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anamnesis【下】

Neologism:

【A叔X正太叶子的转生paro,大量狗血有】

【本章包含一点点血腥描写】

【可能会有部分引起不适的内容,请慎重选择阅读】





走在人迹罕至的小路上,阿拉贡心中感到一丝不自然。不管怎么说,一切未免都进行的太过顺利了一点,在他刚刚开始询问那名买主的身份后不久,便有一个陌生男人找上了他,说他在打探的那个神秘买主本人似乎也对阿拉贡颇有兴趣,邀请他到自己在这里的落脚点会面。而尽管阿拉贡尚不明白他的用意,却也不愿意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于是便同意跟那个自称是买主管家的男人一起走一趟。

沉默寡言的引路人领他去的地方是一处远离城镇中心的洋馆,阿拉贡在与镇上人们闲聊时,曾听他们提起这座废弃多年的建筑在几个月前突然被人买了下来,可是新主人却似乎并没有搬过来住,也没有请人打理它。眼下的情况正印证了他们的说法,宅邸的庭院杂草丛生,院门生了锈,建筑本身的外墙上也染着污迹,在灰暗的雨天下愈发显得陈旧破败,就像是民间传说里的鬼城废墟。

然而走进洋馆内部,却又是另一番景象。虽然屋子里因为家具摆设并不多而显得有些空旷,但却干净整洁,看来确实有人专门打扫过。但阿拉贡来不及多打量几眼,管家便将他带到了会客厅的门前,示意他主人就在里面等待,之后便径自离开了。

压下满腹的疑惑,阿拉贡整理了一下衣服,接着缓缓推开了紧闭的大门。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白金色的瀑布;明明是阴雨天,他却看到了微弱而确实的光芒。

站在屋中的人回过了头,阿拉贡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然后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依旧是如记忆中一般凛冽、此刻却似乎暗含着一丝笑意。

“——好久不见了,伊力萨王。”

“瑟兰迪尔……”阿拉贡震惊地念出他的名字。

 

等到镇静下来,阿拉贡慢慢向瑟兰迪尔讲述了这些年来自己的经历,包括他如何回忆起前世,以及收养了莱戈拉斯的转世、并带着他旅行的事。

瑟兰迪尔一语不发的听完了他的叙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是吗,原来如此……莱戈拉斯现在和你在一起?”

阿拉贡点点头,“是的,”他犹豫了一下,“您要见他吗?”

“……他想起了多少过去的事?”瑟兰迪尔问道。

阿拉贡皱眉,“事实上,他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他说,“这很不寻常,是吗?”他征求着瑟兰迪尔的意见。

然而瑟兰迪尔却只是摇了摇头,“他身上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反常的现象?”他反问。

“我遇见他之后没有、除了他成长的速度比一般的人类要慢上一些;不过,”阿拉贡回忆着,“我曾听他出生地的人们说起过他被「恶魔附身」的事,据说莱戈拉斯会在夜晚全身裂开、血流不止,但到了白天,伤口又会全部愈合……不过我没听他本人提起过这件事。”

瑟兰迪尔叹了口气,“那么幸好他没有回忆起过去,”他说,“对于精灵的灵魂来说,人类的肉体太过脆弱了。”

根据瑟兰迪尔的说法,莱戈拉斯间歇性的发作,正是他的灵魂试图让他回想起前世的记忆;然而对于莱戈拉斯现在的人类躯体来说,那却无异于一种折磨,要承受精灵的灵魂中那上千年的信息和感情就相当于将过量的物质强行塞入狭小的箱子,除了让容器破裂外不会有别的结果。好在他之前的「回想」均以失败告终,而多亏了灵魂中依旧存续的精灵的天赋,让他的伤口得以自行治愈。然而如果莱戈拉斯真的回忆起所有的事情来,他的肉体必定会灰飞烟灭。

“那么,莱戈拉斯不会再想起以前的事来了?”阿拉贡问。

“也许会随着他的成长回忆起一些来,”瑟兰迪尔回答,“但不是现在、也不会是全部。”

“不过,就算如此,我想他还是应该和您见上一面。”阿拉贡建议道。

但是瑟兰迪尔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我不能见他。”

