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美隊2/RPS]【盾冬】Sweet Kid (1)【evanstan】

Rhapsodie:

Lullaby For The Soldier的續篇,如果不先看大概看不懂設定(雖然風格會差很多XD)

懶得看的話大致說一下劇情:吧唧被九頭蛇抓走後隊長追過去在被囚禁的情況下兩人生了一個孩子,後來被培育成冬兵,父子三人七十年後相認團圓

一切都要感謝 @cssu 姑娘提供的這個梗!詳情請看姑娘這篇

簡單來說就是一開始高冷後來卻在雙親跟復聯的哥哥們的寵溺之下變得軟萌的384,身為美國隊長跟巴恩斯中士的獨生子,過去悲慘的身世讓他一下子就受到大眾矚目,一舉一動都被媒體緊追,同時注意到他的還有確定出演美國隊長的CE……

雖然想提醒一下盾冬、尼綠、寡鷹都是AO,CE/384是雙A,不過這應該不是重點XD

一切都是YY!AU!OOC!含有ABO生子雷,不喜勿入

 



___



「Sebastian,早安。」

「早,睡得好嗎?Sebby。」

點了點頭,向兩人回道:「早安,Papa、Daddy。」後,冬兵在他的雙親,美國隊長跟Barnes中士的早晨問候下走到餐桌邊在他固定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低頭看著面前桌上兩人為他準備的培根太陽蛋吐司,還有一杯柳橙汁,再抬頭看向溫柔的笑著凝視自己的兩人,冬兵覺得左胸裡面湧上一種暖暖癢癢的感覺。

自從他被眼前這兩人帶回家並住在一起已經快一年了,他已經很習慣被稱呼為Sebastian。

雖然他有時候還是會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叫做什麼,因為Bucky跟Steve有時會叫他Sebby、Tony叫他Seb、Clint會叫他Sabs、Natasha叫他Sevastyan,只有Bruce、Sam跟JARVIS會完整的稱呼他Sebastian。

這讓冬兵常常感到混亂,但是他並不討厭。

不管是何種形勢,其中或帶有純粹的親愛、想到什麼好玩的事時的戲謔、聽到他過去遭遇時的憐憫與同情、單純的喜歡、在他不小心做錯了什麼--那通常是在冬兵出任務時不聽美國隊長的命令橫衝直撞時會被帶著怒氣與驚慌的大聲吼叫。

而不管是哪一種,他們在呼喚自己時的音調都是帶著感情的,不像過去在九頭蛇時,他只是空白虛無的資產,連人都算不上。

Steve說這個名字的含意是“值得尊敬的”,是Steve跟Bucky煩惱很久後才決定了的,他們希望過去只是被當成一件物品的冬兵今後能夠比起任何人都受到尊敬,他值得被如此對待。

所以冬兵--或者該說Sebastian--很喜歡自己的這個名字。

微笑的看著他們兩人的獨生子默默的把早餐吃進肚,Bucky突然想起一件事,轉頭看向正在用叉子挖豆子的Steve。

「Steve,」Bucky與抬頭看向自己的天空藍相對,「你還記得軍方跟好萊塢合作要拍你的傳記電影吧。」見Steve點頭,Bucky將一張資料展示到Steve面前,「飾演你的演員已經敲定了,叫做Chris Evans,長得還真的跟你幾乎一模一樣。」

Steve有些驚訝的看著資料上那個叫做Chris Evans,「真的很像。」

「當然,還是你好看多了。」Bucky站起身越過餐桌輕輕地捏了捏自己伴侶的臉頰,笑得甜滋滋的。

任由Bucky捏著自己的臉頰,Steve掃了一眼資料上關於其他演員的名單,看到上頭獨獨缺了Bucky Barnes,忍不住問道:「飾演你的演員呢?」

雖然知道這點力道對超級士兵的臉皮根本不會造成任何影響,Bucky還是揉了揉被自己捏過的部位鬆開手,往後坐回自己的位子上,「還沒拍定。」

聞言,Steve挑起眉,「但你是我的伴侶,是除了我以外最重要的角色。」

「就是這樣才難找吧,」Bucky幫Sebastian把吐司抹上花生果醬後遞給他,「難得找到一個跟你長得那麼像的演員,那麼飾演我的也必須很像,不然觀眾看起來會很突兀。」

