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双铂金】送你去远方

北上七:

警告:

AU

密林父子(瑟兰迪尔+莱戈拉斯)

铂金父子(卢修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半转生,魔戒和hp的世界观交叉的产物

大概友情向

ET戏份有点多

有 al 哈德的暗示

洗白

ooc






莱格拉斯与德拉科并不算传统意义上的钥匙儿童,诚然,他们是邻居,都拥有共同的事业有成的父亲和不太熟悉的母亲,并且同整个街区的孩子一样不常见到家长,但这仅仅限于长大之后,曾经瑟兰迪尔与卢修斯都是宠坏孩子的不称职奶爸。

马尔福刚搬进来时整个街区都跑来围观,卡车来了一辆又一辆,包裹严密的大箱子被源源不绝的送入房门,老管家面容严肃的手着清单一一清点。莱格拉斯站在花园的栅栏边,这个时候的玉兰花开得格外香甜,他伸长了脖子张望,并且敢发誓放置在栅栏边那十八个箱子上的封条都写着“德拉科的玩具”,正当他打算向父亲抱怨自己没有那么多玩具时,大小马尔福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卢修斯马尔福先生有不输于瑟兰迪尔的柔顺长发,他们甚至连发色都奇迹的相似,表情淡漠,说出口的话有恰到好处的礼节:“德拉科,向我们的新邻居打招呼。”

“早上好,我是德拉科马尔福,这是我的仆人”小马尔福用他稚嫩的手指指向一旁趴着摇尾巴的金毛犬“多比,他是一位精灵。”

小马尔福脸上熠熠生辉的笑容让莱格拉斯打了个寒战,下意识的躲在了父亲身后。

而两位大人相互打量了一下,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丝浅笑,更高的那位微微低头:“你好马尔福,这是莱格拉斯,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早晨。”

马尔福一家四口人,如果不算那只金毛犬的话,大小马尔福和不常在家的马尔福夫人,以及一位老管家。恰好,瑟兰迪尔家也是四口人,瑟兰迪尔和莱格拉斯,老管家加里安以及挂在墙上再也不会讲话的夫人。德拉科被送进了与莱戈拉斯相同的托儿所,原因简单而直接,这里家长可以延迟一两个小时来接宝贝们回家,如果他们实在太过忙碌的话。德拉科不到一周就找到了自己的小团体,开始了胡作非为的校园生活,而莱格拉斯与他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也保持着好孩子的形象。

有阵子德拉科喜爱托儿所用来当饭后甜点的巧克力布丁,莱格拉斯见德拉科三两口吃完了碟子里的布丁,然后便一直对着空碟子发呆,他有些不忍,于是把自己吃了一半的碟子推给苦恼的金发小孩,对面沉思的小孩讶异的抬头,随后上天入地都不忘拉上自己的乖宝宝邻居。


两个大人公事繁忙,而管家们光是打理着家里的种种事宜便已经分身乏力,于是当瑟兰迪尔与卢修斯第三次在托儿所的门口碰见时,处于对金发邻居的莫名信任,对轮流接送孩子这个决定一拍即合。


莱戈拉斯有个小秘密从小一直揣在身上——他爱死了马尔福爸爸的手杖,那像是上个世纪世袭贵族的产物,代表着威严和压力,也许还藏着一把刃口雪亮的宝剑,于是他爽快的同意了这个减少自己与ada相处时间的决定,更何况印象中的马尔福先生是那样一个温柔的人,他甚至允许德拉科用手抓他的头发,从他的肩膀上抓住手杖的顶端一路滑下来,这是瑟兰迪尔永远不会允许他做的事情。


而德拉科却也格外喜欢瑟兰迪尔的王冠和举止投足间不自觉的流露出的神秘气息,他这样对莱戈拉斯形容“像一个古老的,沧桑的魔法国王一样”。


正巧那天卢修斯赶着出差早早的去瑟兰迪尔家道歉,并且请求瑟兰迪尔能帮他接一次孩子,瑟兰迪尔昨晚喝得略微有些多,摆摆手表示知道了,转眼就抛到脑后。等那轮火红的太阳开始慢慢下落时他才反应起了今天没人接孩子们,给托儿所打电话却被告知两个小孩子早就离开了,瑟兰迪尔看了一眼加里安,对方眼神迷惘,于是他只好寄托于邻居家的管家可能先行一步了这样的想法。


他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直到天空从火红渐变成了澄澈的蓝色,星斑点点的洒在头顶,两个小孩手拉手独自出现在街边的身影被余晖拖得长长,瑟兰迪尔几乎是奔了过去,却在离孩子只有几步的距离停了脚步,他不想吓着孩子,只是深吸一口气稳住颤抖的声线:“莱戈拉斯,我是否教育过你不要一个人离开托儿所?”