“为什么?”阿拉贡对他的回答十分意外,在他印象里,瑟兰迪尔对莱戈拉斯简直到了溺爱的程度,怎么会不想见他。

“我说过现在不能让他回忆起过去的事情来,”瑟兰迪尔回答,“与他前世有关的人会刺激到他的记忆,现在的你是转世所以效果也许没有那么强烈,但是如果是与我接触的话,很可能会导致他的「回想」,”瑟兰迪尔的眉宇间带着一丝苦楚,“我不能冒这个险……莱戈拉斯他……不能见到我。”

阿拉贡沉默了,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父亲,更何况他的儿子,正是因为自己才会遇上现在的状况。

最后还是瑟兰迪尔打破了静谧,“你要去看看「莱戈拉斯」吗?”他说。

 

「他」被安放在一间有着开阔的落地窗的房间,尽管现在下着雨,但阿拉贡猜测晴朗的日子,这里一定会洒满温暖的阳光;「莱戈拉斯」面对着窗外,茫茫雨雾中能看到远方屹立的翠绿的群山。

阿拉贡静静注视着透明棺椁中的精灵,「他」与自己记忆中那个鲜活的身影没有任何改变,只是不会睁开眼睛,也不会开口说话。在这里的是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冰冷的亡骸;而「他」的灵魂,则寄宿在那个同样叫做「莱戈拉斯」的人类孩子身上。「他」选择了人类的轮回,「莱戈拉斯」一直如此,「他」的感情永远都是那样纯粹而深沉。

“莱戈拉斯总是这样,”一直沉默着的瑟兰迪尔开口说道,“他从小就是个不安分的孩子,”他把手覆盖在冰冷的水晶上,“长大之后还是不让我省心。”

——在所有精灵都西渡而去,昔日的密林也改换了样貌之后,始终驻留在这里的、并不是作为精灵王的瑟兰迪尔,而仅仅是一名想要守护自己孩子的父亲。

 

在那天告别瑟兰迪尔的时候,阿拉贡忍不住说出了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

“瑟兰迪尔王,您有没有后悔过……让莱戈拉斯去找我?”

如果莱戈拉斯那日不曾出发寻找「神行客」,那么也许如今他便不会做出这样的抉择、不会承受那么多的痛苦与悲伤、不会忘记过去至于连挚爱的亲人也不能相见;而是早已渡海而去,永远在瓦林诺做一个无忧无虑的精灵。

而偏偏这一切,都始于瑟兰迪尔的指引。

瑟兰迪尔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反问道:“如果你问埃尔隆德会不会后悔同意让阿尔温嫁给你,他会怎么回答?”

阿拉贡思索着,埃尔隆德会后悔吗?会因为自己夺去了阿尔温的永生而怨恨吗?

——不,自己的养父永远也不会那么想。因为那是对阿尔温的选择、以及她的信念的否定;是对她的心和她的爱的亵渎。

“我想如果我敢这么问养父的话,他大概会好好教训我一顿吧。”阿拉贡苦笑着回答。

“——那么,我的答案也是一样。”瑟兰迪尔回答。

莱戈拉斯做出了选择。他选择踏上历练的旅程,选择加入远征队,选择和矮人成为朋友,选择在伊锡利恩居住,选择…爱上注定无法相守的人类。这全部都是他所选择的道路,是他的心所坚持的答案;瑟兰迪尔不想也不愿去否定这一切,因为那就意味着对莱戈拉斯自身的否定。而瑟兰迪尔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就是不管莱戈拉斯最终踏上怎样的命运,都会相信他、并且守护他。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领会到瑟兰迪尔的答案,阿拉贡也坚定的许下誓言。

 

 

阿拉贡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他告诉莱戈拉斯一切顺利,或许再过些日子他们就能动身离开。而接下来的几天他总是抽时间去拜访瑟兰迪尔,和故人的会面总是愉快的,尽管瑟兰迪尔有些时候并不那么和善,比如讽刺他“转世了还是不洗头”……但是阿拉贡也从他那里听说许多前世的事情,他虽然早已回忆起了过去,毕竟有些地方还是暧昧,而瑟兰迪尔的话则让他了解到更多从前自己所生活的那个世界的风貌,精灵的事以及莱戈拉斯的事。同时他也与瑟兰迪尔推测现在的莱戈拉斯在过完人类的一生后,灵魂便会重新回归精灵的躯体,虽然不知道他到时是否会保留这一世的记忆,但阿拉贡决定在精灵复苏后就让他和瑟兰迪尔一起西渡,而在此期间,莱戈拉斯的精灵身体则由瑟兰迪尔看护。

 

这天,在简单的问候过后,阿拉贡首先说道:“我们准备明天离开。”

“……是吗。”瑟兰迪尔只是点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

“……您真的不再见莱戈拉斯一面吗?”阿拉贡说,“也许还有办法,只要不让莱戈拉斯注意到您就可以不是吗?”