Steve點頭表示同意Bucky的話,幫Sebastian在他喝完的杯子裡倒入新的柳橙汁,「不過要找到長得像你那麼美好的人實在很難。」

「只有你那麼覺得。」Bucky雖然嘴上那麼說,但是臉上滿是笑容,顯然他伴侶所說的話很受用。

因為現場只有他們一家三口,所以並沒有人提醒他們,他們兩人的獨生子Sebastian的長相就跟Bucky一模一樣。

三人用完早餐之後,Steve跟Bucky像連體嬰一樣的擠在廚房裡洗碗,而Sebastian則是在客廳看電視。

將視線移到廚房裡從正在洗碗的Bucky身後抱著他的Steve身上,Sebastian在心裡想著是不是全世界的AO結合伴侶都是像這樣整天膩在一起不嫌煩的?

他原本真實的性別是Alpha,被九頭蛇改造成Beta後又被長期使用藥物控制成Omega的狀態,九頭蛇會派給他一個Alpha與之結合,以便更順利的控制他。所以從他自身的經驗來看,他一直認為AO結合伴侶應該是單方面的控制與被控制的關係。

不過Sebastian打從心裡覺得像他們那樣很好,雖然他目前正在逐漸調理回原本正常的生理機能,但他依然是個錯亂與不完整的Alpha,身上的信息素也比起Alpha更像是個Omega。

然而他有時像這樣凝視著他恩愛的雙親,也會忍不住去想,即使是像自己這樣破碎的身體,是否有一天他也能夠找到一個像Bucky跟Steve那樣相知相許、不分彼此,無謂身分地位的伴侶?

「Sebastian,」就在Sebastian想得入神的時候,跟在Bucky後方走出廚房,Steve對著他喊道:「該準備出門了,今天是你跟你Papa的健康檢查日。」

健康檢查日。聽到這個詞Sebastian的眼睛一亮,這意味著今天他們可以在史塔克大樓裡耗上至少兩個小時。期間會伴隨著很多有趣的話題跟好吃的東西。

看著自家兒子臉上那自然而然浮現出的笑容,Bucky用手肘輕輕撞了Steve的手臂,瞇起雙眼,小聲的笑道:「你別不高興了,就跟你說Sebby喜歡去Tony那裡。」

「……我又沒說什麼。」看向自家伴侶臉上帶著調侃意味的眼神,Steve只是微一聳肩。

笑容依然不減,Bucky伸出兩根手指在Steve的眉心中來回撫摸,「你這裡都快皺成一條河了還說沒什麼。」接著放柔聲音,「那是必要的,你也知道。」

Steve知道,他當然知道。他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兩個人,身體裡都被九頭蛇搞得一蹋糊塗,必須定期去麻煩Tony跟Bruce。

Tony幫忙維護Bucky的金屬手臂,以及Sebastian身體裡為了能更有效率的使用重型武器所改造的金屬骨骼;Bruce則是負責治療與觀察他們兩人的身心健康。

每一次看著Bucky跟Sebastian坐在那裏安靜--雖然Bucky通常不是安靜的那一方--接受各種儀器的檢查,或是跟Bruce述說著內心深沉的創傷時,Steve總會感到心臟幾乎疼得無法呼吸,他或許也該找時間接受Bruce的心理治療。

雖然Bruce總是很無奈的表示他其實並不是那種醫生,不過或許是基於感同身受的同理心吧,Rogers一家以及Tony都有口皆碑的讚揚他真的很擅長治癒人心。

「走吧。」在幫Sebastian穿上大衣跟圍巾後,Bucky笑著牽起右手,Steve笑著牽起左手,兩人將Sebastian圍在他們中間,一家三口踏出了家門口。

 

*** *** ***

 

自從Sebastian回到他們身邊之後,他們集體出門時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兩人貼在一台哈雷上,所以Steve沒多久就動用了兩人的共同存款,買了一台FORD KUGA。

在史塔克大樓的地下車庫停好車後,他們三人熟門熟路的走進Bruce跟Tony的研究室裡。

看著他們一家三口親暱的走進門口,Sebastian臉上帶著靦腆的笑容在他固定的椅上坐了下來,Bruce邊微笑著對他們打招呼邊想起兩人第一次正式跟他們介紹Sebastian時的場景。

