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贾尼、盾冬】贾先生(上)

cotton2cotton:

1.  @JOlie 点梗抽到,“贾尼,新闻报道梗! 聚聚23:00正啦!”

2. 标#盾冬,提到的字也不少,但这对只是个背景啦。

3. 本章有妮妮对天主教开的恶意玩笑,介意的请不要看。Jarvis是塞拉斯的形象乱入。

马上到来的一周和紧接着的2016年独立日假期,对于美国各路媒体恐怕将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激烈新闻战。

首先7月4日独立日当天是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即我们熟知的美国队长,和被美国队长挽救的前苏联超级武器和九头蛇杀手、现复仇者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的婚礼,后者是前者的发小及二战咆哮突击队战友。婚礼的计划应该早已存在,但直到本周一神盾局官方疑似误发的twitter才走漏消息。

“根据@寇森局长要求,神盾局在7月1日全体放假一天,所以员工有连续四天的假期。活动安排请关注官方后续消息和@TonyStark 和@Jarvis的账号。”

这本来是一条让人质疑国防部机构擅自放假是否合理的消息,但是在最先出现的回复中有员工泄露了天机:“是队长好事将近了吗?不然局长不会这么慷慨吧。史塔克工业有没有赞助抽奖活动?”

这两条消息很快都删除了,但是在此之前已经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各大网站都发布了两条消息的截图。随后神盾局证实猜测属实,并通知媒体婚礼前将有官方通稿,请媒体以通稿信息为准。

神盾局及新人想要低调处理婚礼消息的意图十分明显,而媒体的发令枪才刚刚响起,此时新闻焦点还在罗杰斯和巴恩斯历经坎坷的感情本身,以及巴恩斯能够成婚是否说明政府和司法部对已经对其美国公民身份的合法性有了定论,“Till the end of line”成为了媒体上出境最高的词组,R&B抢走了处于冲刺阶段的两党总统候选人不少版面。

但是,没人能想到,相对于之后发生的事件,R&B的婚礼对胃口越来越刁的只是一道开胃菜,媒体的狂欢才刚拉开序幕。

《纽约时报》凭着地利人和先挖到了更确切的消息,R&B有意将婚礼在他们童年时相遇的游乐场附近的一座天主教小教堂举行。这提醒了人们早已忽略的事情,他们就像同时代的许多人一样是天主教徒(说真的,谁在乎复仇者的宗教信仰呢),或许他们的家长生前都表示过希望看到他们在该所教堂举行婚礼的愿望吧。

但是在这篇题为Till the End of Line? God Draws the Line! 的报道里,披露了该教堂的神父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原因不难猜到。神父对记者说:

“罗杰斯和巴恩斯的确来找过我,想在这里办他们的婚礼,他们说他们幼年时常在大厅一起做作业,在墓地里躲猫猫,——感谢主,他们还算识趣,只是做作业和躲猫猫,没有说出更令人尴尬的事情来。我觉得他们肯定找错地方了,在圣彼得的光辉下,这里长大的教徒不可能是同性恋。我知道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扭曲和怪异,但主与我同在,一条异教徒制造的金属手臂恐吓不了我。”

《纽约时报》的记者评论到,随着天主教在同性恋问题上的态度日渐开明,只有少数顽固的宗教保守分子会如此公开的排斥同性恋人群,何况是对一个拯救过世界、在美国富有道德象征意义的英雄。但神父有他自己的见解——

“你刚才是想提醒我罗杰斯的道德高度吗?我也很希望他真的是个圣人,但是据说他们已经同居两年了,我们宗教界眼里,这对当前婚前性行为泛滥的美国可不具有什么道德价值。”

记者解释,国人皆知罗杰斯和巴恩斯一重逢就互许终身,也早已经订婚,迟迟没有落实民事关系是因为后者的身份问题和他在九头蛇组织中产生的刑事责任存在司法争议。而随着大选投票将近,如果冬兵的事情还一直占据舆论风口,民众的注意力将很难真正转移到两党竞选的其它政策上来,这是两边候选人都不希望看到的场面。

更重要的,托尼·史塔克说他已经对冬兵的争论厌倦了,如果两党中任何一方还想在这件事上拖延下去作为竞选筹码,他有权收回之前声明的对两党进行等额政治捐助的承诺,这在最后几个月的宣传冲刺中真是一招杀手锏,谁让这是一场有钱人的游戏呢。