瑟兰迪尔没有回话,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我们可以走同一条路,”他说,“您可以看到他。”

“……你们怎么走?”瑟兰迪尔被他的提议吸引了,问道。

然而,就在阿拉贡准备回答他的时候,两人却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悲鸣。

阿拉贡先反应了过来,“莱戈拉斯!”他叫了一声,接着慌忙冲出了会客厅,瑟兰迪尔跟在他后面,循着那断续的哭喊,来到了放置「莱戈拉斯」的房间。

门开着,阿拉贡看到水晶棺前跌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被雨打湿的金发依旧耀眼,但他的脸色却是惨白的;他听到了门口的响动而缓缓转过脸,碧蓝的眼瞳里满是恐惧,他注视着阿拉贡,轻声问着:“阿拉贡……「我」是谁?”

 

莱戈拉斯觉得阿拉贡自从前几天回来后就一直有些不对劲。他对自己说和那个神秘买主的交涉没什么问题,而且确保对方比自己更能好好照顾那个所谓的「Sleeping Beauty」,因此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但莱戈拉斯问他具体情况时,阿拉贡又开始蒙混过关,只说以后会再告诉他;而这几天他却又总是出门,他说自己和那个买主很投缘,所以偶尔去聊聊天,然而还是不肯带莱戈拉斯去。并且这几天阿拉贡的心情似乎意外的好,莱戈拉斯试探的跟他闹过几次别扭,他都比平时更耐心的哄他,甚至还好声好气的主动提出带他去逛街,给他买些新奇的东西;要知道之前阿拉贡为了节省不多的旅费,从来都是能省则省,身上的衣服都是缝缝补补,——当然他对莱戈拉斯倒是宽松很多,但也没到能有多余的钱给他买礼物的程度;莱戈拉斯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发了一笔横财。

总之莱戈拉斯猜测阿拉贡的反常多少和那个买主有些关联,而明天他们就要离开这个小镇了,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他发誓要搞清楚阿拉贡到底在隐瞒些什么。

于是在阿拉贡出门之后,他也悄悄穿好羊毛斗篷跟了出去。也许是连绵的小雨的影响,也许是阿拉贡没想到这几天格外安分的莱戈拉斯会跟踪自己,总之他没有发现莱戈拉斯;而莱戈拉斯也还算顺利的跟着他来到了那所郊外的宅邸。

看着阿拉贡走进洋馆,莱戈拉斯费了些精力避开接待的管家,却也不慎跟丢了阿拉贡。虽然迷了路,但好在那个管家不久后便离开了屋子,给了莱戈拉斯自由探索的时间。

而就像冥冥中有什么在指引一般,他虽然推断阿拉贡应该就在一楼,却鬼使神差地跑到了二楼去。

然后他推开了那扇有着落地窗的房间的大门,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关上门,就看到了摆放在显眼位置的水晶棺。

‘那一定就是阿拉贡说的「Sleeping Beauty」了吧。’他想着,走到棺椁正面,抬起头,想要看一看被形容为“美丽”的不朽亡骸的样子。

——接着,他看到了自己的脸。

 

 

阿拉贡把莱戈拉斯抱到了另一个房间,期间瑟兰迪尔什么也没说,只是去拿了一杯水放到桌子上;也许是还在顾虑会引发莱戈拉斯的不适,尽管他的脸上始终带着挥之不去的担心,却还是把空间留个两个人,独自离开了。

莱戈拉斯依旧颤抖着,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和恐惧中解脱出来;他紧紧抓着阿拉贡的衣服,拼命把自己挤进阿拉贡的怀里,似乎想要寻求丝毫的暖意。阿拉贡只来得及连哄带劝地帮他脱去湿透的斗篷,随手抓过床上的被单裹紧了莱戈拉斯,一边抱着他,一边不停的在他耳边说着安慰的话。

不知过了多久,莱戈拉斯的情绪才终于稍微稳定了下来,他没有放开阿拉贡,只是用还残留着惊惧的声音问道:“刚刚那个……就是「Sleeping Beauty」吧?「他」是谁?为什么会和我长得一样?……「我」又是谁?”