他跟Tony都忍不住盯著那個跟Bucky長得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棕髮青年看。

「哇,Cap,你的DNA都跑哪去了?他根本完全是Bucky的翻版吧。」Tony一開口就不是什麼好話。

Bucky瞪了Tony一眼,「不用你操心,他的的確確是我跟Steve的孩子。」

「驗過DNA沒?」

「Tony!」這有點過火了,Bruce皺起眉壓低聲音喊了一聲他伴侶的名字。

不過Steve只是不慍不火的點了點頭,「放心吧,這點我們都非常確定,Sebastian就是我跟Bucky在七十多年前遺落的孩子。」

望著他自信而英挺的伴侶,Bucky笑得很甜,輕輕在對其他人還抱持著戒心的Sebastian的背上輕拍,安撫著他緊張的情緒,微笑著望進Sebastian的眼裡。

直到他兒子的身體不再緊繃後Bucky才指著Tony對Sebastian說道:「這是Tony Stark,是這裡的主人,我跟你Daddy的朋友,雖然嘴壞了些,不過人還行,」說著瞄了一眼充滿興趣的將眼神在Sebastian跟Bucky這兩張一模一樣的臉上來回的Tony,勾起嘴角,「你可以叫他Uncle。」

「Uncle?!」Tony花了零點三秒決定不針對Bucky前面對自己的形容做出反駁,只是誇張的揮舞著雙手抗議,「不不不!你們跟我老爹同輩,你們的兒子當然也跟我同輩,所以他要叫也應該是叫我哥哥!才不是什麼見鬼的Uncle!」

「……Tony……先不管實際狀況……從外表的差距來看,你忍心讓他叫你哥哥嗎?」Steve一臉為難的將雙手搭在寫著疑惑的Sebastian的肩膀上,非常認真的說出細想還蠻傷人的話。

Tony雙目圓睜,臉色難看的指著Steve,「……Steve你……」

Steve其實也對剛才Tony的失言記在心裡,逮到機會自然要順著他伴侶的意思挖苦一下Tony。

Bucky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點頭附合他伴侶的話,「Steve只是說出事實,」然後轉頭微笑看著Sebastian,「來,叫Uncle。」

Sebastian看看溫柔微笑的Bucky又抬頭看向身後同樣表情的Steve,再看向對面嘴角抽蓄的Tony,開口輕聲喊道:「Uncle。」

直視著自己的那雙濕濕亮亮的灰藍眼睛看上去清澄又單純,竟讓Tony一時之間無法發出任何反駁,只好將話哽在了喉嚨裡,心有不甘又無可奈何的咬牙切齒,「嗚……!好、好吧,Uncle就Uncle。」

說是那麼說,Tony默默在心裡發誓,他一定會想辦法讓Sebastian自己主動改口叫他哥哥的,就算要動用史塔克家的財產也在所不惜。

沒察覺Tony心理的盤算,Bucky笑容滿面的摸摸Sebastian的頭,Steve也輕揉著他的肩膀表示他做得很好,然後Bucky伸出手掌對著Bruce,「這位是Bruce Banner博士,是個很好很好的人,也是你Uncle Tony的伴侶……可惜了……Papa的身體健康都是他幫忙的,你今後也會麻煩到他照顧,好好打聲招呼。」

聽到Bruce的名字,Tony從內心的計畫中回過神來,急吼吼的補充道:「可惜是什麼意思?!既然我是Uncle,Bruce當然是Aunty!」

Bruce完全無視Tony,只是對Sebastian微微一笑,「你好,Sebastian,叫我Bruce就好。」

「Bruce。」

在與當時同樣的一聲柔軟的呼喚下從回憶中重返現實,Bruce看向姿勢端正的坐正在椅上,抬起眼輕聲呼喚他的Sebastian,不自覺的露出微笑。

乖巧又討人喜歡的小孩。這是Bruce見到Sebastian本人並相處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後所下的結論。

與之前所接觸到的資料上所記載的神祕殺手,或是影像中與美國隊長以及Barnes中士對峙時那股狠勁完全不同,就是一個安靜、順從的孩子。

對,孩子。即使Sebastian外表只有二十出頭,即使他在出生之後反覆被冰凍的情況下實際年齡已有七十多歲,但他的心靈幾乎可以算是赤子。

九頭蛇灌輸了他一切關於殺戮與戰鬥的知識與技能,但卻沒教過他如何像個正常人一樣生活,他一直到終於被親生父母帶回家,才重新開始學習如何成為一個人。

由於Gamma Bomb的意外,Bruce自體生理機能失效而無法生育,所以他不知不覺被Sebastian引發出他的母性本能,

而且,面對這個單純又聽話的孩子,有誰會不喜歡Sebastian?

