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未授翻】(Thilbo)独守空屋(HE)P5(完结)

hana0_别拿狗血不当粮食:

Bilbo鼓励矮人尽量光着脚,Thorin为此感到深深的焦虑。

“我感到非常暴露。”他抱怨道,在潮湿、微凉的泥土里蜷起脚趾。“必须这样做吗?”

“你会习惯的。”Bilbo向他保证,抬起手里的烟斗,“而且,你正在尝试融入我们的习俗,如果总是穿着鞋,永远也别想被接受,你知道的。”

“哈比屯所有人都喜爱我。”Thorin强调。

“他们喜欢你是你的幸运。”Bilbo带着溺爱的微笑对他说。

令人欣喜的是,事实如此。起初大家对待Thorin还有些怀疑,但是很快一个矮人跟Baggins先生住在袋底洞的消息传开了,大家的态度也随即改变。不管怎样,Thorin饭量大、抽烟草、热爱在户外耕作、喝多了还会唱一些糟糕的下流歌曲,邻居的哈比人意识到Oakenshield先生是个有哈比心的矮人时,便敞开胸怀接纳他。Bilbo一生中从未如此感谢他的矮人能有半身人的灵魂,虽然Thorin跟他的哈比邻居一起爬上绿龙客栈的桌子,一边把酒洒得到处都是,一边嘶吼着祝酒歌时,他不得不竖起领子把脸藏起来。

Thorin是表面冷硬,内心善良的类型,而现在他会尽可能表现出礼貌。虽然比其他哈比人高出许多,但是他能很快融入其他人中,不管是少年还是少女,小孩子还是老人。老Violet Chubb喜欢捏着Thorin的脸,告诉他照顾好亲爱的Baggins先生,而Thorin会结巴着红了脸,嘀咕着自己的语言作为回答。Thorin同样深受哈比人小朋友的喜爱,小孩子总喜欢黏在他腿上,不管什么时候他经过田地,总有几个不愿意放他走。Bilbo走出袋底洞经常看到Thorin坐在草地上,隔壁Bracegirdle家的小女孩给他挂上雏菊花环,或者把他当做攀爬架,而矮人无动于衷地抽着他的烟斗,不做任何评价。“亲爱的,有个孩子爬到你身上了。”

“我知道。”Thorin会咕哝道,那时Bracegirdle女孩们正抓起一把草塞进他头发里,而矮人像圣人一样带着全然的耐心和隐忍不为所动。“请把晚饭延后。”

尽管Bilbo喜欢看Thorin穿他的矮人正装,但是始终他们需要做几套新衣服。Bilbo叫了几个镇里的裁缝,按照Thorin的尺寸缝制了所有能想象到色彩的马甲、裤子和夹克。那是一个九月的早晨,刚刚下过雨,Bilbo看到Thorin披上白色的衬衫,系上宝蓝色马甲的扣子,然后把银线滚边的马甲塞进黄褐色的裤子里。胡子修剪得整齐利落,长长的黑发小心的编成辫子,光着脚,Thorin看起来从未像此刻这样像一个真正的哈比人。Bilbo注意到Thorin专注地盯着镜子里的影像,下巴收紧,双眼带着可疑的湿润和光芒。Bilbo小心地舔舔嘴唇。

“Thorin?”他小心地问,“你还好吗?”

Thorin捏紧又松开拳头,反反复复做了几次。

“我只是——”他开口,然后停下来,咽了口唾沫。“我从未想过我会感觉如此满足。”

“嗯,这是你应得的。”Bilbo轻轻说,“特别是你。”

Thorin转向他,“谢谢你,”他真挚地说,“为了所有一切。”

