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多年后的一个夜晚(Harry X Draco)

你是我的锤子:

CP:Harry X Draco

看到HP新设定的突发鸡血!明天还要上班,我就搞这个搞到现在……OTZ

三十四岁、脸上新添了疤痕的Harry,与发际线危机严重的Draco。

一切都是我冲动之下的脑补!


新设定:

如今的哈利已经是一名著名的傲罗(Auror),一个对抗黑巫师的优秀巫师。他的颧骨有一道可怕的伤疤,可能是因为工作得来的。 

Ron不再当傲罗,而是在和别人共同打理Weasley魔法笑料店。 

Hermione如今已是魔法法律执行司副司长,很可能会继续高升。 


————————————————————————


“他现在已经不叫我疤头了。”

“真的?”Hermione偷笑,“我还以为他会永远那么混蛋地幼稚下去。”

“他现在叫我‘疤疤头’,关于我受伤那事儿,他的念叨就没停过,说只含一个‘疤’字的外号已经不够挖苦我了。”Harry假装无奈地跟她解释,在肉桂卷上刷好了蛋液,把它们送进烤箱,这样等Draco回来差不多刚好能吃。

“真刻薄,依旧是混蛋界的翘楚。”

“跟我说说你,Mione,你总是忙得我只能从报纸上看到你的脸,虽然我们的猫头鹰都没闲过,但上次能像这样坐在一起等吃晚饭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

“法律执行司没那么好待,战争时期遗留的问题太多,”Hermione叹了口气,“现在秉持血统论的巫师少之又少,不过任何权力机构都是一样,总有些根系古老的势力要找你麻烦。”

她耸耸肩:“反正我给自己搞到年假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来看你,不是吗?黄金男孩,你不能要求更多。”

“我的天!”Harry大笑,“别那么叫我,看在梅林份上,我都三十四岁了。”

响亮的噼啪声。

“是啊,三十四岁的老男人,以及老女人,停止肉麻。”

Draco Malfoy,混蛋界的翘楚,从壁炉里一脸嘲讽地走了出来。

*** ***

Draco的餐桌礼仪在这些年间明显因为某人的纵容坍圮了,在整个晚餐时间他都在抱怨如今要推广一种新魔药是多么麻烦,病人又是多么难对付,而Harry就一直带着那种“嗯,嗯,继续说吧,我在听”的微笑听他讲。真是个幸福的混蛋,Hermione想。

“Granger,你有没有听说黄鼠狼的生意蒸蒸日上?”他忽然话锋一转,提到了Ron。“他现在钱赚得不要太快,即将跻身‘没品暴发户’这个行列。有好几个店想模仿Weasley那滑稽的一套,不过都因为脑子不够秀逗、做出的产品不够丧病纷纷垮掉了,一无例外,对此我深感悲伤。”

Hermione和Ron离婚也有几年了,大概就像他终于发现了傲罗这一行不适合他转而从商一样,Hermione也发现了婚姻并不是特别适合自己。他们的分手相当友好,在孩子的监管问题上也毫无矛盾,两人依然是很好的朋友,不过由于所在的生活圈子交集不多,联系还是淡了些。

她如实相告:“听说过,不过具体情况不清楚。”

“不得不说,虽然你的个性还是那么沉闷,品味倒是比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好不少,比如你身上这条裙子,很衬你的发型和肤色。”Draco对他人评头论足的时候总是理所当然地架势十足,就像project runway里的那些难搞评委,“上次我在Harry猫头鹰你的信里夹的那张照片你看到没?那个Osborn,他也是个工作狂,一写起稿来恨不得把自己弄到猝死的德行,也许你们能有话说——如果你们先认识一下的话。”

他不提这茬还好,一提Hermione就想笑——Draco竟然暗暗关心她的感情状况,想给她介绍新的男朋友。光是“Draco Malfoy在关心他人”这个事实,就够如魔似幻的。只是她真的暂时不需要男人,重新恢复单身生活后她得以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上,并因工作的成就感到更加快乐。就拿这个年假来说,也是因为她自己觉得该休息一下了,在这之前她早早便订好了和Pansy一起出远门旅游一趟的行程,不过在走之前她肯定要先来拜访Harry。

“谢谢你对我裙子的肯定,”她圆滑地说,把话题引开,“事实上它穿起来比买的时候紧了点,你知道,成天坐在办公室,又到了这个年纪,很难不发点福。倒是你,Malfoy,还那么苗条?”

Draco看上去对“苗条”这个形容既受用又厌恶:“我是没有身材危机,不过女人,这不是苗条那么简单。”

他屈起手臂,对Hermione秀了一下肌肉。“你以为当医生很轻松?我经常在医院里和巨怪啊雪人啊之类的庞然大物搏斗,梅林的胡子啊,那些生物,你不费上九牛二虎之力很难按住它们。比怪物更可怕的是小孩子们,当他们由于自己或者他们爹妈的愚蠢得上什么家常魔药治不好的病时,就会出现在医院里,自带无休止的噪音与不合理的力气,生活,就是这样磨练了我……”

“别听他吹,”Harry终于忍不住拆台,窃笑着,颧骨上的伤痕因此扭出一个弧度,“他每天下班后都会去健身房一个小时。”

“嗷,我恨你,蠢疤疤头!”被揭穿的Draco喊起来,作势向他丢去一块胡萝卜,Harry用一个悬浮咒接住了,又把它送回Draco盘中。

他拿出当年救世主的气势:“Malfoy,老老实实把你盘子里的胡萝卜全吃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方设法地丢掉它们。”

“哈,被圣人Potter发现了我的小小计谋。”Draco仇恨地注视着那块胡萝卜,口气冰冷,“我就是不想吃这种可怕的蔬菜,怎样?”