阿拉贡稍稍叹了口气,这个他们极力想要隐瞒的真相终于还是以最糟糕的方式呈现在莱戈拉斯面前了;他已经无法继续蒙混过关。

“莱戈拉斯,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他用每次哄莱戈拉斯睡觉的语气说道。

“我不想听什么故事!”莱戈拉斯几乎是尖叫着说,“阿拉贡、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听我说,莱戈拉斯,”阿拉贡伸手抬起他的脸,认真的看进他的眼睛,“你要知道的一切,都在接下来的故事里。”

 

阿拉贡所讲述的,正是莱戈拉斯熟知的关于「魔戒」的故事;只是这次的结局却与他之前听过的有一些不同。在人皇死后,那个作为他的朋友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精灵并没有西渡,而是依旧留在了中洲。

精灵在等待着,等待着昔日的好友再度转世重生;但是不管他怎样寻找,人类的灵魂都没有再回到大地。

于是,精灵向他的神许下了请求。一个是让人类的灵魂回归轮回;另一个则是让自己同样以人类之躯再生——

 

在很多年前,阿拉贡恢复记忆的那个梦里,他才知道了莱戈拉斯的选择。

金发的精灵带着有些抱歉的笑容对他说,‘很抱歉没能遵守和你的约定,埃斯特尔,我本来答应你在你死后就离开中洲的,’然而他的碧蓝的眼瞳里却始终带着和从前一样,纯粹又欢快的光芒,‘不过我有个无论如何都想实现的心愿,所以我选择了「转生」。’

——你的心愿是什么?

‘关于这个,’他孩子气的眨了眨眼睛,‘就让转世的「我」告诉你吧!’

精灵在少年阿拉贡的额上印下一个祝福的亲吻,便消失在洁白的光芒中了。

 

莱戈拉斯听完了他的讲述,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那是真的吗?”他说,“但是、这怎么可能……”

阿拉贡笑笑,“不,实际上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他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切、又付出了什么代价,我并不知道。但是,”他抚摸着莱格拉斯的金发,“现在「我」就在这里,「你」也在这里;而这就是我们所能了解的全部了。”

“这么说,我就是「莱戈拉斯」……故事里的那个精灵了?”莱戈拉斯说道。

“是的。”

“刚才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他又是谁?”

“他叫瑟兰迪尔,是「莱戈拉斯」…你的父亲。”阿拉贡回答。

“他……是个怎样的人?”莱戈拉斯又问道。

“……他很爱你。”阿拉贡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他知道莱戈拉斯想问的是什么。

“但是我不记得他了。”莱戈拉斯却只是垂下了眼睑,轻声说道:“我也不记得你了,阿拉贡,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你还给我讲了那么多遍那个故事,但我居然一点都——”他感觉自己的眼眶又开始泛红。

“这不是你的错,莱戈拉斯,”阿拉贡又抱紧了他,“你不能「回想」起来,你还记得你在遇到我之前罹患的怪病吗?我从那些村民那里听说过,”在他说起这件事时,他感到莱戈拉斯又颤抖了一下;他知道莱戈拉斯不愿意提起过往的经历,但阿拉贡只有用更加温和的声音安慰他说,“那是因为你试图回忆过去,但却无法承受精灵的灵魂。”

“但是我甚至不知道「莱戈拉斯」为什么要转世、如果我真的是他,我至少应该知道这件事;阿拉贡、我不是他,也许我并不是「莱戈拉斯」,从来也不是!”

“你就是他,我感觉得到。”阿拉贡毫不犹豫地回答。

“可你真正需要的是「他」,并不是「我」。”莱戈拉斯只是平静的说。

“这没有什么区别,莱戈拉斯,对我来说那就是「你」。”

‘不,那并不一样。’莱戈拉斯在心里想着,他伸手抚上男人的脸颊,“既然如此,阿拉贡,告诉我,”他说,“你爱「我」吗?”