Bilbo因为尬尴整个人变得羞红发热,所以Thorin在他匆忙撞倒走廊里的一摞纸逃跑回书房前抓住他,把他抱起来亲遍他的面孔。Thorin想跟上去,但是地板上撞翻的东西抓住了他的眼球。他蹲下身,皱起眉,在Bilbo五花八门的羊皮纸和书里翻出一幅熟悉的图画,认出那是什么之后矮人吃惊地瞪大双眼。那是一幅Bilbo的旧画像,大约十二年前,看起来更年轻、疏离,抬着下巴,嘴角勾起小小的微笑。画像的头发比现在更长,上面两颗纽扣敞开着,露出下面的锁骨,颈部被汗水濡湿了。Thorin记得那时他们坐在比翁之家的门口,他用粗犷的线条勾勒Bilbo的轮廓,呼吸着空气里松针、潮湿土壤和马鬃的浓郁芬芳。

【十二年前的回忆】

“你为什么画我?”Bilbo好奇地问,他放下手里的烟斗,瞥向Thorin的方向,想要看清他的画。粉色干涸的嘴唇间吐出一个个银色的烟圈,Bilbo拨开汗湿前额上的蜜色卷发,大大的榛绿色双眸疑惑地看向Thorin,焦虑和缺乏睡眠使他的眼眶深陷,笑纹也变得更加明显了。“Thorin?”Bilb再次问,声音轻了许多。

Thorin心里有很多答案,但是他没有足够的勇气宣之于口。因为我可以。因为那是你。因为我们。因为千百种理由。因为我想让你在我们分别后留着它。因为我是个懦夫,而我甚至不敢在我们心照不宣时开口说出真相。因为我可以让此刻化作永恒。因为当你化作尘土、我死去以后,我仍然能留住这个,即使这完全不够,因为多少都永远不够。

在中土世界,矮人是以恬淡寡欲著称的种族。精灵和人类就是这样认为的,因为矮人喜欢住在地下,他们的心也像他们凿出的石头一样冰冷、坚硬,仿佛他们的真爱只给了宝石。那并非事实。矮人,碰巧是情感最丰富的种族,即使不是顶尖的也是各中佼佼者。他们的感情恒久、深邃,像地底的金脉,像装在口袋里的宝石一样藏得严严实实,而且他们感情丰富,也会轻易大笑、微笑,或者哭泣、大喊作为发泄情感的途径。他们对爱的追求是传奇式的。矮人非常忠实于自己的伴侣,严格遵守一夫一妻制,并且占有欲极强。像精灵一样,他们与伴侣的结合是一生一世且无法撤回的。他们用土地般的耐力爱着彼此,像大海一样永无止境,他们的爱一直延续到生命的最后一口呼吸。

但是,由于恐惧,Thoirn没有说出口。他抬起头对上Bilbo的双眸,感觉仿佛有人有规律地用指节敲打他的肚子,仿佛有人用力挤压他的肋骨,直到呼吸离他而去,仿佛深陷火海,冰火两重天。Thorin吞下想把一切告诉Bilbo的冲动——Thorin有多么愿意陪伴Bilbo走遍中土每一寸土地,远至西海,东到洛汗的荒漠,越过哈拉德的沙漠到达最南部,穿过佛洛威治最凶险的雪原到最北方;Thorin有多么乐意为他焚毁树林,为他搬走山峦、晴空,为他勇往直前,在黑暗寂静的曼督斯行走。Thorin有多么愿意为他藐视奥力和伊露维塔,全都是为了他,只为了他。

理解我,Thorin无声地祈祷,请理解我。

我愿在心跳动一拍的瞬间为你放弃一切。

Bilbo失去研究Thorin为什么画他的兴趣,回到他的烟斗上,一边小声嘀咕矮人有多么神秘。

Thorin看着阳光在Bilbo卷发上折射的金光,矮人动了一下。

“如果有什么话就直说。”Bilbo背对着Thorin说。

【回忆结束】

 

十二年后,Thorin终于明白了。

爱情,他终其一生认为庞大、高贵的情感,在某种意义上确实像天上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但是,不,Thorin想,他恍惚地穿过袋底洞的大厅——他的大厅,现在这里是他的家,不仅仅如此。那是将爱情化做实体简单、轻易的小把戏。就像你不能在空气里盖一栋房子,爱情不是靠宏大的誓言建立起来的,爱不是熊熊火焰,爱是烈火燃尽后留存下来温柔、明灭的余烬。