小小的蓝眼睛对着父亲欲言又止,看了半天父亲生气的模样又转头望向身边的小伙伴,最后低下头,德拉科却用欢快的嗓子回答道:“可是先生,多比来接我们了啊。”


瑟兰迪尔正打算询问这个多比是何方神圣,余光却看见了那只大大的金色牧羊犬,两个小孩子一齐用闪亮的眼睛盯着他使他一个单字也说不出口,最后他舒了一口气,抿起嘴角露出些微的笑意。


“好吧,看在多比是一位小精灵的份上。”


于是两个小孩子迸出了灿烂的笑脸,似乎要灼烧天际。


莱戈拉斯尝试着用他那知识不够渊博的脑子去理解爱情这件事,于是他这样对着大小马尔福以及多比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那天ada来接我和德拉科,他发现地下有一只钢笔,我把钢笔捡起来交给ada因为那正好是ada惯用的牌子,所长就从门口出现了。”


“喔我记得那天,所长是个黑发总是很严肃的老妖怪。”德拉科打断了他的话,仰头对自己父亲描述了一下主人公之一的相貌。


“闭嘴德拉科”莱戈拉斯有些不耐烦,然后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然后ada笑了一下就拉着我们走了。后来每次ada来接我们都能遇上所长先生,我想也许所长是对我和德拉科在托儿所的表现不太满意,为了防止马尔福先生您先知晓了德拉科那些事情生气,我便建议他找我ada聊一聊,哎,每次回想起那天就觉得我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他学着大人那样叹了口气“于是他们吃了一顿耗时五小时的晚餐,把我和加里安丢在家里啃水果。回来的时候ada心情不错,我还以为所长并没有说我的坏话。后来所长天天往我手里塞一支玫瑰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喜欢莉莉小姐。”


德拉科嘲笑他:“所以你就把那些玫瑰全部塞给了隔壁班的陶瑞尔?”


“我怎么知道他会喜欢上ada,那个老妖怪!”


莱戈拉斯几乎要尖叫了:“而且ada居然还把他带回家!!”


卢修斯刚刚正在剥橘子,他仔细的理去了果肉上粘连的白色脉络,分走了一半后递给了德拉科另一半,德拉科顺手掰走了五分之三递给莱戈拉斯,把剩下的五分之二塞进自己的嘴里,多比在一旁看着摇了摇尾巴。


“你能想象吗!?才四个月他就来了我家十三次!ada陪他出去听音乐会听了五次!维拉!说不定他们还趁着我在托儿所偷吃加里安放在冰箱里的布丁!”


“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


“他每次来我家ada都要把我赶出来,然后我就在你家的那颗大树上用小刀划一下。”


德拉科嘴里含着果肉,他嚼吧嚼吧的咽下了嘴里的东西才尖着嗓子叫嚷起来:“噢先生,那爱情可真是一个令人烦恼的东西啊,他居然能打搅到我家的树!”


当然爱情不仅仅是音乐会和幽会,当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多争吵时两个小孩子才体会到了这种感情的真正可怕,他们在瑟兰迪尔家的客厅吵架,加里安会躲在厕所装作大号,房子里不断的传出指责和咒骂,随后是东西破碎的声音,孩子们对望一眼,满满的惊恐,莱戈拉斯担心自己的父亲会否被伤害,德拉科想起他家随意放置的水晶球现在是否已经滚在地上碎成了玻璃渣。卢修斯在一旁思索了许久,终于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唤两个孩子过来,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帮他把停在门口的那辆黑色轿车车胎的气放掉,两个小孩子面面相觑,理解了卢修斯所说的话以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埃尔隆多在经历了一番精疲力尽的争吵以后拖着疲惫的脚步离开爱人的家,他穿过花草茂盛的花园,然后发现车的轮胎气已经被小孩子放掉。


黑头发的成熟大人微微一笑,转头回去敲开了瑟兰迪尔家的门。


事后瑟兰迪尔奖励了两个小孩子一人一颗牛奶糖,孩子们盯着掌心的糖决定把这份功劳私藏。从此埃尔隆多每次去爱人家总会遭遇不明事件,轮胎气被放掉,公文包被挂在树上,挂在一旁的外套莫名其妙的消失,直到埃尔隆多从床上起身后发现自己的内裤不见了瑟兰迪尔才理解到事情的重要性。


于是莱戈拉斯被吊打了一顿。


德拉科和卢修斯在隔壁听着啪啪啪的声音对坐无言过了一晚上。


又过了很久,德拉科和莱戈拉斯一起坐在马尔福家花园的那棵大树下,此时正值盛夏,但是他们不嫌多比毛多反而当抱枕一般靠着,莱戈拉斯望着自家大门许久,终于幽幽的问出了一句:“你说我会不会有一位黑头发的后妈?”


