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盾冬][G] Heidenröslein 番外二 And Life Goes On 01.

Imbrian:

自由港泛指西方大陸外海的數個港口,之所以稱之自由,僅是因為這些港口雖然聚集不少來往貿易之人,卻沒有規範可言,既能見到身材曼妙的異國舞孃在大街上拉客,帶他們到巷弄裡頭的閣樓裡頭為他們跳一曲豔舞,也能見到帶著璀璨寶石到處向人兜售的長鬚老人,從寶石被挖掘出來的地點到運送穿過的沙漠全都如數家珍地告訴行人。


他跟著Bucky穿越形形色色的人群,來到離港口不遠的一處兩層樓的矮房。


Abbott和Cameron牽著馱著兩口木箱的兩隻驢子,跟著Steve和Bucky一起停在門口。


「就是這裡。」Bucky把肩上的Connor抱了下來,五歲的孩子踏上門口階梯,往裡頭看了一眼,飛也似的跑到屋子裡頭。


Abbott和Cameron不大習慣地左右張望了一下,門口狹小的房子看來沒地方能讓他們像以往一樣將驢子牽到後頭,「夫人,柴房在哪呢?」


「沒有柴房。」Bucky微微揚起嘴角笑了笑,「就從這裡進去,把驢子拴在井邊的木條上,木箱擱著讓Steve和我搬上去吧。」


「夫人,我們不能讓你搬這些雜物。」慌張的Cameron急忙拉緊了驢子身上的繩子。


「你的背都駝了,Abbott也瘸了,難道讓你們兩個替我們搬?」Bucky無奈地從Cameron手上硬是將繩子拿了過來,「一樓靠門的地方有一間空房,我自己做了你們的床,希望我的手藝還沒生疏,你們去看看吧。」他和墾荒隊一起的時候做過不少木工,大至木板床小至玩偶都有,但他說完後兩名老僕只是站在原地動也不動,「Steve?」


「你們聽見Bucky說的話了,快去吧,等等升好火,準備簡單的晚餐。」


兩人這才誠惶誠恐地從木箱裡拿了自己的行李往一旁的房間走去。


狹小的天井裡只剩抱著孩子的Steve和Bucky站在驢子旁,Bucky蹲下身,親自將驢子拴上了木條,他憐愛地撫摸了一陣驢子們的吻部,才又站起身將木箱從驢子身上取下。


Steve拉住他要拿箱子的動作,再把懷裡的孩子交給他,接著彎下腰,一手一邊一個木箱抬了起來,「我們住在二樓?」


「從那邊上去。」Bucky比著井右邊的一扇門,「上到二樓有兩間房間,樓梯旁一間,然後對著巷子的方向還有一間,」


Steve一邊走一邊回過頭看身後的Bucky,「這處房子是Erinyes的?」


「不是,這是我賣了從神盾帶來的幾樣東西換來的。」



Bucky讓Steve把兩口箱子都放進了靠著巷子的那間房,裡頭有張雙層床,Steve一放下箱子就立刻走到床邊仔細觀望,「你親手做的。」


「木頭就在森林裡,如果你自己去砍一毛錢都不用。」Bucky將一旁擱著的架子打了開來,再把懷裡的Joseph放上去,「大部份的時間我沒什麼事可做,挺著肚子是不大方便,不過做順手以後動作還蠻快的。」話才說完他旋即從後被Steve一把抱住,「⋯⋯沒有你想的那麼辛苦,後面幾個月因為孩子是Alpha比較活潑一早會鬧騰,但是大致上沒有什麼不適。」


「我應該要在你的身邊⋯⋯我承諾過要照顧你⋯⋯」低吻著Bucky肌膚下微微浮起的頸椎,「我很抱歉。」


「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比起你活著更重要的事。」Bucky側過頭吻上Steve的唇,「我們的記號很好,只要我覺得難受的時候,它總會提醒我我們之間的結合是多麼堅固⋯⋯」


伸手將懷裡的人轉向自己,Steve低下頭吻住對方,自由港這裡的穿著和麥肯賽特不大相同,應是因為氣候更為溫暖,這裡的人不穿短袍,而是穿著麻質薄衫,透過光,衣物之下Bucky的身體輪廓一清二楚。


「你瘦了好多。」Steve心疼地吻著對方的耳垂,手緩緩滑過衣物下的每寸肌膚,肋骨、胸口、鎖骨,被觸碰而渾身顫慄的Bucky伸出手環繞過Steve的頸項,趨前緊緊以額抵住Steve的前額,「⋯⋯我該在這裡,買些好吃的給你,或是到森林裡打獵、夜裡給你準備食物,在孩子鬧騰的時候安撫你⋯⋯」