爱是土壤和水分,坚不可摧、牢不可破。

是Bilbo头发的味道,是他面颊上挂着的面粉;是Thorin坐在扶手椅对面把脚放在Bilbo大腿上,看着Bilbo一边心不在焉地读书一边在他的脚上画圈的惬意;是Thorin披着满身尘土嬉皮笑脸地晚归,Bilbo抱怨他脚上的泥巴弄脏了地毯的唠叨;是黎明昏暗光线下不经意擦身而过时懒洋洋不管落在哪里,亲昵、湿润、充满渴望、诉说着“我很高兴你回家了”、“请永远不要离开我”的亲吻;是Thorin在厨房水槽边削马铃薯时,看到Bilbo在窗外挂起浆洗的衣物后的低声哼唱;是Bilbo用灵巧的手指梳理Thorin的长发时,把一根根银色的发丝遍进辫子里的体贴;是在春雨中飞奔一英里回家,泥巴溅了一腿时,Thorin带着微笑为Bilbo撑起外套的情不自禁。是酷暑在干枯的葡萄蔓下打盹,是凉秋在果园里摘苹果。是寒冬飘雪倒在床上时倾听彼此的呼吸,耽溺彼此温暖的肌肤,感受强壮的心跳,享受私密的安全感。

Thorin叠起画像,跟Bilbo装裱起来的依鲁伯地图放在一起——亲爱的哈比人是那么多愁善感——然后他在书房里找到Bilbo。Bilbo若有所思地轻弹着他的吊裤带——那是无意识的小习惯,不太高兴地盯着他的一堆书。书房有山那么多的书本,关于各个领域、层面的残破书籍,都是用不同语言写成的。

“我打算放弃一部分,”Bilbo说,他插着腰叹了口气,听起来是那么悲伤。“没有足够的空间了,如果哪天你绊倒在一摞精灵艺术史时,说不定会摔断腿。”

Thorin的胫骨上还留着因为那摞该死的精灵书造成的一块淤青,但是那无关紧要。

“Bilbo,”他在勇气离开以前开口,“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爱你?”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把一部分送给临水区的图书馆,但是那里只需要精灵语言类的书籍。”Bilbo发出哼的一声,然后转过身面向Thorin。“等等,什么?”他说,看起来有些迷惑,“你曾经告诉我——?什么?你又撞到头了?”

“没有。”Thorin辩护,尽管他是那个经常把前额撞在储藏室门框上的人,但那又不是他的错,是那扇门比其他门小的原因。“你没听到我说的?我说我——”

“是,爱我,你说第一遍的时候我就听到了。”Bilbo打断他,卷起袖子。“你能帮我把这些搬到前门吗?至少要把他们从书房挪走。”看到Thorin没有动作,甚至没有一块肌肉打算移动后,Bilbo抱着满怀书册看了眼矮人站的地方,哈比人的脸上因为手上书本的重量微微泛着红晕。“Thorin?”Bilbo喘息着问,“怎么了?”

“自从十二年前认识你,直到这三年住在一起的时间里,”Thorin小心地说,“我从未说过一次我爱你,原谅我,但是我仍然期待能得到更强烈的回应。”

“哦,是那个。”Bilbo呼了口气,放下书重新站起身,他的脊椎发出一阵喀哒声。“Thorin,我知道。或者说,我早就知道了。我知道你爱我,你不会跟你讨厌的人结婚,不是么?”Bilbo大笑起来,笑声有些焦虑,他抬起手露出手腕上的手镯,“我一直认为它是,你知道的,某种暗示。”

Thorin看起来有些泄气,“暗示是不够的。”他坚持,“我是个傻瓜、懦夫,而且我一直陷在自我满足中,忘记告诉你我这些年的真实感受。”

Bilbo尴尬地咳了一声,用手背擦了擦汗湿的额头,拨开沾湿的卷发。从他看起来多么不自在判断,Bilbo一丁点儿也不习惯矮人的情感猛攻。就像试图在飓风中处之泰然,或者吞下洪水——很简单,那根本不可能。“Thorin,没关系。”他说,温和而平静。“我一点儿也不介意。”

从他风雨欲来的表情和手指握成拳头的方式判断,Thorin无法肯定。“不,那是不可接受的。”Thorin说,他的蓝眼睛闪着危险的光,浓密的眉毛差点打成结。“有多少次你告诉我你爱我?今天就说过多少次?”

