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发猫妖

大家一起来晒太阳吧!(3)(完结章)【植物大战僵尸AU,迟到的圣诞贺文】

栗子_写文不易:

快给我评论嘛QAQ!!!!!!


完结快乐!!!


迟来的圣诞快乐!元旦快乐!


PS:没有人注意到查尔斯是棵阳光菇吗?!没有人发现我这深沉的爱吗?!


————————————————


阳光浓汁、桶装威士忌、各种造型和口味的魔法肥料在贾维斯的魔法下浮在半空,向着不同的植物们飞去,停在巴基面前的碟子上放了一大杯牛奶还有一盆旧式苹果派,贾维斯擅长用魔法把单调恶心的肥料变成各种美味,这大大满足了托尼对甜甜圈的恶趣味以及克林特对小甜饼的偏好。


“队长!”一颗咖啡豆在挂在二楼的彩带上蹦来蹦去,“多么美好的晚上~”


“欢迎你们的到来,”史蒂夫向它打招呼,“白天你们不在,看,这是巴基。”


“喔~”咖啡豆发出了陶醉的声音,“我真的,真的为您感到高兴。”


然后它就被一颗蟠桃踹下了彩带,后面还有各种植物的欢呼声。


“干得好!梅!”一只胆小菇跟椰子从栏杆缝里探出头来,“快看局长哈哈哈!”


“没意思,”又有一棵小萝卜探出了头,“这根本不能算是大冒险!梅天天都这么干!”


“嘿~”小萝卜摆动着自己的叶子,“队长,恭喜你!谢谢你的派对邀请!”


“Hi,”史蒂夫拉着巴基的叶子,“小萝卜斯凯,还有梅——她是位英勇的战士。”


“我是珍玛.西蒙斯~”胆小菇说话细声细气的,“你可以叫我珍玛。”


“我们认识了多久你才让我叫你珍玛!”椰子瞪着身边的胆小菇,“你才见它第一面你就让他叫你的名字?”


“你为什么每次见到新朋友就要纠结一次这个问题!”胆小菇的声音瞬间拔尖了,“这是菲兹,他是个很棒的人,相处久了你就知道了。”


然后它们就被重新爬回了二楼的咖啡豆殴打了,二楼开始了混乱的大战。


巴基跟史蒂夫坐在一起,它们没有聊天,只是挨在一起,分享着一盆苹果派,享受一壶阳光浓汁,看着狂欢中的植物们在舞池中不停旋转。


巴基在人群中看见一只阳光菇忽然地停住了舞步,猛猛擂了自己的舞伴一拳,气势汹汹地离开了舞池,留下被打的磁力菇傻傻地捂着脸站在原地。


“噢,”史蒂夫低着头往下看去,“查尔斯又跟埃瑞克吵架了。”


“它们是敌人?”巴基也跟着探出头去看,“它们打架了。”


“它们是敌人,”史蒂夫回答它,“也是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


“像我们一样?”


“我们不是敌人,”史蒂夫笑了,他的花朵泛起了金光,这是他要吐阳光的先兆,“从来不是,也永远不会是。”


它说着,一团金灿灿地阳光露在了它的手心上,它将阳光递过来,巴基傻乎乎地伸出自己的两片叶子捧住了它。


它仿佛看见一朵小小的、只有雏菊那么大的金色花朵,捧着一颗小小的阳光团,瞪着大大的眼睛,用兴奋地眼神看着自己。


“巴基你看,我真的能产阳光!”小花朵昂着头看着自己,“我也能上战场了!”


然后它觉得脸上一疼,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它的脸上。


“小心!”有植物失声大叫,“楼上的,没有受伤吧!”


然后一棵吸金磁顺着一根细细的白丝飞了上来,后面还跟着一棵蜥蜴草。


“彼特,”史蒂夫皱起了眉头,“哈利?”


“哈利喝醉了,”彼特讨好地笑了笑,“我们不是故意的,因为他今天太兴奋了,咳,所以一下没注意……”


他身后的蜥蜴草冷艳地哼了一声。


“好了好了,”吸金磁转过身去抱了抱它,“我知道你难受,我们去睡觉吧,或者我可以继续给你念昨天那本小说……”


BLABLABLABLA……


“他好罗嗦……”巴基说。


“哈哈哈,彼得是这样的,”史蒂夫回答他,“一紧张起来他会更罗嗦,最可怕的一次它把哈利吵醒了,然后被带着起床气的绿魔形态下的哈利丢到了僵尸中央。”