“……你对我很重要。”

他让阿拉贡的脸朝向自己,“——那么,你爱「他」吗?”他问。

然而阿拉贡终究移开了视线,“他是我的朋友。”他如此回答。

莱戈拉斯没有说话,他慢慢抽离了阿拉贡的怀抱,脸上的表情逐渐恢复六年前初见时的冷漠,“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好吗。”他说,声音里有一丝疲倦。

 

 

莱戈拉斯蜷缩在逼仄肮脏的小巷里,努力让羊毛斗篷裹紧了自己。他不知道这是哪里,只是趁着夜色匆忙逃离洋馆后意外闯入的地方;他也不知道自己离开了有多久,不知道阿拉贡有没有发现,他希望至少现在阿拉贡还没有醒来,‘再给我一点时间,’他想着,‘马上我就能够……回忆起一切了。’

最后阿拉贡决定暂住在瑟兰迪尔的宅邸,晚上的时候他想陪着莱戈拉斯,却被后者一口回绝了。

莱戈拉斯有着自己的打算。在终于得知所有真相后,他所能够得出的结论也只剩下一个,那便是回忆起过去,成为「莱戈拉斯」。现在的他不过是精灵的灵魂所短暂停留的躯壳,更何况他还忘记了一切。尽管莱戈拉斯明白阿拉贡绝不会把自己当成别人的替代品,他也并不是在对阿拉贡生气,他只是……一无所知。

「莱戈拉斯」对阿拉贡的感情、他们两人之间所共同度过的漫长的岁月,在那之中所培育出的无可替代的事物,都令他感到渴望与焦躁。他爱着阿拉贡,然而那日夜灼烧着他心胸的爱情与精灵的相比,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那么,如果他能回想起来,如果他能继承「莱戈拉斯」的想法和记忆,他是否能够将一直隐藏的话语倾诉出来呢?莱戈拉斯心里清楚这件事愚蠢至极,但是他依旧——期望着阿拉贡的「爱」。

‘……不,’尽管如此,他的内心深处却一直在告诉自己,‘你想要的并不是这个。’

可这是必经之路。

在似乎永远不会停下的大雨中,莱戈拉斯忍耐着刺入骨髓的冰冷,不断试图再度「回想」。他回忆着过去的感受,第一次如此期望痛苦的降临。他想要找到丝毫的过去,远征队一路的见闻、那些壮烈的战役、家乡森林的气息、斩杀半兽人的感受、父亲瑟兰迪尔的嘱托、与矮人朋友一同游历的景色、还有阿拉贡、阿拉贡的一切——

他拼命地追溯着,而终于,随着渐渐剧烈的心跳,一阵熟悉的痛楚袭击了他。

「回想」开始了。

 

那比他从前的任何一次发作都更加强烈,莱戈拉斯凭借最后一丝意志将斗篷的一角塞进嘴里,防止自己咬到舌头。他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很快他的身体便失去了所有力气瘫软在地;然而在心脏抽搐的剧痛中,他忍不住痛苦地翻滚着,很快这也因为撕裂的血肉而停止下来,不断渗出的血甚至将他厚厚的斗篷整个浸染成鲜红。他在千刀万剐般的剧烈疼痛中睁大了眼睛,但是雨水将他的视线模糊,同时,他的脑海中开始闪回一些片段;莱戈拉斯拼命忍耐着在其中寻找那些记忆的残留,疼痛开始侵入他的头脑,无形的白色光芒顺着他的身体蔓延,莱戈拉斯觉得这光芒——精灵的灵魂——正试图顺着自己身上绽开的伤口逃离、将那些裂口扯得更大,仿佛要将他生生割裂。

终于,在一阵刺透胸腔的抽痛后,莱戈拉斯缓缓失去了意识。

——精灵的灵魂将会离开自己,回到原本的身体去吧。他想着,不知道在那之后,「他」是不是还能够见到阿拉贡……

 

 

莱戈拉斯听到了熟悉的歌声。那是母亲唱给孩子的摇篮曲、是青年唱给心爱少女的情歌、是战士们怀念家乡的民谣、是歌颂着不朽辉煌的诗篇。他被笼罩在洁白的光芒中,温暖而令人怀念的灵魂的光芒。他在歌声里听到大海的呼唤、森林的眷恋、以及……无数白色的花朵争相绽放的声音。