即使是被他射穿過肚子的Natasha跟Nick,也很快就站在Sebastian那一方,在政府以審判殺人犯的名義拘提Sebastian的時候,輿論一整面倒向Sebastian,其中多虧神盾局理所當然的在底下動了許多手腳。

Sebastian的悲慘身世更是其中最大的因素,所以很快的Sebastian就被無罪釋放,並以特殊的身分--只隸屬於美國隊長與Barnes中士的共同管轄的特約傭兵。

不過想當然耳,這一對傻父母是不可能讓他們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的寶貝獨生子再度提槍上戰場,所以這個頭銜形同虛設,基本上Sebastian除了真的很緊急的狀況之外,平常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復仇者聯盟的吉祥物--簡單來說就是被他們各種寵溺。

他們寵Sebastian寵到一種可怕的境界,要是有人想對他們的寶貝出手,大概會死得很慘。

而這個人就在不久的將來。

 

*** *** ***

 

《美國隊長》快要開拍了,然而最重要的角色之一,身為美國隊長另一半的Bucky Barnes的演員還沒找到合適的。

導演、編劇跟製片都在煩惱。雖然其實他們早就屬意的對象了,但是對方並不個專業演員,豈止不是,對方是個前職業殺手、現神盾局特工,還是電影主角們的親生兒子。

找Sebastian Barnes Rogers來演Bucky簡直是異想天開的一件事。

於是他們致電了軍方上層。

Steve接到國防部長親自致電要求他的寶貝兒子出演電影的電話是在兩天後。

美國隊長用非常有禮貌、非常客氣的語氣,十分鄭重的回絕是在聽完國防部長的請求的兩秒後。

「怎麼辦?」編導與製片三人面容愁苦的互相打氣,「只能用誠意跟熱情打動美國隊長了!」

「Chris。」當Chris應邀前往參與戲前會議時,導演一臉嚴肅的說道,「你想不想親眼一見你即將要扮演的美國隊長一家人?」

然後,回過神來時Chris就坐在Rogers家客廳的沙發上了。

身旁是編劇、導演跟製片,眼前是兩名傳說中的二戰英雄、超級士兵,而坐在他們兩人身邊,酷似Barnes中士,看上去只有二十出頭的棕髮青年則是他們失而復得的兒子。

在客套的寒暄過後,導演他們開門見山的提起了來訪的目的,就是想要試圖說服Steve讓Sebastian接演Barnes中士一角,並熱誠的述說著為何選擇Sebastian的理由。

「非常感謝各位的抬愛,只不過Sebastian從來沒演過戲,恐怕……」

「Rogers隊長的顧慮我們十分理解,但是拍戲講求的是氣場,您看Sebastian跟Chris與你們夫夫多麼相像,這樣出現在大螢幕上才有說服力啊!」

「這……可是,Sebastian對陌生人會有戒心……」

「這點沒問題,你們可以隨時跟在片場!」

雖然話題的主角是自己,但Sebastian沒怎麼在聽,只是毫不避嫌的張著一雙大大的藍眼睛好奇的盯著跟他父親長得一模一樣的Chris看。

與那雙漂亮乾淨的藍眼睛相望,Chris竟感到內心一陣悸動,情不自禁的在腦海中回想起關於Sebastian的相關訊息。

將近一年多前,美國隊長與Barnes中士救回他們失落在外多年的獨生子冬日士兵--Sebastian Barnes Rogers的新聞是當時最大的頭條。

Sebastian從胎兒時期就從母體內被強制剝離,在九頭蛇難以想像的對待中成長,受盡各種身心折磨,被培育成一名除了殺戮什麼都不會的兵器的可憐身世吸引了許多女性、媒體跟好事者的目光。

