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盾冬】Ring A ling a ring

阿綾:

提前的生贺 原作AU 脑洞有点大的吧唧和他爱脑补的小伙伴们。


看题目就知道是一个有关于……求婚的故事。



然后你们想我了么~~~~=3=正面上我!


然后可能又要消失一阵子了,最近忙得我……







“Errrrrrrrrrrrr……”Natasha拍着Bucky的肩膀,在确认了其他复仇者们不会听到之后才有些犹豫地开了口,“Bucky,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但是我觉得告诉你应该会好一些。”

 

Bucky歪歪头表示不解:“什么事?”

 

Natasha重重地吸了一口气:“我的意思是,你最近喝牛奶吃饭喝汤吃蛋糕的时候都小心一点,如果咬到一个有点硬的圆环,”她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围成一个圈儿,做了个类似于“OK”的手势,“千万不要嚼一嚼嚼碎了咽下去。”

 

“你是说……”Bucky一下子反应过来,“Steve……?”

 

Natasha点点头:“是的。据我所知,Captain两周前找Tony帮忙定制了一个戒指(ring)。我想大概就是那个意思——不过你别告诉Captain我知道这件事,我只是怕你一不小心吞了个值几万美元的小东西才来提醒一下你的。”

 

话说到这个地步,Bucky还是显得很冷静,颇有Winter Soldier的范儿——不过Natasha发现他的大腿都在抖:“我知道了。Thanks, tasha。”

 

语毕,Winter Soldier转身抬腿就走。黑寡妇站在原地默默盯着他的背影,两三秒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叫住他:“Bucky?”

 

“什么事?”Winter Soldier转身回头,脸上依旧是一贯的面无表情。

 

“你顺拐了。”黑寡妇微笑,“有点怪。”

 

“……谢谢。”

 

Winter Soldier再次转身,姿势无比僵硬地迈出了左脚摆起了右手——两步之后摔倒在了钢铁侠光可鉴人的地板上。

 

 

 

看着Bucky一步一顿一步一顿慢慢地走出复仇者大厦,Clint小心翼翼地蹭到Natasha旁边:“这样真的好吗?Nat?”他看上去有些忧心忡忡,“如果被Captain和Barnes发现的话……不太好吧?”

 

Natasha毫不在意地甩甩手:“哪里不好了?的确是个环(ring)不是吗?我可没有说谎骗人。”她眼疾手快操起三个小甜饼塞住Clint正欲开口的嘴巴,不顾对方的呜呜哀鸣自顾自地继续,“你说他们两个老冰棍,谈恋爱龟速到现在一点实质性进展都没有,再墨迹下去指不定得墨迹个几十年的,反正打了血清他们有的是时间对吧?皇帝不急老娘要被急死了,我可不想等我七老八十的了这俩还只限于拉拉小手默契的对视连个嘴对嘴的触碰都没有!!!你说是不是,Clint?”

 

Clint含着泪痛苦地点点头以示赞同:那几个小甜饼还卡在他的喉咙里,干巴巴地都碎成粉了,没有水很难得咽下去;可他又没有勇气把它们吐出去,只好泪眼汪汪地看着Natasha,希冀对方能给他到点儿水来——不过很明显黑寡妇并没有这个打算。

 

广播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慷慨激昂的乐声、声音大到都称得上振聋发聩了:“俊寡妇不嫁人·~~~~俊寡妇不嫁人~~~~~~八十二岁也不嫁人不~~~~嫁~~~~~人~~~~~~~~~~~~~~~~”

 

“……Tony·Stark!!!!!!”

