意儿都闯进了他的脑子,于是Steve这次没有离开,一点儿也没有。

Steve没有出声答应,他用自己因为脑子里想的事而渐渐硬起来的部分缓慢地在Bucky尾椎附近蹭来蹭去,向下滑一段又收回去,这样反复了几次之后他能听到Bucky的呼吸开始乱了节奏,他不安分地小幅度转来转去,似乎有点要是Steve不下床他就下床的意思。Steve伸出胳膊紧紧地抱住了他的上半身杜绝了他逃走的可能性,然后变本加厉地在他身后顶他。

他知道Bucky喜欢这个,他要是不喜欢也不会流那么多眼泪求他进来了,虽然Steve知道那玩是生理性的泪水,而Bucky只是身体结构长得恰好特别能流眼泪,但是他心里还是乐意把这理解为Bucky喜欢他下面那活儿喜欢得都哭了。

这种磨磨蹭蹭的不知道是折磨还是亲昵的举动维持了好一会儿,Bucky最终压着嗓子结束了沉默:要上你就快点。

Steve咬住了他的耳朵:等你这句话好久了。

.

Steve心想,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不管现在是什么时候,反正肯定已经不能满足Bucky“今天早点睡”的要求了。Bucky没他这个闲心还能考虑现在几点的事,他从Steve身上滑下来,向前栽,重重地砸在他身上。

Steve伸手扶住他的腰,他想说这个姿势大概会搞得比平时更疼,真是对不起,他想说你要不要趴下我帮你揉一揉腰,因为骑乘位使他这次比往常几次进入得更深,感觉也更强烈,他有点担心Bucky第二天难受得要命,更别说这是他们今天晚上的第三轮了。

Bucky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刚才坐在Steve身上的时候他说了不少自己清醒的时候听到了大概会原地爆炸的胡话,但是现在理智正在慢慢回到他的脑子里,Bucky疲累而亲热地蹭着Steve颈部的皮肤,偶尔轻轻地咬一下。

你要躺下休息吗?Steve问他,Bucky听到这个问题笑了一下,大概因为今晚Steve前两次问完这个问题之后他们就很快非常激烈地进入了下一轮,Bucky说:不要,等一会儿我要去浴室,冲一下,然后我就真的要睡觉了,Steve——

他凑近他的耳边,舔他的耳廓,咬他的耳垂,在整个耳朵的所有地方印下细碎又湿润的吻,他接着说:我爱你。

Steve全身字面意义地抖了一下,这动作传到Bucky身上,Bucky有点奇怪:怎么了?

Steve伸手抱住Bucky,也就是说把他死死地压在自己的胸上,Bucky重新问了一遍:怎么了?

这是你第一次对我说我爱你。Steve说,第一次说,是在床上,在凌晨一点半,在我们上床之后。

哦,Bucky有点迷惑地说,我第一次说吗?

第一次啊!

倒不是说Steve非得希望Bucky第一次说这句话得有玫瑰,烛光,戒指,诸如此类的东西,只是既然他察觉了Bucky从来没说过这句话,Steve不由得猜测对于Bucky来说这句话是不是具有更特殊更重要的意义,因而得在特殊的场合做了特殊的事情之后才能获得。

而现实竟然就跟Tony教他的一样:你在床上把他办踏实了,他就会哭着说他爱你,Bucky这次确实也流了不少眼泪,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Bucky没抱着他的大腿。

抱歉我以前没说过吗,Bucky亲亲他的鼻子尖,然后你其实已经为了这个心碎了?

说实话,是有那么点,Steve承认道。

作为一个刚才流了这么多眼泪的人Bucky现在显得也太游刃有余乐在其中了,他笑起来。好吧Steve,别伤心啊,我可以补给你的,我爱你,我爱你,怎么样,我说了两次了,我爱你,现在三次了,够了吗?

Bucky坐在他身上,他们身体的某部分依旧连着,Steve任由他在自己身上动来动去,吻他的眼睛,吻他的鼻尖,吻他的嘴,一遍遍地说这那句表白的话,最后Steve抓住了他的手,Bucky挑挑眉毛看着他:觉得够了?那我下床去冲澡了。

Steve凑上去咬住了他的下唇,Bucky很配合地回吻了他,但是随着吻的深入Steve的手也开始向下移动,Bucky抓住他的手腕:不不不Steve,太晚了我真的得睡觉了。

这句话你今晚已经说过两次了,Steve没有理会他半真半假的阻碍,前两次都是假的,那么我猜这次也是。

.

嘿Pepper,问你件事啊。

Stark工业的CEO抬起头看着自己闲闲无事的男朋友,前上司,办公室里的多余之人,她不太耐烦地答道:问。

Tony看上去有点焦虑,他在Pepper的桌子前面走来走去走来走去却一直不问,直到Pepper开口到:你再这样我就回去把你周仰杰的鞋跟都锯断。

太残忍啦!Tony在心里大叫,同样是周仰杰爱好者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啊!但是他还是停了下来乖乖地坐在一把形状奇怪的椅子上,自从三年前他给Pepper错送了草莓当做生日礼物之后,他就明白了Pepper说过的事儿就真的做得出来。

我跟你求婚那次啊,我不是把游艇给炸了嘛,你到底喜不喜欢我那样做?

Pepper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还关心这个?

Tony说:我能不关心吗,那关系到我的求婚诶!你到底是因为我炸了游艇答应的还是因为那个超级大的戒指答应的?难道其实不是因为游艇?

Pepper看着他,看得Tony背后发毛,她说:你问这种问题,我在考虑要不要收回我的决定了。

别呀?!Tony叫道,你答应了,答应的怎么能反悔呢?!

世界上就数你没资格跟我说答应了不能反悔这码事,Pepper说。Anthony Stark,我答应是因为那是你,因为是你跟我求婚了,我等你说这话等了六年,我爱你,不管你给我一个易拉罐拉环还是有没有炸掉任何东西,我都会像个傻瓜一样说,我答应。

Tony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句啥,Pepper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Steve给我发短信了。

他有什么事吗?

他在问我游艇的事……呃,别紧张,我觉得他应该不会炸掉游艇的,不过他好像在考虑求婚的事……他这是急着自杀啊……

他的情感问题解决了?

解决了吧,我看他今天发的照片都满面红光,Barnes面黄肌瘦,啧啧啧,Steve挺阴的嘛。

说到这儿Tony觉得有点什么不对,他抬头看向Pepper, Pepper一脸淡然,问道:怎么了?

你怎么知道Steve有情感问题!Tony受伤地说,我还以为他只问了我呢,结果他是群发的?!

不,Rogers先生只是时候给我转述了一遍,顺便一说Tony,我觉得你提的那个建议不太实际,就好像我一直想听你说一声“我爱你”,但是你肯定不希望我把你摁在床上办踏实了来换这么一句对吗?

Tony看着Pepper:我跟Steve说了不能转发给你的!而且我刚才已经说过“我爱你”了!

我没听见。

就接在你说了“我爱你”之后说的!

那是一句嘟囔,不是“我爱你”。

我刚才说了的!

我没听见。

 

END




评论

热度(144)

  1. 阳光上进好青年大蕉 转载了此文字
  2. 黑发猫妖大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