这显然是一个很难以回答的问题,德拉科想了许久才露出他那招牌的笑容。


“值得庆幸的是无论如何你也不会拥有一位黑头发弟弟。”


这显然是一个睿智的回答。


大概是德拉科十岁的时候,他从家里找到了一本用古英语写的书,和莱戈拉斯研读了半天来了解到这是一本魔法书。


于是他们开始制作自己的魔法棒,莱戈拉斯从家里那古老的东方瓷瓶里抽出了颜色最亮丽的羽毛,然后一本正经的把几颗宝石和墨水倒进锅里,德拉科从地上找出了形状最好看的枯树枝,还忍着痛刺破手指滴了一滴血进锅里,那口锅瞒着加里安烧了一天一夜,关掉火的那一刻两个小孩子都开始相信那根魔杖可以释放他们蕴藏在身体里的魔法,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魔咒。


但是他们真的看不懂那本魔法书。


两个小家伙花了一周的时间去构思什么样的发音能够唤醒魔杖,终于在一周后的午休时间被埃尔隆多没收了那根魔杖,没收的过程极其惨烈,德拉科握着魔杖死不撒手,一瞬间那枯树枝似乎真的开始发光,白光过后整个教室的灯都熄灭了,埃尔隆多愣了一秒,终于发怒。当天下午就有电工来修好了灯泡,大胡子对埃尔隆多保证这只是跳闸而已,绝不会再无故熄灭了。德拉科抱着膝盖在角落里咒骂埃尔隆多,莱戈拉斯在旁安慰德拉科没关系ada会帮我们把魔杖要回来的,却没料到瑟兰迪尔把魔杖交给了卢修斯。


卢修斯生气了。


由于马尔福家从不体罚,卢修斯只是当着德拉科的面把枯树枝折断了扔出窗外,然后宣布德拉科三天不准离开自己的房间。


“希望三天后你能明白你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


德拉科不懂愚蠢的是他与埃尔隆多顶撞还是相信魔法,但他在哭了三天后仍红着眼眶在父亲面前认了错。


莱戈拉斯又去安慰德拉科。


“大人就是这样,魔法也好精灵也好,他们的眼睛里只装得下宝石和支票。”


“别哭了”


那时候他们已经隐约有了钥匙儿童的影子,瑟兰迪尔和卢修斯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德拉科和莱戈拉斯总是和多比一起踏上回家的路程,时间冲淡了记忆里那些父亲微笑的面容,小孩子总会忘记有一天ada在漫天星光和夕阳的交汇处正经的原谅了多比与自己,也会忘记那些入口甘甜的橘子瓣,万物都安静的运转着,身躯一段段的拔高,脸上的稚嫩慢慢褪去,然后走向不可挽留的结局。


德拉科十一岁时被送去了遥远的岛上念书,他离开的那天莱戈拉斯没有去送行。莱戈拉斯几天前从树上掉了下来摔坏了胳膊正躺在医院里,他做了个梦,梦里火车呜呜呜的开向远方,天空是自己眼中的冰蓝色,醒来后他想,那个小少爷怎会坐火车呢,不让卢修斯先生给他包一架专机就很不错了。


后来他们就写信,莱戈拉斯与德拉科吐槽瑟兰迪尔与卢修斯的新衣服完美诠释了老年人的品味,邻居家又被弟弟赶出家门的笨蛋大锤,总是吵吵闹闹的街道,被ada赶去练箭法无意间伤到的小兔子,加里安又开始叽叽喳喳而ada却总是神龙不见首尾,德拉科鲜少提及学校的事情,莱戈拉斯不自觉的唠叨着写下‘别太张扬,多交些朋友’的话语,但从回信的字里行间来看小少爷过的相当不错。


通信间德拉科询问莱戈拉斯是否有了喜欢的女孩,莱戈拉斯觉得好玩就寄了陶瑞尔的照片过去,不到一天他就收到了一封会说话的信,信里小少爷的声音又恢复了童年的尖尖细细。


“莱戈拉斯!!”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真的喜欢红头发!!!”