 

 

 

 

在打碎了第三个杯子之后,虽然不想承认,但Bucky觉得自己的大脑可能……稍微有点当机。

 

他看了眼地上的一片狼藉,决定还是当没看到算了;然后转了个身,拿起那一大瓶牛奶想直接倒着喝算了——可临打开却突然想起了Natasha的忠告,害得他又是火急火燎地把那瓶开过封的牛奶丢回去,从柜子里翻出来一瓶尚未开封、表面无任何损伤的牛奶,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检查了好几遍后才放心的打开来。

 

Bucky盘着腿坐在沙发上,颇郁闷的想自己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可这事儿放在别人身上肯定也是同样的慌乱吧——结婚可是人生的大事,一不谨慎可就真的步入坟墓了,虽然这种事放在他们身上大概不会发生才对。

 

他们上周才买的金毛犬窜到他旁边温顺地伏下,湿漉漉的大眼睛好像在渴求爱抚一样可怜兮兮地盯着他的主人;不过Bucky明显正陷在深思里面,没有如它所愿的那般伸手去摸摸他的毛,大型犬只好委屈地夹着尾巴走开、趴到门口去等待他的另一位主人。

 

怎么办?Steve是真的要向我求求求求求求求求求求求求求求……求婚吗?哦天哪……要拒绝吗?不干嘛要拒绝……找不到理由啊,Natasha说现在男人跟男人在一起一点儿也不奇怪了。那要答应吗?认识了这么多年了其实不说感觉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但突然这样是不是有点肉麻……而且也太快了吧?毕竟我们连交往都没有交往过、谈都没谈过就直接结婚是不是有点儿……啊,难道这就是 传说中、最近很流行的、闪婚?!

 

没错 

 

Steve·Rogers和Bucky·Barnes

 

认识逾一个世纪,同居三年零八个月又四天,视对方为世界上最亲密最信任的另一个自己,默契到目光交汇就能迅速明白对方的想法,能够毫不犹豫地把后背交给彼此。

 

没有在一起

没有在一起

没有在一起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他们居然没有在一起。

 

对此大概只能用“习惯成自然”形容——认识的时间太久了,在一起太久了,早就习惯了对方那种无可替代的自然的存在,自然到他们竟然都忘记了要宣告一句“我们在一起”。

 

Bucky觉得如果是用“愿不愿意跟对方过一辈子”作为判断标准的话,和Steve在一起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他们都已经在一起半辈子了——虽然这半辈子的实际长度就跟一辈子差不多长。不过要他主动迈出第一步肯定是不可能的,既然现在Steve决定迈出那一步,那么他只要顺其自然、接受就好了嘛。

 

那么现在的特一级紧急事件就是“不能把戒指吃下去”、然后等Steve主动就就好了。Bucky默默地想。

 

这实在是不明智。毕竟到了这样一个彼此心知肚明的阶段里,先有行动先占据主动地位的人一般来说在上面的几率接近100%。Bucky这么一懒就直接把当攻的机会拱手让了出去——虽然仔细想想,貌似先准备戒指的也是Steve,到底还是从一开始就失了先机。

 

 

 

“阿嚏——”Steve突然打了个喷嚏,虽然他反应神速地迅速用手捂住了、但还是没法抑制地喷到了对面钢铁侠的脸上。

 

“对不起,Tony,我不是故意的。”美国队长揉揉鼻子很认真地冲同伴道歉,“今天可能……有点奇怪,我不应该会感冒才对,抱歉。”

 

Tony黑着脸伸手捞出来一大包纸,先抽了几张擦擦脸再把剩下的摁到Steve面前,:“……都第N+1次了你有什么好抱歉的。我建议你赶紧去检查一下血清是不是退化了,Captain。一般来说我是很愿意代劳的,但是现在请你赶紧拿了东西回去= =。”钢铁侠都被气出繁文缛节了。

 

 

吃午饭的时候Bucky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准确地说是太专心了、以至于都显得有些神经质:虽然平时Bucky的吃相不能叫难看,但也没美观到哪儿去;这次却格外斯文,连Steve给他添的汤都要用勺子一勺一勺地舀,还颇讲究地每勺的汤汁只占容积的三分之二,让Steve怎么看怎么别扭——说实话,这种吃法真的……看上去挺没食欲的。

 

“Bucky?”Steve放下勺子,小心翼翼地询问,“是不是味道不好?”

