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星光传说 第六章 幽暗密林的帕兰提瑞 (Elrond/Thranduil)

小唱:

矮人是中土大陆上比较特殊的一个族,或者说,他们的出现就是一个意外。

彼时的奥力实在太过渴望向伊露维塔的儿女们传授他的学问和手艺,在中土大陆尚处黑暗的时期,在深山的一处洞穴中,他创造了矮人的七位祖先。由于矮人是在米尔寇的力量笼罩大地的期间出生的,奥力将他们打造得格外的强壮坚韧。

矮人像石头一样坚硬,性格也十分顽固,他们会迅速的决定与他人为敌为友而非深思熟虑。他们比其他任何种族都能吃苦耐劳,能承受艰辛的劳动、跋涉与饥饿。矮人不仅拥有天才工匠的身体条件,他们对金属以及岩石的也有着傲人的技巧,而他们向来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会要求报酬。

在明霓国斯的全盛时代,王后美丽安教导过矮人许多事情,而庭葛王则用美丽的珍珠来支付酬劳,但随着多瑞亚斯的坠落,矮人渐渐与工艺超群的诺多精灵走得更近。

而对于瑟兰迪尔来说,与矮人的交集也并不愉快。早在欧瑞费尔王时期,就曾经有几次由于酬劳方面的分歧而产生的纠纷,甚至还大动干戈几近开战,但最后都还算和平解决。瑟兰迪尔继承王位后,也与他们有过不少的生意往来,他吸取之前的教训,所有的合约都会谈得滴水不漏,尽管谈的时候颇为艰苦,但也确保了最终的成果是相对公平和完善的。

彼时巨绿森林已经更名为幽暗密林,由于邪魔的入侵,瑟兰迪尔不得不加强边境的防御。而当莱戈拉斯将十四位闯入的矮人带回来时,他就深知此事绝对不会简单。尤其是这群矮人的首领还是索恩二世之子的索林.橡木盾。

虽然索林对于此行的目的不肯透露半点,但根据他们的身份和前往的方向,瑟兰迪尔却隐隐有了大胆的推想。因此当加里安来禀报矮人们已经逃离幽暗密林时,他并没有特别的生气,只是马上派人去跟进他们的行踪。要知道,能够在他呈现火龙伤痕的状态下还不胆颤色变的索林,内心一定有着强大的执念。而竟然能够从幽暗密林逃脱,也说明他们有着非凡的本领。这样的事情对于瑟兰迪尔而言,简直是有趣极了。

不出他所料,没过几天,就传来了恶龙死亡的消息。瑟兰迪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瞻仰埃尔波尔那巨大宝藏的机会,就在他带领人马匆匆出发时,却在半路上收到了长湖镇的求救信。长湖镇与幽暗密林往来频繁,镇上的人民也大多勤劳和善,遭到恶龙攻击后伤员众多食物匮乏,眼看严冬将至,镇长只好向瑟兰迪尔求援,并承诺无论怎样的代价都愿意支付。宝藏近在咫尺,终究还是救人要紧。于是他果断调转方向,前往长湖镇支援。

不过即使是机敏如他,也有始料未及的时候。

 

幽暗密林之王坐在他宽大舒适的软榻上,非常难得的有些倦意。

应该处理的事情都已经吩咐下去,水晶杯也斟满了美酒,翡翠项链和白银珍珠项链就放在手边,他却懒得看上一眼。

前往长湖镇的救援最终演变成孤山前的五军之战,已经大大超过了他的计划内容。

索林之死虽然遗憾,但也算成就了一段传奇。

阿索格及其手下几乎全军覆没应该说是一份大礼,幽暗密林损失了些人马,但也消除了瑟兰迪尔的心头大患,至少在短期内,北方可以获得安宁。

唯一让他觉得有些不安的,是爱子的离去。

多年以来莱戈拉斯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身边,或许他只是不习惯。

这个时候去开篝火晚会也不太适合,还是去看看新种下的那几株阿莫尔比较好。瑟兰迪尔正要起身,加里安就敲门进来禀报说,伊姆拉崔的领主大人到了。

他消息到挺快。瑟兰迪尔让加里安请他进来,却不料总管一脸难色的回答说,领主大人先去了鹿棚。

 

巨角牡鹿是幽暗密林王钟爱的坐骑,连鹿棚都修建在可以仰望星光的高处,对它们的喜爱与重视可见一斑。

这次随瑟兰迪尔出征并受伤的这头牡鹿,应该与埃尔隆德在多瑞亚斯治疗过的那头有非常亲近的血缘关系。尽管身受重伤,但它看到埃尔隆德时的温顺和亲昵,都是那么的熟悉。

它似乎很喜欢埃尔隆德手上药草的味道,在治疗完毕之后,眼睛都已经闭上了,还用湿漉漉的鼻子蹭着他的掌心。

“真是一头好鹿。”埃尔隆德低声的赞美着,牡鹿似乎听懂了,用舌头轻轻舔了舔他的手。这个动作,还真是像它的主人呢。

“你也的确是个高明的兽医。”