莱戈拉斯睁开眼睛,他看到面前有一颗繁茂的白树;而倚靠在树上轻声哼唱着歌曲的,是一个金发的精灵。

他知道他的名字。

“「莱戈拉斯」。”他说。

精灵停下了歌唱,向着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你想要「回想」起过去吗?”精灵问莱戈拉斯。

“我只是想要成为「你」。”他回答。

“你永远不会成为我的。”精灵如此反驳道。

他急忙争辩:“可是——”

“你不需要成为我,”然而精灵只是静静说道,“因为我曾经是你,你也将是我。”

“但是我什么都不知道。”莱戈拉斯说着,低下了头。

“那并不重要。”

“但你的心愿呢?”他问,“你是为了阿拉贡才转生的,不是吗?”

“……我并不是为了他,要说起来,阿拉贡倒算是被牵连到我的愿望里来的。”精灵说到这里,露出了一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我确实是爱着他的,——我想你也是一样;但我并不是希望他会因此爱上我,我永远不会向他要求这个。”他看着莱戈拉斯,“我想要试着和他生活在同样的时间里,想和他一起去看看以前没来得及看的景色,我想要在他身边和他一同前行,——无论是以什么样的身份都不重要。”

莱戈拉斯怔住了。

“你曾经因为「回想」而痛苦,但是后来它消失了;那是因为过去不再重要,对「我们」来说,心愿已经实现了。”纷扬洒下的白花覆盖住精灵的身影,他最后将手按到胸口,缓缓行了一个精灵的告别礼,说道:“「我」真正的心愿是什么,其实「你」已经知道了。”

柔和的光芒吞没了莱戈拉斯,在他又一次失去意识前,他只是一味期望着还能够再见到阿拉贡。

 

 

“莱戈拉斯——!!”阿拉贡借着微弱的晨光焦急地寻找着;因为昨夜的暴雨,加上心理疲劳让他睡得太沉,将近凌晨的时候他才发现莱戈拉斯不在自己的房间。阿拉贡已经找过了所有他可能去的地方,然而雨水却带走了所有线索,现在他一边慌乱地搜寻着,一边在心中咒骂着自己。

终于,他在一条偏僻的小巷里看到了一团堆叠在一起、沾染着锈红污迹的斗篷,然而,在那其中却露出了一缕金色的发丝。

“莱戈拉斯!”阿拉贡叫了一声奔跑过去,在发现四周一夜的大雨也没有冲刷干净的血迹时,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他慢慢走过去,跪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莱戈拉斯的身体抱了起来,斗篷的兜帽滑落下来,阿拉贡却在看到他的脸时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就在这时,他怀里的人缓缓睁开的眼睛,碧蓝的眼瞳里映照出他的身影,依旧清澈但却比原先要低沉的声音轻轻呼唤着他的名字。

“阿拉贡……?”

阿拉贡依旧沉浸在震惊中,他面前的确实是莱戈拉斯,但是——他的样貌,却已经完全变为了前世那个成年精灵的样子,除了耳朵依旧是人类的形状。

“莱戈拉斯,你是……怎么……”他犹豫着问道。

莱戈拉斯在他的注视下偏过了头,接着好像察觉到什么不自然的地方一样,低下头看了一眼身上绷紧的衣服,接着又迷茫的审视着手掌,甚至还伸手在脸上摸了几把。

最后,在确认自己的身体终于变为和真实年龄相称的样貌后,莱戈拉斯一瞬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他不顾身上的酸痛猛地扑过去抱住了阿拉贡,声音有些哽咽,却带着无比的喜悦,“阿拉贡!”他似乎有太多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一遍遍叫着男人的名字。

阿拉贡愣了一会儿才慢慢把他抱在怀里,“莱戈拉斯,你……想起来了吗?”他试探着问。

“只有一点,”莱戈拉斯紧紧搂着阿拉贡,模糊地说着,“不过没关系,这些都不重要、再也不重要了。”

沉睡在他的「回想」中的,真正的愿望。他只是想要再和阿拉贡见一面,只是想要在他身边与他共度一生,不管是以哪种身份都没关系。

这是「莱戈拉斯」始终如一的愿望,而这个心愿已经确实地实现了。

 

