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瑟巴】大角鹿转向请注意 04 NC-17

Cyclops was right:

********

这是个有龙存在的故事。

此类对闪着金光的物品充满兴趣的生物带来了一长串的死亡和鲜血。在那只恶龙从天上坠落之前,有很多不幸的事发生了。这些不幸又附带了更多的、虽然没那么深重但依旧令人感到悲伤的不幸。

甚至连莱格拉斯和瑟兰迪尔实在谈不上和睦的关系也与它有关。

它是很多场死亡、身体上的伤痛和心灵上的空缺,它是屠龙者和密林之王失去的妻子,它是他们背后和脸上的伤痕,它是一种已经度过的时间、一种给予牢记的客观存在。

巴德遭遇那场灾难之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密林。瑟兰迪尔看着他长大成人,看着他迎娶他的妻子,有了三个孩子,看着他失去她。人类短暂的生命让他感觉在凝视自己所经历的过程的缩影,他想起他曾遭遇的、与之类似的灾难。莱格拉斯在那场交战后与他愈加疏远,他在处理这件事情上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他从未在莱格拉斯面前提过他的母亲,他掩饰这一切就像他掩饰脸上的伤疤,他习惯了此类的沉默寡言。

生命长度的差距并未使人类和精灵在感知上变得截然不同,即使是一只鹿失去了伴侣也会同样感到失落。瑟兰迪尔关注他的人类朋友,他希望能够为他提供帮助。

巴德重新回到密林时,瑟兰迪尔给了他一杯酒。巴德一口气喝完了酒,他们之间并没有说一句话。这个人类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到密林里有阳光照耀的、隐蔽的小块区域,没有走到靠近森林边缘的溪水边、谷地上,他站在那片森林最浓重也最常见的黑暗下,密不透光的阴沉大树在他的头顶。瑟兰迪尔能够理解他的心情,他经历过他所经历的,但人类没有那么长的时间来平复情绪——要完全平复情绪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时间拖得越长,伤口撕开得越长,不同的仅仅是深浅。

密林是个隐藏的最好选择,瑟兰迪尔曾在这儿待过整整一天,陪伴他的是那些蜘蛛网。他想和人聊聊,却像被长久的时间所拖累的盲鱼。即使他很快就从密林里走出来,很快就接受了他所遭遇的一切失去,他和莱格拉斯的关系也还是越来越差。而巴德则是另外一种情况,他和他的孩子们关系很融洽,比之前更加融洽,他在他们身上倾注了全部的情感。

在巴德来到密林的那段时间里,瑟兰迪尔就站在巴德的身边。他自己遭遇那些经历时,孤身一人,而如今他希望他的朋友能够有人陪伴。

他的人类朋友理解了这一切,他向他道谢,感谢他一直以来的所有帮助,他是个能够直白地表达情感的人,在这点上他和瑟兰迪尔截然不同。

巴德离开时,瑟兰迪尔让森林为他指引道路。

在屠龙者杀死那条龙之后,有一种东西被释放出来了,随之而来的五军之战则释放了更多的东西,整个孤山,整个长河镇都变得与原来不一样——莱格拉斯离开家,瑟兰迪尔拿回了他的宝石,巴德带领长河镇的人们在密林的边缘建造了新的聚集地,孤山再也没有恶龙的盘旋,矮人回来了,有些人却永远地离去……

所有的战争里都有死亡这个选项,瑟兰迪尔看到矮人和人类埋葬他们的领导者、好友、同伴,他们的生命脆弱如蜡烛的火光。精灵同样损失了很多士兵。但最终更多的人活了下来,在不同的土地上展开新的生活。

此刻,巴德还在他的身边,在经历了这个人类的半生之后,他们的友谊和情感真挚且熟悉。

巴德给了他一壶蜂蜜酒,他说人的一生就像是一只小指头,它被蜜蜂蛰了,疼痛不已,以为以后都得这样生活,却最终得了一小口蜜酒。

他们目前拥有的,就是蛰伤渐渐好起来之后的一小口蜜酒。

瑟兰迪尔亲吻了巴德的手背,那蜜酒的味道并不如蜂蜜美味,但他能明显嗅出白苜蓿的花香。

他们站起来,背靠着森林,望向远方。孤山、长河镇惨败的旧址、成片的羽扇豆映入他们的眼睛,夕阳斜射在森林的最上方,群鸟黑压压地布满天空,又很快消失不见。

瑟兰迪尔亲吻也拥抱了他的人类朋友,后者用杀死龙的双手抚摸他的长发。

一小簇半兽人向人类寻仇时,长河镇的居民和他们的屠龙者已经没有太大的气力去抵抗。瑟兰迪尔带了一队精灵去帮助他的人类邻居。

他到达那儿时,巴德被四个半兽人围攻,他们的刀就快要碰到他的脸。

瑟兰迪尔跨过去,他用一把剑削下两只半兽人的头颅,接着是另外两只。他失去过很多朋友、士兵,现在他不能允许失去又一个挚友。

他冷静地战斗,他的背靠住巴德的背。

他们合力打退了最后一轮攻击,半兽人落荒而逃。短期之内,他们都会躲进那不见天日的洞穴里。

当晚,他与巴德共享了一壶酒,孩子们在更里面的屋子里睡觉。他们坐在桌前喝酒,火光把瑟兰迪尔的发色染成金黄色。在他要离开之前,他把巴德压在门上吻他。这渺小的、寿命短暂的人类让他感到心痛又喜悦。情感的莫名其妙之处在于,它比任何一个神秘的森林、深邃的洞穴都更难以掌控。


后面的NC-17点击这里:http://ww3.sinaimg.cn/bmiddle/6e65421cgw1eoykgchn0lj20c82hpn9l.jpg


TBC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