埃尔隆德回过头,金发的辛达站在星光下,就像当年他们在多瑞亚斯的邂逅。

伊姆拉崔的领主大人一看就是马不停蹄赶过来的,不过铠甲和皮靴上的泥浆与磨痕并不影响他身着戎装的风采,甚至将他衬托得更加的俊朗英气。

两人一同去了医帐,除了极少数伤情危重的西尔凡精灵,其他伤员都没有什么大碍。埃尔隆德细细的给医官嘱咐之后,便和瑟兰迪尔一起回到了寝宫。

幽暗密林的精灵子民们对埃尔隆德可是相当的有好感,他们看到黑发诺多时展现的感激和笑容甚至让他们的王都有些意外。之前瑟兰迪尔身受火龙之伤时,埃尔隆德几乎每天都会来诊治,所以对于他可以随意出入幽暗密林王的寝宫这件事情,大家也都习以为常。

即便如此,在踏进寝宫之前,瑟兰迪尔还是安排了埃尔隆德去沐浴更衣。戎装虽好,但杀气太重,实在不适合战后的休憩。

当埃尔隆德穿着一件领口和袖口都镶着白色宝石的长袍出现时,瑟兰迪尔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考虑到埃尔隆德在衣着方面不是特别讲究,瑟兰迪尔挑了他便服中最朴素的一件,却意外的合身好看。白色宝石的光辉映衬出他俊美的脸庞,浅色的丝绸让他的黑发看起来垂顺如丝,修身的剪裁使他显得格外高贵挺拔。

面对幽暗密林王毫不遮掩的视线,埃尔隆德倒是镇定自若,他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然后坐了下来,将盘踞在杜尔哥多的索伦和戒灵的情况,以及他对于邪魔的忧虑,全盘托出。

与洛丝萝林、伊姆拉崔相比较,幽暗密林是精灵三地中距离杜尔哥多最近的,因此对于这个情况,瑟兰迪尔并不意外。在他看来,索伦的反扑只是迟早的事,他们只能做好最充分的准备,以及坏的打算。

原本颇为正式的谈话,在埃尔隆德问到莱戈拉斯时,微妙的发生了转变。

“我让他去北方的登丹部落。找一个叫神行客的游侠。”

“你……”对于这个大胆的决策,连埃尔隆德都有些哭笑不得,“你让他去找阿拉贡?”

“不好么?”瑟兰迪尔微微歪着头,像猫一样眯起双眼,“如果莱戈拉斯受了什么委屈,至少我能找到债主索要赔偿啊。”

埃尔隆德这次是真的笑了,不仅是因为他完全了解为人父的心态,更是因为瑟兰迪尔竟然直接得如此可爱。

“有个西尔凡精灵说我不懂爱,”金发的辛达慵懒的摇晃着手中的水晶杯,“而莱戈拉斯好像也这么认为。”

“你生气了?”

“不,”瑟兰迪尔摇摇头,“我觉得很欣慰。毕竟我像莱戈拉斯这么大的时候,可没考虑过如此复杂的问题。”

埃尔隆德不禁想起了当年那个因为晕船而在努曼诺尔宫殿中迷失方向的绿林王子,“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担心也没用,何况他还穿着你给的秘银。”那件秘银是上乘之品,即使以埃尔隆德的身份和地位,要想再找一件也绝非易事。虽然他知道埃尔隆德绝不会介意。

果然,埃尔隆德似乎放心了些,“莱戈拉斯天性纯善,外出磨砺一下,倒也不是坏事。”

“莱戈拉斯是我的儿子,我相信他在这方面不会和我相差太远。”瑟兰迪尔对着星光举起酒杯,七色的彩虹在他脸上投下梦幻的光晕,“他终究会明白,比‘得到’更加珍贵的,是‘守护’和‘陪伴’。”

埃尔隆德是语言文学的大师,他读过那么多美妙的诗句,听过那么多动人的誓言,但没有任何一句,像瑟兰迪尔这句话更令他心折。不光是由于他们已经在这布满荆棘的路上行走了数千年,即使遍体鳞伤也没有逃避和放弃,更是因为他的爱人由始至终都如此的坚定和坦然。

在美丽傲人的外表之下,是更加灿烂夺目的灵魂,能遇到这样的知己,自己又是何等的幸运。

埃尔隆德不禁起身走到软榻前,拿过瑟兰迪尔手中的酒杯放置一旁,他深深的凝视着那双碧蓝色的眼睛,拇指蹭过那绯红柔软的唇。

而就在他即将吻上的时候,瑟兰迪尔却退开了。

“你要走么?”金发的辛达小心的审视着他。

埃尔隆德这才惊觉,上次的不辞而别似乎对瑟兰迪尔造成了不太好的印象,这让他既心疼又内疚。于是他无奈的轻叹,“你想我走么?”