雖然在時間流逝以及Nick、Coulson等一干人的多方干涉下,如今已經沒那麼瘋狂熱絡,但媒體還是時常追逐著他。

他還記得之前有人拍到美國隊長跟Barnes中士帶著Sebastian到迪士尼樂園遊玩時被拍下來的畫面,坐在巨雷山上的Sebastian笑得就像個孩子。

Chris怎麼樣也無法想像笑得那麼甜美的孩子曾經是個神祕的殺手。

從此他就對Sebastian留意上了心。

原本就有注意Sebastian的Chris在確定接演美國隊長一角之後,更是時常注意他們一家的消息,有時在電視上有時是在網路上。

看著Sebastian的各種影片,他都會想著實際上見到的話會是怎麼樣,他如果跟自己一起演戲的話,又會是怎麼樣。

就在死盯著Sebastian開始幻想他們一起在片場拍戲的畫面時,導演突然拍了拍他的背,「Chris,你也說點什麼吧。」

Chris才驚覺眾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身上,心裡開始緊張起來,導演說的話「比如說說你對美國隊長一片的理想,或針對扮演隊長的抱負。」像是來自很遙遠的地方。

理想?抱負?他當然想過很多該講的話,但是不知怎地沐浴在美國隊長一家人--特別是Sebastian的目光之下,原本想好的一大串台詞都不知道跑到哪去,Chris緊張的吞了吞口水。

由於剛才為止他都在想著Sebastian,所以腦中只剩下要是Sebastian可以加入跟他一起飾演螢幕情侶的話……一想到這裡,Chris突然猛地抬起頭對Steve衝口而出:「請務必讓Sebastian成為我的人!」

Chris此話一出口,現場的空氣幾乎像北極一樣瞬間下降到零度。

說話的當事人眨了眨眼,愣了幾秒鐘後才意會過來自己剛才說了什麼勁爆的話,臉色鐵青冷汗直流。

他說錯了,他真正想說的其實是請務必讓Sebastian成為他的Bucky,一起在美國隊長中演出的意思,絕對沒有什麼奇怪的私心與想法!真的!雖然他不敢打從心裡發誓。

現場陷入恐怖的靜默五分鐘後,在Sebastian忍不住好奇的開口問道:「成為我的人是什麼意思?」後,Steve看著他的寶貝兒子,臉上展露出笑容,「現在你還不用知道。」

接著轉頭看向對面噤若寒蟬的四人,臉上保持著笑容渾身上下卻散發著刺骨的殺氣,語氣溫和而不容反駁的說道:「請你們離開我家,現在,馬上。」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

「不用說了,不好意思,請你們離開。」

製片見Steve的態度如此強硬,心知這次的談判是失敗了,只好在心底嘆口氣,站起身,「……非常抱歉,打擾你們了。」

四人又分別道別之後,在Bucky的帶領下走出他們的家門。

在離開之前,Chris心念一動,回過頭與一臉困惑又不安的Sebastian視線相對,忍不住湧上一種莫名的衝動,他不希望看到眼前的青年露出那樣的表情,於是他出於反射的對他一笑,「抱歉,嚇到你了,我不是有意的。以後有機會……」

接下來的話被用力關上的門板給隔了起來。

Chris他們匆忙離去之後,看著Bucky苦笑著輕拍Steve的背安撫他的情緒,Sebastian還是疑惑的想著,到底成為我的人是什麼意思,為什麼他的Daddy會生那麼大的氣?

又想起剛才離開時Chris有些不好意思的垂著眼眉笑著跟自己道歉的表情,雖然跟Daddy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但是感覺上差得好多。

有一件事是Sebastian唯一能確認的,那就是他覺得並不討厭Chris,而且他笑起來的模樣,讓他心臟跳得亂七八糟的。

……唔喔……看樣子事情不太妙,Bucky安撫著Steve,將視線移到傻望著門口的Sebastian,看到他臉上那如三月桃花般的笑容後非常意外的睜大雙眼,小聲的在心底自言自語,咱家的兒子情竇初開了。

 

 

 

 

 


TBC

 

___

 

初次見面就一見鍾情啦XDD
不過未來女婿第一次見未來岳父就給人家留下非常不好的印象前途堪慮啊XD

 


评论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