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爱爱上云端(上)

诸神在上-FREYA:

梗是来自Sex tape这部喜剧:-)

 

Summary:史蒂夫的dirtytalk总让巴基出戏,他们打算好好练习一番。(这不是真的)

 

巴基把挂着血迹、污渍及未知恶心液体的制服丢进洗衣篮,在连续三天恶战后洗了个痛痛快快的冷水澡——这里实在太热了,他刚换好衣服就感觉皮肤上又布满了一层薄汗。找了根皮筋把头发松松垮垮的系上,巴基步入复仇者休息室。

 

这个足足三百坪的房间不出意外地已成为群魔乱舞的地方,香槟开启的啵—和酒水哗啦啦冲出来的声音,卡牌拍在桌面上的的声音,一半喝醉的同事鬼哭狼嚎的歌声,混着另一半的口哨和嘲笑,一点也没有酷毙的复仇者或特工该有的样子。巴基懒洋洋地晃到冰箱旁,他知道史蒂夫不在这些玩得昏天地暗的‘年轻人’当中——他被赶去给局长作报告了,每次这样的大型战役结束,负责收尾交差的永远是他们的队长——不过巴基往往也在大家举手表决的时候心虚地投上一票。

 

刚拉开冰箱门巴基就远远听到娜塔莎极富标志性的沙哑嗓音——“詹姆斯!我们需要啤酒!”

巴基从冰箱里拎出几罐扔给她,娜塔莎稳稳接住,大声喊道:“Truth or dare?”显然他们在玩桌面游戏。

 

巴基拿出一盒酸奶,转转眼珠:“Truth”

 

娜塔莎转过身和旁边的伙伴们商量了一下,露出邪恶的笑容:“你确定?”

巴基撕开包装,恋恋不舍地丢掉沾满酸奶的盖子:“当然。”

 

“OK,听好。”娜塔莎清清嗓子,“你最近一次和史蒂夫整夜做爱是什么时候?”

 

突然房间里仿佛被冻结了那样安静,刚才乱七八糟的声音都被吸走了,几十双眼睛直瞪着拿着酸奶盒子的巴基,包括娜塔莎身边的斯塔克、克林特甚至索尔和班纳博士(他们真的对这种八卦感兴趣吗,巴基默默翻个白眼)。

 

“Well,”前九头蛇杀手,世界顶级刺客,以行踪鬼魅、神秘酷炫著称的冬日战士思索了一下,舔舔嘴唇,说:“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

 

底下爆发出一阵唏嘘和不怀好意的口哨,不一会儿又恢复了之前的吵闹,巴基挑挑眉毛走出房间。

 

 

五好模范男友史蒂夫当然没有让他失望,和体力异于常人的战士床上翻滚一夜后的巴基被最后一次抱着去浴室的时候,隐约看到天窗外露出的光线,他用胳膊挡了一下,肾上腺素经过一整夜的消耗所剩无几,巴基现在几乎困倦的睁不开眼。史蒂夫的精神比他稍微好一些,还有力气把巴基拖到床上,贴心的把一条手臂垫在他的脑袋和枕头之间,不停他潮乎乎的发尾吹气,另一只手贴在他腰上。

“让我睡会史蒂夫…… ”

史蒂夫停下来,把那只不安分的手转移到了肩膀:“可是我有个问题想问。”

“问……”

“你要给我打多少分?”

“What?”

虽然巴基看不见他,史蒂夫还是老脸一红:“关于我们的sex,你要打多少分?”

巴基脸皱成一团:“什么鬼问题,你从哪里听来的?”

“昨天回来的时候碰见库珀和瑞恩特工,他们对我笑得有点诡异。”史蒂夫似乎还在为这个困惑,顿了一下:“还叫我Mr.top-one-percent-sex……”

巴基忍住笑意,干脆在他怀里转过身,把脑袋窝进他脖子:“所以呢?”

“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吗?……我就是突然想问问,从咱们第一次开始,我好像就没怎么关心过你的看法。”

被史蒂夫一本正经的语气逗乐了,巴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和你上床我可以打一百分,其中你的屁股占了七十……前提是以后你能静音的话……”巴基最后哼了两声。

‘静音?什么静音?’史蒂夫心里铛铛敲起了警钟,‘难道他嫌我太吵了吗?可我绝对没他吵啊!’史蒂夫觉得有点冤枉。想当初为了不让自己在七十年后,在心上人面前显得经验匮乏,他可是在热心小伙伴(比如娜塔莎和斯塔克)的帮助下做了不少功课,尽管他们给的东西让自己看的面红耳赤,但是绝对管用,为什么巴基不让自己讲话呢,史蒂夫突然回忆起七十年前的罗杰斯上尉和他的中士搞在一起时的确不爱讲话——那时候他们多半躲在营地旁的小树林之类的地方,就算想说也要用力忍着,现在他们的公寓墙壁都是用军方标准隔音的,就算分贝再高也不怕被邻居听到,巴基却不愿意听自己的声音——难道他更喜欢曾经的自己吗?