瑟兰迪尔唇边漾起一丝笑意,“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离开。”

埃尔隆德靠近了一些,两人的呼吸几乎相融,在最后一点距离消失之前,他低声回答道,“遵命,My King。”

 

壁炉里的火烧得很暖很旺,可也比不上这满室的旖旎风光。

瑟兰迪尔枕在爱人的臂弯中,漂亮的金发散落在埃尔隆德的胸膛。

即使是热恋中的辛达精灵也不会像人类一样热衷于身体接触,或许这也是精灵容颜不老的原因之一。但瑟兰迪尔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甚至开始迷恋埃尔隆德的触碰,不,说是爱抚更准确。恐怕没人知道,埃尔隆德那内敛沉稳的表象之下,他血液中那些不安分和充满激情的元素会在亲密的时刻展现得如此淋漓尽致。而洞悉这个秘密的,只有幽暗密林之王。

埃尔隆德坐起身来,让瑟兰迪尔的头放在他柔软的小腹,而他的指尖则顺着略微凌乱的金发,掠过辛达那线条优美的下颌和锁骨,来到胸前那枚小小的白色宝石瓶上。

距离他亲手把这个宝瓶交到瑟兰迪尔手里,已经过去了一千余年。里面本该是盛满了阿莫尔的精粹,现在也已消耗殆尽。但宝瓶仍然散发着令人愉悦的芳香,如同彼此的思念,经久不衰。

瑟兰迪尔感觉到柔顺的黑发扫过脸颊,他知道埃尔隆德正在低下头来,于是他垂下眼帘仰起下巴,直到甜蜜的亲吻如愿以偿的落在他的额头,鼻尖和嘴唇上。

而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他看到一颗白色的晶石出现在埃尔隆德的指间。

这颗晶石比山之心略小些,论色彩光芒也不及前者,但若仔细凝望,就会发现晶石中隐隐有影像闪动。一个古老的传说浮现在瑟兰迪尔脑海中,他取过晶石放在掌心细细查看,最终确认这就是努曼诺尔人最珍贵的宝物之一。

帕兰提瑞。

意思是,“可从远处望见”。

传说中晶石一共有七颗,是分别被伊兰迪尔极其两个儿子所拥有。这些晶石的珍贵之处在于,它们能使望向晶石内部的人看见时间与空间上的遥远事物,尤其是对于意志坚定心灵纯净的人。随着刚铎王国的凋零,这七颗晶石很久之前就在中土失落,没想到却出现在了幽暗密林。

原来,埃尔隆德得到这颗晶石的时间也不久,而且由于晶石所能显示的大多是最近那颗晶石所在之处发生的事情,所以根据他从晶石中所观察到的内容,这颗晶石原本是放在贝瑞德丘陵的高塔之上的,因此这颗晶石也就失去了它的战略意义。但埃尔隆德不断的观察和揣摩,终于让他发现,若是晶石的持有者有着非常强烈的意愿,那么晶石中就可以显现出他渴望见到的人和事物。虽然显现的时间很短,但对于时刻担忧着远行爱子的幽暗密林王而言,也已经足矣。

“所以,这才是你来的真正目的?”瑟兰迪尔对着星光举起晶石,虽然没有出现莱戈拉斯的身影,但里面不断流动变换的光影也十分迷人。

“不,”埃尔隆德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严肃,“我来只是为了证明,我是个高明的兽医。”

对于这句一语双关的玩笑话可能导致的结果,埃尔隆德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因此当脖颈处传来一阵刺痛时,他的笑意反而更浓了。

瑟兰迪尔满意的看了看那个青紫的痕迹,湿润的舌尖沿着爱人的轮廓来到他挑起的唇角,然后停了下来。力度和节奏的把握让埃尔隆德也不由得在心里感慨,他是不是学得太快了点。

此刻金发辛达那碧蓝的双眼再次呈现出深海一般的蓝色,他支起双臂俯视着黑发的诺多,然后用最深的亲吻让爱人的瞳仁也浓重得犹如黑夜中的琥珀。

如果说刚才那是小小的惩戒,那么从现在开始,就是充满欢愉的灵魂交融。

 

不久以后,当瑟兰迪尔第一次从帕兰提瑞中看到莱戈拉斯的身影时,他在欣喜之余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于是他立即写了一封信并差人连夜送往伊姆拉崔。

埃尔隆德的回信也非常快,严格来说并不算是一封回信。

那是一张手掌大小的羊皮纸,上面描绘着努曼诺尔的宁罗斯树下,他第一次见到的大绿林王子的模样。

 

TBC

 

注:1、五军之战的情节是结合了原著和电影两个版本,完全是我本人意愿的表达;

    2、帕兰提瑞在原著中所给予的功能是看见将来的时间点,而我在此处添加了其他的内容,望见谅。


评论

热度(52)

  1. 黑发猫妖小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