「我很好。」Bucky抱住Steve的頭,以下頷抵著他的頭頂,「⋯⋯噓,沒事的⋯⋯」


再也說不出話的Steve埋首在Bucky的頸窩,他微微張嘴咬住了印記所在的位置,抬起頭來望著眼底對他毫無責怪的Bucky。


被他這麼看著,Bucky不由得笑了,雙手捧住他的臉,以拇指撫過兩頰的顴骨,「⋯⋯我變得很奇怪,在秋天的時候,下腹這裡突起⋯⋯」拉著Steve的手貼上自己的腹部,「我知道會鼓起來,但我沒有想過能夠鼓得那麼大,像牛蛙一樣。」


Steve彎下腰吻上方才觸碰的位置,「你不像牛蛙,我敢打賭你那時候一定更美⋯⋯」


「我不會這樣形容我自己。」Bucky垂首撫著Steve耳際的髮,「入冬開始飄雨的時候他就來到這個世上了,那時候Pepper在這裡,她隨著Rhodes家的船到港口來,順帶來探望我⋯⋯也帶來了Tony的問候,那天晚上比較辛苦,但是Gertrude⋯⋯也就是Erinyes,不斷地鼓勵我,孩子生下來的時候一點也不可愛,有血⋯⋯又皺皺的⋯⋯」


「他非常美,Bucky,他很美。」他對於自己錯過孩子出生那一刻當然懊悔,但是想到當Bucky面對臨盆之際的痛楚他卻毫無作為,「我無法形容錯過這些的——」


「之後你都會在我的身邊,總有機會看到的。」Bucky抬高了Steve因為自責垂下的頭,居高臨下地吻上對方因為懊惱抿緊的唇,「Gertrude說我很強壯也很健康,她說我應該能夠替你生很多孩子。」


Steve抱住對方的腰,「⋯⋯三個就夠了。」


「你說了算。」Bucky笑著轉過身看了一眼搖籃裡的Joseph,嬰孩睡得正熟。


「Eri⋯⋯Gertrude葬在樹林裡?」他知道屋裡外沒有他們一行以外的人。


「葬在海裡。」Bucky輕聲回答,「就在孩子出生以後沒有幾天,我依她的意思將她火化,她想回家⋯⋯但不知道她到底來自何方⋯⋯所以最後葬在海裡。」


「你這些日子⋯⋯」屋裡擺設很簡單,Steve看得出來Bucky過著很清苦的生活,「我帶上了一些金幣,不多,但可以讓我們增添一些物品。」


「我沒有像你想的那麼窮,Steve Rogers。」Bucky有些好笑地親了一下面露擔憂的伴侶,「營生的本領我還有。」見對方盯著自己的下頷,「瘦了是因為你的頭生子在夜半要我起來餵他,我夜裡睡不好。」


Steve想也沒想地就想接過這份苦差事,「以後我來餵他⋯⋯」


「你拿什麼餵他?」好氣又好笑的 Bucky一邊鬆開身上的薄衫,一邊跨坐上Steve的大腿,「我說過我可以勝任替你生養孩子的工作,這也一點都不假,別再想著要替我做牛做馬,我能顧得來,就算加上照顧你我也遊刃有餘。」


Steve吻上兩人結合的印記,伸手探入對方腰間的褲頭,「⋯⋯我不想你累著了。」


按住Steve解開他繩頭的手,Bucky笑著咬了下對方的耳朵,「那就別折騰了。」


Steve嘆了口氣,但他從善如流地停下,只為笑彎眼的Bucky是他前所未見的模樣,Bucky過去當然也會笑,卻從不曾如此開懷無慮,他知道離開神盾對Bucky來說不是壞事,Bucky在沒有繁文縟節的地方,才有可能真的過得快樂。



一旁傳出了哭聲,Bucky從他身上起身,彎下腰把前一刻還熟睡的孩子一把抱起。


「他餓了。」Bucky低下頭以臉頰抵著孩子的頭頂,小心翼翼地拉開他寬鬆的麻質上衣露出了半邊肩頭,接著他把孩子抱到隨著肩膀露出的胸口,孩子旋即張嘴含住了Bucky胸口尖端。


男性Omega雖然沒有柔軟的胸脯,但在哺乳期間胸部仍會微微漲起。


Steve有些不好意思地撇開視線,下一刻卻又忍不住回頭仔細看著Bucky哺乳的神情。


他的長子和他的伴侶如今就近在咫尺的感覺讓他眼眶一陣溫熱。



「Sam和我談過了,他想替港口弄個簡單的守衛隊,海邊海盜猖獗,我想我們都會幫他的忙。」Steve伸出手撫過孩子的粉嫩的臉頰,「你答應過做我左右手的心意應該沒變吧?」


「當然沒有。」Bucky抬起頭揚唇笑了下,「我的手就算抱著Joseph一圈還是可以穩穩地拉弓射箭,你不用擔心。」


低頭吻上那抹笑顏,Steve溫柔地趨前抵上Bucky的額頭,「從來沒擔心過。」



--

大概還有四篇,篇幅大概都一般長,時間點會跳得比較快。

看到留言才發現忘記祝賀大家了~新年快樂!

评论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