答案是五次,而且是到11点时的答案。但是Bilbo为了挽救他仅存的自尊,决定假装不记得。“Thorin,真的没关系。”他强调。

Thorin用矮人语言吐出几个字眼,都是深沉的喉音,然后他摇了摇头含糊地说,“啊,不,不是用我的语言。”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

“我爱你。”Thorin翻译,那些词语冗长、陌生,但是从Bilbo倒退了一步、手掌掩住惊呼的反应看,像是被打了一耳光一样。Thorin看起来异常满意,好像至少得到强烈的反应让他感到很自豪一样。“我爱你。”他用更加响亮、饱含爱意的方式重复,“胜过世上所有的珠宝和贵重的金属,我爱你,Bilbo Baggins。我爱你胜过我的王位。”

“不,停——停下。”Bilbo结结巴巴地命令,徒劳地指向Thorin。“那不公平。”

“为什么?”Thorin带着得意的笑容问,“我不被允许说我爱——”

“好吧,停下,你现在可以停下了,停。”Bilbo慌乱地说,他的脸和耳朵发出亮红色,然后他抓住Thorin的衣领,把他拉过去在唇上落下响亮的亲吻。“我只是——只是一个哈比人。”Bilbo绝望地贴着Thorin的嘴唇含糊地说,感受Thorin的手指穿过他的发丝,抓住手里的卷发将他拉得更近。“我没办法应付所有这一切。”

Thorin哼哼着发表反对意见,“你十二年前也是这么说的。”他提醒道。

“你知道,我第一时间跑出去追上你就是为了证明你是错的。”Bilbo羞恼地说。

“哦?”Thorin挑起眉。“你首先考虑到的因素是我,真是受宠若惊。”

Bilbo用手指戳着他的胸口。“不,是为了证明我不是个杂货店老板。”

“没错,你为此作出了充足、肯定的证明。”Thorin承认。

“但是现在我嫁给一个。”Bilbo深情地说。

“是啊,”Thorin假装不高兴地抱怨,“多么不幸的遭遇。”

“哦,你乐在其中,别那么粗鲁。”Bilbo蛮横地说,猛地拉下Thorin的胡子辫,“现在,帮我把这些书搬走。完成后别忘了洗手,你还要准备晚餐。”

“是。”Thorin心不在焉地回答,他的手指抓住Bilbo柔软的马甲,对着这个荒谬的小家伙露出微笑,他愿意为他毫不犹豫地放弃自己的王位,现在想想,即使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在一阵心跳的时间内做出同样的决定。“没错,我会做的。”

Fins


如果喜欢这篇文字,请留下你的足迹,谢谢

后记:最幸福的莫过于打下“完结”字样的时刻,满足感、幸福感油然而生。这篇文章算是一个有趣的小短篇,把起程转折安排的非常巧妙,开始哀伤的气氛几乎让人绝望,中间Bilbo渐渐平稳的生活几度让人以为会有些题外的小小变故。峰回路转后才真真是柳暗花明,幸福就在拐角处。这样的结局也是每个看完原著的Thilbo粉心中仅存的星火希望——“Thorin其实没有死吧?!”、“总有一天他会回到Bilbo的身边”、“一生颠沛流离,最后应该给矮人国王一个幸福安泰的晚年啊”,于是最后所有的妄想变成Thorin在哈比屯平淡而温馨的夫夫生活,愿他们在这个世界里永远幸福~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