在一大堆胡思乱想中,史蒂夫暗暗下定决心,要在他醒来的时候好好问问。

 

 

今天是情人节,美国队长史蒂夫走在街上都能感觉到弥漫的粉红色气息,一对对情侣结伴而行,对彼此露出真挚幸福的笑容。他也受到感染,心情放松,脚步轻快起来。

没想到到家时巴基还给了他一个惊喜——刚推开门,就看到巴基捧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他的男朋友认真梳了发型还用摩丝好好固定,衬衫和黑领带让他显得英气逼人,他倚在门边,笑容甜蜜:“愿意做我的情人吗?(Would you be mine?)”

史蒂夫僵在门口,嘴巴张开忘了合上,“天哪——这,巴基,我……”反应了好一会儿这是个问题,史蒂夫赶紧点头。

巴基把玫瑰递给他,牵过他的手,走向餐厅——几十支蜡烛发着幽幽的、温馨的光,照亮满桌丰盛的餐点,巴基侧过头问史蒂夫,他脸部的线条在灯光下更加柔和,脸色也更红了:“你觉得怎么样?”。

史蒂夫愣了一会,看着这幅甜蜜到超越想象的画面,失而复得深爱的人就在身边,他感到身心都充满了幸福,史蒂夫回身紧紧抱住巴基,声音甚至有点哽咽:“不能更好了,我太高兴了。巴基,能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好,最好的事情,感谢上帝,没有从我身边夺走你……”

巴基快喘不过气了,史蒂夫抱得太紧好像他随时会溜走或者化掉一样,他何尝不感激与史蒂夫的重逢?如果没有他,世上就不会有人在乎自己是谁,没有人会因为自己还活着而喜悦,也没有人会一直追寻他、等他。巴基拍拍史蒂夫的后背:“我也一样,好吗,在我做了这么多错事之后你还能在我身边……”

 “别这么说。”史蒂夫用吻封住了他下面的话,那肯定是充满愧疚自责的自我检讨,史蒂夫希望巴基永远不要被阴霾的过去影响,他希望巴基能无所牵绊的活着。

因为他的巴基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人之一,有着神祇也会赞美的高尚灵魂,他的品质和魅力更是无与伦比,巴基的一切都值得自己为他疯狂——



史蒂夫突然感到心脏跳得很快,仿佛电流蹿过他的脊柱,他情不自禁地更加贴近巴基几分,把舌头伸进对方温暖湿润的口腔。

于是这个吻慢慢变味了,掺上了两人都蠢蠢欲动的情欲,大把玫瑰早掉到地上,散落开来。他试图扯下巴基的领带但那玩意该死的结实,于是史蒂夫转而解开衬衫上一颗颗纽扣,自己的衣服也被巴基飞快地脱下来,两人互相亲吻着,迫不及待的跌倒在沙发上,史蒂夫压在巴基上方,看到他为自己情动的样子,觉得血液眨眼间全冲到了下体,那里正突突跳着——然而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

他停下当前的动作,把手臂撑在巴基身侧,神色严肃地问:“那天你说我要‘静音’,是什么意思?”

巴基脸色潮红,眼神迷离,他用力把史蒂夫的脑袋捞下来亲吻,含含糊糊的说:“现在说这个不是个好时机。”

“等一下。”史蒂夫好不容易挣脱出来,有点尴尬但是不甘服输地问,“到底什么意思?告诉我。”

巴基难以置信地瞪了他几秒:“你确定要现在跟我讨论这个吗?”



两人目前正滚在沙发上,基本快脱光了,只有巴基的领带还在原位(这真是让他该死的性感),史蒂夫的裤子勉强挂在小腿和脚腕。而他们的硬邦邦的老二也已经激动地摩擦起来,脸上也统统写着‘蓄势待发’四个字。

“我……”史蒂夫抓抓头发,趁着他走神的时候,巴基用力翻过身把他压住,凑过去亲他刚冒出一截胡茬的下巴。



“不,我真的想知道。”“该死!”巴基大喊一声,干脆坐了起来,“我不理解你有什么好在意的,不能等到搞完这次再说?”