 

Bucky被他突然的一句话吓得直接噎住了:在这个神经紧绷、气氛凝重的时刻突然冒出来一句话把他惊得够呛——而被呛到的那一刹那他还万分悲凉地以为自己即使如此小心也落得个要被戒指卡死的下场。他赶紧咳嗽两声解释:“没有,Steve。我是说,很好吃。”

 

Steve疑惑地看他两眼,好像还在怀疑,但他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对了Bucky,今天晚上去外面吃好吗?Natasha和Clint说要借用公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可能有些重要。”

 

……他们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就是想助攻吗!Bucky黑着脸想,但脑袋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他仿佛都能听到Natasha的话在Steve冒着粉红色泡泡的身子旁边回转——黑寡妇一定在说着:姐只能帮你帮到这儿了。

 

 

晚餐的地点选在一家钢铁侠推荐的西餐厅。Tony还很贴心地给两个老冰棍包下了餐费,连侍者的小费也一并包办了。Bucky大概隐隐猜到了对方这么做的原因,这让他自从走进餐厅的那一刻就开始严阵以待、生怕Steve从哪儿掏出来一个戒指给他求婚——公众场合,直接愣住未免太丢人了。

 

 

这导致他这一顿晚餐吃得比中餐还要更加让人没胃口——牛排的每一寸都要仔细切碎,配汤配菜都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到一点儿也不剩,谨慎到了一种近乎偏执的地步——一切都是生怕漏过了戒指的存在。他对面的Steve默默记下了这间餐厅的名字,决定既然Bucky这么喜欢的话,虽然贵了点儿但还是可以时不时过来吃一次的。

 

但没有。牛排里没有,配菜里没有,配汤里没有。哪儿都没有戒指。Bucky有些哀怨地看了一眼红酒心想该不会是在这里吧?我可喝不下去了。

 

“那个……Bucky……”Steve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开口,“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

 

要来了吗?“恩。”Bucky故作淡定面无表情地抬头,努力控制住自己脸上的肌肉不让它们组成名为“傻笑”的弧度,“说。”

 

Steve的手缓缓地伸进了口袋里。

 

Bucky的眼睛也缓缓往下移——

 

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见Steve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类似于狗项圈的东西:“…………?!!!”

 

“我找Tony帮忙做的,”Steve解释,“是一个狗项圈,我想可以给我们的金毛犬用。你觉得怎么样?”

 

“……狗环(ring)?”Bucky的脸上刮过如冬日一般的冷冽寒风,“…………还行。”

 

什么鬼乌龙。

 

Natalia·Alianovna·Romanova你等着瞧。

 

 

他正腹诽着,餐厅里的灯突然集体闪烁了两下后一齐熄灭了——似乎是电路出现了点问题。暂时的黑暗让四周的客人们陷入了有些恐慌的状态里,虽然立刻有侍者们大声解释这只是暂时问题、不久即可修复,但仍有不少女顾客叽叽喳喳小声与四周的侍者争辩着什么。Bucky在失去了视觉、四周一片喧哗的场面下显得格外冷静:反正什么没见过,这点小场面有什么好害怕的。

 

然后他突然感觉到有一双手扶住了他的脖子、把他稍稍往前带了几寸、让他不得不把头昂起来——随后他感受到的是那人的唇,轻轻地贴上自己的、还撬开了他的牙齿、把他因为过于震惊而有些僵硬的舌头轻轻卷住、用力吸吮了好一阵子。那个家伙的舌头上全是红酒的味道,让他本来就有些混沌的脑袋更加懵了,只能呆愣地随着对方的动作随波逐流。

 

Bucky突然感觉自己的嘴巴里被塞进来了一个什么东西——似乎是一个金属质地的圆环——然后那个人放开了他,还很温柔地帮他擦了擦嘴角才抽回身去。

 

“Bucky,”他听见对面Steve的声音,语气显得有些紧张,“那个、那是一枚戒指。”

Bucky像是丧失了言语功能一样没有回答。

 

“我想可能有点快,”Steve忐忑地继续,“但、我爱你,Bucky。请你跟我在一起,好吗?”

 

周围开始响起起哄的口哨声,以及Steve继续的“结婚宣言”。但Bucky什么都没听见、他甚至连早就想好的台词都没法开口说出来。硬要说,他现在脑袋里唯一的想法,大概就是——

 

果然是藏在红酒里啊!

 

 

 

————————FIN——————————————

 

 提前了一点,因为之后没时间发了。


吧唧破蛋快乐!!!!要永远幸福啊!!!!


评论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