阿拉贡和莱戈拉斯相互抱了一会儿,直到莱戈拉斯先松了手,他看着阿拉贡,还沾着血水和污泥的脸却比任何时候都明朗。

“你总是能找到我,阿拉贡,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轻轻摩挲着阿拉贡的脸颊,微笑着说。

阿拉贡也笑了,灰蓝色的眼瞳温柔地注视着他,“也许你还没有想起来,”他抓住莱戈拉斯的手,放到唇边轻吻着他的掌心,“不过,最开始的时候是你先找到我的。”

莱戈拉斯露出了一个错愕的表情,接着便又立刻微笑起来;他在阿拉贡反应过来之前,迅速凑了过去,吻上了男人的唇。

——虽然说身份不重要,但是如果可能的话,还是想和他成为恋人啦。

 

和煦的阳光轻柔的笼罩着笨拙地交换着亲吻的两人,清晨的风中传来鸟儿久违的歌声。

雨已经停了。

 

 

——Jucunda memoria est praeteritorum malorum.——

(过去的痛苦回忆,亦将兑变为喜悦)






【废话】

有时间的小伙伴,可以来听着BGM顺便看看我的废话来浪费时间哦(`・ω・´)

BGM:Look up into the sky   ←猛击链接


终于写完了,感觉耗尽了精力(捂胸口),比我预想的长太多了……而且中间真是越写越脱节,以至于狗血的没眼看_(:з」∠)_不过保证了要写完那就还是写完吧(´・ω・`)虽然里面有好多BUG什么的,而且重要的地方都被我不科学的糊过去了,但就请装作没看到,做一个善待废人作者的好人吧(跪着)

之前说了,这个写出来就是纯粹的自我满足,堆积了好多个人兴趣的设定,比如正太正太和正太(并不是),A叔+正太叶子其实是因为之前脑洞另一个身份交换paro时想到“这里面没机会写到A叔养小叶子啊……但是想看!!”于是鸡血上头……没错这个就是我写这篇文的最初动机【。

不过我作为一个正直的人,还是设定成内心成年的伪・正太并且真正的恋爱戏要在长大之后才开始(`・ω・´)好危险啊一步踏错就会沦为正太控的A叔(并没有)

说回来……瑟爹第二次嫁儿子感觉怎么样!嗯,正经的说吧,其实我还蛮喜欢亲情向,不管是密林父子还是林谷一大家子,妄想着两个大人带着一群孩子一家七口的幸福生活XD领主贡献了太多精口←(并不正经)不过在我的脑海里瑟爹应该就属于那种虽然无比溺爱孩子但是也非常支持孩子的类型吧……如果说领主是温情知心榜样款,瑟爹大约就是不善言辞的守护款……全部妄想_(:з」∠)_

关于AL的话……虽然这次很狗血啦,对不起真的太狗血了OTZ我想说的大概就是AL好好好萌萌萌爱情向友情向都吃不过请给我甜腻腻的Love Story!!!┌(┌ ^o^)┐只要看到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就很满足了,不管是朋友还是恋人。

顺便大概淹没在狗血中了,不过叶子并不是为了A叔转生,要说的话完全是他的ego,对不起,就是这么任性【什么啦,我觉得叶子倒还是属于挺积极直率,想到什么就去做的类型_(:з」∠)_

还有最后的部分就当做对霍3发糖的头顶青天吧>w<

说到这想起来之前写文时循环到最愛这首歌(点击飞跃),歌词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不爱我也没关系
就让我远远地守护你
我是在逞强啊
但我想要和你有所联系啊
因为我依旧爱着你
多想尽情哭泣
多想纵情欢笑
对我说“你真笨”吧
告诉我“不用在意”吧
我只是 想要与你相见」

带入AL想了一下,决定不能我一个人受伤【。


其实写完感觉还有好多不足,我觉得它还差篇番外!比如这之后AL的新婚旅行啦(等等),A叔六年的正太叶子光源氏养成计划啦,比如A叔视角的补完啦,比如瑟爹的辛酸泪(shenmegui)啦之类的……这些先请大家酌情想象吧_(:з」∠)_


还有最后我想说AL的大家文力都好高!!每篇质量都那么好吃的好满足无心产出!好吧,说实话我觉得自己混在里面简直于心有愧(´;ω;`)谢谢大家不嫌弃我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o^)ノ

评论

热度(62)

  1. 黑发猫妖Neologis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