“巴基你别生气……”史蒂夫跟着着急地坐了起来,像个惹恋人生气又想讨好的高中生,“如果你不想谈这个,我……”

“好,honey,我来告诉你。”巴基做出个无奈的表情,“我爱你史蒂夫,我每一分钟都会比之前更爱。我很感谢你为了我付出的一切,甚至去做‘那种’功课,(说到这里巴基给了史蒂夫一个‘别那么看着我我就是知道’的眼神)但是我不晓得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那个短语是dirty talk吗?Baby你每次这样或那样说,我都会觉得…觉得…很搞笑,甚至出戏,你懂吗,就是……”巴基摆着无意义的手势,最后徒劳地放下了,“我希望你明白,我爱的是你,你不必为了我去做这些会让你不舒服的事。”他边说边深情地望着史蒂夫,而对方已经变成了木头。



“我,我去冷静一下……待会咱们可以先把你准备的晚饭吃了。”史蒂夫终于恢复过来后落荒而逃。



史蒂夫在书房捧着自己的脸,他觉得自己做的真是糟糕极了——最糟糕的是他现在才意识到,在巴基提醒他以后。

以前他可不觉得‘看看你的小屁股有多紧’或者‘我能从老二听出你的心跳’这样的台词有多失态,他们在非严肃艺术作品(即香艳动作片)里经常出现,史蒂夫当时认真到一边脸红一边做笔记,可他忘了巴基不是普通的gay或者什么,他肯定不喜欢自己说这样随便的话。

在经历了复杂的心理斗争后,史蒂夫鼓起勇气走出书房门,迎上巴基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你还好吗?”

史蒂夫点点头,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覆盖心脏的皮肤上:“我以前太愚蠢了,没考虑过你的意见。我现在改,你能帮我吗?”

“改什么?我们的sex?”巴基皱着脸,看史蒂夫害羞但是坚定地点点头。

“别开玩笑了,它很完美。”

“不,没有,除非你给我打一百分。”

巴基困惑地看着踌躇满志的史蒂夫,缓缓地点点头。



“这是什么?”史蒂夫看巴基从床底下掏出一本素描本,吹了吹上面积的灰尘。

“以前我会叫她sex notebook,现在我打算命名她为‘史蒂夫练习计划’,你知道,熟能生巧。”

史蒂夫把素描本打开,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巴基的画作,如果不是内容不堪入目,他简直要为巴基的画技喝彩了。

“你什么时候学会画画的?”

“一年前?我看到你的铅笔画,觉得挺酷的顺手就学了。”巴基满不在乎地说,他的学习能力从小就强到可怕,九头蛇对他的改造就是看重这一点。

史蒂夫虽然和巴基上了(跨越)七十年的床,看到这些纸张还是脸红了个透。

第一张就是制服整齐只有裤裆拉链拉开的自己把浑身赤裸还带着眼罩的巴基抱在怀里干的场面……



“这是根本没发生过的吧?”史蒂夫忍不住抗议,巴基大方点点头:“这是我的性幻想之一。”

他继续说:“我看了写性爱圣经什么的,上面的姿势太奇怪,只好自己想像自己画出来——老实说我还挺满意的。”他有点得意的把印着香艳画面的素描本朝史蒂夫晃了晃,“我们用这个练习怎么样?”

 “Oh~boy~”史蒂夫压根没发觉自己其实喊出来了。




“我应该把腿放在这里……哦不,这里吗?。”
“No,这样我够不到你肩膀,试试刚才那种。”
“Ok,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行,等等……感觉还好……”
“我能说点什么吗,buck?”
“当然,但是,等等……”
“我不认为我能坚持这个姿势那么久。”
“我也是。”

两人喘着气倒在吱呀作响的沙发垫子上,巴基侧过头看他:“这有点诡异,你知道,什么时候体力成了我们的障碍?”
史蒂夫摇摇头:“那太难了,那简直是—不可能,真的是不可能,对吧?”他有点心虚地说。
“哦上帝,看看你那蠢样。”巴基笑的眼泪快出来了,“这不适合你,史蒂夫,不过没关系,只是尝试而已。我对我们以前的……事,完全没意见啊”
“不,我能做到的。”史蒂夫推开巴基的手,“我只是需要更多练习。”

如果有人看到这个场景绝对会感到诡异,史蒂夫和巴基垂头丧气坐在缓冲垫上,像gv明星那样寻找违和感不那么强烈的动作和台词。
“好吧,那我去找点吃的,你接着练。”巴基憋着笑说。



PS:连续在家打了好几天游戏,一共吃了半个三明治,靠精神力维持生命值😞

评论

热度(80)

  1. 黑发猫妖诸神在上-FREY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