他本想重播一遍,但是信在说完话后就燃烧了起来。


为了收到第二封会说话的信他又寄了隔壁班的阿拉贡的照片过去,但这次许久都没收到回信,在他以为德拉科生气了正准备写信道歉的时候却收到了一个大大的包裹,拆开看是一瓶颜色奇怪的粘稠液体,标签贴着“德拉科的洗发水”,小少爷随后又追加了一封信表示这只是魔药课的作业。出于对德拉科人品的信任,莱戈拉斯没把洗发水送给阿拉贡。


刚开始德拉科还会在几个学期的间隙回来,莱戈拉斯带着他去森林玩,但渐渐的他就不回来了,只剩下有一封没一封的信件,也许是顾虑着不知何时才能再写,那些信件总是格外的长。


其中一封他说爱情真是一个糟糕的东西啊,莱戈拉斯回信说希望你的那位黑头发经常洗澡。


他的日子也不好过,课业压力逐渐加大,休息的时候与其待在家里写不知道何时能得到回答的信他宁愿跑去不远的森林,整日整夜的待在树上,加里安拿他没办法,去瑟兰迪尔面前告了几次状却毫无用处,瑟兰迪尔也忙,忙得连看见自己儿子都觉得头痛,渐而他只能看着孩子的背影,正如莱格莱斯也只能看着他的背影,隔着手伸出去却总差了一两厘米的距离。


莱戈拉斯还有好多事情没告诉他的小少爷,比如那天他在湖边遇见一个白发苍苍衣衫褴褛的老头,随便聊了两句后老人告诉他魔法是真实存在着的,那是一个上天赐予的礼物:比如他在多比的小房子里找到那断了的枯树枝,比如德拉科曾经说的很讨厌的秃子再也没去过他家找卢修斯,比如他某天突然发觉卢修斯的头上出现了些许白发,自己的父亲也用上了手杖。


这些都是小少爷也许不会再在意的事情。

那些事情不说闷在心里久而久之就忘了。


他忘了多比曾经是一位小精灵。


阿拉贡要去一个森林拍纪录片,他说要跟着去,于是在瑟兰迪尔儿大不中留的叹息中离开了家。

那天玉兰花的香气格外浓烈。


瑟兰迪尔觉得自己与卢修斯同病相怜,自然看见邻居时要亲热一点,没事儿干就去找他喝酒,醉了就待在他家的露台上睡一晚上,父亲们相互交流着孩子幼时的趣事。瑟兰迪尔提及德拉科小时候及其喜欢吃布丁并且毫不客气的指着卢修斯的鼻子说“我家冰箱里一半的布丁都是你家小子干掉的!”,卢修斯喝的晕乎口齿不清的嗤笑道“谁让你有个吃里扒外的儿子”。


话一出口才明白伤人,他愣了两秒酒也醒了大半,看着对面好友苍白的脸不知安慰什么好。


“莱戈拉斯挺好的。”铂金发色的君主仰头看着宝石般闪耀的星空,眼睛略微湿润着:“他很勇敢,善良,乐于分享,他完全成为了他应该长成的样子,如果他离开了就不再回来,那也挺好。”


低头后喝了一口酒瑟兰迪尔又换上了戏谑的笑容:“你儿子在托儿所可没少闯祸啊,只是都被埃尔隆多拦下来了而已。”


“哼,这只能说明德拉科完美继承了马尔福家的优点!!”


他们聊到每隔一天就要走过的归家的小路,街角那家咖啡厅售卖的蜂蜜饼总是让孩子们挪不开脚步,莱戈拉斯会在春天来临的第一天摘下刚绽放的花朵回家小心翼翼的插进ada书房的花瓶里,而瑟兰迪尔总认为那来自于加里安的细心,德拉科偷偷叠了不少千纸鹤准备送给莱戈拉斯当生日礼物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雨破坏了,聊起了瑟兰迪尔对孩子的严厉与莱戈拉斯始终如一的敬仰,德拉科善于讨好人的笑脸和总是装着坏点子的小脑瓜,他们同样聊起了那些来自孩子的曾经近到令人疲倦却又渐渐消失的依赖,聊到孩子们在未来可能遇见的麻烦,那些黑暗与光明的对立,那些难以抉择的选项,那些放不下的好友和可能会糟糕到极点的爱情。


“在医院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粉红色的一团,那么小”


“他向我撒娇的时候就好像永远不会长大一样。”


父亲们遥望着远方灯火一同感叹着。


“可是他就这么长大了”



——————————————————END——————————————


小番外

交流完儿子童年趣事的两位父亲内心os

瑟兰迪尔:该不会小叶子真!的!喜!欢!隔壁那个金发小混蛋吧!仔细想想马尔福家的小子皮相也不错总比那个不洗头发的阿拉贡好,基因的力量太强大儿砸我想抱孙子TvT

卢修斯:小龙居然给隔壁的混蛋小子折千纸鹤!!!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隔壁这个出柜出就出也不知道当着孩子避讳点!小龙被带弯了怎么办啊!!!!!


父亲们:我的内心当时是崩溃的QVQ


————END————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