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Elrond/Thranduil】你这个愚蠢的半精灵(HP AU)略童话风

民以色为天:

写的OOC到没边了。

被欧耶耶宠坏的小王子,没有痛苦的小王子。

少年老成的小领主。

童话风。

 @鱿落 HP AU。我要3P~~~~QAQ

 

年轻的Slytherin小王子最爱说的就是:“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这句话是得到校长佐证的。围观的学生们表示,校长抽着烟斗说:“Thranduil!不许再说你那句愚蠢的人类。”他后面的举例和理由被傲慢的金发小子打断了:“是的。校长。”他干脆利落地行了个礼。

从此这句“愚蠢的人类”就成了他和亲密友人之间的调侃,被Thranduil这么说过也成了一种圈内的象征。不少漂亮的姑娘和优秀的少年打破了头想获得这个称呼。

“您可真是太坏了,”另一个金发少年说,“您这是在打校长的脸。”

“不,我没有。顺便说,你不过来尝尝吗?Garian寄过来的,我相信他骗过了我父亲。”他叼着杯壁打了个响指,“Uncle Gil-galad给我的。据说今年有个同龄的半精灵要转学过来。”

Glorfindel接过他递来的酒杯。浓郁的吉吉草味儿,真是怀念。

 

拥有一位堪称“行走的图书馆”的父亲的唯一好处大概就是你的魔法史不会不及格。Thranduil靠着自己的经历可以答全今年一半的考题。但一七四九年的《保密法》你又如何让一个未成年的精灵了解呢?“这是不道德的,”银发公爵在谈及这件事的时候说,“我不知道那些无从了解的孩子是如何考试的。”

Thranduil关于十八世纪妖精暴动的了解都是在Oropher膝上完成的,他总是一边玩着那一缕缕银色的长发一边听着Oropher那些经过公爵改编的历史故事,那些故事里妖精们打架都是用蛋糕和布丁,最坚硬的武器就是巧克力核桃派。如果不是这些故事这样脱离事实,说不定年轻的小王子魔法史还可以拿O呢。

Professor Marchbanks*曾经这么给银发公爵写信,那上面流畅的字如此尖锐以至于最后还戳破了羊皮纸。“您有权利给孩子讲故事,”他急匆匆地写道,“但您儿子也应该知道历史上他们不是用法式煎蛋吐司做盾牌!”

当Oropher在桌子前面读这封信的时候,Thranduil刚刚好冲进他书房。“ada!”他皱着眉,“Glorfindel告诉我妖精暴动不是因为吃的朗姆酒冰激凌太多而引起……”

Oropher看着他的小王子明亮的蓝色眼睛,食指和中指默默交叉:“不,Eduil,他在骗你。它们就是吃了过多的朗姆酒冰激凌。”

维拉,原谅他善意的谎言。他的小王子可以避免这些战争的痛苦,魔法史成绩低又有什么关系?

银发公爵把门口的孩子召过来:“Eduil,过来。今天你Uncle Gil-galad给你寄到的。”他指了指桌子上的金色盒子,顺手把那张信清扫一空。

 

“我喜欢你黑色的眼睛,他们就像黑曜石。”小王子靠在门框上笑着说。

“唔,谢谢你的赞美。”Elrond站起来,试图把硬的像弯角兽兽皮一样的书放回书架上,但那书架太高了,他踮着脚都没能放进去。

 “你这个愚蠢的半精灵啊,你不记得魔杖了吗?”他抬起手指画了个圈。无杖魔法,精灵的特权。

他满心希望对方表扬一下什么的,但出乎他意料的是,Elrond涨红了脸。

“即使您是一位辛达精灵也不该这样侮辱别人,”Elrond冷冰冰地说,那话里冷得能掉下一屋冰渣子,“请您出去。”

Thranduil难以置信地站直了,他完全不知道对方恼怒在哪里。他瞪着Elrond,两手紧紧攥在一起。不过在他转身跑走前还是利用无杖魔法把Elrond的寝室弄得乱七八糟。

哼!