对队长婚姻之后复杂的政治权衡,小教堂神父的态度倒十分干脆:“世俗的准则一向变化多端且堕落不堪,而上帝从未降低标准。”

这篇报道刊登后,LGBT组织立即表示了谴责,激进人士表示要组织攻击该教堂和神职人员,保守分子表示要进行捍卫,布鲁克林当地警局表示要对该区域加强巡逻。陆续有媒体赶赴教堂,他们敏感的觉得此事件将有后续。当然他们是对的——

报道刊出的当日早上,托尼·史塔克的车子开到了教堂门口。

潜伏在教堂四周的记者扔开了刚吃到一半的早餐热狗聚集过去,但是在史塔克和一名穿着黑色长风衣戴着墨镜的高个男子走进教堂之后,大门旋即关上。一个小时之后门打开,托尼·史塔克和神秘男子迅速甩下记者驱车离开。稍后神父出来宣布教堂将举行婚礼。

《纽约时报》搞到了神父的独家采访。

 “没错,我对同性恋的谴责和批判已经进行了几十年。但是,既然梵蒂冈教廷都希望天主教信徒能够重新审视并接纳同性恋,我觉得我和我的教区或者该考虑采取更开放的姿态。”

记者忍不住提醒他:“但是梵蒂冈呼吁对同性恋包容的文件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Father,而在不到48小时之前你告诉我那不是主的意思。”

神父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敬畏的说:“你知道天主事工会吗?他们又被称为‘圣灵黑手党’。”

记者表示理解,多亏了丹·布朗,他的畅销小说普及了民众对这些充满神秘气息的古老宗教团体的认知。

“史塔克带来的那个男子是一名会员,他给我展示了他绑在腿上的苦修带和背上鞭打的痕迹,天哪,我从没看过一个真正的天主事工会会员,他们是那么神圣、冰冷、令人畏惧。没有一个有正常道德感的和肉体感知的人会开这种玩笑,而且他的长相就是那种人,无法形容,但是就是那种感觉……”

“这就吓到你了?”

“你无法想象,他们在我面前接吻,他说这是罗马天主教对同性恋的态度。他说服了我,在不违背天主教家庭婚姻观念的前提下,我们应给予予同性恋者更多的宽容和接纳。”

“你信了?我能问问是什么让托尼·史塔克先生的话比教皇更有说服力吗?总所周知他是一个科学家,一个无神论者,他连自己的心都是DIY的。而他对婚前性行为的态度肯定是会让上帝失眠的。”

“当他拿出给教堂捐款的支票之后,他的话就更有说服力了。”

 “哦——”记者表示理解。

“你能让我怎么样?!我们是一家特别小特别旧的教堂,和当年罗杰斯在这里躲猫猫的时候比几乎没什么修缮。如果我拒绝他会买下这个教区,然后把我的教堂拆掉改建成一座新教教堂。上帝啊,那一刻我感觉我看到了亨利八世。”

神父变得有点歇斯底里,记者即时改变了话题。“你听到史塔克叫那位先生的名字了吗?”他关掉录音笔,拿出真正的笔。

“史塔克说‘J,来吻我,当着神父的面,以一个天主事工会会员的方式’。”

“那个男人怎么说?”

“‘As you wish, Sir.’那种腔调,那种金属一样冰冷的声音,他们就当着圣彼得的面亲吻了,你没法想象苦修带的金属倒刺正扎在他的腿,还在滴着血,没错,他们就是这么一边进行着罪孽一边苛刻修行的。”

记者写道:“‘倘或他们不听你的话,也不信头一个神迹,他们必信第二个神迹(《出埃及记》)’第一个神迹It’s Cap's Order,第二个神迹便是It’s Stark's Money。或许对于无神论者钢铁侠来说,他即上帝,除了他造不出人来,他已经和上帝差不多了。但是,这位J又是谁?”

不得不说,《纽约时报》在媒体中的道德地位相当于复仇者之中的罗杰斯,当然不考虑婚前性行为的话,他们没有对史塔克的神秘同性新欢做更多渲染。但是它的报道对其它媒体却无异于投下一枚燃烧弹——

Who the hell is Mr. J?

其它媒体虽然在报道这位Mr. J的出场上失了先手,但都乐观的表示将追踪报道队长的婚礼,他们似乎十分有把握史塔克将会把这位亵渎神明的天主事工会会员带到队长的告别单身趴体上。


TBC

评论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