可怜的孩子。


舞会的气氛逐渐推向了最高潮,穿着南瓜马克盔甲的高坚果托尼在上空打着转,激昂的摇滚乐从他的盔甲里向外功放,贾维斯坐在他的魔法扫帚上,慢悠悠地跟在他身旁;寇森刚刚发表完了一篇关于《植物队长与其挚友巴恩斯中士的伟大友谊》的演讲,小萝卜胆小菇椰子等一堆小孩子已经仰着肚子睡了过去,只剩下蟠桃淡然地吮吸着自己的浓汁;纳塔莎、裴普、希尔三位火辣的美人围在一起打着牌,仙人掌刚刚跟亲爱的缠绕水草跳了一支贴脸舞,现在正乐滋滋地你一口我一口地跟纳塔莎分享着一碗冰淇淋;索尔死死地盯着自己那个爱捣乱的弟弟,随时防备它破坏这个欢乐的夜晚,而被冷落在一边的简嘎嘣嘎嘣地嚼着胡萝卜条,黛西无聊地跟着摸了一条;菲利西亚在会场里乱窜,时不时能听到有人大叫着它的名字让它把摸走的东西放回去;一只干瘦的激光豆将一棵醉得神智不清扯着破嗓子呜啦啦地对着自己唱求爱情歌的狗尾草轰到了花园里,旁边的变身茄子跟红色末日菇笑得直不起腰……


多么陌生但又美好的夜晚。


如果不是被轰走的罗根一起被无辜带走的山姆没有在窗外发出大叫声的话。


“有僵尸!”山姆大叫着,它旋转着从墙上的破口飞了进来,“伙计们!警报!警报!”


“这不可能,”托尼落到了地上,“法阵没有提出警告。”


但谁也没空管法阵的事情了,大家纷纷武装完毕,准备出去把这些敢在它们开派对时来偷袭的僵尸揍得连他们的黑法师佐拉都救不回来。


“等一下!大家先住手!”头上还顶着一片伪装用的假地刺的僵尸大叫着,“我不是来偷袭的!”


“我认得他!”


“是朗姆洛!”


“我操啊,你还有脸回来!”


“你个奸细!”


“揍他!”


“等下他胸口那个交叉着的骨头是什么?”


“天了惹他是那个交叉骨!”


“原来还是个僵尸小头目!兄弟们,打啊!”


于是巴基嚼着苹果派看着自己曾经的御用座骑僵尸(是的,他胸口的交叉骨头其实可以放下来变成架子放置它的花盆)被一阵植物打得嗷嗷惨叫,史蒂夫原来还有点于心不忍,但当听到朗姆洛大叫着自己只是来看看巴基在这里过得好不好后,他愤怒地大叫着:“复仇者集结!给我把这只可恶的九头蛇恨恨收拾一顿!”。


平时都是被收拾,今天终于可以收拾别人的洛基欢快地给这个可怜的僵尸变出了全套的嫩绿色蓬蓬洋裙,还有配套的波点蝴蝶结头饰跟耳环,大家手七手脚地把朗姆洛扒干净了换好衣服,推到了屋子的正中央,贾维斯体贴地给他施了一个跳舞咒,于是大家开心地手拉着手,围着穿着蓬裙起舞的僵尸跳起了舞。


“要加入吗?”史蒂夫问,“巴基?”


巴基没有回答,只是抬起自己的右叶子抓住了史蒂夫的叶子。


它们在植物们的欢呼和口哨声中加入了圈子,在巴基另一边的纳塔莎甩动着它套在吊带礼服外精致的绣花坎肩,史蒂夫另一边的索尔大笑着,趴在它头顶的洛基随着它的节奏一蹦一蹦地,时不时不耐烦地对着自己哥哥的脑袋拍一巴掌。


一切都那么愉快。


贾维斯飞在半空,低头看着托尼在人群里卖力地扭动着腰(如果它有的话),跟每一位姑娘调笑,发出愉快的笑声。


“快乐的夜晚,不是吗?”他身边的画像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是的,”这位年轻而伟大的魔法师抬起头,“老师你呢?”


“我也很快乐。”画像里优雅的女法师微笑地看着在植物群中手牵着手的向日葵跟寒冰射手,“这样就够了。”


“祝贺您,”魔法师也笑了,“您七十年前的圣诞愿望终于实现了。”


“是的,平安夜快乐,亲爱的孩子。”


“您也是,平安夜快乐,”贾维斯轻轻地吻了吻她的画框,“美丽的佩吉小姐。”


午夜的钟声响起了。


平安夜快乐。


这个世界。



评论

热度(68)

  1. LOFT栗子核桃酥 转载了此文字
    栗子_写文不易