 

这完全不是Elrond的错,Thranduil终于算是为了他的傲慢得到小小的惩戒。Glorfindel看的分明,但他也不能明白地向金发的小王子说明这个问题,尤其是小王子嘟着嘴坐在炉火边的时候。那看上去真的像一只蜷在火边取暖的鹿,还是一脸委屈的小鹿。Thranduil正陷在软软的靠垫椅里给Oropher写信,他简直无法不把Elrond干的一切事情告诉ada。那点原来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Oropher还是很明事理的,不过这其中Gil-galad究竟出了多少作用也不太清楚。他回信倒是很快,但也指出了愚蠢的半精灵这句话可不太好听。

但小王子怎么可能去道歉呢?用Glorfindel的三角内裤打赌,Ecthelion认为这个学弟绝对不可能去。

Glorfindel换上绣着银线的巫师袍大笑道:“嘿,为什么用我的三角内裤!”

 

Elrond与Glorfindel关系亲近的时间早于和Thranduil。毕竟前者相对更精于人际。他看明白了这位半精灵了解前因后的后悔,也许友谊的缔结只需要一把小小的助力。

这位同年级同寝室的Ravenclaw就像那冠冕上的话(Wit Beyond Measure is Man'sGreatest Treasure)一样聪明智慧,Elrond充分贯彻了所有考试都拿取O的壮绩。这十足聪明的智慧帮了他忙,在与Thranduil缓和关系上起了重要破冰作用。

他帮助Thranduil把他那头小鹿做了变形咒带进了寝室而毫发无损,甚至拐带了小王子强烈要求要和他一个寝室。小王子表示要掩藏秘密,他的小鹿也需要Elrond。那点不愉快都被Thranduil合着大理石乳酪布朗尼吃进了肚子里。少年老成的Elrond笑而不语。

 

过了几个月,小王子故错重犯,又得意忘形地说了一句“你这个愚蠢的半精灵。”话一出口他就发现不对。可是当他偷眼看着Elrond对此没有反应,于是又得意洋洋地说了一遍。Elrond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此Thranduil这句话又在小圈子里开始说起来。不过他每这样说一句Elrond都会无奈地夹住他的鼻尖摇一摇,久而久之小王子自己也搞不清到底是为了什么说这句话。

 

五年级的时候Glorfindel找来了一串檞寄生挂在Slytherin休息室,遭到成为级长的小王子的怒火。因为金发的小王子几乎每天都会被人堵在檞寄生下面邀吻而该死的也被人仰慕的Glorfindel却总能全身而退。Elrond对此不置可否,他拉着被蹭的衣领凌乱的小级长藏到走廊里听着Thranduil语无伦次地批判。那双粉色的嘴唇不停地张合,露出里面柔嫩的舌尖和干净的牙齿。

“那这个怎么样?”他把人压在墙上,压住那双吐词刻薄的嘴唇。

小级长气息不稳地哼了一声,恼怒非常。

“你这个愚蠢的半精灵。舌头不会伸进来吗?”

 

——————END——————

 

小番外:Saruman*Gandalf

 

“这就是我讨厌精灵学生们的原因,”Gandalf咕哝着说,他靠在门上,“他们总是可以作弊。”Elrond今天回学校,向他坦白说自己当年使用了预言取得了全O的成绩。

“别这样,Gandy,”一门之隔的Saruman道,“你其实还是喜欢他们的,当年我就看出来了。比起我,你总偏爱邻居家那个银头发的大妈。”

“维拉在上!你竟然还在吃醋?!”Gandalf用手中的魔杖敲着门,“别叫我那个愚蠢的名字!而且Lady Galadriel不是大妈。她始终年轻。”

这回换Saruman开始砸门:“我竟然把你们两个一起留在外面!Gandalf你敢去看她试试!”

“我就不该来Nurmengard*,”Gandalf气哼哼地说,“老白醋!”

“……不过,我还是很想你。”

校长大人觉得自己脸上一定冒烟了,不过他还是道:“好吧好吧,我也很想你。”他把脸靠在冰冷的铁门上降温,绝对不是为了挨门那边的那个更近一点。绝对不是。

 

我真的不是HP考据的……求放过,有不对的地方……

*1:ProfessorMarchbanks:第五部给哈利波特靠魔法史的教授。虽然他们当时情况特殊所以才是他,但反正时间也是不一样的提前的,这个教授也许当时地位还没那么尊崇可以随便拿来当监考。

*2:原文里囚禁GG的那个监狱。

 

 

评论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