“那甜甜的肉桂卷你就一个都别想碰了。”Harry微笑,他知道自己胜券在握。

*** ***

Harry洗好澡出来,准备换睡衣的时候发现睡衣上扔了一叠有自己形象的人物闪卡,一堆脸上带着疤痕的缩小版Harry在闪卡里冲他做鬼脸,示意他走到床边去。

“这都是哪儿来的?”他捏着那叠闪卡问。

“那些比巨怪还讨人厌的小崽子们塞给我的。”Draco早早就躺在了床上,他的声音因为困意变得软绵绵、慢吞吞,“不知道哪个没带脑子的家长告诉他们Harry Potter是我丈夫,他们就兴奋若狂,不知天高地厚地吵着让我帮他们要签名。”

他侧过头,半掀起眼皮瞅Harry,满脸嫌弃:“什么时候人们才能从对你的盲目崇拜里清醒?我都要看腻你的脸了。”

“也许等你腻烦的时候,他们就清醒了。”Harry狡黠地对他眨眨眼。

Draco脸上泛起薄薄一层粉红,他的皮肤还是那么苍白,导致情绪还是那么难以隐藏。他呻吟一声,把头重新塞进枕头下:“噢,格兰芬多,我想念那个完全不会回击的格兰芬多。社会都对你做了什么?”

Harry就着灯光迅速签完了那叠卡片,钻进被子里,把他口是心非的伴侣拥入怀中。

*** ***

脸上新添的疤来自于一次任务,他是个傲罗,在任务里受伤其实很正常。

但Draco因此大发雷霆。

“你们干脆直接把他咒死,放血拿去泡圣水浇食死徒好了。”当时他极尽讽刺之能事,丝毫不给魔法部长留脸面——“‘啊,伟大的Harry Potter,全能的救世主,因为你是如此的叼,我们就是可以拖你后腿,反正拖一拖你也不会死的。’”

其实那一次也怪不得谁,Harry去追踪一个危险度极高的前食死徒,调查进行到收尾阶段的时候,他需要一份文书来实施抓捕,但出于某些敏感考量,魔法部迟迟不能完成这个程序,而Harry,行动永远比思考要快的Harry,在一份需要苦等的文件与一个听到风声准备逃走的危险分子之间,会做出什么抉择毫无悬念。

他单枪匹马闯进了那个食死徒的藏身之所。论魔法或者实战技巧,Harry不比任何人逊色,对付一个多年来东躲西藏、疏于练习咒语的黑巫师只是手到擒来,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这个食死徒颇有创意地用魔药喂出了一群变异石像鬼,这些生物飞起来攻击人相当麻烦,它们造成的伤痕也因为自带的毒素难以治疗,Harry在这上面吃了点小亏。

那段时间Draco调制魔药的速度堪称疯狂,可最好的效果也就是让Harry颧骨上那道疤痕不再流脓不止,慢慢愈合而已。

他不记得Draco在这个过程中骂过多少令人胆寒的脏话,有那么一段日子他甚至因为Draco的这种态度惴惴不安起来,也许他真的会嫌弃面目受损的自己?毕竟世人皆知,Draco Malfoy是不折不扣的外貌主义者,他明目张胆地苛责很多不够完美的事物。

不过这种忧虑很快就消散了去。

此刻,Draco在睡梦中又翻了个身,他的手摸到Harry脸上,无意识地将那条疤摩挲个不停,这是他自Harry受伤后新添的一个不良睡眠习惯,只是他自己不知道,Harry也没打算告诉他。

在他们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后,争吵和矛盾依然存在,Draco的个性还是很尖锐,他本来就对Harry工作的危险性一直不满,说起话来颐指气使的毛病也永远改不了,有时候他真能在这段关系里表现得非常绝情,喜怒无常得令人烦躁,可到头来,Harry脸上一条小小疤痕就能成为他的心病,他因为消除不掉它自己跟自己怄气。

Draco在乎他,比他自己以为的更在乎他。

这是一个让Harry内心柔软到几乎融化的小秘密。

“Harry……”Draco在说梦话,他的手指拂过那道伤疤,轻得像云一样的接触,却比任何灵丹妙药都更有效力,“……痛?”

强烈的爱意冲刷过胸腔,Harry用力把嘴唇按在他的额头上:“早就不痛了。”

他搂得太紧了些,Draco睡眠很浅,迷迷糊糊醒来了一点——“你还不睡?”

“这就睡,宝贝。”他充满感情地说,而Draco,在这么困的情况下还不忘“恶”了一声。

“晚安……疤疤头。”

“爱你,老秃龙。”

Draco在被子里踢了他一脚。


END


——————————

 @笑个球 你曾经说我写HD你一定看,看了还留至少100字的言,那这篇就送给你啦!爱你!不谢!


评论

热度(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