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ET】故事8-10

莫明:

8

瑟兰迪尔晃晃空掉的酒瓶说:酒没了,跟我去酒窖。

埃尔隆德起身跟在瑟兰迪尔身后前往酒窖。

他们第四次见面依旧不是在愉快的气氛下。送别前往阿门洲的妻子回到瑞文戴尔的埃尔隆德,一眼就看到门口夺目的金色身影以及他同样夺目的坐骑。

在众侍卫围绕下他们交换着国王与领主间得体的问候,在所有的其他精灵退去,只留下他们彼此的书房中,瑟兰迪尔抱住埃尔隆德轻拍着他的背说:没事,会过去的。

埃尔隆德在他们相熟很久之后才隐约察觉出那个时候刚刚失去妻子不久的瑟兰迪尔并不是偶尔路过瑞文戴尔的。

背靠着酒架的埃尔隆德说:当时我很想揍你。

嗯?瑟兰迪尔回了一句长长的鼻音给他,站在酒架前右手食指点着瓶口一溜滑过去,从胸前的一排移到头顶的一排,最后踮着脚去够最上层的一瓶。酒架太高,手指徒劳地在空中晃动,他说:你夫人走了又不是我拐的。

埃尔隆德直起身,握着瑟兰迪尔的腰将他举起,说:因为我觉得你挺乌鸦嘴。

瑟兰迪尔终于拿到他想要的酒,别扭地转着头,发尾扫过埃尔隆德的脸。他自高而下地凝视着埃尔隆德问:你现在还想干一架吗?

埃尔隆德一笑问:在这里?

瑟兰迪尔挑挑眉毛,同样笑着问:要不去你床上?

埃尔隆德就着姿势的便利,在他腰上重重捏上一把,瑟兰迪尔最后几个音跑了调。

埃尔隆德放他下来,瑟兰迪尔拽着加害者的前襟笑出眼泪。

9

莱格拉斯睡不着,决定去酒窖拿瓶酒帮助入眠。他在门口站定,那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的父亲一手抓着酒瓶,一手拽着林谷领主的衣服,额头抵着那副胸膛,眼角闪着可疑的光。

酒架间有限的空间内,灯光不甚明亮,就算是精灵的眼睛也难免会发生美丽的误会。

当初你怎么就抛下我?这句话瑟兰迪尔不可能说,莱格拉斯在心里给他父亲配的音。他没见过他父亲醉,也没见过他父亲哭,这一下子看齐全了,难免有些凌乱。

莱格拉斯悄无声息地离开,走进阿拉贡的房间,将安睡着的阿拉贡一把拖出梦乡。这一点莱格拉斯完全遗传他的父亲,当自己心里不痛快时就折腾身边的生物。

他抓着睡意惺忪的阿拉贡问:你能陪我说说话吗?

阿拉贡一睁开眼就被拖入一场蓝色的暴风圈,他苦笑一下,没说出的话是你给我拒绝的机会吗?

胡乱地披了件外衣的阿拉贡坐在窗前打着哈欠同莱格拉斯谈心。

莱格拉斯说,那个故事是真的,我ada跟你养父是情侣。

阿拉贡闭着眼说挺好的。他将头靠在椅背上,完全不清楚自己究竟在说什么。这几天忙着赶路查资料,每天睡不到四小时。他在心底哀嚎:我只是精灵的养子,我不是精灵。莱格拉斯你是见到你父亲了,再这么下去我就要去见我父亲了。

莱格拉斯抱着双膝想好在哪,怎么个好法。

他将不再只有单亲,会双亲齐全,虽然两位都是父亲;也不再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他将会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莱格拉斯看一眼又睡过去的阿拉贡想,一个弟弟。埃尔隆德大师是值得尊敬的长辈,他与父亲相互爱恋,现在没有任何理由阻碍他们在一起。一切看起来是都挺好的。

阿拉贡再次睁开眼看到莱格拉斯在晨曦圣洁的光芒中对着他笑,说:你说得很对。

他一愣问:我说了什么?

莱格拉斯说:挺好的。

阿拉贡嘴角微微抽动着问:我说了什么,让你觉得挺好的。

莱格拉斯点点头笑说:就是挺好的。

10

安达因河畔的美丽故事终究曝了光,这归功于埃尔隆德高超的诱供技巧。密林的巡逻队奉王命在林中地毯式巡逻的第五天毫无悬念地巧遇到褐袍巫师。

队长陶瑞尔擦着刀说陛下近日对发生在一条河畔的故事很感兴趣,身旁是十几张拉满的弓。

隔天灰袍巫师甘道夫就出现在密林王宫主动自首。巫师之间自有一套特殊的消息传递方式,高效便捷准确就是不利于推广。

甘道夫紧张地捏着双手说:有段时间我在人类那做客,作为回报给他们讲述了一些精灵的故事。传说讲多了,他们想要听一些新的,你们知道,拒绝那些孩子天真的眼神是件多么困难的事。他又说,你们的名字不错,不仅对仗还带押韵。

埃尔隆德的剑擦着甘道夫的肩飞过,削去他一边的乱发。瑟兰迪尔丢的,埃尔隆德未能及时阻止他。

瑟兰迪尔扬着下颌,睨着眼问:谁是公主?

甘道夫此时正踩在密林的地盘上,瑟兰迪尔腰间有刀,埃尔隆德手中没剑。柿子当然是找软的捏,他指认了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满意地点头说:我希望能尽快听到更新的版本。

米斯兰达,我亲爱的朋友,林谷的领主扶正灰袍巫师歪掉的帽子,温和地笑得如三月和煦的春风说,我由衷地邀请您去瑞文戴尔做客。

当天下午甘道夫就不见影。没有巫师,欢迎巫师的宴会照样开得热热闹闹。西尔凡精灵在林间的空地上筑起火堆,倒满美酒,摆上烤肉。璀璨繁星的照耀下,精灵们在跳着欢快的舞蹈。

莱格拉斯坐在火堆旁笑着给加里安讲述听到的黑发的诺多精灵与金发的辛达精灵的故事。酒醉的管家摇着头念叨着不对不对,辛达精灵的头发应该是银色的,他们在阿洛斯河相遇,不是在安达因河。

整个宴会林谷的领主显得异常的沉默,他平静的灰色眼眸透过快乐的精灵不知看向何处。瑟兰迪尔容忍他独自发呆了一晚,在第三次递过去的酒被无视后,他问:你又看到什么?

埃尔隆德抱歉地一笑,接过眼前的酒杯说:我看到黑暗再次笼罩中土。

瑟兰迪尔回给他一句:想那么多,当心变成秃子。

这么多年,瑟兰迪尔依旧没有学会正确安慰精灵的方式。

TBC

评论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